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三十四章 干尸
    看见山洞,我手脚齐用,小心翼翼的爬到了洞口之处,我拿着手电往里面照去,发现这个山洞深不可测,洞口倒是有两米多高,两个人并排走也不觉得拥挤,洞中干燥的很,我爬到洞中,招呼着邹阳爬上来。【www.kan>zww.coМ ,看.。 ,中!文"网

    这个山洞黑乎乎的不知道通向哪里,要想找到师傅他们,只能顺着山洞往里去,我们两个抽出兵器,谨慎的在这洞中走着。

    我和邹阳是并排的,走了一会,我就听见邹阳粗重的喘息之声,开始的时候,我还纳闷,这么点路邹阳怎么还累了?可是当了后来,那喘息之声就像是在我耳边响起,呼哧呼哧的,弄得我心烦,我小声的问道邹阳:“邹阳,你喘什么!”

    邹阳有些莫名其妙的道:“什么?”我刚问完这句话,耳边的喘息之声就消失不见了,我心中一紧,知道这又是遇见东西了,我没有继续说话,手中却暗做准备,那东西不出来就好,出来,一定给他一巴掌。

    不过好在这喘息之声随后就消失了,我们两个继续往前走着,前面的山洞慢慢的变宽,不过山洞左右偶尔凸出的山体,乍一看就像是一个人挺立在那一般,我们两个刚刚走过这凸出的地方,我就感觉背后传来风声,关键时候那些战场上的临敌经验显现出来,我一个前扑,直接扑到在地。

    嘴中冲着邹阳喊道:“小心!”邹阳还没有说话,就听见一个惊喜的声音从我们背后传来:“秦关!是他娘你吗?”这居然是兔子的声音,我扭过身子拿着手电一照,顿时看见山洞的阴影处藏着一个衣衫褴褛的人,却正是兔子无疑。

    兔子看见是我,激动的一把将我从地上拖了起来,来了个熊抱,看着这架势,应该错不了。兔子将我抱住,嘴中有些慌张的吼道:“快去救师傅,他被抓住了!”我一听赶紧推开兔子,师傅被抓住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兔子情绪激动,有些语无伦次,但是我好歹也听明白了,师傅他们一行人被追到这里之后,他们顺着山洞往里跑,山洞中有一处诡异的庙宇,里面有一些雕像活了过来,师傅为了救兔子,被那些雕像给抓住。

    兔子才跑出来,就听见山洞中有脚步声,然后就藏在这里,没想到居然是我和邹阳来了,刚才我听见粗重的喘息之声,应该就是兔子的声音顺着石头传到我耳朵之中的。

    大体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们三个赶紧往前面那个庙宇中走去,这雕像活了,事情真是不可思议,希望师傅他两个没事才好。

    不多时,我们就到了兔子口中那个庙宇之处,这个庙直接是在山体之中雕刻出来,在山中掏出一个空间,不过我们走出的这山洞和这庙门之间有一米多的间距,从这一米多的间距往上看去,就能看到那宛如一线的天,这块居然是被硬生生的分成了两半,这是一条裂缝,我伸头往下一瞧,这缝隙不知道通到哪,反正下面还裂开挺深。

    石庙高约四米,上面有一个人字形的的房檐,房檐之下镂刻着四个柱子,每个柱子之上都纹刻着一些恶鬼,最上面有一个大大的带着蛊虫符号的骷髅头形象,中间那两个柱子之间是大开的庙门,庙门也是石头的。

    按理说这石庙之中应该是黑咕隆咚的,但是庙门之中居然亮着一些幽光,据兔子说,庙里面有一盏佛灯,将这小庙照的灯光通明。

    按照我的意思,我们直接就冲进去,但是兔子死活不肯,说这庙虽然看起来小,但是里面有好几间房子,关键里面还有一些活过来的雕像,这样贸然进去,肯定就是死路一条,兔子是被那些雕像吓怕了。

    不过庙里面突然传来的一声怒吼顿时让兔子闭了嘴,那是岗吉的声音,只不过听这声音,岗吉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麻烦,我和邹阳抽出刀,冲着庙门就窜了进去,兔子眼看不行,也跟了进来。

    果然像是兔子所说一般,这庙中另有乾坤,不到三十平方的小庙之中,居然大大小小的共有八个门,而在庙的正中,有一盏莲花底座的长明灯幽幽亮着。这里面没有兔子所说的活过来的雕像,也没有师傅他们的踪影。

    正在我们犹豫的时候,听见岗吉的声音从左边第三个小门中传来,我和邹阳先后冲着那小门窜去,我把手电扔给兔子,让他在后面给我们照着,只不过冲进那小门之后,发现这个屋子中还亮着长明灯,不过岗吉的处境就是有些危险了。

    兔子果然没有骗我们,这个房间中站着一个仿若石头人一般的东西,手中正在拎小鸡一般拎着壮实的岗吉,想要把他放到一个一米多高的瓮中。岗吉见到我们冲进来,嘴里叽里咕噜的说了一阵藏语,我拿着手中的尖刀冲着那雕像一砍,倒是砍掉了一些泥巴,根本就没有效果,我冲着岗吉喊道:“说人话!”

