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零三章 英雄亡美人陨
    这就导致了这棺材中睡的那具尸体,诈尸了!师傅看到手臂被抓,脸色露出震惊的表情,冲着我们喊道:“退,赶紧退!”荆轲在两千年前就是闻名世上的刺客,现在两千年过去了,这要是炸了尸,就算是古尸也够呛打过他啊!

    我们墓室中的几个人都是无比的慌乱起来,而比我们更慌乱的是燕姬,她喃喃道:“不是现在,不是现在!不!”说着她不在管师傅的劝阻,冲着那棺材快速的爬去。【www.kanz:ww.com 看 .。.中,文,网我和邹阳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

    师傅被抓住了之后,挥着尖刀冲着抓住他胳膊肘的手狠狠砍去,只不过叮的一声,师傅的刀就被反震开了,随后就看见那只手随便一抛,就将师傅从墓台上朝着我们这边给扔了过来。

    看到师傅被扔过来,我们不怒反喜,我连忙控制着古尸接住师傅,古尸接住师傅之后腾腾的往后退了好几步才止住身子,由此可见那棺材中的东西到底有多大力气了。

    燕姬爬上去之后,伸头去看棺材中的那具尸体,不料棺材那胳膊一把抓住了燕姬的头,还不等燕姬有所反应,就将其头给薅了下来,远远的抛开,燕姬的头在空中还挂着不可思议的神情,就被扔到了墙上,缓缓的滑下。

    我们三个诧异至极,这个棺材中究竟是谁,怎么连燕姬都攻击?我们还没有想明白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右边的棺材就砰的一声碎开,整个黄金棺材四分五裂,从里面慢慢的站起了一个人影。

    待到我们看清那人影的样子,不由的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还是人吗?这人浑身**,估计是用好几块尸体拼凑而成,尸体分成了好多块,彼此间用手指粗细的黑线缝起来,这些尸块的颜色还不一样,要不也不能知道他不是一个人。

    这用尸块拼成的人在胸脯往上就密密麻麻的布满了一张又一张的人脸,这些人脸紧紧的挤在一起,或是表情狰狞,或是面色犹豫,总归是表情万千,但是到了男子头部该有脸的位置,却是五官全失,布满了红色的血瘤。

    我吞了吐沫小声的问道师傅:“师傅,这是荆轲?”师傅皱着眉头,道:“我也不知道,在棺材中看到这东西,我也是心神不宁的,不过看燕姬的反应,应该是荆轲不错。”

    这尸体似乎是听到我们说话一般,在墓台上轻轻一跳,下一刻就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几个哪敢恋战,我慌忙叫过古尸站在我们面前。古尸现在被那些鬼脸啃食的也差不多是浑身**,这墓中一下子出现了两个**的猛男。

    下一刻,这两个尸体就交上了手,荆轲平平的冲着古尸伸出拳头,古尸见状,同样伸出拳头迎敌,砰的一声,古尸居然被荆轲轰飞,撞倒旁边的几排巨棺,见到荆轲冲着古尸走去,我心中一动,让古尸爬之后,迅速的抱着一口棺材,狠狠的冲着荆轲砸去!

    “不。”还没等古尸砸上,墓室中就传来一个女子凄厉的吼声,我们转头一看,竟然是燕姬又把她的头装上,冲着我们这边爬来,轰隆一声,古尸拿着棺材将荆轲砸到一旁,燕姬见状,彻底暴怒了,她嘶吼道:“都是因为你们,嬴政!又是你!荆轲死了你都不放过!我要你死!”

    说完这话,燕姬猛地趴倒在地,手上结了一个奇怪的印决,嘴中发出高亢的如同兽吼一般的叫声,然后在我们目瞪口中,她右手抓住左手手腕,那尖尖的指甲都嵌入到肉中,燕姬似乎丝毫没有察觉一般,嘴中的吼叫更加凄厉起来,然后右手猛地一用力,居然活生生的将自己左胳膊扯了下来,扔在地上,虽然知道燕姬已经死了,现在只是一具尸体,但是看到如此诡异的一幕,我们还是心中发毛,但事情仅仅是个开始。

    燕姬将自己胳膊扯了下来之后,左手成爪狠狠的冲着自己的胸部插去,扑哧一声,燕姬居然是把自己的心给掏了出来,只不过这心萎缩的只剩了半个拳头大小,并且成了那种焦黑之色,我看的胃中犯呕,扭过头去。

    荆轲和古尸那边,虽然荆轲比古尸厉害,但是还不能短时间将古尸怎么了。

    燕姬那自残的行为仍在继续,师傅不能淡定了,对邹阳道:“赶紧去拿匕首,迟了恐怕来不及了!我们打不过他们!”我们一听,幡然醒悟,匕首是最重要的,拿了它,赶紧扯呼啊!

