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二十章 太岁
    进到这石城之中,先前进来的那些鬼兵已经见不到踪影,这石头城中间是一条主道,两边是房舍,房舍之间还有小道通着,阡陌纵横,进来之后就像是来到一个迷宫之中。【www.ka"nzww.com 看! 。,中.文.网

    由于见不到小人和那队鬼兵的去向,我和邹阳两人便再这石城之中找起那和阳城的交界点起来,但是这石城之大,超乎我们的想象,没有地图,根本不知道怎么走,更别提要找和阳城的交界处了。

    就在我们两个胡乱的想着要找那跟阳城交界的地方时,这个城中突然出现了一些意外,在天地间,死后的人除了能成为鬼之外,还会成为别的东西,魑魅魍魉,幽灵,执念,甚至是那最简单的一股阴气,这都是跟死前那股怨气有关,死前怨气越大,成为的鬼就越厉害,相反那种安乐之死,根本不会有鬼魂出现。

    在这石城之中,突然从那房舍之中飘出乳白色的根本分不出面貌的幽灵,这些幽灵平常连鬼都算不上,但是现在从这石城之中,几乎是每个房舍之中都钻出了一道乳白色的幽灵,朝着城池中心出涌去。

    这种异状肯定是跟小人还有那队鬼兵有关,我们两个跟着飘在空中的那些幽灵,朝着城池之中跑去,不多时,就来到了城池中心。

    这里已经聚集起了秘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各类幽灵,放眼望去,这就是一个乳白色的世界,在这乳白色正中,就是小人还有那队鬼兵,我和邹阳远远的朝着这些东西观望而去。

    小人见到围过来的幽灵没有丝毫的惊讶,反而是有些欣喜,他吱吱的冲着鬼兵统领一叫,然后带头走进一个类似于庙的屋子之中,小庙不大,按理说装不了这么多东西,但是我们这些,除了小人是阴实体,其余的都是一些虚体,就算是庙宇在小,也能将这些东西装下。

    看着他们进了庙中,我悄声对邹阳道:“我们要不要进去,不知道他们搞什么鬼。”

    邹阳沉思了一会,道:“还是不要进去了,万一被发现,我们就危险了。”既然这样,我们两个只好在外面等着,想要看看他们什么鬼,城池之中的幽灵还是在前赴后继的赶来,冲着那小小的庙宇钻去,不知道这时间过了多久,终于这白色的幽灵是不再出现。

    只不过,这小人似乎也是完成了它的使命,这白色幽灵刚停止出现的时候,我们所在的城池,就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那种感觉就像是如同地震一般,只不过我们现在是在阴城之中,怎么可能地震?

    那些石头做的房子纷纷倒塌,一副末日来临的状况,虽然我和邹阳现在是魂体,但是看到这种场景,还是心中哆嗦。

    不单单是房舍开始倒塌,地面也慢慢的出现了裂痕,而我们旁边的那个庙,慢慢的变高,似乎有什么东西将其给拱了上来一般,看到这场景,我终于是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了,太岁!太岁居然在这!

    那些鬼兵还有幽灵肯定是用来献祭的,斗笠人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居然是将太岁给唤醒了!只是谁也不知道,太岁为什么会在这啊!

    看到越来越高的小庙,我和邹阳哪敢停留,要是真的太岁出来,十个百个我们都不够它塞牙缝的,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赶紧把这里的情况告知古尸魂,晚了一切都来不及了。

    我们本来想的太岁会在战场之下,但是没料到它居然藏在阴城城池之中,我们两个头也不回的冲着城门跑去,刚出了城门,就听到背后传来一阵惊雷般的巨响“哞”,如同牛叫一般的声音,迅速传遍了整个阴城城池,然后朝着更远处扩散而去,那太岁似乎是像是在宣誓自己的主权一般,连叫散三声,似乎将这整个天地都要叫破。

    我们两个虽然冲出了石城,但是还是被身后的音浪给冲了一个趔趄,对于这个太岁,我心中深深的升起了无力之感,这如同天威一般的存在,让我们凭什么跟它斗!

