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一百八十六章 艰难的胜利
    女鬼抓了一下兔子之后,就浑身着起了极阳火,这火本来就是她们这些阴祟之物的绝对克星,就算是粘上一点就会痛不欲生,更别提现在它整个都是沐浴在极阳火中了,这女鬼就算真的有分身之术,这一次也只会落得一个魂飞魄散的下场。【www.kan>zww.coМ ,看.。 ,中!文"网

    这次就算是将女鬼挫骨扬灰都不能消除掉我心中的怨恨了,我现在也顾不上它了,赶紧收回极阳火,拍了拍我身上的兔子,轻声道:“兔子,你他娘的可别吓我啊,没事吧。”只是兔子一动不动,安静的像个孩子一样压在我的身上,我看着兔子的面容,眼睛发酸,挣扎起身来,将他揽在怀中,哆嗦的伸出了手指想要试试他还有没有呼吸,只是手指刚伸到一半,就颤抖的没法继续下去了。

    我这时候眼圈一红,扯着嗓子嚎到:“***兔子啊,你怎么就这样死了,你怎了一声不吭的就死了!”师傅和邹阳都听见了我的哀嚎,他们两个在那边冲我喊道:“什么?”我刚想说什么,没想到怀中那‘死’了的兔子忽然说话了:“没什么,没什么,我们整死了一个鬼!”

    看到死了的兔子突然又开始说话,我第一反应就是诈尸,双手一抖就将兔子扔了出去,兔子砰的一声就被我摔倒在了地上,他立马哼哼起来:“***秦关,我救了你,你还扔我!”听见兔子说话这么条理,不像是诈尸,这王八蛋没死!

    我一把扯起兔子,惊喜的道:“兔子,你没死?”兔子这时候被我摔的难受,白了我一眼道:“你哪个眼睛看见我死了!”我纳闷的道:“我分明看到那女鬼这么长的鬼爪都抓到你的背里去了!”说到这里我好奇的朝着兔子的背后看去,兔子坐起来,脸超后扭去,自言自语道:“这百家衣果然管用,这么厉害的女鬼都插不进去!”

    虽然兔子话说的极其猥琐,但是我至少听明白,这混蛋穿了百家衣,这才捡回来一条命,别管怎么样,兔子没事就好,我锤了兔子一拳,笑骂道:“你这个王八蛋吓死我了!老子还以为你要死了呢!”

    兔子揉了揉鼻子道:“你没死之前我是不会死的,哎,快看那女鬼!”在我们两个说话的当口,那面女鬼已经烧的七七八八,它浑身上下烧的都没了东西,除了,除了那两张脸。

    不知道为什么这这两张脸这么禁烧,虽然这两张脸还在极阳火中,但是我隐约发现,这两脸似乎一点都没有变,就连那煞白的颜色都没有变,我觉得不妥,极阳火按说是一切阴祟东西的克星,但是到了这女鬼的脸这,为什么失去了作用,现在这两张脸还在极阳火中,但是接下来,极阳火熄灭了之后,会发生什么!

    想到这里,我心中涌起强烈的危机,赶紧拉着兔子往师傅和邹阳那边跑去,等我们到了那边,看到师傅和邹阳居然还没有解决那分化成两个的女鬼,我心中的那不安更是加重了几分,我还没有自信到我能烧死一个双面女鬼,但是师傅他们还没能解决一个单面的女鬼,这女鬼,不,应该说是这女鬼的脸大有问题,因为师傅他们打的面前的这女鬼都是遍体鳞伤,唯一健全的就是女鬼的那两张脸。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张先生说过这人脸厉害万分,上一次还要了他同伴的性命,怪不得他这次不来这美人墓,看来他知道这里面到底藏有什么怪物!我心有余悸的往后看了看那燃烧着的两张人脸,可是当我回过头去,发现那两张人脸消失不见,而它们刚才出现的位置,只有一些淡淡的灰烬留下。

    是被阳火烧成了灰吗?我可不这样认为…

    师傅和邹阳跟那分化而来的女鬼打斗了许久没有出结果,师傅心中微怒,道喝道:“化作厉鬼,作恶人间,是非不清,如今还不醒悟!”师傅的声音震得我耳朵嗡嗡作响,但是对那女鬼根本没有效果,它只是在一边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甩着那一米多长的舌头又朝着师傅扑来。

    师傅道“自寻死路,我给过你机会了!”师傅说完,将七星桃木剑往上一抛,然后双手变幻几次,终于在胸前结一个手印喝道:“临!”师傅刚说完这话,那桃木剑就在空中跌落下来,师傅用结好的手印朝着掉落下来的桃木剑一打,那桃木剑方向骤变,朝着扑来的女鬼冲去。

