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一十三章 荒塔
    心里想着,要是让我看见那个该死的斗笠人,我一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www.kanzww.com 看 ?。 ?中?文? 网猪獾这时候慢吞吞的拱着鼻子,走到我身边,我赶紧退到一边,打开手电之后,在后面小心的跟着它,猪獾经过我站的地方,并没有走的很远,而是朝我身后那破败的荒坟走去。

    这荒坟应该是我刚才看到的那老妪的长眠之地,猪獾来这里干嘛?我心中想着要不要阻止猪獾的动作,没想到猪獾居然是从那坟包上绕了过去,继续朝着后面走去,我心中长出了口气,要是它要掏出老妪的尸体来吃,我还真的管一管。

    猪獾越过这个坟包就兴奋起来,一路小跑,嘴中哼哼唧唧的,朝着一个凹下去的地面跑去,到了那之后,就拿着猪鼻子一个劲的往下面拱,不消一会,就拱出来一个三四十厘米大小的洞。

    这一路来,都是猪獾追随小人,难不成小人进了地下?我耐心的在后面等着,为了节省电,我干脆就直接关了手中的手电,反正能听见猪獾的声音,它也跑不丢。

    我耳朵中听着猪獾偶尔传来的哼唧声,脑子中却是回想着刚才老妪对我说的话,这长城究竟还有什么作用,女真人,巫师,斗笠人这到底有什么联系?难不成斗笠人是女真人的后裔?这倒也不无可能,不过他把我们带到这里究竟要干什么,杀我取魂魄?恐怕没有这么简单。

    突然我想到一件事,从一开始遇到刘毅,我们好像就一直被斗笠人牵着鼻子走,世界上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才从美人墓中知道了巫蛊这件事,回来之后就被养小鬼的刘毅找到了,随后虽然没找到斗笠人,但是随着我们到了甘肃,岗吉又巧合的出现了,他弟弟也是被养成了小鬼。

    之后一路走来,小鬼和小人一见面就有好感,小人带路,我和师傅走散,这难道真的都是巧合吗?越想我心中寒意越甚,世界上没有这么多的巧合,难道这真的都是斗笠人设下的圈套?

    这时候前面一阵吧唧之声将我在沉思中惊醒了过来,我打开手电往前一瞧,发现猪獾从那个洞中拖出来一具残缺尸体,尸体已经是高度腐烂,拖出来的只是这尸体的上半身,尸体成酱黑之色,面色表情看起来很狰狞,似乎不是善终。

    这尸体脱出来之后,脸恰好冲着我,它眼睛并没有烂掉,被我这灯光一照,幽幽的似乎是活了过来一般,胡思乱想的时候,我突然看着他冲我眨巴了一下眼睛,我差点一屁股坐了下去,真活了?可是接下来那猪獾却是大嘴一张,舌头一伸,舔到了尸体眼皮之上,似乎是将什么吃了下去。

    我心中好奇,往前面凑了几步,想看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我刚走几步,面前的猪獾以为我要抢他的食物,冲着我哼哼唧唧的警告起来,我只好停下脚步,远远的观望。

    这时候猪獾又是舌头一伸,舔到那尸体的耳朵之处,这时候我终于是看清楚了,那尸体的耳朵处爬出来一个如同蛆虫一般大小的黑色虫子,不过肯定不是蛆虫,因为这虫子上面有些红金色花纹,这虫子我不陌生,在斗笠人头上那狰狞的大血瘤中就看见过,蛊虫!刚才我看到那尸体眨眼,应该就是这虫子做的鬼。

    这尸体怎么会有蛊虫?这猪獾会吃蛊虫?那他追小人的目的就显而易见了,小人明显不知道被斗笠人祭炼了多长时间了,身体中自然会有很多蛊虫,说不定自身就是一个人形蛊虫。

    猪獾吃了几个尸体上爬出来的蛊虫之后,就哼哼唧唧的用蹄子和鼻子将那尸体给疱了个稀烂,再也没有找到蛊虫的下落,然后它就悻悻的掉头,朝着前面走去。

    我凑到那具被猪獾疱的烂糊的尸体,心中强忍住恶心看了看,这尸体已经看不出容貌,衣服也烂成了碎片,根本看不出来是什么年代。

    我叹了口气,心中对着地上躺着的哥们念叨了句走好,然后跟着前面那猪獾而去。夜越来越深,天气夜越来越冷,我将衣服扣的严严实实,但是那冷气还是不住的往衣服领子中钻,我拿着手电四处张望了一下,想要找个地方避避,可是放眼望去,大片大片的雪白,连颗树都没有,去哪找避难所。

