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正主墓室
    看到前面没路了,只剩下了一堵光秃秃的石头墙壁,我顿时有些傻眼,但是后来古尸往前继续走的时候,嗖的一声就消失不见了,我往地上一照,有些无奈,原来这里还有一个洞口,我往下照了照,顿时有些吃惊,这下面好像停有许多口棺材,在我现在目力所及的范围,就看到了四口巨大的绿色棺材,这是合葬的吗?

    古尸掉下去之后,并没有引起什么反应,下面还是静悄悄的,我这才放下心来,我照了照,下面墓室地面距离我这大概有三米多,跳下去之后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比较奇怪的一点就是古尸的脚底下正踩着一块石板,看大小,这石板应该和这个洞口相仿,好在这石板很平坦,我让古尸躲开,轻轻的往下出溜了一下,然后跳到了这块石板之上。【www.kanz:ww.com 看 .。.中,文,网

    跳下来之后,我就闻到一股难闻的气体,这气体在医院或者火葬场经常能够闻到,就是尸气,我心中有些后悔,不知道吸入这气体对身体有没有害处,但是现在又不敢随便打开火折子试试这里面有没有氧气,谁知道这里面是不是堆满了沼气,对于盗墓,我还是嫩了很多啊。

    下来之后,我并没有拿着手电胡乱的四处照看,而是将手电关掉,呆在原处没有动弹,这样过了大约是有两分钟,我除了鼻子中偶尔闻到有股尸臭之外,并没有头昏脑胀的情况出现,我知道在这墓室中暂时没有意外发生了,这里应该有足够的氧气供我呼吸。

    这时候我才小心翼翼的打开手电朝着四周照去,这一照,顿时让我瞠目结舌,我墓也下过几个,电视上见过的墓也不少,但是看到面前这墓之后,我才知道什么叫做气派,这简直就像是一个亡者的宫殿。

    这个墓室分为左右两部分,中间被一条玉街横开,当然这玉街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玉做成,而是上好的白色花岗岩雕成,这条街上雕有龙飞鸾舞,一派祥和景象,但这仅是玉街上的景象,玉街的左右陈列就让人毛骨悚然了。

    这条玉街左右两边各自整齐的排列着一排酷似人形的灯柱,这些人形灯柱都是朝背面统一跪着,头顶上方有一个不大的铁盘,铁盘上面好像有灯芯,在这灯柱之间隔三差五的穿插着一个面目狰狞的恶鬼,或者缺头少腿,或者开膛破肚,总之就是一片阴森之色。

    这条街道左右两边更是整整齐齐排放了一具具绿色的巨大棺椁,这些棺椁几乎是一模一样,看不出有任何的区别,在这个玉街的北方尽头,是一个高出来的台子,台子上放着两口金黄的巨棺,这两口巨大棺材中间,围有一个圆形的小台子,不知道这台子中间存有什么。

    在这两口巨棺的后面描绘有几张巨大的壁画,我现在没有仔细观察,而是朝着这墓室的墓顶看去,这墓顶上方并不是一般的平面结构,而是一个拱形结构,中间最高,四周略低,我下来的这个地方就是在这墓室的东南角,距离墓室顶部最近的地方之一。

    这墓室整个顶部都绘有彩图,只不过年代久远,这些图画大多掉色,但是还能看出这上面画着是各种狰狞的恶鬼,不过最引人注目的是,顶部的最中央那两张巨大的人脸了,这人脸之一就是我以前见过的那恶毒的女子,另一张脸确是一个傲岸的男子,虽然只看到了男子的面容,但是我心中确是狠狠的抽了一下,心中生出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是忌惮,恐惧,来自灵魂深处的那种恐惧!

    这个男子是谁,为什么会让我有这种感觉,我肯定是没见过,能让我产生这种感觉的人似乎只能是当年对秦始皇产生过威胁的人了,只不过,这人是谁?

    看了一眼墓顶上方的那男子面容,我就不敢再看了,转头向这墓室其它地方打量起来,这个墓室之中倒是有不少的壁画,在西面的墙上还写了一些字,但是我现在在东面,看不清楚,墓室左边墙上是一些壁画,墓室的南边,是一个宽约三米,高约两米的封门,只不过这封门现在已经落下,一般这种墓室的封门都重大几千斤,封门一封,在这墓室当中就基本不可能出去了。

    我又抬头看了一眼自己头顶的这洞,然后看了看脚底下的石块,我知道上面这夹层通道是怎么回事了,我以前说过,给古代帝王将相建造坟墓的那些工人基本上都是做了陪葬者,这就使得那些工人在建造坟墓的时候会给自己留下一条生路,我来的这条路,显然就是那条生路了,除了这条路,就算是过了这个墓室外面的那条暗河,也根本进不来这个墓室,除非你弄了上千斤炸药,将墓室给炸开。

    怪不得这么大的一个墓当中一件冥器都没有找到,这应该是那些工人在逃走的时候顺手将陪葬品带走了!

