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一百九十章 不见的‘它’
    看着这条红绳仅剩下当中的一条小丝线相连,我们三个顿时心提到了嗓子眼,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那张新生的鬼脸上已经是布满了裂痕,它也撑不多久了,鬼脸知道自己的情况,这一次还没有完全积攒够力气,就狠狠的冲着红绳围成的那光幕撞去。【www‘kanz^ww.com 看.。:中,文,网

    看着它撞来,我们三个纷纷亮出了自己的家伙事,虽然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挡住它,但是必须给它致命的一击,鬼脸终于是撞到了结界上,随着它的冲撞,红绳终于是啪的一下子断了,但是鬼脸也不堪重负般的开始碎裂,从上面纷纷掉落了一些碎片,我们本以为这张脸会就此散尽,但是它晃了晃之后,居然没有完全消碎。

    我们三个见状纷纷打出法器,光芒落在鬼脸上,但只是让鬼脸减缓一下出来的速度,并没有完全将鬼脸打碎,这下子,鬼脸就要出来了!

    但就在这时候,一直闭着眼睛的师傅终于是睁开了眼睛,他睁开眼睛之后冲着即将飞出的鬼脸喊了句:“急急如律令!”那鬼脸听到这大喝之后轰然碎开,最终还是没有出来这‘净天地大阵’。

    看到最后的这张鬼脸碎开,我们三个长出了一口气,邹阳赶紧摸出红线团将那断开的红线给接起来,我看了一眼井口,井口上面随着师傅的净天地神咒的加持,已经出现了一层蒙蒙的青光,这青光看起来正气凌然,正是那些秽气,阴气的克星,待到时间再长一点,井中的那些鬼魅也都会被这团青光给磨灭消散掉。

    师傅这时候换了一个动作,将手打开,伸出左手,将左手的食指和无名指压到中指之上,捏了一个法决,然后对着井口的那团清气一指,口中喝道:“天地正,阴祟灭,疾!”然后将那法决往下一压,顿时井口的那团清气透过我和兔子走出的结界,掉到了井中。

    看到这里,兔子对我道:“师傅看来这次要完工了,其实刚才师傅不将那张鬼脸喝破,我也能将它打破!”我知道兔子心中对于我捏破那张鬼脸心中不忿,总想着找回场子,我也不揭穿,只是嘿嘿一笑。

    师傅口中又开始嘟囔着不知名的话语,手指越压越低,只不过师傅脸上越来也不好看,到了最后他居然苦笑着摇了摇头,将法指一手,站起身来,我们三个这看的是不明所以,不是说在运行大阵的时候,师傅不能动弹的吗?为什么师傅又走动起来?

    兔子嘴巴快,问道师傅:“师傅,您这是怎么了?不杀这里面的东西了?”师傅摇了摇头道:“杀不了了,这些鬼都不在里面了!”这话怎么说?兔子又追问了一句,师傅道:“你们走到井口看看就知道了。”

    想起这井那种诡异的能力,我们不约而同的摇摇头道:“不去。”师傅只好道:“这井中的鬼都消失了,我刚才往下压法指的时候,一点都感觉不到里面有东西。”我尝试的道:“会不会是这里面的那些鬼都已经被师傅杀死了?”师傅摇摇头道:“不可能,井中这些鬼数量不少,不可能这么短时间就消灭掉。”

    邹阳听了这话之后,走到井口看了看,我心中暗骂:“里面黑咕隆咚的,你看个屁。”我赶紧叫过古尸来,拿着手电往里面照去。终于是看到这绝地的真是面貌了,只不过里面尽是些淤泥烂尸,让人看得恶心不已,我的鬼眼一扫,真的是没了鬼怪的踪迹。

    师傅拿过我的罗盘,围着井转了几圈,这罗盘静悄悄的,不再异动,看来这些鬼,真的不见了,虽然这些鬼不见了,但是井还在,假以时日,这里还会滋生出另一批东西,所有我们决定将这口井毁掉。

    井之所以会聚天地灵气,或者是汇世间阴气都是因为它地势偏低,四周的这些东西不自觉的向井聚拢,所以毁掉这口井的直接办法就是将它填起来,好在这广场上有不少的石块,我们忙活了好几个小时终于是将这口井给填了起来,最后师傅还是不放心,摸出朱砂黄纸,在井上面画了两道长符,这才作罢。

    说来也怪,这口井被我们填起来之后,我们周围的尸体就开始腐烂起来,开始发出恶臭,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师傅告诉我们说,之所以这些尸体现在开始腐烂是因为井被破坏掉了,这井是口阴井,在一定程度上能够起到滋养尸体的功效,所以这些尸体过了这么长的时间还没有毁掉。

