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女鬼救命
    差一点,我就被上面的东西砸中,砸成了肉泥!我艰难的朝着手电摸去,可是这时,我脚上突然传来一股大力,紧接着,身子就倒提在空中,我的头在被倒提的过程中,又碰到了刚才那个坚硬的物体,疼的我是眼泪直流。【www,ka~nzww.com 看?。*中*文?网

    现在被提在空中,我挣扎了一下,没有挣开,然后往后面瞧去,借着手电的余光,我看到身后面是一双白色毛茸茸的大脚。看到了这东西,我略微放下心来,赶紧召唤古尸过来打这个白东西,可是古尸刚迈开步子,我的脚一松,身子一轻,猛地朝墓室撞去,顿时撞的我是七荤八素,不过这时候恰好把我给摔到了手电旁边,我忍住疼痛,拿起手电,朝那白东西照去,原来是那只该死的白猴,它怎么还活着!

    白猴看见我的灯光照来,顿时吱吱叫起来,随后脚下一蹬,想要逃进墓室顶部的夹层,只不过它快,古尸更快,古尸一个虎扑,将跳在半空中的白猴给拽了下来,顿时惹得这白猴子一阵吱呀乱叫。

    我是被这白猴招惹了数次,这次更是让它差点整死,手下哪里还会有留手,我让古尸拽起白猴之后,狠狠的朝墓室中那口绿色的棺椁上砸去,嗙的一声,白猴身子摔在上面,然后就听见咔哧的骨头断裂声传来,随后就是猴子凄厉的惨叫在墓室中传开。

    猴子的腿好像是摔断了,浑身颤抖的摸着自己的腿,并且用惊恐的眼睛看着古尸,身子不自觉的往后蹭去,嘴中不时的呲出獠牙恐吓古尸,看它指甲尖尖泛着幽光的样子,就知道这猴子不时什么善类,被抓中之后还会中尸毒,想来没少吃死尸。

    一想到这,我挣扎的站起身来,艰难的抽出唐刀,朝着白猴子挪去,白猴现在正全神贯注的盯着古尸,没有察觉到我的动作,我拎着唐刀,刀尖在地上嗤啦嗤啦的滑出一道浅痕,慢慢的朝着白猴逼近。

    白猴虽然听到我发出的声音,但是它知道古尸比我的威胁大多了,并没有回头看我,但它不知道,是我让古尸站在前方吸引它注意力,为的就是让我亲手杀了白猴它!终于,我到了它的身边,我面无表情的高举起手中的唐刀,然后狠狠的朝着白猴脖子砍去,白猴子这时候听见身后的破空声了,它惊恐的回过头来,但是迎接它的只是我愤怒的一刀,扑哧一声,这刀狠狠的砍在了白猴子的脖颈之上。

    刀并没有丝毫的停顿,劈到白猴子脖子之后,余势不减砰的一声又砍到白猴子身后的那口棺椁上,激起一连串的火星。而白猴子的头这时候也咕噜噜的滚在了地上,和身子分了家,白猴子身子抽动了几下,最后一动不动,死透了。

    见到白猴子终于死了,我长喘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下,将唐刀扔到一边,在背包中翻出水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过了好大一会,我身上的疼痛才减少了些,我拿着手电在此往白猴子尸体那照了照,看着它死后仍然惊恐的睁着双眼,暗道了句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这时我突然发现白猴的前肢处有一块大的血痂,这是从哪受得伤?我心中略有奇怪。

    这个墓室不宜久留,上面还有如此多的尸虫,稍有不慎,就又陷入了危机,既然白猴在上面夹层中,那上次我听到的呼吸声难道是白猴子的?刚才的脚步声应该也是白猴的,三伯他们难道不在上面?

    刚刚有些思路,现在又随着白猴子的死亡消失了,我摇了摇头,我得去看看上面的夹层,不然心里总不舒服,这一次我学乖了,拿着手电仔细照了照,发现洞口周围并没有丝毫的异状,然后我攀住地面,双脚用力一蹬,爬了上去。

    爬上来之后,我发现这夹层并不是多高,在上面我只能弯着腰,并且这夹层不宽,仅容一人通过,这不像是夹层,倒像是一个通道!这多少让我有些吃惊。我往后撤了撤,让古尸窜了上来,我前面应该是深入到墓中,我略一合计,让古尸在前面弯腰走着,我在后面跟着。

    这通道中倒是干燥的紧,相比起下面的墓道好了太多,真不知道这个通道到底是干什么用的,这条通道就只有一条,我和古尸走了不知道多久,但是我觉得身上越来越冷,空气中越来越潮湿,通道中都渗出一些水珠,这应该是到了暗河附近了吧。

    想不到这条路居然也能到暗河附近,这真是奇怪了,这条路不会直接通道哪正主的墓室吧?我心中有些癫狂的想到。

    本来一切相安无事,但是这时我突然闻到一股浓郁的血腥味,这血腥味让我眉头一皱,让古尸先蹲下,四处照了照,发现前面有一滩血迹,看到这摊血迹,我心里一抽,难道这是三伯的,他受了伤?

