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一百七十二章 井、画
    大伯对我说道,地面上那黑乎乎的东西竟然是一幅图!可是我怎么看,地面上这黑咕隆咚的东西都不像是图啊,我讪笑了一下,对着大伯道:“大伯,你是不是想错了,这哪里是一副图,丝毫看不出有图像的痕迹啊。【www.feii?suzw.com :看:。"中 "文 !网”

    大伯没有理会我,拿起一旁的唐刀,在地面上小心的刮起来,地面上这黑乎乎的东西似乎是长在了石头上一般,大伯废了好大的气力才刮下一小些黑灰,大伯放在手心捻了捻,然后嗅了嗅道:“这错不了,肯定是幅图画,这画的颜料加上了某种特殊的矿物质,遇到氧气发生氧化,变成了黑色,所以才能保存这么久的时间。”

    听见大伯这么解释,我哦了一下,并没有丝毫的反应,大伯似乎是对地面上的这幅图像很感兴趣,也忘记了找三伯这件事,我只好自己带着古尸在广场中继续找三伯,可是,广场这么大,三伯还不一定在这,我怎么能找到他,再说了,现在广场中这么多的尸体残骸无疑是给我施加了很大的心里压力,虽然我一遍遍告诉自己,这些都是一堆枯骨,没有害处,但是我的神经似乎还没有大条到,视这些尸体为无物的境界。

    过了一会,我朝大伯望去,这一看,我吃了一惊,大伯这是怎么了,大伯竟然在徒手拉他附近的那些尸体,我害怕大伯出事,赶紧走过去,对大伯道:“大伯,你这是干什么?”大伯现在头也不抬,对我道:“我想要看看地面上的这幅图画。”我仔细看了大伯一眼,发现他并没有异样,才稍微放了心,我道:“大伯,你怎么有心思来看这图画,三伯不找了吗?”

    大伯这时候将一个尸体拖出我们脚底下的石头边缘,对我道:“就算是你找到老三,你能救他吗?”我皱了皱眉头,大伯这是怎么了?大伯拍了拍手,道:“你放心,我没事,如果我猜的不错,地面上的这幅图肯定跟老三变成那模样有关系,与其我们在这里像没头苍蝇一般的胡乱寻找,不如从根源找起,找到老三变成那样的原因。”听了大伯这样解释,我也点了点头,在现在情况下,大伯说的的确是最正确的出路。

    我看了一眼身旁的那座尸山,心中隐隐发颤,对着大伯道:“大伯,是不是我们把这尸山都移动了才能看到地面上的那幅图?”大伯这时候已经又走到了一具尸体旁边,拉住尸体的胳膊,对我道:“好像是吧!”大伯说完这话,啪的一声,将手中的那胳膊给拉断了。

    我叹了口气,没有办法,操纵着古尸过来,一同陪着大伯搬尸体,这些尸体虽然腐烂,但是并没有异味传出,要不我们一掉下来肯定就会中了尸毒,边搬着尸体,我边和大伯道:“大伯,你发现了没,这些尸体仿佛都是经过特殊处理的,没有异味,没有尸毒,甚至这么多的尸体,连一个粽子都没有,这可真是怪事。”

    大伯喘了口气道:“别说了,谁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过幸好是这样,要不然就算我们两个有九条命也死在这了。”这尸体堆成的山很大,就算是我们两个这样无休止的搬下去,估计也要两三个小时才能搬完,但是谁又能保持两三个小时都和死尸打交道呢?你想想不小心就能将一个尸体的头碰下,又一不小心,就能将一个尸体的胳膊拽断那种场景,就知道我和大伯现在正在受着什么煎熬了。

    好在我一开始就让古尸过来帮忙,这才让我大伯略微松了口气,此时我们所在的这块巨石上已经有三分之一的地方清理了出来,大伯口中的那幅图像也显露了不少,只不过现在我们两个看着地面上呈现的那幅图画有些失神。

    这画的倒不是一张人脸,而是一条尾巴,如果我看的不错,应该是一条蛇的尾巴,这尾巴刻画的栩栩如生,上面的鳞片都是一个一个清晰可见,我对着大伯道:“大伯,这是蛇的尾巴吗?”大伯换了几个角度看了几下,点点头道:“应该是,但是那时候就有这么逼真的画了吗?”