    可是当我和邹阳爬到墓台上之后,只看到满地的黄金棺材碎片,一时间找不到那匕首去了哪,我和邹阳弯下腰刚翻开一块棺材碎片,就听见师傅和燕姬那里传来阴仄仄的笑声,我定睛一看,发现师傅现在居然是被一圈小人给包围住了,这些小人不足半米,头大如斗,尖嘴獠牙,浑身铁青一片,脖子上挂了一窜精致的小骷髅头,手上现在正拿着燕姬的胳膊,心脏等器官放入口中啃食。

    这东西是从哪来的!我左眼能看见,说明这东西也是鬼!?师傅被这些东西围到之后,拿着桃木剑冲着那些不足半米的东西插去,只不过师傅的桃木剑从这些小人中透体而出,丝毫没对其造成伤害。

    燕姬见状,冲着师傅吼道:“你们都得死,全部都死,尤其是你,嬴政!”说着她手指冲着我一指,顿时我就觉得浑身相被什么东西定住了一般,不能移动分毫,邹阳见到我不动了,连忙往边上拉我,但是燕姬凄厉的吼了句:“滚开!”说着凌空冲着我们这里一挥手。

    那些围着师傅的小人除了一个留下,其余全部冲着我们飘来,师傅一击没有奏效,想要在祭出符咒,而他面前留下的小人却猛地跳起,朝着师傅脖颈咬去,师傅刚想有所动作,不料那燕姬的头发却是猛地缠住了师傅的身子。

    师傅现在就像活靶子一样,眼看着就要被那小人给咬住,关键时候,师傅喊道:“童子!灭鬼!”他不远处的兔子就猛地冲着眉心一拍,然后冲着跳起的小人一指,小人立马身形一顿,借着这个时机,师傅从百宝囊中抽出那个玉瓶,往地下一摔,喝道:“就算是反噬,我也要先灭掉你们这些妖物。”

    师傅摔掉玉瓶的那个时候,恰好是那几个小人扑到我身子前面,邹阳眼看动不了我,一下子挡在我身前,我立马红着眼睛喊了句:“不!”刚说完这声不,师傅的玉瓶就破了,在那玉瓶中陡然是出现了一股浓郁的黑雾,这黑雾一出现,朝着我扑来的那些小人就止住了脚步,回过头去,冲着那黑雾死死的盯着。

    那黑雾慢慢的凝实,渐渐出现了一个不高的影子,当然这影子只能左眼看到,这鬼影脸色煞白,舌头艳红,长长耷拉在外,就宛如吊死鬼一般,饲鬼!居然是饲鬼!

    这饲鬼出现之后,舌头一伸,冲着那个超师傅扑去的小人卷去,小人似乎极其惧怕,扔掉手中的那段肠子就要逃跑,但是它显然没有饲鬼舌头速度快,饲鬼鲜红的舌头化成一道红色残影迅速将那小人勾过来,然后饲鬼张开那血盆大口,将其吞了进去,整个过程不到一秒钟。

    那些小人见到同伴被灭,皆是大怒,将手中的东西或是抛掉,或是吃进嘴中,然后冲着饲鬼扑去。

    燕姬见状,那头发上的人脸顿时脱落下来,加入到小人和饲鬼的战斗中,不过她头发上的人脸一没,头发就没了那种魔性,师傅挥刀就将其斩断,逃离开来。

    师傅刚走开,古尸就飞了过来,将燕姬狠狠的砸到在地,而荆轲随之而来,抬脚向古尸踩去,古尸一个侧身闪开,荆轲那重重的一脚,就直接踩到了下面的燕姬身上。

    燕姬本来身子就被她自己捣鼓的千疮百孔了,被荆轲这么一踩,顿时爆开,只剩了一颗脑袋,燕姬凄凉的喊了声:“荆轲,是我啊!我是燕姬啊!你怎么舍得伤我呢?”

