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二十三章 激战
    匈奴兵见到车阵来袭,短时间又封不上长矛手撕开的裂口,顿时有些慌张了,匈奴中一个统领摸样的人见状,反而狠下心来,挥舞着军刀冲着我们这边的步兵一指,意思很明显,你们屠戮我的步兵,那我们骑兵也一样杀你们的步兵!

    这一招围魏救赵无疑用的极好,匈奴兵放弃了阻挡车阵,冲着我下面的那六千步兵袭来,我乍一看这阵势心中有些着急,但是战场并不是匈奴人来主导的,古尸见到匈奴骑兵有这意图,连忙对着自己手下的长矛手下令,拖住这些匈奴兵,我见状,快速指挥第一队队长带领着手底下的步兵兵魂跟着车阵从那裂口冲出去。【www.ka"nzww.com 看! 。,中.文.网

    匈奴骑兵见到自己被牵制,顿时那心底的狠劲就发出来了,挥刀在鬼马上拼命的冲着长矛手方阵砍去,但是经过这冲击交锋之后,匈奴骑兵那第一层优势已经没了,他们不能靠着马匹的冲撞力来伤人了,现在和长矛兵几乎就是面对面的厮杀。

    这种机会对于长矛兵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因为在冷兵器时代,兵器一寸长一寸强,不论是那七米多长的长矛,还是两三米长的戟,都占了极大的优势,并且这戟还结合了矛和戈的优势,可刺可割,往往都是那些骑兵拿着弯刀,还没砍到这些方阵士兵身上,就被戟给勾住,拽了下来,然后就落了一个乱刀砍死的下场。

    在匈奴骑兵和我们长矛手交战这里,长矛手无疑是取得了一个极好的开头,但是不能说是胜利,毕竟我们方阵是五百个,对面骑兵有将近三千个,遇到战斗,我们都是六打一,所以能轻松的取胜。

    匈奴骑兵和长矛手这里先不说,车阵从撕开的那裂口直接是冲到了对方的步兵阵营之中,对方步兵显然没有料想到骑兵居然会被突围出来,以前不都是骑兵突围对方,然后他们这些步兵伺机而动吗!

    没有人会给他们时间来想这么多了,秦弩兵站在车上,拿起战弩,纷纷朝着下面的匈奴步兵射去,秦弩兵的箭头全部是统一打造,成一个流线型的三棱锥状,跟现在的子弹头相似,但是比子弹头稍微尖锐一些,这种箭头破甲能力极强,是在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一种箭头。

    距离又近,加上秦弩兵杀伤力是在太大,步兵站的又密集,匈奴步兵根本就没有铠甲,所以这些弩箭呼啸着穿过一个步兵鬼魂的魂体,紧接着又刺进了第二个身体之中!

    基本上秦弩兵射出的弩箭都能穿过两三个匈奴步兵的鬼魂,虽然这次弩箭不能将其杀死,但是同样的能将其重创,由凶鬼厉鬼直接被打成最低级的幽灵。

    在车阵冲进去之后,匈奴步兵就迎来他们凄惨的末日,不过好在车阵数量太少,匈奴将近五千的步兵不可能一下子杀光,要的只是打破他们心中的信念,这样就足够了。

    第一大队,紧紧的跟着车队钻过那缺口,和对面的步兵站在了一块,紧接着,后面所有的大队,从将匈奴骑兵硬生生分成两拨的缺口处,冲着匈奴步兵,发起了最后的进攻!

    事情到了这里,我这指挥已经没了多大的用处,剩下的只是短兵相接,看谁的拳头大了,我将兵符紧紧的握在手中,冲着那战场,飘荡而去,早在上面,我就热血沸腾了,心中那颗种子,已经刺激的我双眼通红,就让我抛却所有的牵挂,尽情的在这战场之上,挥洒我的灵魂吧!

    邹阳见我冲下,在地上弯腰捡起两柄长长的青铜剑,递给我一把,冲着我道:“小心!”然后和我并肩冲到战局之中。

    秦军的匈奴剑是当时最长的佩剑,青铜易折,不应造的过长,但是秦朝的能共巧匠们却是别出心材的将这青铜剑分成了六个面,并且剑厚薄有变,增大了受力面积,使得这剑韧性加强,从而加长了青铜剑的长度。

    现在战场完全乱了,方阵,队形只在一开始的时候有效,现在两边人全部都疯了!虽然现在我们都是魂体,看不到血液,但是那肢体乱飞的景象还是随处可见,这些被砍下的残肢,慢慢的在地面上堆积,有匈奴人的,有秦兵的,也有马匹的,甚至还有那折断的兵器!

    这些东西在地面上一堆了满满一地,随着那乍起的寒风,一吹,所有的残缺的东西都化成了细细颗粒状的灰烬,消失在天地之间,这次是真的消失了……

    看到这场景,我心中宛如刀割,别管是秦兵,还是匈奴人,都是被斗笠人操控的棋子,斗笠人才是这场战争的发起者,是他让这些已经成为冤魂的将士们最后连鬼都做不成!

