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出来
    我在太岁身体中都能感觉到太岁的颤抖,太岁有些恐惧的叫了几声,然后我就感觉到剧烈的颠簸,它这是想逃走了!我又握拳,挥动起来,将那巨大的太岁打了一个浑身是洞,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是累了,而那太岁已经是千疮百孔,我从他身体之中,随处可见那雾蒙蒙天空,天上连那血日都没了!

    我颓然的坐在地上,刚才那些古代的面孔分明就是长城里面埋的工匠,那力量应该就是师傅以前提到过的众生念力吧,借着那万万千千工匠的力量,我终于是将这太岁给打死。【www.ka?.nzww。com !看,。.中:文"网

    太岁死了之后,那身体迅速的缩小,等我从它身体中爬出之后,它已经变成了十几米大小,最后居然变成了巴掌大小的如同蘑菇一般的东西。

    我没有去理会这边小的太岁,看着身后那缺了一道口子的长城,心中百感交集,最后还是靠当年陪葬在这的工匠百姓才赢得了最后的胜利。

    古尸见到我没事,带着一干兵众从长城上跑了下来,还未站定,就众人冲着我就直接跪下,心悦诚服的高呼着:“吾皇万岁!”

    待到他们起身,我发现众人居然押解着变大之后的小鬼,这倒是让我非常的意外,但是想想小鬼要是能在这数千鬼兵和古尸的手中逃走那才是真正的意外。

    我走到小鬼面前,对着他道:“你把邹阳弄到哪去了?”小鬼冲我嘿嘿一笑,斗笠人的声音就浮现:“他吗,在一个很秘密的地方,你要找他恐怕不易了!”

    我叹了口气道:“你说吧,说出邹阳的下落,我就把你放走,虽然这不是你的真身,但是想来那两团鬼火要是被毁,你的灵魂也会受到伤害!”

    斗笠人嘿嘿一笑道:“这可是你说的,你是千古一帝,说话可不能不算话。”我道:“我当着这么多鬼的面说的话,怎么可能反悔,你说吧!”

    斗笠人似乎还想着提什么条件,但是我身边的古尸不干了,他冷声道:“饶你一条命也就行了,不要再提什么非分的要求了!”

    小鬼或者说斗笠人,从身上摸索,掏出一个玉瓶,冲着我扔过来,古尸抢先一步,将玉瓶夺下,揭开瓶盖,倒出里面的东西,地面上慢慢的淡出一层烟雾,不多时就从里面出现了一个人影,看这摸样,正是邹阳的样子。

    邹阳出来之后,看到我,飞快的跑到我身边,冲着我喊道:“秦关,救命啊!这是什么鬼地方!”额,居然是这个状态下的邹阳,怪不得被抓走了。

    见到邹阳没事,我按照诺言,将斗笠人放走,但是小鬼他不能带走,斗笠人并没有多说,从小鬼身上淡出那两团绿光,飘飘悠悠的冲着远处飘去。

    这时候一直从远处跑来的猪獾,终于是跑到了太岁的身边,那团绿光也到了变小的太岁身边,绿光想要将太岁带走,等到我想到不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斗笠人要是把太岁的尸体带走,指不定折腾出什么,但是猪獾似乎是意识到有人抢它东西,嘴巴一张,将那太岁巴掌大小的尸体给吞进了肚子中,然后满意的哼唧了两下。

    绿光见木已成舟,没了办法,只好飘飘忽忽的朝着远处飞走。

    至于小鬼,我思索了一下,决定将它放在阴城之中,让鬼兵代看,小鬼出去之后也没办法轮回,留在世上,只会成为害虫,还不如将其放在这。

    现在时间不多,古尸带着我和邹阳来到那阴城的出口,阴城城池我和邹阳已经看到,那里被太岁毁坏的不成样子,要找这阴城和阳城之间的交汇处,只能在外面阳城中找了。

    跟古尸简单的说了一下我这十八岁之后的经历,并告知了他他的尸体被我们送回到墓中温养,古尸倒是无所谓,对于他的身体还能帮到我,挺高兴的。

    最后古尸告诉我,他还要在这待一段时间,毕竟那头骨能替他在四象锁魂阵中待好久,他告诉我兵符能召唤他,但只能召唤三次,遇到危险的时候,就通过兵符联系。

    众鬼兵并没有跟着我来到出口,只有邹阳古尸我们三人,我最后回头看了一眼这个神奇的世界,然后对着古尸道了句珍重,准备带着邹阳离开。

    邹阳先是跨进了那个出口,我迈开脚准备走的时候,古尸突然拉住了我,对我道:“那是谁!”我抬眼一看,在不远处一个鬼影冲着我们两个疾驰而来,等到这个影子出现在我们身边之时,饶是我和古尸现在心坚如石,还是大吃了一惊!

