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零五章 撞鬼
    兔子估计是冻急了,吆喝着我们赶紧往里走,刘哥连忙给这个‘大仙’带路,走在前面,去开房门,我瞅了瞅面前那黑乎乎的大房子,心中嘀咕道:“这刘哥家里还是节省之人,怎么大晚上的连个灯都不开。【www‘kanz^ww.com 看.。:中,文,网”

    虽然心中嘀咕,但这毕竟是人家的私事,我也没多嘴问,刘哥掏出钥匙,在门口悉悉索索的打开了门,兔子现在快冻死了,连忙闪身进去,刘哥见到兔子进去,心中大急,对着兔子喊道:“大师,您小心点!”

    兔子在门中伸出头来,问道:“小心什么?”刘哥见到兔子进去后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变松了口气,连忙换了个语气道:“里面黑,我怕你碰到什么东西,摔倒了。”我听的奇怪,这刘哥刚才绝不是想说这件事情,他这次只是邀请我们来,并没有跟我们说到底他家出了什么事情,该死的兔子读到了什么,也没有给我交代。

    刘哥给我做了个请的手势,让我也进门,我笑道:“刘叔你还是先进去,把灯打开吧。”刘哥一听,也是,往门里看了几眼之后,就钻到屋中,将屋子里面的灯打开。我见到这里面开了灯,心里安定了几分,提着那只鸡就进了房门。

    也就是刚进房门,我手中的那只公鸡响亮的打了一个长鸣,然后在我手中就开始扑腾起来,这公鸡黑天打鸣可不是一个好兆头,兔子这时候也顾不得冷了,走到我跟前,对着公鸡道:“你丫瞎叫唤什么?待会就宰了你!”

    公鸡哪里能听懂兔子说的话,它见我不放开它,扑凌凌的就扇起翅膀,那两只爪子胡乱的在空中踢起来,兔子正低着头跟公鸡理论,公鸡这一扑腾,差点挠伤了他的脸,他吓连忙往后退去,只不过他身后是一个一人多高的花瓶。

    我怕兔子将那花瓶撞碎,连忙将手中的公鸡一扔,拉住兔子,只不过这时候兔子已经撞到了花瓶,花瓶只是晃了晃,并没有倒地,这花瓶看起来颇为沉重的样子。

    我见到兔子没有将那看着听名贵的花瓶撞翻,我倒是松了口气,兔子回头看了看那花瓶,扭过头来冲我道:“幸亏没有倒,哎?公鸡呢?”兔子这话刚说完,我们就听见这别墅的二楼上传来一阵鸡叫之声。

    只不过这声音奇怪的紧,不是打鸣,倒像是都在斗鸡一般,公鸡发出咕咕的声音,刘哥见到公鸡上到楼上,顿时脸上露出慌乱之色,道:“上楼了,上楼了可怎么办。”我这时候发现出刘哥的异常了,他道:“刘叔,你倒是跟我们说说,你家孩子到底是怎么了?你不说我们怎么帮你啊。”

    兔子听到之后,替刘哥回答道:“他孩子着东西了,一到晚上就行为诡异,为了这事他不知道求了多少人了,但是最后都是不了了之,无奈之下才打听到了师傅,想让师傅帮他。”

    兔子这话刚说完,刘哥立马热泪盈眶,哭诉道:“仙人啊,你简直是仙人啊,救救我的孩子吧。”兔子没说话,道:“你先别说了,等我看看你的孩子再说,对了,你家里就你自己吗,孩子的妈妈呢?”

    刘哥一听我们问道孩子的妈妈,嘴中就结结巴巴,最终也没有说出什么来,似乎是在遮掩什么,这时候,楼上的鸡叫之声突然消失,整个别墅都静了下来。

    由于这个别墅远离城市,外面几乎是一个人都没有,这一安静,顿时让我有些无所适从,这份安静并没有持续多久,就听见楼上砰的一声传来一阵巨响,这声音来的突然,顿时让我们旁边的刘哥跳了起来,他惊恐的看着我们道:“又来了,又来了!”

    兔子皱了皱眉头,对我道:“我们上去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兔子说完,抬脚就迈上楼梯,我看了我的右手一眼,那上面的伤口还是触目惊心,不知道这次从能不能行,我叹了口气,跟着兔子往上走了去。

    这别墅装修的倒是挺豪华,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楼梯居然是那种很古老的木质地板,踩上去之后,发出吱呀吱呀那种不堪重负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晚,更是显得有些阴森,我还背着祭台,刘哥在我身后牢牢的抓着我的衣角,兔子在最前面,左手拿着桃木剑,右手拿着招魂铃,小心戒备着。

    当我们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屋子中的灯忽闪了几下,然后啪的一声灭了,我身后的刘哥剧烈的都动起来,我心中隐隐觉得难办,把一个大老爷们吓成这样的,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那可是他自己的孩子啊。