    我心中还想着这广场东北角好像还是有东西,但是现在尸臭加重,我们几个不敢在这多过停留,只好匆匆上了斜洞。

    上了斜洞之后,往前走就能够看到那条暗河了,但就算是过了暗河,我们也到不了正主的墓室,所以我们这次折回去,找那条上面的夹层通道,回去之前,我们在斜洞下面的广场某个角落找到了瑟瑟发抖的黑子,将它一同带了上来。

    要到上面的夹层通道去,必须经过我们进墓的那个洞,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将黑子送出墓中,反正这家伙在山中饿不死,送出去之前,兔子告诉黑子在外面等我们出去,不要四处乱跑,黑子听没听懂就只有它自己知道了。

    把黑子送出去,也算是了了我们的一场心结,我们四个加上古尸又继续往前走去,也许是我们人多气场大的原因,这次虽然走在墓道里,我居然没有丝毫的异样感觉,当然除了这里面黑一些,气味不好闻一些,不多时,我们就走到了那扇活门处,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这里要建造一扇活门,而且活门墓顶上还要画着一张人脸,师傅他们几个看了看,也是摇头表示不知道。

    进了活门就到了那间墓室,我拿着手电往上一照,跟师傅他们说上面这些璀璨的蓝色石头都是尸虫的蛹,这倒是让他们啧啧称奇了下,尸虫这东西杀不完,只要是它们不主动招惹我们,我们还是不要骚扰它们的好,兔子倒是对这些亮晶晶大的如宝石一般的虫蛹很感兴趣,要不是我拉着它,估计他肯定想办法挖下一个看看。

    终于是到了正主的墓室,师傅在最前面,他到了通向下方的洞口处停下了脚步,示意我们站住,师傅让我将罗盘递过去,想要看看这里面有没有危险,但是师傅刚把罗盘放到洞口处,罗盘就开始嗤嗤的转起来,这次的速度丝毫不亚于见到那张合成鬼脸的时候,听到这罗盘的转声,我们几个脸色都是变的不好起来,我上一次来的时候,这个墓室可是安静的很啊!

    师傅对我们交代了几句,按他的意思是要我和兔子留在上面,他和邹阳下去,但是我和兔子坚决不同意,师傅坳不过我们,只好叮嘱我们小心,然后他抽出桃木剑,轻轻的跳了下去。

    师傅跳下去之后过了几秒种才让我们下去,下去之后,我们没有第一时间开灯,都静静的站在这东南角上,我知道这里面有好多口棺材,还有各种匪夷所思的画像,最关键的是我头顶上有我很害怕的那张人脸,所以我的心在一跳下来就扑腾扑腾的狂跳起来,我想靠近师傅对他说哪里睡着正主,可是当我刚碰到师傅,就觉得师傅浑身绷得紧紧,竖着桃木剑,架势如临大敌。

    我正在诧异师傅为什么如此表现的时候,师傅给我的那个罗盘又开始嗤嗤的自己乱转起来,这声音在这死寂的墓室中闲的格外扎耳,我们几个都没有料想到这罗盘会突然响起,顿时吓了一跳。

    吓了一跳的显然不光是我们几个,在墓室的西边突然传来沉重的咯吱声,就像是有什么东西撞到了棺材一般,我终于是知道师傅为什么如临大敌了,感情这墓室中还不光是我们这些人!

    听到那边传来的声响,师傅对我喊道:“开灯!”这时候要继续在窝在黑暗中显然是很不明智,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对方是人是鬼,我慌忙打开手电朝着那声音来源照去,可是我照到的只是一口撞斜了的棺材,其它的丝毫没有发现,真的不是人?我赶紧又拿着手电往四周照了照,发现这墓室当中还是我当日来的那种陈列,没有一个活物!

    虽然师傅他们听我描述过这墓室中的场景,但是他们顺着我的手电灯光看了一圈之后,同样是深深的被这宏伟的墓室给震惊了,做死人做到墓室正主的这种份上,也算是一种莫大的成就。

    只是我没有时间去看这些,我要找那个刚才撞了棺材的东西,这墓室中不可能平白出现一声巨响,也不可能这口棺材无缘无故的被撞斜了,就算是鬼,我也得找到!

    这时候我都忘记了这墙壁上的壁画,一心只想着将那东西找出来,其实后来我想,那时候之所以有那种表现,主要是因为我对这正主的墓室有深深的恐惧,这种恐惧一直埋在我心里,所以进到墓室中遇到一小点异样的情况,我都想着将它搞清楚明白,以此来确立自己的安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