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二十五章 灭杀
    我和邹阳两个各拿着一个东西试探了一下,发现这两个黑衣影子果然厉害,便不约而同的朝着两边散开,想着再找机会。【www、ka$nzw.com 看|。:中,文|网

    那两个黑影见到我们两人躲开,哪里肯放过我们,手中的丧棒急挥,朝着我的面门就打来,我一个懒驴打滚,堪堪躲过了这一劫,只不过那丧棒如影随形般的跟在我身后面,让我接连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好不狼狈。

    邹阳和我的情况比,好不到哪去,只不过邹阳还有还手之力,邹阳本来就是道士,对于这些阴魂之流,自然懂得如何应对,他惊险的躲过黑衣人应的攻势,双手结印,狠狠的冲着黑衣鬼影打去。

    这些黑衣鬼影初见邹阳的手势,并没有戒备,只是当邹阳的手印打到他们身上之后,顿时将他们轰退了好几米,并且身上的黑雾都隐隐有散去的情形,这些黑色鬼影立马警觉起来。

    而我这边,经过好多次闪避,终于是躲开了这黑衣鬼影的攻势,这鬼影得理不饶人,并不多给我喘息的机会,催着他胯下的黑马冲着我就冲来,而我周围的那些匈奴兵见到有便宜来捡,纷纷拿着手中的兵器朝我身上招呼。

    我神色一冷,左右个抓过一个匈奴鬼兵,还是朝着那黑色鬼影打去,这鬼影不为所动,举起丧棒格挡。

    而我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两个魂体虽然不能伤到黑色鬼影,但是能挡住黑色鬼影的视线,牵住他的注意力,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我欺身跑到这黑色鬼影的身边,右手中的兵符一下子出现,狠狠的冲着那黑色鬼影砸去。

    黑色鬼影意识到不妙的时候,我手中的兵符已经狠狠的打在了其胯下的马身上,兵符的强大是勿容置疑的,兵符啪的一下就将这马给砸倒在地,并且余威不减,在马的肚皮上狠狠的砸出了一个洞,当然马匹肚子中还是有那种黑色的虫子冒出,只不过虫子刚出来,碰到兵符,就扭曲的化成了一缕黑灰。

    黑衣鬼影子骑坐的鬼马被我打翻在地,而骑黑色鬼影随着他的马一起摔了下去,这样的好机会怎么能放过,我躲过身后匈奴鬼兵冲我插来的长矛,将其长矛夺过,然后狠狠的冲着面前那跌落在地的黑色鬼影狠狠的钉去。

    生物一旦跌倒了,潜意识都是想用肢体来支撑住身体,这个黑色鬼影也不例外,他用手撑住地面的时候,我钉出的长矛已经到了他的身边,黑色鬼影这时候想拿着丧棒格挡,已经是来不及,那长矛狠狠的将其钉在了地上。

    黑色鬼影慌忙用手去拔插在他身上的那个长矛,虽然他的丧棒很厉害,但并不说这黑色鬼影刀枪不入,我趁着它在地上挣扎的当口,飘到他的视觉盲区,手中兵符狠狠的朝着这黑色鬼影砸去。

    本来我以为这就结束了,但是身后那传来的阵阵麦芒扎灼之感顿时将我浑身汗毛激了起来,邹阳的声音这时候也是在我脑海中炸响:“闪开!”我几乎是下意识的将头给偏开,身子想要挪动已经是来不及,我肩膀上砰的砸上了一个缠着纸条的丧棒。

    这是我第一次成为鬼魂之后感觉到了痛意,不同于**上的疼痛,那感觉就像是自己的灵魂被浸在油锅之中,那种烧烫的感觉逼得我差点跪了下去,我强忍着肩头上的剧痛,手中的兵符速度不减,狠狠的拍在了我前面那个黑色鬼影的头上。

    我没有看那个黑色鬼影到底是有没有死掉,身子朝着边上一歪,赶紧躲开这个地方。虽然我身后的那个黑色鬼影偷袭成功,但是这一次并没有将我弄死,反而是将自己的后背呈给了邹阳,邹阳那时候看到黑色鬼影想要伤我,要救我已经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差点被开了瓢。

    邹阳那个大怒,见到黑色鬼影呈给他的后背,在地上抓起几把长矛,一个接一个的冲着那黑色鬼影砸去,黑色鬼影刚刚打中我的肩膀,见到我没有灰飞烟灭,正有些诧异时,邹阳丢出的长矛已经插来,噗噗噗接连三根,先后插到那黑色鬼影的身上,长矛余势不减,直接破体而出。

    被穿了好几个洞的那个黑色鬼影,身子不由自主的被冲撞着往前扑来,恰好这时候我翻过身子,捂着肩膀站了起来,看到那黑色鬼影像我这扑来,我心中那个大恨啊,不等着他扑过来,手中的兵符就冲着他狠狠的砸去,这人丧棒都没来的及挥,就被我一兵符砸在了那空洞斑斑的胸膛之上,顿时这鬼影炸裂开来。