    不过天无绝人之路,在我走了十分钟左右,拿着手电在我左前方晃到了一个黑乎乎的塔,我心中迟疑了,我记得爷爷跟我说过,宁宿乱坟岗,不栖孤野塔,说的就是这种荒郊野外的孤塔,因为古代这种塔有种最重要的意义那就是封印,镇压,能被封印镇压的基本上都是凶鬼厉魂,晚上进这种塔的,有几个说几个,基本上都是横尸在里面。

    看到前面这塔,我心中嘀咕了,但是实在扛不住这慢慢寒夜,我心一横,我也算是一个会些道术的人,真不行我还有极阳符咒,师傅给我的五帝钱我还带着,按理说我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一边宽慰自己,我一边慢慢的往塔边凑去,这时候我惊喜的发现,前面那只猪獾居然拐了个弯,同样是朝着前面那塔走来,这真是天助我也,难道那斗笠人就在这了?想到这,我心中有些激动。

    距离塔还有一百多米的时候,我就讲手电关了,要是万一这塔里面真有斗笠人或者什么东西,我这拿着手电进去,就会打草惊蛇。

    摸到塔前,发现这是一座破旧的石塔,上面塔顶已经坍塌,应该是个露天之地了,不知道还能不能避寒。塔的门口并没有门板挡着,我凑到跟前,将身子贴在上面,仔细听了听,貌似除了我自己的呼吸声,还有猪獾的哼唧声,一个声音都没有。

    过了十多分钟,猪獾的动静已经听不见了,我也是冻得手脚麻木,我忍不住了,朝着里面买开脚,走了进去。

    进来之后,发现这洞中腥臭至极,地上没有积雪,我抬头看了一眼,这上面居然也是黑乎乎的,塔不是露天的,地面倒是软绵绵的,我没有第一时间打开手灯,因为我模糊的感觉到这里面可能有东西,要是我打开灯,肯定会成为那东西的活靶子。

    我摸着塔的墙壁,慢慢的走动,地上虽然没有积雪,但是那软绵绵的东西让我踩的非常不舒服,并且这东西还有极强的粘性。我想找个靠墙的地方站好,然后打开手电,看看这洞中的情况。好容易赶紧地上的那东西没了,我刚想长出口气,可是脚略微往前一探,立马感觉到一个肉呼呼,软绵绵的东西被我踢到了。

    这种感觉是非常吓人的,我还没张开嘴叫,那个肉呼呼的东西立马哼唧了两声,然后往后挪动了下,我拍了拍那狂跳的心脏,原来是猪獾,难不成这东西跟我一样也是来避寒的?

    顾不得想他到底来干嘛的,我掏出手电,递给左手,然后心中调整好状态,右手准备激发起极阳符,要是真的有什么东西来找我,第一时间先给它一符。

    我默数一二,那三还没数到,啪嗒一滩湿热的东西就滴落在我的头顶之上,被这个一惊吓,我左后中的手电一下子打开了,我还没有看清这塔中到底是什么情况,在我开灯的那一刻,塔中炸开了锅。

    我头顶之上,似乎有万千老鼠一同吱吱乱叫起来,随着这叫声,还有各种扑棱棱扇翅膀的动静,我还没反应过来,眼前就飞来好几只长着黑色翅膀的怪物,这怪物冲着我的脸蛋就开挠,没几下,我脸上就见了花。

    这时候我终于是看清楚了这到底是些什么玩意,如老鼠一般大小的身材,露出两只尖尖的獠牙,身子旁边两只张开的肉翅膀,蝙蝠,这居然是蝙蝠。我右手赶紧朝着面前扇开,想要把这些东西给弄走。

    可是我这一扇一挡,就从手电的灯光中经过,弄的这灯光是忽明忽暗,蝙蝠最讨厌光,以为我这是在挑衅他们,没有被我轰开,倒是更加疯狂的冲着我逼来。

    这时候,地上那只刚被我踢了的猪獾也不甘寂寞,同样哼唧哼唧的冲着我跑来,以前就说过,这猪獾生性残暴,露出獠牙就冲我扑来,我不等它靠近一脚将它给踢飞,可是头顶上面的蝙蝠还是无休无止的扑来。

    我现在不光是脸上挂了花,身上裸露的地方都出现了血痕,棉衣也被这些蝙蝠给挠烂了,祸不单行,我突然觉得头顶之上一阵腥风传来,透过这些飞舞的蝙蝠,我隐隐约约的看到有一只展翅后将近一米的大家伙冲我扑来。

    我这哪里还敢停留,轰开几只在我眼前飞舞的蝙蝠冲着门口就跑去,可是地上的那些软绵绵(蝙蝠的粪便)的东西粘性极强,我这慌乱之下,竟是走到了塔中央,那里的蝙蝠粪便最厚,插进脚之后,一下子没有拔出来。

    这一停顿,我身后的那万千蝙蝠,还有那只将近成妖的大家伙,还有那只暴怒的猪獾一同冲我扑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