    听见大伯确认我的想法,我心中隐隐想起了一些事情,这是蛇的尾巴,不会是那个东西吧,要是真的是那个东西,这事情可就复杂了!大伯并没有发现我的异常,看了一会地上的图画之后,继续帮着古尸去拖旁边的那堆尸山了,我看着这条蛇的尾巴,心中隐隐觉得不安,但是一会又自嘲的想到:“这根本不可能,怎么会有这种事情。”我摇了摇头,想把心底的那缕不安摇走。

    大伯看见我摇头,道:“你摇什么头,发现什么了吗?”我嘿嘿笑了一下,道:“能发现什么,只是觉得这么多的尸体不知道要什么时间才能搬完。”大伯将手中的尸体扔到一边,道:“这尸体可是一点都不像是尸体啊,说白了,就像是造型十分逼真的假人,要不是刚才看见他们还能起尸,我真的觉得是假人了!”

    我弯腰拉起一具尸体,看着它是尸体水分尽失,基本上就是一层老皮包着骨头,真的就像是大伯说的假人,我将它提起甩在一旁,啪的一声将它摔到巨石旁边,尸体应声成了两半,露出几乎尘化的黑色的五脏六腑,假人应该不能造这么逼真吧!

    清理继续进行,这时候看到地面上逐渐出现的图像,我心底的阴霾越来越浓,因为这副画上不但是出现了完整的蛇尾巴,现在跟蛇尾巴连着的居然像是一个人的身子!大伯看到这诡异的图像啧啧称奇。

    但是我没有丝毫的好奇,因为我现在有九成的概率能确定,这地面上画的这幅图像肯定就是人身蛇尾,就是我在焚书坑儒的时候看见的那个火怪物!刚才我的焦虑果然成真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人是谁?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墓中?还有这个墓地中葬的人又是谁?他或者她和这人身蛇尾的怪人又有什么联系?

    大伯这时候咦了一声,将我从思绪中唤醒,他道:“这里怎么有个垒起来的高台?”我走了过去,发现原来平整的巨石上突然出现了半米多高的石台,这是台并不是方方正正的,而是弯着成一个弧形,我看了一眼地面,发现这个弧形正在这个图像的怀抱中,大伯显然是也发现了这事情,现在他的兴趣更高涨,催促着我赶紧搬尸体。

    我看着地面上越发明显的那张人身蛇尾图,不知道将这些东西清理出来之后,对我们是好的还是坏的,我一狠心,将我从鬼校的经历简单的跟大伯说了一遍,希望能制止大伯继续清理这个图像的心里,可是当大伯听到我说完那人身蛇尾的怪物之后,眼睛大亮,手下反而干的更起劲了!

    就这样,我们三个终于是清理完了这块巨石,当然下面的那副图像也是露出了真容,看到这完整的图像,我心中发苦,果然不出我所料,这图像是一副人身蛇尾的图像,只不过这个图像的人脸并没有画出,而是一片空白,多少显得有些诡异。

    但是更让我接受不了的是,在这幅图像中间,人身的怀抱中,那高起的弧型台子居然是一口井!只不过这井上面盖着一面石板,石板上还隐隐的画有一些东西,我看了几眼,似乎是些符咒,但是又看不真切。

    大伯正围着地上的这幅图画转,口中喃喃自语道:“这不可能,秦朝怎么肯能有这么先进的画功。”当大伯看到那口井的时候更是两眼放光,看他摩拳擦掌的样子,似乎想要推开井上面的石板,看看井中的景象!

    我哪敢任他胡来,大伯盗墓盗了大半辈子,对墓中这些不知名的陪葬品有着特殊的喜好,这才是非得让我帮他清理出石台的真实原因。我将大伯拉住,对他道:“大伯,这井上面石板上有符咒,你不能推开。”

    大伯刚想说什么,我突然听见通道那里传来砰的一声巨响,我立马将自己的手电照了过去,大伯听见声响之后以为是三伯,立马惊喜的叫了句:“老三!”也跟着转过头来,只是灯光底下不是三伯,而是一个浑身长满三寸渗人绿毛的没脸怪尸!看见这东西我和大伯吃了一惊,怎么又来了一个这个东西,上一个不是在它的墓室中被打的粉碎了吗,这个又是在哪来的?

    可是这绿毛尸并没有给我们思考的时间,他转动了一下那布满绿毛的肉瘤疙瘩脸,让那脸冲着我和大伯,那感觉就像是它的那张肉瘤脸上有眼睛一般,它调好角度,脚底下不在停留,一蹦一跳的冲着我们跳来。

    我和大伯是体会过这东西的厉害,上一次的那个没脸怪尸显然没有这个长满绿毛的尸体厉害,但是现在我们有了古尸,对这长了绿毛的尸体并没有多大的惧意,我控制着古尸迎着那长满绿毛的尸体跑去,在他们两个快要撞到一起的时候,我脑中突然想起这个长满绿毛的尸体是从哪里来的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