    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燕姬的话语,荆轲居然身形一顿,停在远处,古尸被荆轲揍了这么久,瞅准机会,看到荆轲不动了,拿起一块棺材板狠狠的将荆轲抽飞!

    燕姬凄厉的喊了声不,然后她泣声道:“荆轲,我帮你温养了两千年的脸,现在还你,他说这用你的人脸可以让你活过来,我就采集了上百张人脸来做你脸的饲料,他说要在大凶之地上建造坟墓,用煞气戾气做你重生的魂魄,我就挑了这反弓凶煞地貌,又将里面的龙眼化成了绝地,他说你尸身全无,可用百人身代替,我就杀了千人为你拼凑躯体,他说巫可以救你性命,我就将自己炼成巫尸,他说用**草可以安定你的神魂,我就从古人墓中寻来这个,他说的我都做到了,你醒来吧,我将你的脸给你,你醒来吧!”

    燕姬说完这话,整个头忽然爆炸,只剩下了那张傲岸的人脸,飘飘忽忽的冲着呆滞在一旁的荆轲飞去,我们几个听到燕姬那哭诉,心中一悲,对着那张脸说什么也是下不去手了。

    当然脸飘到荆轲那布满血瘤的脸上之后,荆轲整个身子一怔,然后仰天怒吼起来:“燕姬!”喊完便冲着燕姬的残尸重重的跪下!

    虽然见过几次生离死别,但是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景,我心中有些迷茫,这就是爱吗?爱真的可以让人坚持两千年吗?

    荆轲在燕姬尸体旁跪了好久,那饲鬼和小人、鬼脸斗得是两败俱伤,饲鬼虽然将其完全吞噬,但是自己身上的那黑雾也淡的忽略不计,师傅皱了皱眉头,将其收到玉瓶之中。

    荆轲跪在那里,并没有向我动手的意思,我们几个也不敢有所动作,生怕他暴走,过了半响,荆轲开口道:“嬴政!燕姬不知道我们当年的约定,才会对你有怨念,现在我只是封印道脸中的魂魄出来,撑不了多久,当年你成功了吗?”

    我不知道荆轲说的是什么意思,他这话已经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他听到我没有回答,轻声笑了下道:“你只是一缕残魂,我跟你说这个干嘛,不过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失败了,罢了罢了,我生前已经是用命帮你了,死了,我再也不管了,我要去陪燕姬了。”

    听到荆轲这样说,我心中一惊,道:“什么约定,能告诉我们,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不怪我?”

    荆轲对我的话置若罔闻,将燕姬的残躯汇到一起,用力揽到怀中,呢喃道:“傻瓜,你被骗了,两千年我都是被封印到这脸上,你也被禁锢到巫尸中,不堕轮回,这人哪是再帮你,分明就是在害你啊,你怎么这么傻,别怕,我就来陪你了!”

    我听到荆轲这话中居然又有了死志,立马往前跑去,喊道:“荆轲!”

    荆轲身子一停顿,对我道:“看在我生前用命帮你的份上,去巫蛊之乡帮我杀了这些混蛋,我和燕姬能成为这种摸样都是拜他们所赐,当年,他们对你也是虎视眈眈啊!”

    说着荆轲温柔的看了一眼地上的燕姬,凄声笑了笑喊道:“燕姬,我来了!”我冲着荆轲喊了声道:“不!”

    只不过晚了,荆轲说完那话后,用劲全身的力气,狠狠的冲着地面燕姬尸体方向磕了一下头,将玉街砸开,当然一同碎的还有荆轲的头颅,荆轲头碎开之后,身子上面那些人脸就纷纷脱落开,最终化成了飞灰消失不见,而荆轲的脸中似乎是飘出了一个如同雾气般男子的样貌,不待我看清,立马消失不见。

    我眼看着两千年前的荆轲活过来,然后又死了,心中那万千疑虑一个都没解开,反而增多了几分,千年前到底怎么了,荆轲刺秦也只是一场布置好的闹剧吗?巫蛊之乡在哪?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