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一十章 套娃
    到了这个县城,天上又开始蒙蒙下着小雪,加上地上的积雪还没化,冻得我们连手都不敢伸出,岗吉是藏人,天生抗冻,倒是没觉出异样,只不过是苦了我们三个,尤其是现在这个状态下的邹阳。【www.feii?suzw.com :看:。"中 "文 !网

    我们估计在路上走了将近两个小时,终于是到了新添乡,我们从临洮过来的时候,看到了不少的荒地,荒地上面残留着一些低矮的城墙,这些城墙就是以前的秦长城了,跟北京的那些长城根本不一样,只是一些高点的土丘,丝毫看不出当年那恢弘壮丽的场景了。

    到了新添乡,岗吉就带着我们走到了新添乡这里最大的百货商店,我们没有走正门,怕惊跑了那个斗笠人,岗吉绕到后门处,抬脚就将门给踹开,冲了进去。

    这百货商店前面是门市,后面就是个院子,供人住宿,我们踹门进来之后,就是到了这个院子之中,岗吉冲进来二话不说,抽出藏刀,朝着一楼一个房间冲去,期间虽有伙计出来,但是看到岗吉那凶神恶煞的摸样,谁还敢拦着。

    我们三个跟上,房间的门是紧闭的,但是被岗吉一脚踹开,刚踹开这门,忽的从里面跳出一个如同小牛犊子大小的东西,这东西将岗吉扑倒,张嘴就咬,岗吉冲着他身上的那东西喊道:“希特!”紧接着又是一阵叽里咕噜语速极快的藏语,这时候我们也看清楚了,这是一张虎头虎脑,膘肥体健的獒犬。

    这希特听到岗吉的话并没有停下来,依然冲着岗吉张口咬来,岗吉将藏刀丢到一边,两只手掐住希特那大嘴,不让它张开,然后脚下用力,狠狠的踹在这希特的肚皮之上,将其踹翻。

    趁这时候,岗吉捡起藏刀,对着希特骂道:“你这畜生,我刚走几天,就不认识主人了吗!”回答岗吉的只是希特的另一次扑杀,这獒犬忠实无比,别说是岗吉走了几天,就算是走了几年之后,也不可能袭击岗吉,希特这时候双眼通红,嘴巴边上泛着白沫,我突然意识到,这希特恐怕也是被人下了巫蛊了!

    我们怕斗笠人跑了,想要绕开岗吉和希特,进到房门里面去,但是刚一走动,那希特就放弃岗吉冲着师傅他们扑来,这东西几乎赶上半个成年的狮子了,在草原上可是连狼王都能杀的主,哪敢让它扑来,我弯腰捡起一块砖头,狠狠的冲着希特砸去。

    希特灵巧的跳开,没有砸中,我冲着岗吉喊道:“希特也中了巫蛊,跟你弟弟一样了,快!”岗吉一听这话,立即明白了拿起藏刀,在后面冲着希特的腰砸去,犬类都是铜头铁骨豆腐腰,命门就在腰上,希特被岗吉这么一砸,顿时被砸趴下来,一时间挣扎不起。

    趁这时候我们赶紧跑到屋子中,进到这个屋子当中,就有一股奇特的香味,让人闻了之后有些眩晕,房间正中一个斗笠人背对着我们,见到我们进来并没有反应,岗吉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抽出藏刀,冲着面前的斗笠人砍去。

    我们刚想阻止,斗笠人的头就被岗吉给砍了下来,我暗叹一声,藏人果然鲁莽,还没感叹完毕,我们身后的门却是啪的一声关了起来,而那刚刚被砍下头颅来的身子,就像是喷泉一般,呼呼的往外面冒着黑色的虫子。

    看到这些虫子,我猛地扭头,朝着刚刚关上的门踹去,可是这门就像是铁门一般,纹丝不动,地上那虫子逐渐增多,不过这些虫子并没有朝我们攻击来,而是落在地面上,疯狂的开始往地下钻去。

    斗笠人的脑袋现在淹没在那黑乎乎的虫子之间,我们谁都不敢过去看,生怕被这虫子淹没掉,不过看着架势,就能知道,我们肯定是着了斗笠人的道,岗吉有些呆滞的看着满地的虫子,一时间不知道干什么了。

    我冲他喊道:“岗吉,你还愣着干嘛,赶紧开门。”岗吉这才醒悟过来,走到门口,冲着那看似脆薄的房门踹去,只不过这一次岗吉居然是被反震了回来,岗吉不信邪,哐哐的又来了几脚,但是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

    兔子这时候道:“快看这虫子,他们要成精了!”我朝着地上的虫子瞧去,发现这些虫子居然是在地面上挖了一个大坑,在大坑周围已经围了一圈土了,这到底是要弄哪出?好在斗笠人身体中不在往外喷虫子了,我和兔子凑过去,想看看这斗笠人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情况。

    走过去之后,才发现,这哪里是斗笠人,根本就是一个稻草人,只不过穿的衣服酷似斗笠人罢了,我说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虫子呢!

