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零四章 刘哥求救
    我心中还有万千疑问,但是荆轲已经殉情而死,当年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惊天奇谋,到底牵扯了多少人,谁能告诉我,谁能!巫蛊之乡在哪?荆轲让我帮他报仇却是连地方都没跟我说,怎么让我报?

    师傅见到我失魂落魄的样子,看了邹阳一眼,似乎是有什么话要说,但是犹豫不定,到了最后终于化成了一声叹息。【www.kanz:ww.com 看 .。.中,文,网

    随后的时间,我们在黄金棺材中找到了那个匕首,虽然过去了这么多年,匕首依然锋利无比,在尸油灯下,泛着幽幽寒光,据史书记载,这柄匕首可是出自当年第一铁匠徐夫人之手,称之为神器也丝毫不为过。

    小心的将匕首包起,师傅请走了兔子身上的神,将兔子唤醒,之后就是一些琐碎事情,找那些跑掉的鬼魂,师傅想将其超度,但是没有找到,兔子见到没危险了,想要在黄金棺材中找一些冥器带回去,只不过上了墓台之后,着了那植物的道,吃尽了苦头。

    另外那口黄金棺材只是在外面镀了一层金,并非全金这倒是让兔子郁闷不已,他翻了半天,只在燕姬的棺椁中找到三枚白玉珠子,一窜乌黑的骷髅头手镯,还有一块玉佩,这些东西应该都是燕姬生前放到里面的,不过看成色应该挺好的,这倒是让兔子欣喜异常。

    我们在墓室中找了半天没有发现三伯丢的魂魄,我又带着师傅到了暗河附近,在那里寻到了迷茫徘徊的三伯的游魂。

    最后,我们这些人拖着遍体鳞伤的身体,走出了这个墓室,当然墓室中的植物还有那口井统统被我们毁掉,现在这墓虽然还在反弓凶煞地貌上,但是已经没了害人的资本,相信过不多久,政府的考古队就会发现这,倒时候这大墓一见天日,别管什么凶煞地貌,就统统消散了。

    我们出来的时候,太阳高悬,正午时分,回去的过程就不一一道来,不过值得一提的是,黑子自己已经跑回来了,还有张先生知道我们破了大墓,将里面的鬼脸尽数斩掉,当下老泪纵横,说自己多年的心愿完成了,一高兴之下,便将我们带去的法器尽数给了我们。

    三伯在魂魄找了回来之后就转醒了,只是在墓室中的经历,问他他都不知道,他在墓中的经历就成了一个谜。

    我们这群人休息了一天,变回了家,这里不在赘述。

    时光飞逝,自从我从美人沟中回到家中已经过了一个月了,期间由于我腿上有伤,只能窝在家中静静养伤,师傅,邹阳带着古尸去了古尸的长眠之地,古尸现在身上的煞气已经少了很多,这次又被砍得皮开肉绽,不能继续跟着我们继续下一段行程了,他需要温养一段时间。

    结巴从老于家就醒了,兔子见他可怜,将手中的一枚白玉珠子送给了结巴,结巴拿到之后,便向我们告别离去。

    现在已经到了深冬时分,天气转冷,前两天还下了一场雪,这些天来,我和兔子一直再查找有关巫蛊之乡的资料,只不过书海无边,我们翻了近一个月的书籍都是没有丝毫的进展,这不禁使得我有些焦躁。

    我在家休养的这段时间,左寒得知我回来,便从她学校过来看我,这倒是让我有些意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见到荆轲和燕姬那段死别的原因,我这次看到左寒居然有了异样的情绪,只不过这情绪还没有发酵升温,左寒就回学校了。

    师傅他们还没有回来,我的腿这时候已经完全好了,这段日子倒是难得过得清闲,没有墓地,没有鬼怪,要多安逸有多安逸,只不过这安逸再有一天,被打破了。

    那天我和兔子正在爸爸古董店中陪他看店,门外忽的冲进来一个身着华服的男子,这男子我认识,在我们这地方市委书记手下当值,算是位高权重吧,只不过这男子现在眉宇之间尽是焦虑,他一进爸爸的店,就冲着爸爸喊道:“老秦,听你大哥说,你这里有位高人,在哪,快点让我见见他!”

    爸爸他们跟我们当地的高官也是熟识的很,见到这男子焦虑,打趣道:“怎么了,刘哥不是不相信鬼神吗?今天怎么跑我这来要高人了。”

    刘哥愁眉苦脸的道:“你就别问了,赶紧带我找他吧,晚了我们家就出大难了!”爸爸见刘哥真是心急,立马关切道:“到底怎么了,不瞒你说,我这那高人现在外出了,一时间也回不来,你这到底是出什么事了?”