    看到这鬼影炸开,我本想着长吁一口气,但是那黑影炸开之后,居然是卷起了一层黑雾,像一道风一样,冲着我追来。这些东西应该就是斗笠人弄的巫蛊之类的东西了,对于这个东西,我是一点办法没有,捂着肩膀,朝着匈奴鬼兵堆中就扎了过去。

    邹阳见到我被那道黑风追击,想要过去帮我,可是他身边已经围上了不少的匈奴兵,而且被我爆了头的那个黑色鬼影并没有死绝,摇摇晃晃的重新站了起来,冲着邹阳打去。

    邹阳那边的事情,我现在已经管不了了,因为那该死的那黑风,呼呼的直追我,不经意间,我已经发现,这道黑风居然是由那些不大,如同蚊子一般的小虫子组成,被这些东西追上,想来我一会就被吸干了。

    这道黑风是无差别攻击,一路上除了我之外,别管是秦兵还是匈奴兵,只要是碰到的鬼魂,统统被它一扫而光,并且这道黑风有着越来越壮大的趋势,这简直就让我抓狂不已。

    开始的时候还有匈奴鬼兵拦截我,但是等他们见到我身后的那道黑风之时,明智的给我让开了一条道路,这就出现了一道神奇的情景,战场之上,摩肩接踵的人群中,硬是被我跑出来了一条两米左右的空白长道。

    这样虽然我前面没了阻碍,我能跑的快一些,但是那道黑风没了其它的鬼魂吞噬,更是一门心思的冲着我追来,眼看着就要追上我了!

    我都几乎想要定住身子回头跟这道风打一架了,脑海中突然想起了一个女音道:“往长城这边跑!”这声音感觉好熟悉,我绝处逢生,玩了命的朝着长城跑去,在我刚才逃命中,早就到了长城边上,这次一认准方向,几步就要窜到了长城之上。

    只不过那道黑风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一般,那速度一下子增加了一倍有余,我的一条腿都踩到了长城城墙之上,另一只脚还是被那道黑风给卷住了,顿时我的那只脚就像是被千万只蜜蜂蛰了一般,这也就是我三魂都在,要是跟这冤鬼一般,只剩了一魂,被这黑风一碰到,早就成了一道飞灰。

    话说我的这只脚就像是被千万只蜜蜂蛰了一般,我顿时苦不堪言,那黑风缠住我的脚踝,又想着将我从长城之上拉下去,我哪里敢被它拉下去,双手死死的扣住长城土黄色的墙,心中想着要不要来个壮士扼腕,不要这个脚了,那也好过自己不明不白的挂在这里。

    这个念头还没来的及实施,我手中扒拉的那长城,顿时发出了一种温厚的黄光,将我团团包住,那团黑风一碰到这团黄光,立马簌簌的跌落下去,成了一个又一个黑色的小虫子,最终还是消失了。

    看到这东西消失了,我才长长的吁了口气,看了自己的脚一眼,发现上面居然是有一个个针孔大小的白点,那蜂蛰的感觉就是从上面传来。这白点在黄光的包围下,慢慢的正在变小,最后终于是消失不见了,而我身上的那蜂蛰之感,顿时消失了。

    我四处环顾想要看到老妪的身影,因为刚才警告我的就是老妪,只不过我四处张望,根本有见到她,但是知道她来了,我心中就松了口气,她没有放弃,肯定也带来了阻挡太岁的方法,这样我心中就有底了。

    我身后的那道黑风被长城上面的黄光打散之后,我重新朝着战场跑去,算算时间,现在应该是来到这里两天半了吧,战争也快结束了,我和邹阳,也该走了。

    刚想到邹阳,我立马再战局中寻找起邹阳的影子来,但是茫茫人海,哪里还能看见邹阳的身影,邹阳身手这么好,剩下的那个黑色鬼影,也是被我打爆了头,应该没有问题吧,我心中这么思量着,看着实在是找不到邹阳,而古尸那边被那五个黑色鬼影团团包住,眼看着就要陷入危机,我立马冲着古尸那边冲去。

    身边的这些鬼兵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厮杀,早就是死伤了大半,只不过战斗越到这里,越发的疯狂起来,两边的人马都是杀红了眼睛,恨不得都是生食对方的血肉,虽然魂体破败不堪,但是仍旧拖着身子往前面扑去。

    我砍倒几个匈奴鬼兵,之后旁边的秦兵快速的将其给分尸,这时候,我已经到了这黑色鬼影还有古尸的身边。不得不说古尸凶厉非常,这五个黑色鬼影手中持着丧棒也之能跟古尸打成一个平手,并且这黑色鬼影坐下的马匹都是活活的被古尸给撕碎了,那些从马匹中飞出的虫子,在扑袭古尸没成功之后,纷纷飞到了那些黑色鬼影的身子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