    想到这,我对那斗笠人的恨意滔天而起,我拿着青铜剑,狠狠的将前面阻挡我的匈奴步兵一砍为二,鬼魂的凶厉程度只和你的精神力还有怨气有关,现在我心中怨气滔天,寻常的军魂哪里是我的对手,还有一个原因,我身上有一缕帝魂,这使得我的魂魄,无比的强大。

    古尸带领的方阵现在也被冲散了,但是古尸就像是进入羊群的狮子一般,走到哪里,哪里的匈奴鬼兵就四处散开,他们跑得快,但是古尸身上的那一张张厉鬼之脸跑得更快,还不等这些鬼兵跑远,那鬼脸就冲过来,将他们狠狠的咬住,然后吞噬掉。

    就在古尸在这大开杀戒的时候,我们谁都没有看见,在匈奴人来的那森林之中,慢慢的出现了七个身着黑衣的黑色鬼影,这些黑色鬼影一出现之后,他们身边那些灰色的颗粒气体慢慢的全部融入了他们魂体之中。

    邹阳和我背靠着背,我们两个拼杀太激烈,居然是深入到了匈奴步兵的腹地,虽然我们现在是魂体,不会渴,不会累,但是这样拼杀同样耗费的是我们的灵魂,我看着面前那些紧紧将我们围住的数十个匈奴步兵,我哈哈一笑,对着邹阳道:“想不到,变成鬼之后,我倒是不拖你后腿了,居然和你能并肩作战。”

    邹阳一如既往的冰冷,只不过这冰冷之中出现了一种变态的疯狂,一种嗜杀的疯狂,他冷冰冰的道:“看我们谁杀的多!”

    说着他猛地往前一扑,朝着那数十个匈奴兵扑去。我毫不示弱,做人我不如你们厉害,如今做了鬼,我还偏偏跟你比上一比!

    我挥剑挡开朝我砍来的那匈奴兵的弯刀,然后右手狠狠的将兵符砸在这匈奴鬼兵的头上,匈奴鬼兵身子一颤,头砰的一下子炸开,我丝毫不留情,冷冰冰的用剑将面前的那无头鬼兵给腰斩掉,被砍成两截的那鬼兵,在地上抽搐一会,并没有死绝,我有些疯癫的哈哈一笑,狠狠的踢在那半截身体之上,将其踢到冲我扑来的另一个鬼兵身上。

    噗的一声,我顿时觉得胸口有一些异样,我低头一看,发现胸口居然插出来一把明晃晃的刀尖,见到这把刀,我头也不回,直接将手中的青铜剑朝着后面砍去,我现在是三魂一体的生魂,相比起这些鬼魂来说,抗揍的很!

    我挥刀一斩,将身后刺伤我的那鬼直接逼退,我将兵符收起,右手摸到背后的那把弯刀上,直接从后面拔了出来,这种感觉就像是打了麻药一般,能感觉到有东西在自己身体中出去,但是丝毫没有痛感。

    我抽出弯刀,扭过身来,朝着那偷袭我的匈奴兵追去,我现在比起古尸之来不逞多让,身上的煞气扑天,那匈奴兵见我追来,竟是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我刀剑齐用,将他分尸,招惹了我,必须做好要灰飞烟灭的觉悟。

    我往这边斩杀了这个匈奴鬼兵,看了邹阳一眼,发现邹阳居然一言不发,闷头狂杀,眨眼间就灭掉了好几个匈奴鬼兵,他格斗技巧比我好太多!

    看到这,我立马冲着那匈奴鬼兵的人堆中跳去,匈奴鬼兵也不是吃素的,见我跳来,不退反进,手中长矛弯刀一齐朝我招呼过来,我一咬牙,身子快速的往下扎去,然后整个人迅速的扎到地面中去,刚一进地,我身上的灵魂之力就飞快的流逝,但是凭借这个,我躲开了多个匈奴兵的攻击。

    我现在半身在土中,拿着刀剑狠命的在他们下盘一挥刀,一众鬼兵被我砍断了腿,不过,匈奴兵中也有高人,不等我刀挥来,拿着手中的长枪狠狠的冲我扎来,现在我刚刚将刀剑挥舞出去,气力刚好用尽,这匈奴鬼兵挑选的时候刚刚好,一枪刺中了我的身体,硬是将我在土中给挑了出来,挂在了半空之中。

    我被挂在半空之中后,双腿不能着地,只能胡乱的在空中踢蹬,邹阳在旁边见到我陷入了危机,将身边的那匈奴鬼兵劈翻,然后冲着我过来,我见到邹阳过来,脸色厉色一闪,对他吼道:“不准过来,这些人,是我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