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一十七章 三魂
    邹阳这一声嗯,差点是将他陷到万劫不复之地,斗笠人这声呼唤类似于招魂之类的邪术,民间有的鬼魅就是凭借这个来害人,鲁迅的百草园中就是提到这种妖怪,趴在墙头之上,叫你的名字,如果你答应了,好了,晚上就等着鬼去找你,然后将你的魂魄勾走。【www,ka~nzww.com 看?。*中*文?网

    当然斗笠人用的方法比这种鬼厉害的多,应该是巫术中的秘术,邹阳和我现在是灵体,被斗笠人一叫,邹阳浑身就颤抖起来,眼看着就要站不稳脚步,摔倒在地。如果只有这种程度,倒还不是万劫不复,邹阳的身子居然开始变淡,邹阳就像是要分裂一般居然是出现了两个虚影。

    我一思索顿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我们是生魂,不是真的鬼,这斗笠人是要将邹阳的天地人三魂给分开!要是真的这样,邹阳可真就成了鬼!

    那个变成黑瞎子一般的小人见到邹阳不动了,顿时冲着邹阳一阵咆哮,手中的片刀冲着邹阳的头狠狠劈来,我去你大爷的,当我是空气啊,当着我的面欺负邹阳,我瞅了一眼自己的右手,兵符的形状还在。

    我想着激发兵符的那种感觉,飞快的切近小人的身边,抬起右手冲着小人就砸去,可是砸到半道,我突然觉得有些奇怪,我手心中怎么多出来一个东西!这时候想要停手已经是来不及了,我右手那极阳火并没有出现,反而是多出来一个如同铁疙瘩一般的东西,我拿着这东西狠狠的砸到小人身上。

    小人初时并没有在意我的攻击,当我手中的东西落在它身上之后,那感觉就像是烧红的热铁砸到了雪地之中,小人的身体嗤嗤的往外冒着白眼,我的手连同手中的东西竟是直接砸进了小人的身体之中!

    小人自打被斗笠人造出来就没有受到过这种伤害,吱吱的狂叫起来,手中的那片刀啪的一下子掉落在地,他将手臂反弯,想要将我的手给拽出来,我被这一下子攻击也下了一跳,连忙将手抽了出来,想要看看手中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手抽出来之后,那小人顿时像被大赦了一般,头也不回的朝着森林深处跑去,我低头一看,手中居然是一个实体的巴掌大小的铁块,这铁块跟我以前手心中的那图像一模一样,这不是兵符吗!

    我这正诧异兵符怎么出现的,那斗笠人似乎是惊讶起来:“兵符,你居然得到了兵符!哈哈,果然厉害,不过就算有兵符你也别想救他了。”斗笠人说完这话,我看了一眼邹阳,发现邹阳现在几乎就要分裂成两个一模一样的人了。

    我心中一慌,冲着邹阳喊道:“邹阳,你挺住邹阳!”邹阳这边的事情还没有搞定呢,我突然听见在不远处的森林之中传来,啾啾的怪叫之声,斗笠人哈哈一笑道:“来的倒是时候,我正缺帮手呢!”

    我心中不安起来,这个神出鬼没的斗笠人就让我够头疼的了,听这怪叫之声,似乎是匈奴骑兵,要是真让他们赶来,我和邹阳肯定凶多吉少。我伸手向邹阳抓去,想要将邹阳拉走,心里这么想着,我的手就碰到了邹阳的魂体,我心中略定,这次没有摸到一把空气。

    斗笠人见到我们想逃,嘿嘿一笑,嘴中开始如同哭诉的一般,叽里咕噜的念叨出一种诡异的声调,听到这声音,我脑子中竟像是有万千虫子啃食一般,难受的紧,这种状态下很难集中精神,更别说是走路了。

    我和邹阳晃荡在原地,而那匈奴的骑兵已经到了我们身边,这种咒语似乎是对斗笠人负担极大,斗笠人并没有持续念咒,而是用一种特殊的语言跟骑兵交流起来,骑兵并没有马上对我们袭击,为首的一个人似乎在与斗笠人争论着什么。

    趁这个时候,我拉起那几乎成两个的邹阳,朝着一个骑兵冲去,手中的兵符冲着那匹马狠狠的砸去,这一众骑兵早就注意着我们两个的动向,见到我们要突袭,不待兵符近身,骑兵就催马跳开,但是手中的那长枪狠狠的冲着我们插过来。

    马一跳开,就留了一条路,但是两边的骑兵都是将手中的枪冲着那条路插来,要是我在执意要跑,我和邹阳定会撞到那长枪之上。电光闪石之间,我猛地想到邹阳刚才对付小黑的情景,遁地!