    我这念头还没有落下,就感觉前方人影一闪,我赶紧拿着手电照去,不远处那四肢着地的人不是三伯又是谁!我赶紧催着古尸往前跑,想要抓到三伯,可是三伯在这通道中灵巧的就像一条狸猫,没几下就要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我心中暗急,以为就要跟丢三伯,可是前面的三伯突然站住了身形,这不禁让我诧异,但是我脚下丝毫没停,依然快速的朝着三伯追去,可是就要我和古尸快要追到三伯时,他身子又开始动起来,像猫儿一般跳开,这样往复几次,我就觉出不对了。

    三伯这是想要带我去哪?我停下来开始迟疑,可就在这时候,突然打了一个寒战,身子就像掉到了冰窖之中一般,怎么会如此阴冷?并且我身后还传来阵阵的阴风,我想着回头看看,但是又不敢随便乱动,我在怀中摸出阴阳镜小心的往背后照去,我另一只手手电反转,朝身后打出一道光。

    阴阳镜映出后面的景象,只不过是空荡荡的,没有东西,我刚想长出一口气,想将阴阳镜拿下,可是下一秒我就看见在我身后不足二十公分处,居然趴着一个白衣散发的女人!要是刚开始我看到这女鬼并不会多惊恐,但是现在我本来以为都没事了,乍一看到这东西,顿时浑身汗毛倒竖,身子一下子就站直了,砰的一声,我就撞到了通道的上面,差点让我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到了这时候我哪敢迟疑,忍住疼痛转过身来,冲着那女鬼就祭出阴阳镜,这一次阴阳镜居然泛出了青光,进了墓之后第一次被我激发出来,那白衣女鬼似乎有些惧怕阴阳镜发出的光芒,身子轻飘飘的往后倒去,不一会就消失不见。

    看到这里我紧绷的精神才松弛了下来,对了,三伯,我赶紧转回身来,照向三伯,可是我身后哪里还有三伯的影子,在前方不远处,倒是出现了一颗浑身透明的植物!看到这植物我脑海中一片轰鸣,像是有什么东西炸开一般。

    我催着古尸往前走去,为了防止这植物再次迷惑我,我提前激发出阳火,到了植物旁边,我伸手一把火将它烧成灰烬。

    看到这植物我终于想通了一些事情,如果我想的不错,我们下面应该就是斜洞,那次我们刚到斜洞的时候,我们似乎是被淋到了血雨,但是下到斜洞之后,并没有发现身上有血迹,当时我还纳闷,但是当我现在看到这能致幻的植物就醒悟了,刚才那滩血迹应该是真实存在的,这血迹应该是随着通道中的水滴滴到了下面的墓道之中,淋到我们身上,加上这植物的致幻作用,让我们当时看到一幅下血雨的恐怖场景。

    那滩血迹应该是白猴在这受伤留下的,至于它是受了迷惑受伤还是怎么的,那就不知道了,还有刚才三伯的身影,我说怎么一直是走走停停,想来也是这植物造出的幻觉,要不是那女鬼突然来袭,勾起我心中的恐惧破开幻象,恐怕我就真的着了植物的道了!

    这女鬼到应该不是故意救我,而是我走过她所在的地盘,将它吸引了过来,又因为我身上有阴阳镜这法器,她一时不敢下手,只能跟在我身后,让我感觉到了她的存在,这才最终救了我。

    想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我不由的有些感激那女鬼了,但是感激归感激,我还没有伟大到继续呆在这等她回来找我,这不是什么善地,我还是赶紧走,看看这通道的最前方是什么东西。

    前面越来越湿,通道上面的水滴不时的滴到我的身上,这里应该很靠近山腹了,温度越来越低,又过了一会,通道中的水滴逐渐少了起来,并且地上逐渐干燥起来,我知道这是那条暗河已经到了,说不定我现在就到了正主墓室的上方!

    想到这里,我心里突突跳动起来,这大凶之地的长眠之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是不是也和秦始皇有关系?他或者她为什么要割掉别人的脸?这一切,就要揭开谜底了。

    古尸在前面走着,我感觉前面有回声,我让古尸蹲下,往前照了照,发现前面没路了,只剩了一堵石头墙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