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又见结巴
    至于这匕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谁都不知道了,现在我们几个在这里犯了难,以前不知道这里面睡得是谁,我们还敢把正主的棺材打开,找到我们想要的那匕首,可是现在,师傅他们就有了顾虑。【www.kanz!ww.com 看, 。 .中?文!网

    先不说这燕姬死后不知道布置了什么机关,就算是我们能打开着棺材,里面睡得这两个人可都是跟秦始皇有弥天大仇,他们两个死绝了还好说,只不过看这邪门的墓,怎么都不可能死绝,我有种感觉,只要是我们一开这上面的那两口巨大棺材,我肯定就是第一个玩完了。

    师傅扭过头来,对我道:“秦关,要不你先退回到上面的夹层中去?”听到这话我立马摇起头,道:“这不可能,我虽然没有多大的能力,但是我也不能临战退缩啊,再说了,我还要在下面控制着古尸呢。”师傅听了之后暗叹了一声,不过他也知道我说的这是实话,要是我上去之后,古尸就没人控制了,再出来跳粽子后,他们几个肯定就会手忙脚乱的。

    就在我们这一筹莫展的时候,我们下来的那个洞口处,又是传来一阵细微的声响,我听见这声响,立马往那边瞧去,只不过墓室中的灯光实在是昏暗,我只能看到从洞口跳下一个人影,我还想要看清这人的真实面目,可是他迅速的矮下身来,藏到了棺材后面,看到这身影表现这么诡异,我赶紧跑到地上,捡起一直放到在地的手电,向着他藏身的地方照去。

    邹阳想要过去,师傅喝止了,让我控制着古尸过去,我心中了然,这东西不知道是人是鬼,关键是我们过去的时候要是不小心碰到这里面的棺材,肯定又会出来一具尸体。

    古尸走到那人藏身的棺材旁,由于我看不到那人藏在哪,只能让古尸抬起脚,朝着下面踩去,这人看到古尸踩来,果然吃惊,从棺材后面飘了出来,暴露在我的灯光之下,看到人的面貌,我不由的吃了一惊,结巴,居然结巴!

    我喊出声来,叫了声结巴,只不过结巴还是那浑浑噩噩的样子,没有理我,师傅看了一眼我们面前的结巴问道:“你认识他?他现在被鬼上身了。”

    我简单的将关于结巴的事情给师傅说了一遍,师傅听了之后大感好奇,那斜洞下面的广场中居然还有这么多的鬼?不过这鬼应该是那种比较没有危害的,要不定不能这么多数量上了结巴的身。

    结巴出来之后,并没有动弹,而是直勾勾的看着我们身后的那高台,师傅尝试的叫了句:“你们能听见我的话吗?我知道你们没有恶意,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师傅的这话显然是对结巴身上的那些鬼说的,果然在师傅说完这话后,结巴身子一颤,迈开了脚步,一摇一晃的往我们这里走来。

    师傅皱了皱眉道:“你们要是有事的话,站在那里说吧,人鬼两别,不要霸占着他的身子了。”结巴听了师傅的话后停下了脚步,张开了嘴,开始说话,只不过声音确是一个女子声音:“我想找回我的脸。”

    我们听到结巴居然这样说,顿时吃了一惊,我仔细回忆了一下,不记得那次看到这些鬼魂到底还有没有脸了。

    师傅听到之后,略微沉吟一下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你知道些什么?你说出来我才能帮你们。”听到师傅这样说,结巴脸上开始露出回忆之色,过了一会,结巴才张嘴道:“我也不记得我是谁了,我只记得我是被一张鬼脸抓到了井附近,好像那时候我已经死了,但是虽然我死了,那鬼脸还是将我的脸给挖走了,他给我挖走了!”说到这里,结巴的声音有些凄厉,表情也是狰狞起来。

    我们听得是不明所以,但是紧接着结巴换了一个表情,张开嘴,又是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我们是当地的村民,被那恶鬼杀死,它杀死我们还要我们的脸,我要我的脸!”这句话似乎是点燃了结巴身体中那些鬼魂的怨念,结巴脸上的表情急变,嘴中吐出不同声调的:“脸,我要我的脸。”

    虽然结巴说的这话看起来没头没脑,但是我多少已经知道了,我记得是张先生曾经说过,他们村中有很多人离奇失踪,进入结巴体内的这些人显然都是那些失踪人的鬼魂,但是他们所说的变成鬼之后,还被那鬼脸取走了脸,这话就有些匪夷所思了,难道鬼还能受伤?

