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章 燕姬
    兔子站起来之后,师傅和邹阳都是长出了一口气,邹阳问道师傅:“这次应该是没问题了吧?”师傅看了一眼兔子,然后又摸了摸自己的百宝囊叹了口气道:“谁知道呢…”说着师傅和邹阳两个都陷入了沉默。【www.kan《zww.com 看 "。"中:文:网

    只不过他们的沉默紧接着就被打破了,那如同铁器摩擦一般的女音又出现了:“嬴政,你在哪嬴政!”伴随着这句话,左边那口棺中,慢慢坐起了一个人影,只不过这个人影背朝着我们。

    我们能看到的只是她那头乌黑秀长的头发,她的头发是在是太长了,完全遮盖住了她的身体,这时候一直沉寂的罗盘终于是开始动了起来,初时还是慢慢悸动,可下一秒就呼呼的抖的我手几乎抓不住。

    那女子在棺材中坐起之后,先是摸了摸她身边的那株植物,然后举起那雪白的胳膊,翘了个兰花指,似乎是捋了捋自己前面的头发,喃喃道:“嬴政,你在呢。”这声音前半部分还是那种嘈杂的声音,到了后半句,竟然成了悦耳的女音,就像我刚才听到的声音一般。

    这声音既酥且魅,听得我们都是心中一麻,不知道为何,我嘴巴居然不受控制,道了句:“我在这!”我这声音低沉无比,根本不像是我自己发出,吓了身边的师傅和邹阳一跳。

    那女子听到我的回应,立即往前倾去,随后发出一阵悦耳的笑声,如银铃一般的笑声让我们几个都是心中一颤,师傅脸色未变,喝了句:“鬼鬼祟祟的做什么!”师傅这话用了道喝,将我和邹阳立马从那种被魅惑的状态醒了过来。

    师傅不在迟疑,将手中的桃木剑递给兔子,略微欠身道:“请童子助我斩鬼。”

    兔子接过师傅的桃木剑,脚下轻点,然后跃出香圈,朝着左边的那口棺材跑去,我刚才看了一眼兔子,兔子双眼往上翻去,嘴中偶尔有口水流出,什么请神啊,分明就是鬼上身了,只不过这个鬼显然是个好鬼,我并没有多说话。

    兔子拿着桃木剑眨眼间就冲到了棺材中的那个女子身后,女子似乎是轻叹了一声,这声音顿时将我的心弦牵起,嘴中似乎就要说出,慢着,别伤着她!可是理智还是牢牢的控制着我,我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声来。

    兔子现在根本没有七情六欲,不受这女子魅惑,举剑就刺,女子并没有躲闪,只是这桃木剑到了女子身上之时,女子的头发却都是宛如黑蛇一般动了起来,缠住了兔子手中的桃木剑,师傅和邹阳两个人大惊,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师傅当下就晃着镇魂铃,另一只手中镇魂钉也是呼啸着插到了那个女子背后,只不过,那看似柔软的秀发这一刻就成了坚不可摧的铠甲,叮的一声,镇魂钉被挡了下来,而兔子手中的那桃木剑被女子的头发缠住之后,女子的头发猛地往边上一拽,兔子把持不住,手中的桃木剑登时被扯了出去。

    桃木剑被女子头发卷到一旁,然后女子头发随便一抛,将其仍在一边,不再理会,她稍微扭了扭头,冲着兔子道:“你要伤害我吗?你怎么这么狠心。”这声音简直就是如泣如诉,要是平常的兔子早就忍受不住了,但是奈何兔子这时候是童子上身,见到女子扭头,不等她说完话,手中狠狠的冲着女子脖颈掐去。

    女子冷哼一声,道:“好一个不解风情的人,哦,原来是鬼上身了。什么鬼赶在我这里放肆!”说到最后,女子声音变得有些凄厉,然后那满头的乌发全部炸起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黑色乌龟。

    女子头发往上炸起之后,我们这边就看到女子雪白的后背,她身上居然是**着,没有穿衣服!只不过兔子是没有机会欣赏这香艳的景象了,那炸起的头发猛然冲着兔子扎去。

    兔子见状连忙想要弯身避开,只不过他刚趴下身子,脚腕上就缠住了一道乌黑的发丝,兔子双手结印,想要破开这发丝,但是奈何这发丝坚韧异常,别说是徒手了,就算是用寻常刀剑也不可能将其破开。

    兔子没有撕开这女子的头发,反而是身子猛地被往上一提,身子倒挂在了空中,兔子的身子被女子的头发吊了起来,女子将吊起的兔子慢慢的朝自己那炸开的头发递去,看着那根根倒数的头发,师傅忙抽出尖刀,冲着兔子甩去。

    兔子反手一抄,接到尖刀,然后朝着脚腕一挥,斩断了那道头发,跌落在地下,兔子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来,然后手中动作丝毫不停留,将那尖刀在手心划一道,将那沾染上自己血液的刀狠狠的冲着棺材中坐着的女子砍去。

    师傅在这一刻对着邹阳喊了句:“我们也上!”然后一前一后出了香圈朝着女鬼扑去,我也想着跑出去,但是被师傅阻止,兔子的刀很快挥到了女子脖颈之处,女子这时候声音不在娇媚,重新化成了那铁块摩擦之音,怒喊道:“敢尔!”

