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零七章 线索
    子听到我说知道是什么东西了,也是立马来了精神,听见我说,要在刘哥身上找什么瓶子盒子的,边摸边冲我道:“秦关,这鬼东西到底什么?”

    我道:“你难道没有听过养小鬼吗?”兔子被我这么一点,立马醒悟过来,冲着刘哥的肚子就是砰砰两拳,嘴中骂道:“我就看你这王八蛋不像是好人,没想到你这么丧尽天良!”这时候我从刘哥贴身脖颈之处,摸到一个不足巴掌长短的小瓶子,我连忙扯了下来,对着兔子道:“找到了!”

    在我找到那小瓶的时候,对面的那个头大如斗的孩子已经烤的下巴是皮开肉绽,尸油一滴一滴的往下落着,我这些天都是在看巫蛊方面的书,知道养小鬼其实也是这种术法之一,他们取得夭折而亡的孩子,一般不超过九岁,元阳未泄,将其尸体寻来,用蜡烛烤下巴,将烤出来的尸油或是滴到小瓶中,或是滴到小棺材中,再在这容器中放入一个雕刻好的柳树小人,这种小鬼就会附到柳树小人之上,供人差遣。【www:kanzw.com 看.。!中!文?网

    不过养小鬼最终都是不得善终,被小鬼反噬而死,刘哥现在就是被小鬼反噬了,而且,我心中隐隐觉得,这事情没这么简单。

    找到这小瓶之后,在地上摸到那只死绝了的大公鸡,问兔子要来八卦镜,狠狠的冲着公鸡的脑袋砸去,公鸡刚死不久,身体未僵,血液没凝,这一砸顿时溅了我一脸的鸡血,我顾不得擦拭,赶紧用鸡血沾满手中的那个小玻璃瓶。

    就在这时,兔子有些结巴的道:“又…又出来一个?”我抽空抬头一看,地上怎么又钻出来一个头?我将八卦镜重新扔给兔子,道:“挡一会,我把这东西沾满了鸡血就好了。”面前的那两个孩子似乎知道我在干什么,从地上刚钻出的那个孩子卷起一道阴风冲着我就扑来,我连忙从怀中摸出那五帝钱,朝着它一撒,打在它身上之后,冒出大片的火花,生生的将其逼退了回去。

    借着这个时间,我已经完全将小玻璃瓶沾满了鸡血,这时候,面前的那两只小鬼突然被一道红光扯住,来不及挣扎,就被牵扯到我手中的小玻璃瓶中去了,小鬼进去后,屋中就没有了那道不知名的烛光,我们一下子又陷到了黑暗中。

    我和兔子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这小鬼给我们心里上的压迫太重了,我宁愿是和一个粽子干一架,也不想见到这种东西。

    这时候我们背后突然闪了一下,我们两个现在都是惊弓之鸟了,连忙戒备着往后看去,扭过头去,才发现原来是一楼的灯亮了起来,看来是这个小鬼被收到瓶子之后,没有东西干扰这里的电了。

    我摸索出火折子,吹着之后,在这个房间的一进门墙壁上找到了灯开关,打开灯之后,这个房间就笼罩在一个通红的光幕之下,我抬头望了一下,这个灯上面居然蒙了一层红布,照的这个房间显得邪异无比。

    开了灯之后,这次我们总算是看到这个房间的陈设了,房子左边墙上有一个大橱子,橱子里面凌乱的放着一些布娃娃,玩偶之类的东西,只不过让人觉得有些毛骨悚然的是,这些布娃娃或者是缺胳膊少腿,或者头被拧了下来,扔掉了一边,反正就是每一个健全的。

    在中间是那个半人过高的巨大木雕香炉,香炉上面还有不少的香灰,看来时常有人在这里上供。看清了这里面的东西,我和兔子都是感觉非常不好,这时候地上的刘哥已经醒了过来,只不过他醒来之后,嘴角流涎,目光呆滞,嘴中不住的喃喃道:“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我和兔子叫了他半天,最终确认他是被吓傻了,我在刘哥家找到了电话,给我家打了一个电话,问他这个刘哥的老婆在哪,爸爸听了刘哥疯了之后,立刻挂了电话赶了过来。

    爸爸赶过来的时候,我和兔子正在研究我手上那个沾满鸡血的小瓶子,这里面封印了刚才那个小鬼,和爸爸一同来的还有大伯,他们两个听我们说了事情的经过,不禁大感棘手,因为刘哥身份敏感,这养小鬼的事情万一是透漏出去,绝对会引起社会的巨大反应。

