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零六章 烤下巴
    大公鸡咯咯叫,然后在二楼之上就扑凌凌的飞着不知道朝哪边飞去,我们两个听到这声音,害怕上面刘哥的孩子出事,赶紧往里面赶去,我用手护住蜡烛,不敢走太快,兔子急得直在后面催我。【www,ka~nzww.com 看?。*中*文?网

    那孩子还有公鸡的声音听起来应该是朝着西北角那个方向走去,我们上来之后,这声音没有消失,反而是更加大了几分,我们两个摸索到西北角那个屋子,声音就是从这里面传来,那公鸡在里面叽叽嘎嘎,似乎和什么东西打了起来。

    而那孩童的声音不在咯咯笑,而是有些凄厉的在呵斥一般,兔子是个急脾气,见到到了房门,一抬脚就要踹开这裂开一道缝的房门,我一把拉住他,冲着兔子道:“你看这门上!”

    兔子这才稍微冷静了一下,在忽明忽暗的烛光照射下,门上赫然刻着一个巴掌大小的人头,灯光太暗,加上人头太小,根本看不清楚,兔子本来以为是什么事情,见到是这个,再也忍不住,抬起脚来将门踹开,嘴里还喊道:“小兔崽子,你在哪呢!”

    兔子进去之后是两眼一抹黑,我怕他吃亏,赶紧护着蜡烛跟了进来,我们两个盯着这个房间扫了一眼,发现并没有人,反而只有那只大公鸡咯咯的抬脚伸头,昂首扩胸的在地板上走来走去,也没见到它跟什么东西打架。

    虽然没有看到屋子里面有什么活物,但是这屋子中的摆设太过骇人,这个房子中所有的东西都是木质的,尤其是在屋子正中摆蹲坐着一个半人多高的巨大木头玩偶,这个玩偶就只有上半身,就像是我们从电视上见的那种非洲部落图腾一般,大眼,浓眉,獠牙,身上还纹画着迷彩。

    这东西头上好像还插着香,似乎是一个香炉?我们两个还没看完,就听见楼梯上传来一阵吱呀吱呀的急促响声,刘哥的声音在那里传来:“不要进那个房间,千万不要!”我们两个一怔,他说的难道是这个房间?

    我们两个刚纳闷着,突然头顶上传来一阵阴风,而地上的那大公鸡就立马扑棱着朝我们头顶飞来,我们两个赶紧离开原地,刚闪开,就听见砰的一声地板上似乎掉下来一个重物,而公鸡冲着那个重物咯咯的啄去。

    我身上出了一身冷汗,蜡烛在刚才被上面的风一吹早就灭掉了,那个东西竟然是爬到了房顶之上?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我心中狂跳,但是现在苦于没有光亮根本看不到那个东西到底什么样子。

    刘哥现在已经上了楼,听见我们这个房子中又是公鸡叫,又是孩子啼哭,他立马哀嚎道:“你们怎么能进那个屋子啊!”兔子现在憋的是一肚子火气,不去管地上和公鸡打架的东西,摸出房门,冲着刘哥吼道:“你到底做了什么,你的儿子呢?”

    刘哥一听他儿子,立马打了一个激灵重复道:“我儿子,我儿子呢?“我在房间听到刘哥这神经质一般的话语,心里直打鼓,他不是吓疯了吧,地上和公鸡打架的那个不是他的孩子吗?

    公鸡突然咯—的叫了一声,然后声音戛然而止,那感觉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将它脖子掐断一般,我赶紧往门外退去,这东西弄死了公鸡之后,下一个就是我了!现在我的状态可不一定打过他!

    我心想着往外退去,又觉得手心中一片冰凉,然后一个小小的手又塞到我的手心之中,黑暗中什么东西都看不清,但是我知道,在我左手边上,肯定有着一个脸色煞白,双颊通红,身着寿衣的小小孩童。

    我咕噜咽了一下吐沫,不敢轻举妄动,因为那个冰凉的小手已经牢牢的将我的左手捏住了。兔子还在外面逼问刘哥,只不过刘哥一个劲的重复那句话,并不理会兔子,我现在身体抱恙,极阳符不能用,只能颤声冲着外面的兔子求救:“兔子!”

    当然我的声音用的极小,怕一不小心惊动那个孩子,兔子那王八蛋终于是意识到这个我们这个房间中的不妥了,他叫道:“秦关?怎么没声了?”我听见兔子的声音激动的热泪盈眶啊,我压着声音道:“老子在这呢,救命!”