    我刚要钻到地下,而身后突然传来斗笠人那略带妖异的声音:“不是所有的鬼魂都能遁地的,也不是所有的地面都能进去的,巫禁!”

    斗笠人说完这话,我就觉得脚下一硬,那原本就要钻到地下的身子忽的卡在了那里,并且让我有些惊恐的是,随着我卡在地面上的时间加长,我身体之中似乎是正有着什么东西飞速的流逝。

    这次我算是作茧自缚了,邹阳变成了这样,我又被卡在了地面之中,被擒住已经成了定数,除非有奇迹出现,我们两个就会被斗笠人带走。

    这时候斗笠人又叽里咕噜的跟那些匈奴骑兵商量了什么,最后空气中居然弥漫出一股拇指粗细的黑线,这些黑线出现之后,迅速钻进了那些骑兵身体之中,骑兵得到这些东西,立马动手,刀枪冲着我和邹阳砸来。

    我手中没有趁手的兵器,又不能束手就擒,赶紧拿着兵符迎去,这大小不成比例的东西在空中碰到,匈奴兵的那长长的枪居然是被我兵符一碰之下,碎了!这倒让我有些意外的欣喜。

    但是这欣喜还没持续多久,其它匈奴兵的长枪就冲着我和邹阳狠狠的刺来,我哪里能顾及这么多,身上顿时插了好几把枪,现在我是魂体,倒是感觉不出疼,但是刚才身体中的那股流逝之感用增加了几分。

    我看了一下自己的身子,发现一开始凝实的身体居然是变得有些模糊起来,几把枪插到我的身体之中,脚底下还夹在土中,我顿时就成了砧板之上的肉,等着斗笠人来宰割。

    刚才被我打断兵器的匈奴兵,见到我被困住,狞笑着挥着马鞭冲我抽来,但是不等他马鞭抽到我的脸上,我身后就响起一个炸雷一般的声音:“孽畜!敢尔!”听到这声音,那些匈奴鬼魂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般,掉头骑马就跑。

    我将插在身体之上的那些枪拔了出来,朝着身后瞧去,发现在我不远处有一个黑色的影子,跟这个冰天雪地形成鲜明的对比,这人周围居然有这一团黑雾,这些黑雾不时的有人脸挣扎的想要冲出,但是不论怎么挣扎都是徒劳无功。

    虽然没走近,但是我就能感受到这人身上传来的那阵阵煞气,那不服天不服地的傲气,就是这一个孤零零的人,在站那里却是有这万夫莫开的气势。这人一步一步的冲着我所在的地方走来,虽然他的气势并没有刻意的冲着我逼来,但是就这气势的余威就让我压抑不止,经过这压抑,我心中那在长城之上的萌动又似乎是激荡起来。

    我摸了摸自己的心脏,在这里,似乎那个种子就要破土而出。

    自从听到这黑衣人的声音,那些匈奴人连同斗笠人都消失不见,我从地面拔出脚来,看着仅有一条胳膊相连的两个邹阳,又看了看一步一步逼近的黑衣人,心中有些不安,这种不安只是对邹阳的担心,对于这黑衣人,虽然他气势逼人,但是直觉告诉我,他不可能伤害我。

    黑衣人几步就跨到我身边,冲着我道:“又见面了!”说完这话,黑衣人面前的那黑雾尽数散去,我也看到了他的真实面容,居然是他!他怎么来到这里了!

    这黑衣人就是那次我和师傅在墓地中跟其做过交易的鬼,古尸的魂魄,燕姬嘴中的蒙将军!他怎么在这!

    看到古尸的魂魄站在我的身前我顿时有些激动,自从将古尸送回去之后,我心中一直念想着他,在这里看到他的魂魄自然是像见到熟人一般。

    古尸不,应该说是蒙将军了,他盯着我我道:“帝魂不该这样!”说着扭头就走,我心中一愣,蒙将军似乎是不大待见我啊,我冲着他道:“救救邹阳!他三魂要分开了!”

    蒙将军并没有回头,声音悠悠飘来:“求别人不如求己,作为鬼我们都是一样,我能做的,你也一样。”

    说完蒙将军三步两步离开了此地。只是他口中的那句:“我能做到的,你一样能做到!”经久不息的在我脑海中回荡,求人不如求己!邹阳别人不救你!我来!

    想到这里,我心底最深处那股倔强之意又浮上了心头,邹阳中了巫术,是那种类似于勾魂之类的邪术,这种邪术应该是中断了邹阳天地人三魂之间的联系,我要做的就是,将他天地人三魂之间的那断了的联系,重新连起来。

    既然你是中了勾魂之术,我就将你的魂给叫回来!想到这里,我沉下心来,脑海中对着邹阳狂喊,只不过任凭我怎么呼喊,邹阳都是沉寂不应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