    我们等了一会,并没有来电,我咳嗽了一声,对着身后的刘哥道:“刘叔,你家有没有手电,我们这黑灯瞎火的看不到啊,你家怎么还停电了呢?”刘哥在后面颤抖的道:“没,没手电,我也不知道,经…经常停电。”

    我听到他说没手电,还经常停电的时候,一阵腹诽,你是头猪啊,停电还不买手电,真不知道你是不是缺心眼,不过刘哥继续道:“楼下倒是有蜡烛。”我一听,有门,蜡烛也行啊,赶紧差他去找。

    只不过刘哥非得拉着我一起下去,在楼下某个角落找到了几根蜡烛,然后找到火柴将其点燃,我们两个将剩下的蜡烛塞到祭台上,然后小心的用手捂住蜡烛,重新走上了台阶,兔子这次难得寡言少语,不知道在想什么。

    兔子见我们过来,将手中的招魂铃收起,接过蜡烛,嘴中开始念念有词:“过往神灵莫见怪,我们只是寻人来,过往神灵莫见怪,我们…”兔子声音越来越小,到了最后就听不清了。

    我估计兔子这是在作秀,但是刘哥见到兔子这么‘专业’,又放心了几分,在我身后轻轻的咳嗽一声,显然是给自己壮胆。兔子嘟囔完,回头对我们小声道:“小心些,不要吵醒了东西。”刘哥一听这话,那刚刚鼓起来的勇气,立马被兔子给吓了回去,他压着声音道:“什么东西?”

    兔子做了一个天机不可泄露的表情,转头就往上走去,只不过他猛一转头,手中的蜡烛被带起的风一吹,差点灭掉,兔子连忙稳住蜡烛,继续往上吱呀吱呀的走去。

    刚走了几步,兔子手中的蜡烛就忽闪忽闪的,眼看着就要灭了,这没风没水的,蜡烛好端端的怎么能灭掉,我压低了嗓子对兔子吼道:“兔子,你他娘的别玩了,吓死人怎么办。”兔子这时候已经走到了楼梯的最后一层,他小声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不是我弄的,啊!”

    兔子话还没说完,立马尖叫起来,我还没看清前面到底怎么了,眼前就一黑,蜡烛被兔子给弄灭了!我身后的刘哥本来就吓的够呛,现在听到他眼中的大师居然惨叫起来,登时往后一退,咕噜咕噜的滚下了楼梯。

    蜡烛熄灭之后,我就觉得二楼之上忽的扑下来一阵凉风,这风中隐隐的有股腥臭之气,我听见兔子惨叫,立马喊道:“兔子,你他娘的……哎你怎么摸我手?”本来我是想问兔子你他娘的看到什么了,但是这话说到一半,我的手中就塞进了一个冰凉的小手。

    兔子听见我的话,冲我喊道:“我刚才回头的时候看到了二楼站了一个小孩,那小孩吓我一跳,就叫出声音来了,还有,谁摸你的手了,那个小兔崽子去哪了,吓死我了,让我抓到他非得揍他一顿,小小年纪学什么不好,非血鬼吓人。”

    听到兔子这么说,我就了然了,握了握手中的小手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啊,怎么自己在二楼啊?”

    这时候兔子已经摸到了地上的那蜡烛,听到我这么说,奇怪的道:“你在跟谁说话?那个小孩,你看到他了?”说着兔子就点燃了摸到的那个蜡烛,我的眼前顿时亮起了昏暗的灯光。

    可是当我看清楚我牵着的那小孩面貌时,惊的我慌忙将手中的那冰凉的手一扔,冲着后面跳去,这哪里还是一个小孩,分明就是一个童尸啊!这小孩大概四五岁左右的样子,脸上一片雪白,但是双颊之上却是殷红一片,像是抹了浓浓的腮红,两个眼睛无神的盯着我,要是只有这些,我倒不至于把他当成尸,关键是这孩子身着寿衣,头戴寿帽,额头之上还有一块乌黑的尸斑!

    我吓得往后退去,兔子这时候也看清楚了那孩子的真实面目,他将蜡烛塞给我,嘴里喊道:“原来是个小鬼,居然敢在本大爷眼皮底下撒野,看我不抽死你!”说着兔子举起桃木剑狠狠的向着我们面前那童尸抽去,只不过还没到那尸体,童尸就一下子消失了,而兔子的桃木剑,在空中抽过。

    我和兔子面面相觑,这不是尸体,是个鬼?我们两个都看走了眼?还没想明白这件事情,二楼某个房间中就传来一阵孩子咯咯的笑声,只不过这笑声听起来就像是夜猫子的哭啼声一样,吓人无比,这声音刚出现,一直不见踪影的那只大公鸡咯咯的又叫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