    兔子前面的那话没有听清楚,但是后面救命两个字听的格外清晰,现在他不在托大,拿出怀中的八卦镜就走进了门,进门之后没有丝毫迟疑,拿着八卦镜就朝着我的方向照来,八卦镜散出点点微光,看起来人畜无害,但是捏住我手的那个小孩却是嗷嚎一声尖叫起来,慌忙撒开我的手跑到一边。

    如果说这个孩子初始对我们没有恶意,但是兔子现在已经将其凶性完全逼出来了,有道是阎王好送,小鬼难缠,这孩子一发起飙来,顿时我们所在的屋子中阴风大阵,那窗口哐当一声就被吹开,地面山的雪随着那风灌到我们这个屋子之中,随着这个异象,我们面前慢慢的出现了一个发着幽幽绿光的孩子。

    这孩子还是刚才我看到的那个样子,只不过现在是浑身冒光罢了,刘哥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门口,当他看到这浑身冒光的孩童,砰的一身,双膝一曲,竟是冲着这个孩子跪下,嘴中喃喃道:“儿子。”

    我和兔子听了之后心中惊惧,这是他儿子?这个鬼居然是他儿子?我们面前的那个孩子见到刘哥跪下之后,不但是没有丝毫消停,而是更加暴怒,头一下子像是充了气一般,迅速的大了起来,然后朝着刘哥扑来。

    刘哥这时候看到那孩子的骇人景象,吓得清醒过来,嘴中喊着鬼啊,连滚带爬的往后蹭来,兔子忙祭出八卦镜,打到那孩子之上,这孩子被打中之后,立马发出一阵尖锐的惨叫,头更是大了几分,不过好在兔子这下阻止了孩童的冲势,将刘哥从鬼门关上抢了回来。

    那孩子被打中之后,往后退去,漂浮在距离我们两米的地方,就在那个木头雕像之前,它在那里不动,我们也不敢动,而刘哥一会嘴中念叨:“我的儿子。”一会浑身又颤抖起来:“鬼啊,眼看着就在崩溃的边缘了。”

    那孩子呆在那儿,一会身上的幽光渐渐的消失掉了,我心猛地一沉,这东西难道是趁着我们看不到它,偷偷的将我们杀了吗,这么聪明?

    这个念头还没落下,我们前面那个又是亮起了一道亮光,这光倒是飘飘忽忽,不是这个孩子身上发出的亮光,倒像是烛光!

    我们诧异的看着那烛光,不知道对面的那孩子搞什么鬼,这个烛光刚出来,烛光后面照出那个小孩的影子,这个感觉很怪,相信大家小时候都试过将手电筒抵住下巴往脸上照着吓唬别人吧,现在那个小孩的脸就在蜡烛的上面,就感觉它这样做是在吓唬我们一般。

    不得不承认这样的确很吓人,忽明忽暗的烛光,烛光上面是一张煞白且又通红的脸,在这黑夜中显得格外格外扎眼,饶是我见惯鬼怪,也是忍不住的攥紧了拳头。

    兔子现在也是很紧张,他拿着手中的八卦镜朝着前面那孩子打去,但是八卦镜这次似乎是失灵了一般,没办法祭出光芒。

    刚才一直静止的孩子却是在这一刻动了,他的那个硕大的头慢慢的往下低下,朝着那烛光靠去,由于靠的太近,这个孩子的双眼处就成了黑呼呼的阴影部位,更是显得无比诡异,旁边的兔子问道我:“他在干什么?”

    自从看到这孩子的脸往蜡烛上靠,我心中就隐隐出现了一个答案,但是这个答案打死我我也不想相信,我没有回答兔子,而我们两个中间的刘哥再见到这个孩子如此表现时,身子却像筛糠一般,无休止的颤抖起来。

    终于孩子的脸到了蜡烛之上,不确切的是这个孩子的下巴贴到了蜡烛之上,我心中一沉,看来我想的答案**不离十了,我猛地冲刘哥一扭头,愤怒的骂道:“是你这个王八蛋做的吗?”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话起了作用,刘哥终于是仰天大叫了一声,然后昏了过去,我见到他这个反应,知道事情肯定是他做的了,我忙摸到他的身子,想要在他身上找到我想要的东西。

    只不过还没有摸索出来,兔子就有些惊恐的对我道:“秦…秦关,快看。”我抬头一看,发现那个用蜡烛烤着下巴的孩子,他的下巴处开始皮开肉绽,并且哧溜一下,滴落出一滴黑色油脂。

    这场景是在是太吓人了,我和兔子齐齐往后退了一步,而那个孩子就像是丝毫感觉不到疼痛一般,裂开嘴巴,冲我们嘿嘿一笑,兔子这时候已经是完全震住了,他结巴道:“冤…冤有头债有主,你可不能找我们的事啊!”

    这时候就算兔子在托大也知道我们两个不是这个孩子的对手,我往后退了一步之后,冲着兔子喊道:“别他娘的墨迹了,赶紧在刘哥身上找找有没有小瓶子或者小盒子,我知道这东西是什么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