    见到这次是真的上了当,我对着师傅道:“师傅,咱们赶紧撤吧,这斗笠人看来是知道有人要来,早就用了一个金蝉脱壳,留下了这个套让我们钻了,现在这些虫子还没有惹出事来,谁知道呆一会会弄出啥东西。”

    师傅看了一眼正在踹门的岗吉道:“这里不知道用什么邪法将门给封起来,恐怕我们是出不去了。”说着师傅就翻开百宝囊,从里面拿出几张符咒,然后从邹阳背后那个黑色的背包中拿出了两把刀,一把桃木剑,刀一把是那尖刀,一把是从美人墓中捡的那骷髅的刀。

    师傅将刀分发给我和兔子,让邹阳拿着桃木剑,等着看地上的那些虫子到底高什么名堂。突然之间,师傅的百宝囊中响起了一阵幼儿啼哭之声,这声音来的没有丝毫征兆,让我们惊愕不已。

    师傅往百宝囊中一摸,道:“小鬼!斗笠人还在附近!”岗吉一听说斗笠人还在附近,他的火爆脾气哪里还忍得住,在房间中抄起一把椅子冲着那窗户就砸去,结果椅子在大力之下,化成了碎片,而那窗户,却是和门一样,丝毫没有破损。

    小孩的叫声越来越急切,眼看着就要从那小瓶中出来,师傅连忙掏出那瓶子,贴上了张黄符,小鬼才消停了下来。

    我们几个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师傅这里,岗吉砸窗未果,在屋中到处看,想要找到出去的方法,只不过方法没找到,倒是让他看到了骇人的一幕。

    地上那个被虫子挖开的坑中,慢慢的升起了一个圆滚滚的头,岗吉哎呦的叫了一声,惊恐的说了一堆藏语,我们这才发现那地上居然长出了一个头,见到这东西,师傅二话没说,摸出又重新购进的镇魂钉冲着那圆滚滚的头就打去。

    砰的一声,师傅手劲不小,居然将镇魂钉打了进去,只不过这圆滚滚的东西并没有发出惨叫之类,反而有往上窜了一些。

    这倒是让我们不敢轻举妄动了,看这样子,这圆乎乎的东西并不怕物理攻击啊,师傅拿出一枚镇魂钉,穿上一张符咒,又冲着那探出大半的圆乎乎东西打去,符咒虽然钉在了上面,但是那东西动作还是没有停顿。

    这么一捣鼓,那圆乎乎的东西终于是完全探了出来,这东西就像是一个不倒翁一般,上窄下宽,底座是一个圆圆的盘,不倒翁上面纹刻着一个肥头大耳,又面目狰狞的人,人脸之上到处是那种古怪的符咒,在这下面雕刻着一些蝎子,毒蛇之类的图像。

    这不倒翁被那群黑乎乎的虫子硬是从坑中扛了出来,放到了地板之上,之后这些虫子边纷纷钻进那个稻草人身体之中,不见了踪影。

    我们几个看着这古怪的不倒翁面面相觑,这东西水火不侵,油盐不浸,到底干嘛用的。

    岗吉在最初的慌乱之后,看到居然是这样一个东西把自己吓了一跳,顿时火气,走到哪不倒翁身边,藏刀一挥而下,咔哧一声,那圆乎乎的不倒翁居然是从中间裂开,裂成了两半,本来以为这不倒翁中会有些什么吓人的东西,可是当它裂成两半之后,我们发现,它这里面居然还是一个小一号的不倒翁,上面的雕刻一模一样,只不过型号比刚才那个小了一些。

    套娃!这居然是套娃!***斗笠人趣味是不是太低级了一些,居然拿着东西来玩弄我们,知道了这是套娃,肯定还会有好几个这样一模一样的娃娃在这里面套着,而最后那个最小的,肯定有东西。

    我们要想出去,只能遵守这个规则,将套娃一个个打烂,直到最后一个。我虽然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是岗吉却不明所以,纳闷的嘟囔道:“啥玩意这是,坑爹呢!”说着又拿着藏刀冲着第二个套娃砍去。

    就这样,岗吉砍了六个套娃,在第七个的时候,我看着那个不足二十厘米的套娃对着岗吉道:“这是最后一个,你砍完之后赶紧往后跑啊!”现在我都能看到这个套娃外面包围着一层黑气,想必斗笠人留给我们的是一份大礼。

    岗吉一听,愣了一下,但是立马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冲着那最后一个套娃使劲的砍去,随后岗吉就往后跳来,只不过这个套娃刚一裂开,里面就传来尖锐的破空声,听到这动静,我们纷纷找掩体藏起,生怕碰到了暗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