    他们两个商量了一会,最后得出结果,将这件事情给压下来,等找到刘哥的老婆时候再说,要是按照我和兔子的想法,这刘哥既然做了这个伤天害理的事情,肯定要将其送进监狱,只不过我们两个没有物证,空口无凭,到时候肯定吃亏的还是我们。

    商量好了之后,我们就带着刘哥先回了我家,现在师傅没在,我和兔子处置不了这个小鬼,况且,这养小鬼可是巫术种的一种,我隐隐觉得,顺着刘哥这条线,我们说不定能找到那传说中的巫蛊之乡,一想到这,我心中就是一片火热。

    刘哥的老婆在第三天之后出现了,当她站在我们面前时,出乎我们意料之外的,她居然是一脸平静,别说是悲伤了,就连最起码的关心都没有,她冷冷的对我们道:“谢谢你们照顾他,现在我将他带走了。”

    兔子眉头一皱,对着这个女人道:“他现在变成了这样,难道你就一点不担心吗?”女子听了之后反问道:“担心,为什么要担心?”兔子被她这冷漠的表情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他道:“他可是你老公啊,现在变成了这样,你难道不担心?”

    女子冷哼一声道:“担心,有什么好担心的,他这是罪有应得。”我一听,心中一动,这刘哥的老婆显然是知道什么事情,现在刘哥疯了,要想知道巫蛊的线索,看来只能在这女子口中套出了。

    我道:“不知道刘叔平常的时候有什么特殊的表现吗?”女子皱了皱眉头,似乎极其不想与我们交谈,她道:“我还有事,谢谢你们照顾他,我们走了。”

    这女子现在表现都有些不近人情了,夫妻之间能有什么仇恨,让她对刘哥如此的冷淡,眼看着女子厌恶的拉着刘哥的衣服,就要往外走去,兔子在一旁小声嘟囔道:“拽什么拽,救了你老公还像是欠你家钱一样!”

    看到这女子要走,我心中暗暗着急,她要走了,我再去哪找她,我心一横,就冲着那女子喊道:“我知道你的孩子在哪!”女子听了这话之后立马神经质一般的扭过头来,问道:“你说什么?你知道我孩子在哪?”

    这女子边说边飞快的往我这贴来,到了最后一个字,都几乎跟我面对面了。我尴尬的往后退了一步,心中暗自庆幸,果然自己蒙对了,我尝试的对女子道:“你家孩子是不是失踪很长时间了?”

    女子听到这话后,眼圈一红嘴中喃喃道:“你怎么知道,你怎么知道?”我深吸了一口气,对着女子道:“如果我猜的不错,你的孩子不是失踪了,而是…而是夭折了。”女子一听,身子一震,立马冲我扑来,状若疯癫的叫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我要杀了你!”

    我拉住这女子的手,一字一顿的冲她喊道:“你孩子已经死了!”那女子听到这话之后,眼睛一闭,竟然是晕了过去,我扶着她,冲着兔子道:“掐她人中,快!”兔子这时候走过来,对我道:“你怎么能这样说呢,她本来就丢了孩子,你怎么能说她孩子夭折了呢。”

    我看了兔子一眼,道:“你以为我们看到的那个小鬼是谁?”兔子听了之后,瞪着溜圆的眼睛冲我道:“你是说…”后面的话兔子没有说出,这个结果,谁都不愿意相信。

    过了半响,女子醒了过来,失魂落魄的坐了下来,她道:“你怎么知道我孩子夭折了?你见过他?”

    我反问她道:“你老公以前是不是见过行踪诡异的神秘人,然后你家的孩子就失踪了?”女子听了我的话之后,猛地抬起头,惊愕的道:“你怎么知道?”看来我现在想的**不离十了,我叹了口气道:“你还是先把你老公的事情跟我说说吧,你家孩子的失踪就是跟那个神秘人有关。”

    女子为了知道她孩子的下落,就将刘哥的事情跟我说了一遍,在五个月之前,那是刘哥事业最不顺的时候,仿佛在一夜间上司开始看不上他,同事处处为难,就算是那所谓的金饭碗也就要不保,刘哥的老婆是那种过惯了奢华生活的女人,知道这事情之后,开始天天骂刘哥,刘哥那时候真的是事业,爱情,家庭诸不顺。

    这种日子大概持续了一个月,但是那天,刘哥带回家一个头戴斗笠的人,刘哥将那斗笠人带回自己卧室商量了一个多小时,出来的时候刘哥脸上隐隐带着担忧,但是斗笠人对刘哥道:“是怎么选择就看你自己了,路我已帮你出了,你要是想清楚了,再去那个地方找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