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三十二章 活尸
    我和邹阳只好硬着头皮走进了这看似荒凉的村落,我和邹阳商量,顺着脚印往前走,正好可以看看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脚印开始的时候还是整整齐齐,没有丝毫的慌乱,看路上的脚印,这应该是三个人,我心中浮出一个古怪的念头,这不会是师傅,兔子和岗吉的吧!不过想想,还真有可能,毕竟这荒郊野外的,也没有别人往这里来!

    想到这我和邹阳两人连忙赶紧顺着脚印往里走,不知道走了多久,感觉天上的太阳没有这么刺眼了,我抬头一看,发现原本晴朗的天空,居然又开始阴沉起来,我们必须快点了,要不天一下雪,地上的脚印一盖,就别想找到他们了!

    这个废弃的村子在外面看起来不大,但是进来之后,发现这个村子就然是好多小道,纷乱不堪,我看了一眼这错综复杂的道路,对着邹阳道:“幸好这有脚印,不然的话,我们肯定找错地方了!”

    邹阳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想什么,我顺着他的目光朝着这村子屋子瞧去,发现在厚厚的积雪掩盖下,这村子中的房子居然是石头做的!我猛地意识到了什么,和邹阳异口同声的说道:“阳城!”

    我说为什么进来之后看着错综复杂的小路心中隐隐的有种熟悉之感,感情这路的规格跟我们那次在阴城城池中见到的那石头城几乎一样,只不过这阳城的城池破败的太厉害了,根本没了阴城城池那厚厚的围墙,也没了大门!

    看来这些脚印真的是师傅他们的了!虽然没有确定这村落到底是不是阳城城池,但是十有**错不了,这样复杂的小路,还有石头制的屋子,除了这阳城城池之外,想不到会有哪个村子会建成这样!

    阴城的城池是不是跟阳城一模一样,现在已经记不清楚,我和邹阳顺着脚印开始发足狂奔,在绕的我头都晕了的时候,我们停了下来,我看着面前的脚印对着邹阳道:“出事了!”

    邹阳点了点头,我们面前的脚印开始杂乱起来,每两个脚印之间的距离很大,显然是在飞快的奔跑时候踩的,在不远处,甚至好有凹下去的一大片雪地,如果猜得不错,应该是有人摔倒了。【www.kan《zww.com 看 "。"中:文:网

    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开始乱起来,邹阳就想着往前走,我蹲下身来,对着邹阳道:“等等!事情不对!”

    邹阳纳闷的看着我,我低头查着雪地上面的脚印,对着邹阳道:“刚才我们数了,总共是三双脚印,现在你看看,脚印为什么成了四双?”

    邹阳一听,低头数了一下,然后对我道:“第四双脚印,好像不是人的脚印!”

    的确,多出来的那双脚印较大,步子跨度也较大,要是按照两步之间的步伐推算,这个东西的身高应该是在两米开外。

    我和邹阳对视一眼,赶紧朝着前面追去,这次没有跑出多远,就看到这些纷杂的脚印冲着前面的一座小屋中延伸而去。

    等我们来到小屋子面前的时候,发现脚印消失不见,应该是进到屋子之中,这石头屋子大概有三米多高,只有一个门,没有窗户,那黑黝黝的门口直冲着我们,似乎在诉说着什么,有些不可思议的是,这门口之上居然还镶嵌这一个木门,只不过现在这木门已经被打开。

    我拿着手电朝着里面照了照,发现这木屋之中空荡荡的,我当时一阵脑残,嘴中下意识的喊道:“有人吗?”

    这只是一个习惯性的动作,进别人家之前,都要问问,但是对于这个荒郊野外的小屋子来说,我这问题就显得有些不着调了。邹阳用看傻子的目光看着我,似乎不明白我这次为什么这么2.。

    只不过接下来发生了一件很离奇的事情,那石头屋子当中居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谁?”我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噎死,真被我歪打正着了?

    只不过听到这声音之后,我和邹阳戒备着往后退了一步,我继续道:“请问有没有见过三个从这路过的人,一个老者,一个藏人,还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

    里面的人听了我的话之后,久久没有回答,我都开始怀疑刚才听到的那是幻听了。那声音才继续从里面传来:“没!”

    听到这里,我顿时觉得这人或者什么东西肯定有问题,这纷乱的脚印分明是冲着这个小屋子来的,为什么他说没有见到,难道,他就是第四双脚印!?