    想清楚了这件事我不禁哑然失笑,睡在墓中的人想要把工人留下陪葬省的工人出去之后将墓中的事情泄露出去,引来盗墓贼,谁知道这些留下来的工人却成了这个墓最大的盗墓贼!

    我摇了摇头,这些事情都不是我该管的事情,三伯他们显然并没有找到我来的这条路,他们就不可能进到这墓室中,现在他们应该还是在外面,我现在要想找到他们,就应该顺着他们的路,游过暗河,就应该能找到他们,但这也只是应该,这墓这么大,谁知道他们会在暗河的那边游过来。

    我拿着手电朝着这个墓室东面这堵墙上的壁画照去,那条玉街之上倒是有着一拍的灯柱,但是谁知道点着之后会发生什么情况,我不相信外围的墓室就有这么多恐怖灵异的东西,到了正主的墓室中,反而是一拍祥和了!要不是我迫切的想知道这墓室的主人是谁,我早就溜出去,一秒都不愿意在这里呆着!

    这东面墙上的壁画倒是很正常,是那种记事型的壁画,并且里应该是所有壁画的开始,因为这一副壁画的主人公是一个孩童形象,这孩童看不出男女,所以不知道是我头顶上面那个男子还是那个女子的哪一个,这孩童似乎是生在一个官宦之家,衣着华丽,画中的他正在一个宫廷花园之中无忧无虑的追着蝴蝶玩耍。

    这是第一幅图画,第二幅图画中主人公已经变成了一个十四五岁左右的少女,看来刚才那个孩童应该就是我头顶上那张恶毒的女人了,这少女似乎是在跟一个宫廷女眷争吵,这个女眷手中拿着一个古筝递给少女,只不过少女将古筝打开,表情愤懑。

    第三章图画就是这个少女在一个屋子中,这少女坐在地上,她的对面,是一个年纪较长的老者,女子坐在地上似乎是在弹奏古筝,老者抚须,闭眼似乎正在欣赏女子的弹奏,这不知道是老者是教女子弹奏还是其它。

    看到这里,我心中略微着急,这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难不成这女子就根本没有什么大事可以记载,死了之后还要缅怀她的童年?我干脆直接往前面走了几步,跳过几张壁图,由于这墓室中的棺材排列的很整齐,跟墓室的墙壁都有一米左右的距离,我移动的时候倒是不怕碰到棺材,这也就防止了里面睡的东西起尸。

    这一副图画画的是这个女子邂逅了一个男子,这个男子就是墓室最顶部那桀骜的男子,只不过这男子似乎对女子并没有多大的兴趣,画中的男子正在一把将女子推开,女子表情哀怨,正在死死的盯着男子。

    再往前一幅图应该是在打仗,尸横遍野。我再往前看,这一副就是女子正在和一个男子说话,男子衣着华丽,气度雍容,应该是久居高位,女子似乎是在哀求男子什么,但是男子表情为难,似乎没有办法。

    再往下的一幅图场景一变,这个女子就到了一个草庐外面,她正在迟疑着要不要敲门,在下面一副图画就是女子进了草庐之中,和一个男子交谈,当我看到这男子的时候,我顿时一阵口干舌燥,心中火热起来,不为别的就是因为那男子居然长了一条蛇尾!

    这男子装束是儒冠长衫跟我在焚书坑儒的地方看到的那火人怪物一模一样,更让我震惊的是,他的那条蛇的尾巴,他居然和这墓室的主人有交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我的心跳加速,感觉就要知道这事情的真相了,我刚想往前迈一步,想要看看前面的图描画的是什么,但偏偏这时候,寂静的墓室中传来异样的声响!

    我清楚的知道,那次一个绿色棺椁中爬出来的没脸怪尸就给我造成了什么样的困扰,要是真的在这墓室中出点叉子,这些绿色棺椁中的尸体爬出来,就算是我有九条命也得死在这,所以在我听到这声响的第一反应,就是逃!没命的逃!

    我拿着手电往后照去,古尸就在我不远处,我三步并作两步,窜到了他的身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