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三十三章 瓮
    看见这尸体活了,我和邹阳抽出邹阳背后的刀,准备着和这东西大干一场,只不过床上的那尸体转过脸来之后,脸上的光亮的图像就慢慢的暗淡了下去,渐渐的消失不见了。【www.feii?suzw.com :看:。"中 "文 !网

    我和邹阳过了好半响,床上的尸体还是没有动弹,我打开手电一看,除了尸体的头朝着我们扭过来,这尸体又一动不动了,这件事真的是太匪夷所思了。

    床上的那具尸体还不如直接暴走,冲我们杀来,这样还好说,现在它又恢复了刚才死人摸样,我和邹阳有些无所从此。

    石屋外面的那些脚印显示师傅他们进到这里面来,但是现在石头屋子中除了那张躺着死人的床,根本没有别的东西,要想知道师傅他们是不是进到这里面来,必须看看床底下有没有东西。

    床是那种直接从地上用石头垒起来的,要想看这床有没有问题,需要从床上面掀开床板看,一般像是这种床,床下都会有一些储物空间,现在师傅他们进到这里不见了,我估计就是因为这床下有一个暗道,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师傅他们进到这个屋子之中为什么会不见了,至于这个有些诡异的死尸,我和邹阳决定先不去理会。

    阴间有阴间的规矩,阳间也有阳间的律法,它不招惹我们,我们也犯不着损阴德害了人家的尸首。我们两个重新走上前去,我道:“不知道你到底还能不能听见,估计就是你追的我师父他们,现在我要检查一下你的床,你好生睡你的,别再醒来了。”

    说着我将袖子拉长,蒙住手,和邹阳一同将那死尸从床上抬了下来,这次死尸乖巧的很,没有再次显示出那诡异的骷髅头符号。

    我们两个将其搬在了地上,我拿着手电往床上照去,床上只有一个光秃秃的床板,倒是能清晰的看见床板之间有一道缝隙,我拿着尖刀插到缝隙之中,将其翻开,有些迫不急待的将用手电朝着里面照去。

    我和邹阳对视一眼,我想的果然没错,在床板之下,有一条阶梯,直通地下,这阶梯之上还有一些水渍没有干掉,想来应该是雪水,师傅他们应该就在这里面。

    我拿着手电往下照了照,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东西,然后翻身下了这一个一米多宽的小洞口,这洞中空气倒是新鲜,不像是很久就封着的样子。邹阳随后跟上,为了出来方便,我们两个并没有将床上面的盖子盖住。

    阶梯总共有不到十阶,通道中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比起我们之前下的那些墓道或者是鬼校的那通道,这条应该是最安生的通道了,开始的时候还用手电照着,但是后来,前面的光就透了过来,我干脆将手电关掉,和邹阳悄悄的在这里面走着。

    前面的光越来越亮,只不过这地势倒像是一直往下去,这让我有些想不通,前面终于是到了要出去的地方,这时候邹阳对我做了一个站住的手势,他耳朵朝着旁边的石墙,似乎是在听这什么,过了一会,邹阳伏在我耳边冲着我轻声道:“前面有人!”

    我心中暗想,邹阳应该是听出前面的人不是师傅他们,要不也不会让我站住,我小心的将手电插到腰带中,然后抽出尖刀,对着邹阳使了个眼色,我们两个慢慢吞吞的往前面挪动。

    大概是快要到了出口之处,前面的光已经很亮了,我听见前面突然传来一阵声响:“师傅,你说我们还能出去吗?我们困着已经快三天了吧!也不知道秦关那王八蛋去哪了。”听见这声音我心中顿时有些激动,兔子的,不过听他有气无力的话语,好像是情况不妙啊。

    师傅的话传来:“稍安勿躁,不要在说话了,那东西要是再来了,恐怕我们就全部被拖进去了!”听见师父的话,我看了邹阳一眼,这次邹阳显然是多虑了,师傅他们肯定是遇到了什么危险,被困住了,不过现在好像暂时没有事。

    我们两个一前一后的走出通道,发现这光亮之处不是地面,而是是一个大坑,地面还距离我现在站的着有十几米,我就说为什么通道会是一直往下。

    这个大坑地面圆周估计有二十几米,但是越往上,这坑中央部分就大了好几倍,到了最上面,又恢复成而二十几米的样子,是一个瓮形状的大坑。可是我看了一周,并没有发现师傅他们的身影,这倒是有些奇怪了。

    我找不到师傅他们,干脆小声的叫了一声:“师傅,兔子你们在哪?”由于怕惊动了师傅口中那东西,我没敢大声叫唤,不过这声音在这瓮中应该能传递的很清楚。

    我的话音还没有落,就听见在这瓮中角落传来兔子的叫声:“秦关,你这***终于来了,快给我些水喝,我都快渴死了!”兔子的声音是在左边的角落传出,可是我放眼望去,并没有看到兔子的影子,这让我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不过听着声音,好像兔子在那石头之中一般!

