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一百九十九章 童子
    师傅吩咐完之后,摸了摸自己的百宝囊,然后脸上凝重的表情稍微放缓了几分,现在那些人面围成的大花,虽然没有对我们攻击,但是已经将我们弄得人心惶惶,我手忙搅脚乱的将手中的那短香插到地面上。【www.kanzww.com 看 ?。 ?中?文? 网

    可是我们现在的地面是在那玉街之上,地面这么硬,怎么能插进香去,无奈之下,我只好让告知师傅他们,让他们往边上挪动一下,幸好师傅他们的请神仪式并没有开始,不然的话,麻烦就大了。

    我们挪动了下地方,我拿出香来,在地上开始插起来,井台上面的那人脸并没有任何的举动,只是纷纷调转面向,冷冰冰的看着我们,我被这些密密麻麻的人脸盯的是内心发毛,但是我将香插了一半多,井台之上的那人脸还是没有动作。

    我心中纳闷,对着师傅道:“师傅,我们是不是弄错了什么,这些人脸不动弹啊。”师傅并没有分心,现在他正在盘膝而坐的兔子身边,挥舞着桃木剑,嘴中念念有词,而邹阳,却是如临大敌一般,谨慎着拿着阴阳镜,不知道在提防着什么。

    我看着奇怪,以前也没遇到师傅请神,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仪式,不过看着兔子安详的面容,我估计这请神仪式应该很简单。

    我脑中不受控制的乱想着,手下却是丝毫没有停顿,飞快的将香插满我们三个坐的地方,我摸出火折子,就要点香,但是师傅却道:“等会再点。”

    师傅的话音刚落,我就听见了墓台之上传来一阵刺耳的声响,这声音是一种沉重的摩擦之音,我实在是挂念着墓台上的那两口棺材,赶紧抬头往上瞧去,我这一看,顿时是肝胆俱裂,上面那两口巨大的黄金棺椁,各自是裂开了一道缝隙,并且那缝隙随着时间的推移还在慢慢变大!

    荆轲和燕姬真的要活了吗!想到这里,我心中那股惧意猛然冲上了天灵盖,浑身冰凉,这种惧意根本不受我自己的控制,而是来自灵魂深处的那股害怕,我这一害怕,手中的活计登时就停了下来,呆呆的看着墓台上面的情景。

    师傅也听到了那棺材上面的声响,连忙对我吼道:“快点香!”被师傅这么一凶,我顿时反应过来,手忙脚乱的吹着火折子,然后开始点起了香,点的时候我就察觉出不对了,这么多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这个念头还没落下,墓台上面有生异变,那些人脸组成的巨大花朵,慢慢的舞动了起来,这一动,似乎就产生了一种别样的诡异美感,我的心神就被上面舞动的人面给吸引住了,这些人面慢慢的分成了两拨,分别朝着左右两口巨棺上面贴去。

    而它们下方的那些黑线也是慢慢的变淡,眼看着就要消失不见,不知道为什么,随着这些人脸进到棺材之中,我的心中仿佛听到一个奇异的声音在召唤着我:“进来,快进来啊!”

    这声音如哭如诉,相似少女在耳边轻声低喃,我抵不住这种诱惑,脚也开始不受自己控制,迈出了那香围成的圈。

    我的脚刚刚伸出去,还没有落地,墓台上方的那些人脸陡然被惊醒了,不在往棺材里面钻去,而是齐刷刷的冲着我盯来,下一刻,后面没有黑线相连的那些人脸纷纷朝着我扑来,对于这些,我视若未睹,还是重重的将脚迈了出去。

    因为现在我只想着走到那召唤我的那口棺材中去,那里,有甜到发腻的声音在呼唤我,那些鬼面飘得如此之快,眨眼就到了我身边,并且成一个包围之势,想要将我团团困住。

    眼看着我就要被这些鬼面包围住,但是我衣领一轻,身子急急往后退去,到了香围成的小圈中,但还是有一张鬼脸贴到我的身上,这张脸一沾到我的身上,接触的那个地方就传来火辣辣的疼痛,似乎是那里的肉就要腐蚀下来。

    我退回到这个围成的香圈中,这时候意识终于是去清醒了过来,而那张煞白的人脸在经过这香圈时,脸上开始露出阵阵黑雾,仔细看去,脸上竟是出现了一个个的不大的小洞,这洞之处还有那烧红的痕迹。

    我想用手拉下贴在身上的那张脸,但是师傅连忙制止住,他先让邹阳让阴阳镜将鬼脸定住,然后小心的用桃木剑将这张脸给挑了下来,这张脸虽然贴在我的衣服上,但是现在往下挑的时候,这东西就像是粘在了我的皮肤上一样。

    师傅用桃木剑挑开这东西的时候,我的感觉就像是在撕一块狗皮膏药,扯着我的皮火烧火燎的疼,不过好在终于是将这个东西挑了下来,师傅二话不说,将这人脸放到那袅袅升起的香的烟上,这张千疮百孔的脸一碰到那烟,顿时满脸成了殷红之色,就像是纸被烧了之后那种通红一样。

    最后这人脸终于化成了灰烬,飘散在香圈中,我还没来得及问师傅这人脸为什么弱的时候,墓台上面的棺材中,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凄厉之声:“嬴政???!”