    我失魂落魄的跟着邹阳在森林中疾驰,这次没过多久,我们两个居然是冲了出来,期间路上遇到了几个散兵游勇,纷纷被邹阳斩成飞灰。

    长城就在眼前,看到这泛着盈盈黄光的长城,我心中略定,恐怕这次太岁之劫,唯有这万人铸造的长城才能抵挡吧,只不过那斗笠人差人偷了长城下面的枯骨,这长城能不能挡住太岁,到时候还是一个未知数。

    这时候我有些后悔,当时为什么不将这秦兵给直接斩了,单真若是斩了秦兵,我们也就发现不了太岁这个怪物,算了事情已经发生了,没有如果了。

    翻身回到长城内部,那温厚之感再次包围我的魂体,我和邹阳马不停蹄的来到古尸魂之处,古尸见我们回来,有些诧异,道:“这么快就找到了?还是要放弃了?”现在顾不得跟他生气,我连忙将在阴城城池之中发生的事情给他说了一遍。

    古尸听见这事之后,身上的黑雾暴增,那些挣脱不出的冤魂厉鬼皆是发出声声惨叫,过了许久古尸道:“斗笠人,想来是那人的后人了,竟然将太岁给唤醒,这是想要将这万千鬼兵带到人间啊!”

    说完之后,古尸冲着我道:“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既然这样,我就送你们两个出去,省的到时候刀剑不长眼,害了你们的魂魄。”

    听到古尸这么说,我心中那股怒气立马忍不住了,我冲着喝道:“放屁!你将我们两个看成什么人了,贪生怕死,临阵脱逃!我秦关自认为不是大丈夫,但绝不会是这种小人,斗笠人的目标是我,我要留下,亲手将他给杀掉。”

    古尸听见我的话,并没有动气,他冷漠的道:“你凭什么给他斗,他会巫术,他控制着太岁,你呢,你有什么,你凭什么跟他斗?”

    被古尸一反问,我顿时哑住,不知道怎么反驳,邹阳这时候道:“凭他不服输的那股劲,凭他手中的兵符!”对,我手中还有兵符,这兵符来到阴城之后就可幻化出来,那么不是说,我可以控制这千军万马!?

    一想到这,我心中的那腔热血彻底的被点燃了,古尸,蒙将军,你看不起我,你总觉得我玷污了你眼中的那缕帝魂,如今,我就要证明给你看!

    我忽的将兵符幻化出来,拿在右手之中,对着古尸道:“对,凭我有着号令三军的兵符,我才是这里真正的统帅!”古尸见到兵符,身子微颤了一下,而周围那些并将见到兵符之后,皆是单膝跪拜,口中朗朗:“参见陛下。”

    手中那些兵符,眼下看着那数以万记的阴兵,我脑海中不自觉的出现了一副图像,一副我站在高台之上,看着秦兵一扫**之后,胜利凯旋的景象!我知道这是那缕帝魂的残缺记忆,但是当我这才站在这里,看到众阴兵的时候,心中竟然浮现出了阵阵的哀伤之感,那种感觉就像是看到自己的亲人的亡灵一般,心如绞痛!

    我忍住心中异样的情绪,转头对古尸道:“我要留下来。”古尸这时候似乎还是没有从震惊中醒悟过来,过了半响,他转过身去道:“你有兵符,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说完便不再言语。

    我让众阴兵平身,对着邹阳道:“接下来我们怎么办,太岁不知道在哪个地方攻来,就算是知道,我们这些人也估计不是它的对手,再加上匈奴骑兵,我们这次是凶多吉少啊。”邹阳脸上露出为难之色,他道:“我不懂行兵打仗,冲锋陷阵的时候在找我。”

    这时候古尸转过身来,冲着下面的阴兵道:“匈奴人要大举进攻,探子兵分三路前去打探,戟兵最前,弩兵随后,车阵围在左右,准备迎敌!”

    听到古尸吩咐,我身后的那些阴兵顿时行动了起来,在这里不得不说一下,当时秦兵是众多国家中武器最先进的国家。

    秦军最先发明的弩,这种弩的有射程在在三百米之内,有效杀伤距离在一百五十米之内,当时最厉害的弓箭有效杀伤距离也就不到七八十米,对于那些匈奴骑兵来说,这无疑是最恐怖的噩梦,还没有冲到对方阵营之中,就纷纷被弩箭所伤,匈奴人最厉害的就是骑兵,这些骑兵被弩兵大挫锐气,想想最后的战局结果也就知道了。

    至于这些阴兵死后为什么还保留着生前的兵器,这我就不了解了。

    古尸吩咐完这些事情,回头对着我道:“既然你想留下来,那去找一个老妪,跟她说,太岁将犯,到时候她就会跟你说解救之法。”

    说着古尸将老妪的出现的地方跟我说了一遍,我心中略一合计,知道这老妪就是上次我见到的那鬼,只不过想不到古尸居然还认识她,听古尸的语气,这老妪似乎道行不浅。

    事情紧急,我认准方向之后朝着老妪就寻去,邹阳随后跟来。

    不久之后,我们就寻到了老妪的坟茔,这里跟上次来的时候差不多,根本没有老妪的身影,我犯了难,对着邹阳道:“这可怎么办?感情她是在里面睡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