    你道来者是谁,居然是刚刚出去了的邹阳!我吃惊的问道邹阳:“你不是出去了吗?”邹阳纳闷的道:“什么出去了,我才赶回来就发现你们不见了,还好有兵将说你们来这边了。”

    我看了古尸一眼,想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情况。只不过古尸现在也是一脸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是邹阳的三魂分开了?

    邹阳看我迟疑不定,对我道:“时间不多了!”说完冲着古尸点了一下头,走了出口处,一闪而没,我只好跟了出去。直到我走,再也没有看到那个神奇的老妪,斗笠人的那两团鬼火,也是没见踪影,不过现在匈奴鬼兵元气大伤,又知道了古尸在这,自然成不了气候。

    猪獾吃了太岁的尸体之后,不知道跑哪去了,不过留在这也好,谁知道他吃了太岁之后会不会发生什么异变。

    迈入那个出口,我眼前一花,随即失去了意识。

    在昏迷的前一刻,我还想着,邹阳为什么会出现两个……

    我是被冻醒的,等我迷迷糊糊醒来之后,接连打了几个喷嚏,我捂了捂衣服,爬起身来,看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现在我们在荒塔的第二层,邹阳和猪獾正躺在不远处。

    我心中记挂着邹阳,赶紧往前走去,看到邹阳之后,拍了拍他的脸,叫道:“邹阳!邹阳!”现在想想,好像在出来的时候看到的那个邹阳是比较厉害的邹阳,而首先出来的邹阳,是不厉害的那个邹阳,难道说,邹阳有两个灵魂?

    还没等我想完,邹阳睁开了眼睛,翻身起来,对我道:“你没事吧?”听这语气,应该是厉害的那个邹阳,我心中想着要不要跟邹阳说在阴城中看到了另一个他,但是考虑了一会,还是见到师傅之后再说吧,徐老太当年就跟我说过,不让我将邹阳有分裂症的事情告诉邹阳。

    现在天已经开始蒙蒙亮了,想想在阴城中发生的这些事情简直就像是梦一般,我居然苏醒了秦始皇那零散的记忆,还借着众生念力将太岁给打死,现在想想都有些不可思议。

    我和邹阳将猪獾的尸体提着下了楼,既然决定将猪獾封在那阴城之中,那它这具臭皮囊就不能留着了,现在我和邹阳三天没有吃东西了,獾肉是难道一见的好东西,我和邹阳一合计,只好用他来祭奠五脏庙了,只是想想这猪獾居然吃食蛊虫,我心中就有些隐隐作呕。

    我们手中现在没有东西,只好下到一层中,捡了一些沾满蝙蝠粪便的木棍,我们动作轻盈,加上现在是天亮了,没有惊醒那些蝙蝠,邹阳在外面雪地中,拿出随身携带的小匕首,将这猪獾给剥了,用雪洗了洗,之后又上到二层,架起木棍,将这猪獾烤了。

    猪獾烤了个九成熟,我们两个就馋的受不了,从火堆上拿下,一人撕下一条金黄的腿,啃食起来,开始的时候我心中还有些感觉不舒服,但是后来,闻着獾肉太香,差点将自己的舌头给吞下。

    饱食之后,我们两个就出了这个荒塔,开始找师傅他们,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天,不知道师傅他们几个有没有碰到一起,找没找到那个阳城。

    今天难得是一个晴天,没过多久,太阳就升了起来,只不过这太阳在白花花的雪地上一照,晃的眼睛生疼,要是继续在这里走下去,肯定就会患上雪盲,弄不好,这双眼睛就瞎了,没办法,我和邹阳一商量,只好找一个地方停歇一段时间。

    我从来没想过在甘肃这个地方还能找到这么大片的雪原,不过好在我和邹阳终于是在前面看到了一个废弃的村庄,我们现在是被这雪地晃的眼睛直流泪,看到村庄,没有丝毫迟疑的冲着那些废旧的房舍就走了过去。

    这三天都没有下雪,等我们快走到村庄的时候,我看到地面之上居然是有一些凌乱的脚印,这脚印也是冲着那废弃的村庄走来,只不过这脚印只有进去的,并没有出来的脚印,我弯腰下去看这脚印。

    我抬头擦了擦眼泪,对着邹阳道:“这些脚印应该是昨天进去的,你看着风刮的脚印之上都有一层浅浅的弧,不像是刚刚踩出来的脚印。”

    邹阳点了点头,他知道我的潜台词,这个村子不干净,要想进去,需要谨慎,只不过现在我们两个已经没了退路,继续走在这雪原之中肯定对眼睛有极大的伤害,弄不巧就瞎了,一合计,我们只好硬着头皮走进了这个看似荒凉堆满积雪的村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