    我听了这话之后,想起三伯的诡异表现,立马冲着结巴道:“我三伯,也就是那个后来倒在暗河中的人,是不是被你们弄得丢了魂?”结巴听了之后道:“本来我们是想上那个人的身的,但是他命格太硬,只好找了一个年级大的鬼上了他的身,之后让他把现在这个人引到了我们那广场中,我们这些人才上了这个人的身子。”

    听到这里,我略微明白了一些,但是结巴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到底是不是他们将三伯的魂给弄丢了。我又追问了一下,但是结巴用一种低沉的声音道:“我们出了那个广场,就将那人给放了,他命格太硬,就算是我在他身上呆久了也会受到伤害,至于他怎么丢的魂,我的确不知道,我们只是想找回自己的脸好早日投胎,并不想害人。”

    这个人应该是上了三伯身的那个人,现在我明白了,这众多的鬼出不来那斜洞,必须依靠人的身体才能出来,三伯在无意间走进了那斜洞,被鬼上了身,但是这些鬼发现三伯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媒介,他们又让三伯将结巴拉到了广场下,纷纷上了结巴的身,之后结巴和三伯都上了斜洞,但是在三伯身上的那个鬼发现三伯命格太硬,只好放弃了三伯,将三伯丢弃在墓道中,上了结巴的身,至于三伯为什么会出现在暗河那,还有为什么会丢了魂,他们也就不知了。

    师傅听了之后叹了口气道:“那些鬼脸已经被我们消灭掉了,你们的脸,想来也找不到了。”结巴听到师傅这样说,立马激动起来:“怎么可能找不到了!你说慌!”说着结巴居然往前逼来,邹阳拿出阴阳镜往前一照,顿时打在结巴前面,让他冷静了一下。

    师傅将我们在斜洞中的经历跟结巴说了一遍,结巴听了之后脸上表情放松了很多,他道:“井中的那些鬼你们不是没有消灭掉吗,那口井是跟上面的那口井通着的,想来那些鬼脸带着我们的脸应该是到了这里面吧。”

    听到结巴这样说,我们几个都是不可思议的扭过头去,看着这台子上面两口黄金棺材中的那口弧形高台,那居然是口井,而且这井居然还那口绝地中的井相连,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心中隐隐发抖,这燕姬肯定是在布置一个天大的阴谋,而这个阴谋紧紧的围着脸而设置,她不但是挖掉了活人的脸,将其葬在自己的墓地中,还让鬼脸去抓鬼的脸,放到绝地井中,这井居然还通着她的长眠墓室。

    我将手心的汗擦到衣服上,对着师傅道:“师傅,我们怎么办?”师傅现在也是大感头疼,燕姬图谋不小,我们要是胡乱的打开她的棺椁说不定招惹出什么麻烦,这种女人要是化不成鬼还好,一旦是成了鬼,绝对是厉鬼中的厉鬼,我们这一小队人都不可能是她的对手。

    结巴又开始念叨:“我的脸,我的脸在哪……”师傅看了结巴一眼,叹了口气道:“这些鬼也可怜的很,想要轮回但是魂魄残缺又没法轮回,我们就帮他们一把。”结巴听了师傅这样说,连连向师傅称谢,但是邹阳皱了皱眉头道:“这样不好吧,就是绝地中的那口井我们就差点压制不住,这口井在两口巨棺之间,呈一个二尸争魂之象,我们这样做凶险太大。”邹阳少见的一次说了这么多的话,但是从侧面说了这件事情的凶险。

    师傅听了之后,叹了口气道:“先不说这些鬼怪可怜,需要我们帮助,就算是我们一会开棺,要是不破掉那口井,我们怎么开棺?只是麻烦一些,早晚都要破开这井的。”邹阳听了师傅这样说,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

    要想破开这井需要做一个很大的法事,在做这些事情之前,我们还有另一件事情要做,那就是将这些棺材统统打开,将里面的那些跳尸给消灭掉,这里面睡得都是燕姬的手下,要是待会我们做法事的时候,这些东西在出来捣乱,我们可没有这么大的精力面对如此多的麻烦。

    好在我们已经有了对付两个粽子的经验,这次一个一个的开棺,将这里面粽子一个个的放出,虽然艰难一些,但是没有出多大的乱子,另外还有一个好消息是,并不是所有的棺材里面都会出现粽子,这东西也是稀有的很,大概开三个棺材才会有一个粽子出现。

    在这期间,我问了一下结巴,得知上一次我听见这墓室外面传来的巨响就是他弄出来,他发现封门那里进不来,就找到了这个夹层,然后进了来,后来听见我们进来,吓的撞了一个棺材,悄悄的溜了出去,但是心中实在记挂着自己的脸,又偷偷的赶回来,结果被我们发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