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一百八十八章 踏天罡
    到了现在,我只能是一步一个脚印的迈出了,现在虽然没工夫看兔子,但是从耳边偶尔听到他的咒骂就知道了,兔子显然是不好受,又是艰难的走了几步,我和兔子终于碰面了,我们两个现在的感觉就是相顾无言,只有泪千行啊!我冲兔子喊道:“兔子,我就要走不动了,怎么办?”

    兔子似乎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用下巴指了指我们旁边的那口井,然后开始埋头朝着前面走去,我看兔子表现不正常,立马用眼神瞄了一下旁边的那井,可是这一看,差点让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就在我旁边不远处,有三张脸正在直勾勾的看着我,要不是师傅拿着镇魂钉围城了一个法阵,这三张人脸就朝我扑来了!

    我说兔子为什么一句话都不说,感情是怕这三张人脸找上他啊!这个***,我被那三张脸瞪得发毛,身上凭空多出了一些力气,蹬蹬的往前迈了四步,可是第五步还没有迈下,就听见在我们不远处传来一阵狗叫声。【www.kanzww.com 看 ?。 ?中?文? 网

    黑子的声音!自从进了墓地之后,这家伙就跟着我们跑前跑后,时常不见踪影,师傅说这狗通灵,在墓地中不会有危险,我们也就懒得理他了,这乍一听见黑子的声音,我顿时有些纳闷,它怎么到了这里!由于我不能回头,要想看到后面的景象,只能拼命的往前赶绕过去,但是这七星步走的都是曲线,迈七步不一定能往前走一步,我要是想看到黑子怎么了,估计还有好久的时间。

    但是紧接着我就知道黑子为什么叫了,兔子在后面朝着邹阳喊道:“邹阳,从阵法中出去了一个!”怪不得黑子要叫呢,显然它是看到了逃出去的那个鬼,不知道这鬼是不是那种有鬼面的,要是有鬼面,邹阳就麻烦了,现在多想没用,我只能拼命的往前走,因为我走一步,就能减缓一下这鬼冒出的速度。

    耳边这时候已经传来邹阳和那个逃出去鬼的打斗声,当然还有黑子冲着那鬼呜呜的恐吓声,紧接着我就听见黑子嗷嚎的尖叫了一声,我忙问道兔子:“兔子,黑子怎么了!”兔子在我身后破口大骂:“这***鬼连个狗都不放过,它打不过邹阳居然打狗!”我心中咯噔一下,问道:“黑子挂了?”

    兔子道:“当然没有,只是被鬼给打了一下,不碍事。”听到兔子这样说,我心中才略微安定了一下。邹阳刚才已经在师傅钉上的那四个镇魂钉上缠上了红线,并且用红线将那口井给围了起来,这使得那些想要冲出去的鬼冲到井边,就被一道红芒挡了回去。

    并且有一个好消息就是,随着师傅口中低声念叨的‘净天地神咒’阵法的威力逐渐显现了出来,在我不经意的扫视下,看到那浓郁的黑雾正在逐渐减弱,并且那盘桓在井口的鬼除了那种长有鬼脸的,都开始挣扎变换起来,这显然是他们开始受到师傅阵法的克制,慢慢感觉出不舒服的景象。

    这不舒服仅仅是个开始,后来他们身上的阴气会慢慢的减少,他们少了这赖以生存的阴气,最后只会落得灰飞烟灭,后来我听着邹阳呔的一声,然后打斗之声就消失不见了,应该是邹阳把逃出去的那鬼给处理掉了。

    不一会儿我就听见背后传来脚步声,然后邹阳的声音在我身后传起:“不要回头,赶紧走完七星步,你们这样下去有危险。”虽然不知道邹阳说的危险到底是什么,但是我这一次还是像打了鸡血一般往前走去,终于还有最后一次我就可以完成这任务了,现在我也绕到了师傅面前。

    师傅现在双眼紧闭,宝相庄严,身后的三清图像越发的明显,兔子这时候已经走完了五行天罡步,为什么兔子能先我一步走完主要是因为他走的是五步,但是我走的是七步,这就导致兔子先我一步完成了任务。

    兔子走下来之后,我看他是脸色煞白,头上虚汗直冒,就像是历尽了一场艰难的搏斗一般,我看了觉得奇怪,虽然现在脚下难迈动步子,但是我并没有觉得多么的累,兔子不会是肾虚了吧,可是邹阳看了兔子的表现之后,头朝着我一抬,几乎使用喊的对我道:“你还不赶紧走,是想要死在那里吗!”