    我和邹阳对视一眼,点了点头,朝着门口逼近,我边走边道:“门口明明有脚印,你却说没有看见,莫不是你将他们给害了?”

    边说着我在地上抓起一把雪,团成团,扔到了屋子之中,雪球啪的一下砸到了屋子里面的墙上,里面没有丝毫的异动,我身子一矮,直接弯腰冲了进去,手中的手电朝着屋子中那声音的来源之地照去。

    邹阳见我这样,赶紧随着我一同冲到了那石头屋子之中,只不过邹阳艺高胆大,直接就横着进去了,在阴城灵魂出体的这几天,我和凶狠的匈奴兵厮杀,又加上苏醒了秦始皇那部分的残缺记忆,我现在也不是一个菜鸟了,临敌经验提高了好几个档次。

    只不过我们两个冲冲进来的时候,屋子里面的人根本就没有出手对付我们,甚至连阻止的声音都没有。

    屋子中仅有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人,这人面朝房顶,见到我们两个冲进来之后并没有丝毫的反应,我站起身来,望着前面躺着的那人道:“你是什么人?”

    这种地方居然还有人,这可真是件怪事,再说这人屋子中什么家具都没有,这大冷的天,他直挺挺的躺在床上,除了死人,恐怕没人能忍受的住!

    我们两个小心的提防着他,我又问了几遍,但是床上的那人根本不理我,似乎就像是哑巴了一般,邹阳见他不说话了,直接走到了那床前面,张嘴道:“你是谁,你……”话还没有说完,邹阳就止住了话语。

    邹阳扭过头来,对我道:“这是个死人!”我听见之后心中一怔,死人?怪不得能这么安详的睡在这里,不过这要是死人的话,刚才怎么能回答我们的话?

    这事情有些邪门,难道又是撞鬼了?我走上前来,拿着手电照了照床上这个人,果然,这人身上布满了大量的尸斑,眼珠子已经腐烂萎缩,看这样子,这人应该是死了很久了,因为他的身体都开始缩水,刚才难道真的是他在说话?

    我心中觉得有些不舒服,用左眼在这个石头屋子中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鬼,这就有些蹊跷了,没有鬼,这个尸体难不成还真的会开口说话?这事情解释不通,只不过世界上解释不清楚的事情多了,备不住真的是这尸体说的话。

    死者为大,既然发现这个人是个死人,我和邹阳退后了一步,冲着他鞠了一躬,我嘴中念道:“人死如灯灭,刚才不知道你已经死了,有所惊扰,你别见怪。”说着我便冲他鞠躬,我站的地方是尸体的脚部位,我站着手电站直身体的时候,突然发现这尸体的脚上,居然粘着一些泥土!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肯定不是死的,居然是个活的!我赶紧拉着邹阳往后退去,邹阳没有看见这尸体脚上面的泥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发生这种行为。我冲着邹阳道:“这尸体,可能是活的,我看见他的脚上面粘了不少的泥土,这些泥土还很新鲜!”

    邹阳一听,远远的朝着那尸体的脚看去,果然在那破旧的鞋子之上,粘着一些泥土,这些泥土还是湿漉漉的,应该是刚从雪地中踩来。

    知道这尸体是活的,我心中有些吃惊,这尸体很高,估计有一米九左右,我心中升起一个念头,或许就是这东西追的师傅他们到处乱跑!

    只不过这尸体现在并没有丝毫的异样,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邹阳掏出怀中的阴阳镜,冲着床上的尸体照去,只不过这尸体就宛若真的死透了一般,根本没有理会我们两个的动作。

    师傅他们应该是进到这个屋子中,假使真的是这尸体追的他们,那么师傅他们呢?难不成还能被这尸体给吃了?

    就在我和邹阳一筹莫展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如果手电的灯光不直接照着前面的尸体,那尸体的头部好像是发着光,我心中一动,将手电关掉。

    前面的那尸体的额头部位,亮起了一个骷髅头的图像,这难道是斗笠人弄得巫术?我还没有吃惊完,就看到那个朝上的骷髅头图像慢慢的动了,一点一点的冲着我和邹阳方向转动过来,换句话说,那床上的尸体的头,正在朝着我们转了过来!

    又是诈尸了?要真是这东西追的师傅他们到处乱窜,估计不好对付。不过好在邹阳身上背着师傅那次让他拿着的那个包裹,里面还有一把从美人墓中带出来的砍刀,还有那把尖刀,我倒要看看,这活了的尸体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难道还有粽子厉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