    刘哥一听爸爸这话,脸上苦涩之意更浓,他心急道:“跟你说有什么用,你又不是老爷子!”老爷子是指的爷爷,刘哥显然是知道爷爷的。

    爸爸听了这话之后没有发怒,反而嘿嘿一笑道:“你还别说,跟我说真的有用,因为我的儿子还有旁边这个小兄弟,都是你口中那高人的徒弟!”刘哥一看我和兔子,疑惑的看了我们一眼,他不相信的道:“这两位是那人的徒弟?”

    兔子一直以来就有做神棍的天赋,他站起身来,似模似样的掐了掐手指,然后嘴中嘟囔几句,然后对着刘哥道:“这位大叔,想必你家这劫难是跟子嗣有关,不知道我说的可对?”

    刘哥一听兔子这样说,双眼瞪得溜圆,然后怪叫一声,冲着兔子就拜下,道:“高人!您真是高人啊!”爸爸不知道兔子有读心术,以为兔子真是道法高深,惊异的看了兔子几眼。

    兔子冲我眨了眨眼道:“高人不敢称,你若信得过我,我和我师弟,额,也就是秦关了,就给你去家中走走。”

    刘哥一听这话,顿时想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那能不应成,点头如捣蒜,嘴中不住谢道:“那就有劳大师了,有劳了。”我见状,冲着兔子使了使眼色,不想让兔子多管闲事。

    但是兔子没有理会我的眼色,继续对刘哥道:“你也知道,我们这种人做这些事都是折福的,所以这香火钱…”听到这里,我终于知道这***兔子想要干嘛了,上次从墓中带回来的东西统统被师傅没收了,兔子一直心有不甘,现在居然想用这个法子挣起钱来。

    刘哥一听这话,立马从怀中掏出一沓百元大钞来,讪笑道:“看我心急的,倒是忘了这件事,这里是五千,事成之后还有一万,有劳大师了。”

    兔子见状,眼睛中星星闪现,只不过强忍着,装模作样的道:“我可不是平白拿钱,你也知道,那人钱财,替人消灾,这没有钱财,自然不能消灾了,多大的钱,就消多大的灾,你先回去,等到了傍晚再来接我们俩,我想白天令爱应该很消停吧。”

    刘哥现在是被兔子唬的一愣一愣的,立马点头,在千恩万谢中离开。

    刘哥走了之后,我冲着兔子喊道:“你小子搞什么鬼,师傅又不在这,我们两个能有什么作为,再说,你还收人家钱财,这真是不道德!”

    兔子这时候是少有的正经道:“那人钱财,替人消灾,我们要是不拿这钱,谁能替他扛这桩灾事?再说了,这种人的钱都是不义之财,我们拿了散给需要的人就好了,更重要的是,我读到了,这人孩子真的招惹了那种东西,我们要是不救,那孩子活不过三天了。”

    听到兔子的话,我沉默了,爸爸走过来道:“徐汇说的对,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何况还是个孩子,要是真等大师回来,那孩子显然是没命了,你们既然有能力解决,为什么不帮他?”倒不是我不想帮他,只是怕我和兔子没有这本领啊!

    事情既然已经定下来,我和兔子只好准备起晚上需要的东西,好在上次去刘红家师傅买的祭台道袍还在,这倒是为我们省去了不少事情,之后我们又置办了两把桃木剑,一些黄纸朱砂,糯米,麝香,普通的招魂铃,兔子还不放心,又去弄来一直大公鸡,直到这些东西准备停当,天色已经不早了,兔子干脆穿上道服,背上桃木剑,手中拿着招魂铃,等着那刘哥的到来。

    天一和黑,刘哥准时到来,看到我们不禁眼前一亮。

    别说,兔子俊美的面貌加上这身装扮,真的像是一个仙风道骨的方士,只不过他那偶尔花痴的眼神将他的形象给毁了。至于我,只能苦逼的背起那个祭台,提着那活蹦乱跳的大公鸡,当一个道童了。

    我和兔子坐上刘哥开来的车,绕来绕去,来到了他家,爸爸并没有跟来。

    车子在市区并么有停留,一直到了郊区,车子缓缓停下,现在已经到了入夜时分,深冬的夜晚总是显得那么黑,在加上郊区这里并没有路灯,更是让这个夜晚显得死寂异常,刘哥的家就在前面,是一栋别墅,只不过这别墅周围并没有其他的房子,更是显得孤孤零零,有些凄凉。

    兔子现在只是穿了一身道袍,一下车子,就冻得浑身发抖,不住催促着我们往别墅中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