    我心中一惊,赶紧迈出最后的七步之一,只不过这倒数第七步一迈出,我顿时觉得脚下向踩了钉子一般扎的难受,我腿一软就要倒下,我这一倒下,不光是先前那些七星步白走了,就连这个阵法也会被我打乱,邹阳身子一动就要冲过来,但是紧接着身子一顿,又站在原处焦急的对我道:“坚持住!”

    不用邹阳说,我这只脚像踩到钉子一样的时候,我赶紧抬起后面的那只脚,往旁边踏去,稳住身形,第二只脚刚落地,前一只脚那种针扎之感就消失不见,可随之而来的是第二只脚上传来的如虫蚁啃噬般的感觉,若果说刚才那感觉我还能忍受的话,这虫蚁的啃噬就让我有些受不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多少也走过几次七星步,为什么这次会有如此怪异的感觉。

    现在拖的时间越长,我肯定就越难受,我赶紧忍住脚上传来的那不适感迈出第三步,现在不是我不想走快,只是前面传来的那阻力已经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程度,我必须要攒够足够的力气才能迈出下一步。第三步一落地,原来那虫蚁啃食之感就消失掉了,替换而来的是向踩到炽热的铁板上那种烧灼之感,虽然我知道这都是自己的心里作用,但是这种感觉如此真实,让我忍不住的哼哼了几声。

    后来第四步是向踩到寒冰之中一样,第五步感觉有些奇特,只是觉得浑身一丝力气都没了,动一下手指头都没有力气,好歹过去了,第六步的时候一迈出我就变得浑浑噩噩,想要睡觉,还好有邹阳他们看着,把我唤醒过来,终于是到了第七步,我攒够了力气之后,抬起脚迈下,只是刚迈下,我就听见身后的师傅传来一阵痛苦万分的惨叫声,这声音仿佛是有种魔力一般蛊惑着我回头看看。

    开始我听见这声音第一反应就是师傅出事了,但是当我看到邹阳他们只是盯着我看,并没有朝着师傅看时,我就知道,这又是幻觉,这下我没有丝毫停留,毫不犹豫的迈出第八步,第八步一迈出,师傅的惨叫就消失不见,而更是浑身没有力气,一下在瘫倒在地。迈出了第八步,就说明刚才那仪式完成了,我终于解放了!

    我现在是终于明白兔子为什么走完之后会有那种表现了,后来这几步享受的都是非人的待遇,我被邹阳扶起,拉到一帮,跟兔子放到一起,这时候我看见井口上闪亮着七个晶莹璀璨的星点,还有五条颜色不一的长蛇交织在一起,封在井口上面。

    师傅这时候正坐在井口前面,身上的那股浩然正气越发的逼人,相反,在被红线围住的那口井上面,除了那几张人脸之外,刚才那些黑雾统统消失不见,只不过,现在的大阵还没有办法伤害到那几张人脸。

    看到师傅那边没有丝毫的异样,我才开口问道邹阳:“为什么我后七步这么难受。”兔子也是符合道:“我后五步也是难受的紧,差点要了我的老命!”我听见兔子说他只有五步顿时火起:“***兔子你才五步,为什么我要比你多煎熬两步!”说到这里我心中那亏啊,师傅,为什么你让我走七星步,让兔子走五行步啊!兔子冲我比划了下中指道:“为什么,因为我比你帅行吗!”

    要不是因为我现在浑身没了一丝力气,我一定扑过去狠狠的掐死这死兔子!邹阳皱了皱眉头道:“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闹,你们踏天罡逆阴气身体自然会吃不消,这最后几步就是跟你们作对的那些阴气所幻化的,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听了邹阳解释,我们两个轻声哦了一下。

    只不过这时候邹阳嗖的一下子拿起七星剑,朝着师傅奔去,七星剑朝着师傅的头就刺去,看那架势就仿佛是要打爆师傅的头一般,我和兔子大惊,忙站起身来要阻止邹阳,他这是要疯了吗!

    只不过我们两个都像是大病初愈的一样,就算我们两个身子康健时候两个人也拉不住邹阳啊,我们刚刚站起,邹阳就到了师傅的身边,那高举的桃木剑就朝着师傅的面门扎去。这一下下去,虽然是桃木剑,但是凭借邹阳的力气,也会将师傅的头穿一个洞!“师傅!”我和兔子同时喊道!

    我见到邹阳刺出桃木剑,不及细想,连忙将手中的罗盘冲着他的桃木剑打去,只不过不等我的罗盘到邹阳的剑上,邹阳就会先一步刺上了师傅的面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