    这次师傅是真的动了杀心,这种厉鬼度化不了,留在世间也是大祸害,桃木剑这次向是打了鸡血一般,在空中划过一道浅痕,啪的一下撞到了迎面而来的女鬼脸上,桃木剑去势太快,女鬼没来得及作反应就被它打中。

    桃木剑这次加持上了道家的九字真言,一下子就钉中了那女鬼的脸,桃木剑将那女鬼之脸拖动着往后飞去,这时候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女鬼的身子居然没有随着桃木剑而动,在原地留了下来,不应该是速度稍减,依然冲着我们扑过来,而那张人脸却是被师傅的桃木剑穿透,带到后面。

    见到那女鬼没有脸的身体依旧朝着我们扑来,我就要挥出极阳火,可是师傅哼了一声:“冥顽不灵!”然后扣着一枚镇魂钉,将那扑来的身体钉散,而那被桃木剑穿透的人脸这一刻终于也是发生了变化。

    这煞白的人脸被桃木剑穿透之后掉落在地上,先是从桃木剑周围出现了细碎的裂痕,紧接着,裂痕越来越多不多时就布满了这张人脸,在我们几个有些吃惊的目光中,这张布满裂痕的脸终于是碎了开来,就连那眼珠子也是碎成了一片一片,那张脸根本就不是脸,而就像是一张做工精致的瓷器!

    这些碎片落满一地,然后变成了那种颜色很淡的灰烬,这灰烬被广场中不知名的风一吹,彻底的消散在天地间。

    邹阳见到师傅杀完一只女鬼,他也大喝一声,手中的阴阳镜急翻,阴阳镜发出的光芒打在女鬼身上激起一连串的火星,使这女鬼原本就虚淡的身影更加的透明了几分,邹阳杀掉这女鬼也是迟早的事情,只不过不知道这女鬼的脸会不会发生什么变化。

    师傅刚才和女鬼激斗费了不少力气,见到邹阳就要灭掉女鬼,边朝着他的桃木剑走去,想要捡起他的桃木剑。

    那女鬼被邹阳的阴阳镜照了几次,那身子终于是支持不住了,化成了一缕清风消失在广场中,只不过那煞白的人脸并没有丝毫的一样,卷起那条长舌头冲着邹阳扑来,我和兔子见到邹阳有危险,迈开脚步朝着邹阳就走去。

    可是邹阳喊了一声:“不要动!”然后捏了一个指印,朝着自己的脸一指,这时候邹阳脸上那许久不见的狼头再次出现,那次在我们学校停尸房中我记得就是邹阳脸上的这东西吓走了那些鬼怪,看来邹阳这次要出大招了!

    果然邹阳脸上那狼头一出现之后,地上就隐隐约约的出现了一团红色的东西,这东西出来之后就朝着那张煞白的脸跑去,这张脸见到这团红光,没有丝毫的慌乱,那条巨大的红色舌头朝着这团红光一卷,看样子想要吃掉这团红光。

    只不过这次女鬼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它的舌头碰到那团红光就像是雪球碰到了烧红了的碳一般,顿时就消散了,那团红光破开女鬼的舌头之后,依旧朝着女鬼那张脸扑去,看到这团红光如此厉害,我本以为就会将那张人脸给打碎,可是红光碰到人脸之后只是将那人脸撞出几道裂痕,就消失不见。

    这时候我才真正的明白了这张人脸到底有多么的厉害,极阳火烧不毁,邹阳脸上的图腾撞不烂,只有师傅用道家九字加持在世间少有的桃木剑上才能将其毁灭,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存在!

    那张人脸被邹阳的那道红光撞了一下,出现了裂痕,这一次它终于是不想在停留,而是飞快的朝着井口跑去,想要钻进里面,要是让它跑了谁知道它下一次会不会在满状态的复活了!说时迟那时快,从那张人脸的后面突然钻出了一把桃木剑,却正是师傅拿着桃木剑将这想要逃走的人脸给斩杀掉了。

    师傅的桃木剑穿透了这张人脸,终于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这张人脸最终也是化成了一个个细小的如同瓷器碎片般的东西,最终消失不见。

    直到这东西最终消失不见,我们几个人才是长长的出了口气,虽然只是两个双面女鬼,但是着实让我们好一番折腾,这原本使信心满满的我,顿时对我们这次找到匕首,将这坟墓的风水破掉的念头有了动摇。

    我看了一下略显狼狈的师傅和邹阳苦笑一番,问道师傅:“师傅,你以前见过这种鬼吗?这东西怎么这么厉害?”师傅听了之后摇摇头,道:“这东西我从来没见过,除了建在这反弓凶煞地貌加上龙眼化了绝地的这种墓地,恐怕世间再也找不到这种东西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