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双面
    看见兔子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师傅倒是松了口气,对着兔子喊道:“徐汇,赶紧坐下,不要乱动,你现在情况不妙。【www:kanzw.com 看.。!中!文?网”兔子听了之后,颤颤巍巍的坐下,脸上的表情更是难受了几分,我怀疑兔子现在是不是心中在想为什么这么倒霉,一进到古墓就犯了煞,他招谁惹谁了!

    这就是命啊!谁让兔子命格不对,进个古墓还犯煞,人倒霉了喝凉水都会塞牙缝,更别说是盗墓这种高风险的活计了。

    我心中再为兔子鸣不平的时候,师傅已经开始拿出一个红绳系着的铃铛在兔子身边跳来跳去(小兔跳铃铛!),随着师傅的跳动,兔子脸上的表情就轻松几分,但是这些动作实在是太过诡异了,要不是场合不对,我真的要笑出声音来了,好在师傅这一连串的动作极其有效,兔子身上的那股灰气已经消失不见。

    这时候兔子终于是睁开了眼睛,他第一件事就是破口大骂:“我这他娘的是招谁惹谁了!一进墓地就遇到鬼上身!”师傅收起那铃铛,摸了摸额头上的汗,纠正道:“是煞气入体,不是鬼上身,亏你还是学道法的人!”

    我听了之后终于是忍不住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邹阳倒是转过头去,不过他那上扬的嘴角还是出卖了他的心情,哎,可怜的小兔子啊!

    看到兔子没事了,师傅才给我们讲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人的命格还有生辰基本上就决定了这个人的一生,在一个时间段中,有的人会特别走运,但是在某个时间段中,这人或许走霉运,兔子今天就是生辰犯煞,遇到这些死了的东西就会招惹到它们,其实并非是招惹的这些尸体,而是尸体上的那些煞气。

    这些煞气虽然在尸体身上分离了下来,但是又由于兔子划破了手,阳气外泄,这些煞气进到了兔子的身体之中,这才有了刚才那一幕,算了算去,就是兔子今天倒霉。好在这些煞气进到兔子身体并没有多长时间,师傅先用五帝钱破了这煞,然后用铃铛将煞气引出来就没事了。

    至于我们刚才能用粘了血液的刀砍死那些尸体,就是因为血液是至阳的东西,具有破煞的功效。

    兔子起来之后,活动了下手脚,我看他没事了,对着师傅道:“师傅,兔子没事了,我们赶紧去这古井中吧。”这时候我才发现师傅站在古尸面前,稍微晃动着那铃铛,但是并没有将铃铛晃响,不知道在干什么,只不过我能看到这铃铛中淡出那灰色气体,没入到古尸的身体之中。

    我们三个直勾勾的看着师傅的动作,没有说话,兔子问道邹阳:“师傅在做什么?”邹阳摇了摇头道:“不知道。”过了一会,师傅停止了动作,对着我们道:“走吧,现在没事了,幸亏发现的早,要是等我们去了井边再让徐汇犯了煞,那就不好办了。”

    我小心的绕开一具尸体,问道师傅:“师傅,那现在兔子不会再犯煞了吧。”兔子一听这个立马支楞着耳朵,眼巴巴的瞧着师傅,等待师傅的回答。师傅笑道:“这种事情本来就是一辈子见不着几次,刚刚才犯了煞气,最近是不可能再招惹到这些东西了。”听见师傅这样所,不光是兔子,就连我也放了下心来,兔子倒霉,连累的可不是一个人啊。

    我们小心的走到那画有人身蛇尾的图画前面,虽然师傅听我说在这里看到了这幅画,当他自己看到的时候,不禁皱起了眉头,这时候邹阳看着旁边的那口井道:“龙眼?”师傅这才从那幅画上收回了目光,朝着一旁的水井看去。

    师傅并没有这么快的下结论,他围着那口井转了几圈,嘴中念念有词,并且不时的用步子在丈量着什么,只不过随着他的步子迈动,他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凝重,我有了上一次的经验,知道这口井慑人心神,就没敢多看,但是***兔子开始怔怔的朝着井走去,看那表情就知道,兔子遇到上一次跟我一样的情况了。

    我一把拉住了他,将他拽回来,只是邹阳也开始眼神迷离的朝着井走去,我顿时大急,冲着邹阳喊道:“邹阳!”我这声音用的极大,在这空旷的广场中回荡了几次,他们三个顿时醒悟过来,眼睛离开那井口。

    师傅这时候丈量完了那口井,背对着它对着我们道:“要是在一个别的墓中,出现了这口井,定会是一口龙眼之井,只不过这墓地建造在大凶之地上,这个广场又被是一个乱葬岗的存在,硬是将这风水宝地篡改成了一个决死之地,这已经不是龙眼了,真是不明白,这墓的主人,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将墓建在了大凶之地上就使得他断子绝孙了,现在又闹出一个这样的决死之地,这里的风水都让它给破了!”