    邹阳也是拿着那把开山砍刀,狠狠的冲着面前的雕像砍来,邹阳这把刀可是连古尸的皮肉都能砍开,寻常的石头根本不在话下,这一刀狠狠的冲着那雕像胳膊砍去,扑的一声,雕像的手臂从手肘之处,齐刷刷的被砍了下来。

    而被提着的岗吉,啪的一下,就跌落下来,砸到了他下面的瓮上,这瓮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了,哪经得起岗吉这样折腾,哐啷一声,这瓮就被砸烂了,岗吉吓了个半死瘫软在那瓮碎片之上。

    倒是那雕像,手肘被邹阳砍断之后,居然是从断口之处,慢慢的渗出了一些红色的液体,乍一看,就像是血液一般,诡异的很,而雕像脸上居然也是露出了痛苦的神色,那眼眶之中的眼珠,居然是转动了一下,冲着邹阳看来。

    邹阳不等这雕像反应,手中砍刀急急挥舞,势如破竹般的将这个雕像给砍碎,只不过这碎片伤口之上,到处都能看到那鲜红的液体,看起来无比的诡异,我心中嘀咕,莫不是这雕像年代久了,成精了?

    世上这东西年代一久,都会产生些灵性,经常可以听说在某处砍树的时候,那棵树露出鲜血,这成精的事情,并不是空穴来风。

    雕像虽然被邹阳大卸八块,但是那眼睛还在死死的盯着邹阳,怨毒之色不言而喻,这东西实在是不详,我们还要去找师傅,我对着地上的岗吉道:“赶紧走吧,找师傅去!”

    我和邹阳,兔子想要走出去,但是发现岗吉还是一动不动的坐在地上,难道岗吉吓的腿软站不起来了?兔子冲着我道:“岗吉好像有些不对劲啊!”刚说完这话,地上蹲在的岗吉就裂开嘴巴,嘿嘿大笑起来。

    岗吉是低着头的,我们看不清他的表情,只不过从他这如同夜枭般桀桀阴笑,我们就能知道岗吉中招了!邹阳手中阴阳镜一翻,冲着岗吉就照去,阴阳镜反射出这房间中的灯光,照出岗吉的影子,兔子咽了口吐沫道:“那是什么鬼东西。”

    阴阳镜反射出来的光照出岗吉的影子,居然是只有几十公分,身子瘦小如同骷髅,而那头确是极大,我用左眼死死的盯着岗吉看,想要看看他是不是鬼上身了,但是任凭我怎么看,都没有发现什么不对之处。

    岗吉嘿嘿笑着,站起身来,不经意间,我看到他的背后居然有一双长毛的小手!我迈开脚,调整一个角度,看到岗吉背后居然是死死的趴着一个干尸一般的浑身长毛的孩子,这孩子手脚扣住岗吉的背部,脸是朝着我这边,见到我看来,那干尸似乎是有所察觉,用那空荡荡的眼眶看着我,然后张合了一下嘴巴。

    而它趴着的岗吉,就像是被这东西操控一般,也是扭过头来,冲着我张合了一下嘴巴,这也算是上身吗?听过鬼魂上身的,但是没有听过尸体还能上身的!这干尸应该就是那瓮的东西了!

    这时候邹阳和兔子都已经看到岗吉背上趴着的那具小小的干尸了,我对邹阳使了个眼色,让他用阴阳镜试一下,不知道这干尸吃哪一路的饭,是不是也像粽子一样,害怕黑驴蹄子,还是像鬼一般害怕这阴阳镜。

    邹阳掐了一个法决,祭出阴阳镜的光芒,冲着岗吉背后的干尸打去,那光芒还没到,岗吉就转动了身子,挡了下来。我们大感头疼,岗吉这么魁梧,就像是天然的肉盾一般,怎么能打到他身后的如同八角鱼一般的干尸呢。

    进了庙中还没有师傅的音讯,我对着兔子和邹阳道:“你们先去找师傅,我顶住他。”邹阳和兔子他们知道,三个人在这耗着也是耗着,现在救师傅要紧,慢慢的往门口移动。

    他们这一动,被干尸控制的岗吉立马像是弹簧一般冲着门口扑了过来,我闪过身子,绕过那岗吉,挥刀就冲着他背后的那干尸斩去,只不过那小干尸就像是有所反应一般,转过头来,冲我一张嘴,而那岗吉居然也是将脑袋拧到了背后,冲着我张开嘴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