    这声音类似于师傅的道喝,但是听起来又是鬼气森森,让人心里冒出凉气,兔子显然被这声音震了一下,手中迟疑了一下,就这一停顿,坐在棺材中的女子忽的伸出那葱白般的胳膊,抓住了兔子手中的刀。

    刚一碰到这刀,女子手就开始冒出诡异的红色烟雾,但是女子并没丝毫停留,继续将兔子往她身边拖去,兔子眼中寒芒一闪,借着这股劲往前一扑,快到的时候,猛然抽出自己怀中的八卦镜狠狠的冲着女子额头拍去。

    这时候师傅他们也到了棺材附近,师傅手中捏着几道符咒,见到女子来不及顾忌他们,将手中的黄符啪啪贴在了女子背后,只不过符咒贴上之后,并没有引起女子丝毫的不适,邹阳这时候也祭出了阴阳镜光芒笼罩了女子全身,啪的一声,兔子的八卦镜也是贴上了女子的额头。

    这一切一瞬间完成,然后墓室中就开始没了声音,女子一动不动的坐在棺材中,兔子抽动了一下女子手中的尖刀,在女子手上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只不过这一牵动,顿时让那女鬼爆发了起来,女子身上的头发蓬的一下炸开,并且这黑色头发上居然慢慢的扭曲出一张张模糊的人脸。

    这些头发和人脸来的太突然,师傅他们闪躲不及,都纷纷中招,被那人脸贴到了身上,这人脸贴到师傅他们身上时候,作势对着师傅他们一吸,虽然看不到怎么样,但是师傅他们三个脸色立即变得蜡黄。

    师傅脸色急变,喊了句:“巫术,你居然会巫术!”那女子咯咯笑了一声,没有回答,而是慢慢的转动了头颅,朝着我这边看来。

    看到这女子就要转过身来,我心中狂跳,师傅对着我喊道:“闭上眼。”他和邹阳两人也是拼命的往后退来,但是奈何他们现在被鬼脸咬住,动弹不动,只能眼睁睁的看这面前的这个女子转过头来。

    师傅心中发狠,摸出那个沾了童子尿的虎牙狠狠的冲着女子后脑勺扎去,女子初时并没有在意,但是当她被虎牙扎住之后,顿时发出了凄厉的吼叫,那些头发上滋生出来的人脸都是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师傅,邹阳还有兔子借机逃出女子的掌控,这次他们三个不约而同的冲着我所在的香圈跑来。

    女子被虎牙插中之后,浑身颤抖,那些头发还有上面的人脸似乎都是不受控制般的胡乱飘动起来,但是被这一插,女子却是猛的转了过头来,正面朝着我盯来。

    我心中早就对着女子的面貌做了万千遐想,以为她就是我在墓顶上看到的那女子形象,但是等到她扭过头来时,我顿时呆住了,就算我想破脑袋竟然也想不出这个女子竟然是这种形象!

    看到这女子的面貌我从头到脚开始发冷,嘴中不自觉的念叨出:“荆…荆轲!”这女子居然是那傲岸男子的面容!

    师傅他们正在往我这边跑,没有看到身后女子的形象,听见我说出荆轲,都是抽空回了下头,当看到这女子居然是一张男人脸时,他们也是吃了一惊。

    女子从颤抖的后脑勺中拔出那虎牙扔到一旁,媚声道:“我不是荆轲,我是燕姬,嬴政,我们终于是见面了!”这娇媚的声音配上一个傲岸的面容,使得这燕姬显得诡异无比,但是我无限顾忌这诡异,因为在我看到荆轲的面容之后,大脑竟然是一片空白。

    紧接着我脑子中断断续续的出现了一些残缺的片段,大殿,众臣,柱子,匕首,然后这些片段慢慢的聚集在一起,最终定格在一个傲岸男子的身上,这正手持九寸长碧绿油油的匕首冲着我刺来!匕首还没有到,我身上就传来阵阵刺痛,我惊恐的大喊了一声:“护驾!”然后脸前的场景皆是尽数消失,师傅他们正在关切的看着我,而那女子缓缓的站起身来,冲着我们爬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