    虽然不知道师傅再说什么,但是我至少听明白了,这不是龙眼,反而是一出凶煞之地,其实这和我料想的差不多,要是在这种墓地中出了龙眼这种东西,那才是没天理了呢。

    师傅在这里气愤的跟我们说着身后那口井的情况,忽然觉得背后一冷,传来阵阵的阴风,身子更是激灵灵的打了一个颤,我刚想说些什么,我口袋中的那罗盘又开始嗤嗤的转了起来,背后有这种感觉的人不仅仅是我一个,师傅他们也同样感觉到了,我们不敢在这井台之上扭头,生怕再着了这口邪井的道,我们纷纷跳下这巨石,跑了开来。

    跑出几步去,我才觉得身后那种阴冷之感小了很多,这时候我拿着手电转过头去,朝着那口水井望去,这一望,顿时差点让我咬下了自己的舌头,兔子结巴的对我道:“秦关,你看见的就是这个东西?”

    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但是,我还是无奈的点了点头。

    我们看到了什么,我们看到了在那口水井之上爬出来一个白衣散发的女鬼,这女鬼刚刚爬到一半,双手扣住了井沿,就要完全爬出,假如这白衣女鬼只是这种卖相,根本不会牵动我们三个的心,可是这女鬼为什么在后脑勺那伸出了一张脸?

    看着她前满披散着的头发,我心中忍不住的想到她是不是头也被扭到了后面,可是随后的一阵阴风刮起,将这女鬼前面的头发吹起,同样露出一张煞白的人脸,这才让我真的确认了,这厮真的有两张脸!

    而且这两张脸虽然都是脸色煞白,但是绝不会是同一个人的!我心中发寒,脑中不自觉的冲着古尸下了一个命令,让他毁掉我们不远处的那女鬼,古尸蹬蹬跑过去,一跃而起,冲着那井台跳去。

    古尸快,但是跟不上师傅快,我们三个多少看见这吓人的场景都有些迟疑,但是师傅摸出百宝囊中的镇魂钉嗖的一声冲着那女鬼打去,镇魂钉先一步到了女鬼的身边,只不过那女鬼影子嗖的淡了下去,镇魂钉从原来她停留的地方穿过,没有打到那女鬼。

    这时候古尸也是高高的跳起,朝着井蹲去,我猛然想起这井口的石板上面似乎是画符咒封印,坏了!古尸这一蹲肯定是将这石板给蹲烂了!我想着要古尸换降落的地点,可是他在空中没有着力点怎么可能换地方。

    我现在后悔的肠子都青了,干嘛脑子一热先让古尸上,眼看着古尸就要蹲在了井口之上,师傅他们不知道上面有符咒我可是知道啊,我现在都想着古尸将那井口的石板蹲烂,从里面跑出万千鬼怪的样子,但是我低估了古尸。

    古尸在空中却是没办法换降落的地点了,但是他可以变化降落的动作,只见他腰部一扭,身子一伸,整个人在空中顿时横了过来,也就是古尸的身子刚横了过来,他就砰的一声平平的砸到了那井口石板之上。

    这石板被古尸那200多斤的体重压的咔嚓一声,好悬没有碎开。我怕古尸在上面呆的时间长了真的将那石板压碎,赶紧让他在上面打了个滚,翻下身来。兔子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好奇的道:“你这是让古尸耍杂技呢!哎呀怎么又出来一个!”

    兔子的话音刚落,我就看见在那井口中又爬出了一个身着白衣的女鬼,为什么说是又,因为这女鬼后面高高伸出的脸和我们上一次看到的那一个不一样!

    这下可完了,看来是古尸将那封板给压出了裂缝,上面的封印开始松动,里面的东西开始出来了!

    我赶紧将古尸召唤回来,这时候邹阳和师傅分别拿着阴阳镜和七星桃木剑朝着那个刚爬出来的女鬼杀去。在过去的路上,师傅扣了一枚镇魂钉,朝着那女鬼打去,这个女鬼似乎是刚出来,没有睡醒,没有躲开,扑的一声就被师傅的镇魂钉给打了一下,只不过这一下没有伤害到这女鬼,而是彻底的将这女鬼给激怒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