    我和邹阳快步走到传来兔子声音的那里,走近了之后,我才看清了状况,我不敢相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兔子真他娘的钻到石头中去了!!

    在我前面不远处,兔子窝在一个阴影中,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要命的是,兔子现在就像是石壁上雕刻出来的雕像一般,整个身子嵌到了这石头之中,在兔子旁边,师傅还有岗吉都是这种情况。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闹鬼我也就接受了,现在可是毁三观的事情,这不科学啊!

    兔子见到我和邹阳怔怔的盯着他们看,气愤的喊道:“看什么看,快想办法把我们弄出来,要是等那个老妖怪回来,你们也得进来!”

    我走到兔子他们身边,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兔子一嘴不耐烦,道:“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个巫师,居然用妖术将我们弄到了石头之中,你快些帮忙,将我们拖出来。”我看了一眼兔子,并没有发现什么特殊,我问了旁边的师傅:“师傅,我怎么救你们?”

    师傅这时候眼神也非常的急切,对我道:“赶紧伸手将我们拖出来就行。”邹阳一听这话,立马去拉石头中的师傅,我一把将邹阳拽住,对着邹阳道:“这不大对!”

    按照时间算,师傅他们被困在石头中已经将近三天,他们不是像我和邹阳一眼灵魂出体,类似于龟息的状态,一个正常的人,三天不吃不喝决不能像他们一样,这么活蹦乱跳的!

    我拉着邹阳快速的往后退去,刚刚退出几步,那卡在石头中的师傅三人立马变了摸样,变成了张牙舞爪,七窍流血的恶鬼,冲着我们狠狠的扑来,不待我和邹阳抽出法器,这些恶鬼就顿住了身形,在那里死死的盯着我和邹阳。

    差一点就找了这些东西的道了,幸亏是我发现了不对,虽然不知道这些恶鬼到底是什么,这东西估计是被封在这,要是一碰到它们,恐怕是被困在石头之中的,就成了我们两个了。

    不过既然这些恶鬼能幻化出师傅他们的样子,应该是见过师傅他们,我对着他们道:“那三个人呢,你们幻化的人!”三个恶鬼眼看着到嘴边的肉又飞走了,哪肯跟我说话,只是一个劲的冲我们吼叫。

    我和邹阳看着问不出什么东西,只好打量起这个瓮周围来,这一仔细看不要紧,发现最底部的石头之上,大大小小的有好几十个雕像,那三个恶鬼,就是被封到这个雕像之中,只不过这雕像似乎不像是中原的风格,倒像是西域胡人,更加主要的是在这些雕像的正中,有左手持骷髅,右手拿法杖的披头散发老者,看着样子,应该是古时候女真的巫师无异!

    难道这里是古时候女真巫师的老巢?想到这里,我是既兴奋又担忧,我们这该不会是进了斗笠人的老巢吧!

    可是师傅他们呢?邹阳突然对我道:“看那里。”我定睛一看,发现不对了,这墙上到处都有雕像,唯独那里,空出了两三米的距离,难道,那里有道门?

    我们两个走上前去,并没有发现门的痕迹,倒是这附近石头凹凸不平,难道是有机关?电视上经常可以看到有某处鼓出来的石头,转一下,门就开了,我挨着那些凹凸不平的石头就摸起来,只不过哪一块石头都是纹丝不动,根本不像是有机关的样子,不过我心想着转鼓出来的石头,不知不觉中竟是攀着几块石头,爬上了石壁。

    我心中灵光一闪,顺着这凹凸不平的石头,就继续往上爬起来,果然和我想的一样,这些石头看似没有规律,但是爬起来丝毫不费力,每当你没有抓的地方时,在你上方不远处,就会出现一块鼓出来的石头,这分明就是一条隐藏极好的小路!

    顺着这条石头小路,我爬到了这瓮的中间部分,这里水平的朝山体中凹去,光线根本照不过来。我一只手艰难的将手电抽出,然后打开,小心翼翼的冲着这凹进去的部分照去,在灯光照射下,不远处居然是有一个山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