    这声音真的就像是九幽厉鬼发出的,那种怨毒之音是我一辈子都不曾遇到过的,听到这声音,我心中竟是涌现出了一种生死危机,不是我胆小,在这一刻,我的身子竟然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是找他的,是找嬴政的,也就是说,是找我的!

    那声音出现之后,正在请神的邹阳和兔子也是脸色急变,师傅听到这声音之后,疯狂的晃着手中的镇魂铃,并且颤抖的对我道:“赶紧点香,她快出来了!”

    我努力的压下心里的恐惧,趴下开始颤抖的点香,师傅对着邹阳道:“快请神,来不及了。”说着师傅将镇魂铃递给邹阳,弯腰拿起三根香,在我火折子上点着,冲着西北方向拜了几拜,然后嘴中开始喃喃自语。

    我在下面弯着腰正一根一根的点着香,听着师傅的咒语心中那股恐惧略微安定了一些,加上墓台上面传出了那声凄厉的惨叫之后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我这时候是将那悬着的心略微放下了。

    我在心中默默的对自己念叨:“安全了,安全了。”只不过这都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墓室中刚刚沉寂了不到一分钟,那凄厉的女声继续出现:“嬴政,嬴政!”这声音简直就像是在我头顶炸开,我赶紧抬头朝着那墓台望去,墓台井附近的人脸还是疯狂的朝着两口棺材涌去。

    看着棺材上面的缝隙越来越大,我的心是越来越低,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我的目光,那左边的棺材突然震动起来,那凄厉的声音就是从那里面传出来:“嬴政!嬴政!”这凄厉的声音越发的急促,而往左边钻进的人脸这一刻像是遭到了什么阻力一般,纷纷往后退去。

    这还不是结束,那右边的棺材上忽的一下伸出了一只裸露雪白如玉的胳膊,勾在了棺材板之上,看这手臂应该是个倾城的美人,但无奈这手臂是勾在棺材板之上,让人产生不了丝毫的**,并且随着这手臂伸出,棺材中还伸出了一株透明的植物,这植物伸出枝桠之后,在棺材外面无风自动,诡异无比。

    那些人脸虽然被避开,但是依旧朝着左边的棺材飞去,刚到了棺材的上方,那雪白的胳膊上顿时冒出了如同头发一般的黑毛插到了那些鬼脸之上,这鬼脸立即露出了痛苦的表情,紧着这一个个的上面开始布满缝痕,最后终于碎开落了一地。

    这雪白的胳膊还有那株透明的植物在这纷纷扬扬的白色碎片中,显露出一种惊醒动魄的美丽,只不过这美是那种蛇蝎之美,冷艳的不敢让人逼视。

    我一边瞧着上面墓台上的巨变,手中却是丝毫没有停顿,我们周围的香已经被我点燃了绝大部分,这香有种麝香的味道,让人闻得气定神闲,心中的惊恐也是削减了不少。

    师傅这边挥舞着桃木剑,在狭小的地方腾转挪移,似乎是在跳大神一般,而地下盘坐的兔子脸上竟然出现了阵阵宝辉,庄严无比,师傅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兔子眉心点了一点朱砂,这使得兔子真像是那画中的童子一般。

    师傅见到时候差不多了,居然朝着东北方向深鞠一躬,然后口中喝道:“四方神灵听我号,驱邪避吉显神通,三清座下神童子,速速助我斩鬼煞,急急如律令!”师傅说完这句咒语,拿着桃木剑冲着兔子一指,兔子身形一顿,眼睛居然往上翻去,身子也是软绵绵的瘫倒下来。

    我在一旁边点香边着急,兔子这边事情还没有解决,我就听见墓台那棺材中传来嗤啦嗤啦的响声,似乎有什么在摩擦着黄金棺材一般,我往那瞧去,发现左边那口黄金棺材封盖居然完全被打开了,那株透明的植物忽的一下完全展开,遮盖住了这个黄金棺材的大半。

    而那雪白的胳膊又在棺材中伸出一根,扣住另外的棺材沿,我这时候也是点完了最后一根香,而师傅那边,师傅咬破了手指,点在兔子眉心之处,吼了句:“童子,归位!”那原本瘫软的兔子,忽的一下子像打了鸡血一般,站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