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勾魂
    我害怕继续攻击干尸,它会把岗吉折腾死,只好收手,而干尸见我站在那里,就转过头去,冲势不变的冲着邹阳他们扑去,邹阳不信邪,抬脚就像着扑来的岗吉踹去,邹阳这时候的力气能跟白毛粽子想比,这岗吉自然不是他的对手。【www.kanzww.com 看 ?。 ?中?文? 网

    岗吉还没有反应过来,身子就被邹阳踢了回来,那干尸显然也没有意识到这种情况发生,人撞了邪之后,一般气力都会大很多,它没有料想到这邹阳居然比撞邪的力气都大。而我恰好站在那岗吉退来的后面,我眼睛中寒光一闪,将尖刀递到左手,右手极阳符猛现,在干尸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抓住了它的胳膊。

    我抓住干尸的胳膊之后,干尸那瘦弱的胳膊立马嗤嗤冒起了黑雾,下一刻,干尸嘴中发出一阵凄厉的叫声,下一刻居然浑身绿毛大增,我意识到不好,手中的力道加大了几分,猛地拉扯起那具干尸的胳膊来。

    一个干尸还能有多硬的胳膊,被我这么用极阳符一拽,只听着咔哧一声,我硬是将那干尸的胳膊给拽了下来。我用的力气较大,拽断胳膊之后,猛地往后退了几步,我看着手中那长毛的断肢发了一下怔。

    只不过等我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却是找不到了那干尸的踪影,反而在岗吉的背后出现了一个干尸形状的洞,我心中一抽,这干尸钻到岗吉的身体之中去了?

    这个念头还没有落下,岗吉就转过身子,眼睛直直的盯着我,然后嘴巴中大吼着冲我扑来,看岗吉现在一脸死灰之色,知道他肯定是凶多吉少,估计救不回来了。

    不等着岗吉扑过来,我就将脚下那压碎的瓮碎片朝着岗吉踢去,然后冲着邹阳他们喊道:“赶紧去找师傅,愣着干嘛!”我不相信这个庙中就只有这种雕像和干尸,要是只有这东西,肯定是困不住师傅他们。

    岗吉脚下踩到瓮片,打了一下滑,我借机弯腰来了一个扫荡腿,将岗吉摔倒在地,只不过这岗吉摔倒之后,身子居然是直挺挺的站了起来,然后僵直的冲着我走来,我有些无奈,这岗吉就像是狗皮膏药一般,死死的跟着我也不是事啊!

    就在我心中烦闷怎么处理岗吉的时候,前面的岗吉却像是突然间失去了水分一般,身子急速的干瘪了下去,那原本光泽的皮肤立马多了一些褶子,就连头上的那些头发也是迅速的脱落下来,只不过唯一没变的,就是岗吉那耷拉着的右手。

    我猛地意识到这是怎么回事了,那具干尸显然是在岗吉身体中吸食岗吉的阳气,类似借尸还魂的把戏,要是让那干尸真的吸食完岗吉身体之中的阳气,估计我就不是它的对手了,那时候岗吉肯定也就是死路一条。

    其实现在岗吉也没了生的希望,毕竟被那东西钻到了身体之中,五脏六腑都是都被毁了,就算是干尸现在出来,岗吉立马就会生机全失。

    我现在的心态比起以前来果断了很多,当我意识到岗吉怎么着都是死人的时候,我手中的尖刀丝毫没有迟疑,冲着岗吉狠狠的扎去,他死了也就死了,我不能让他的尸体变成怪物。

    岗吉没有躲闪,任凭我的尖刀插到了他的身体之中,只不过尖刀插进去之后,没有一滴的鲜血流出,我心道完了。果然下一刻,这岗吉的面貌居然是慢慢的变了,脸上的肌肉骨骼一点一点的蠕动起来,不消一会儿,竟然成了刚才我看到那干尸的摸样。

    现在已经可以宣布岗吉的死亡了,这样我下手也能痛快一些,我抽出尖刀,冲着已经变成干尸的岗吉再次扎去。这尖刀是在不死村中拿出的,不死村村长用的东西,有极强的辟邪破煞作用,不然也不能斩掉婴灵。

    被我接连捅了几刀的干尸终于是熬不住了,不在继续吸食岗吉,双脚一蹬就冲着我扑来。我猛地将手中的极阳符冲着它一晃,干尸吃惊,连忙在空中定住了身形,直挺挺的掉下来,我心中发狠,拿着尖刀就往他的头上刺去。

    只不过刀还没有刺到其头上,干尸的头又变回了岗吉的头,我这一下说什么也是刺不下去了,但是这时候,我背后阴风一起,握住尖刀的左手似乎是被什么东西抓住了一般,狠狠的从冲着那头刺去。

    我看了一下自己的左手,左眼发现岗吉居然站在我身边,用手抓住我,我心中一悲,这么快岗吉的鬼魂就出来了。只不过岗吉现在浑身戾气,对这个害死他的干尸有着很大的怨气,看到我下不去手,干脆帮我捅了下去。

    我手中的尖刀刺进去之后,卡在那脑袋之中,一时间拔不出来,但是干尸和岗吉两个人几乎同时动了起来,岗吉恶狠狠的冲着干尸扑去,而干尸却是冲着我扑来。

    岗吉现在心中的怨气极大,成了厉鬼,这显然是干尸没有想到的,干尸还没有扑中我,就被岗吉扑着往后退去。我手中牢牢的抓着那把尖刀,被他们这往后一拽,顿时抽了出来,岗吉将那干尸扑倒之后,伸手就往干尸的腰部摸去,干尸这具尸体本来就是岗吉的,岗吉自然熟悉,他从干尸那腰部摸出那把藏刀,狠狠的冲着干尸砍去。

    按道理说这藏刀应该砍不动干尸,再是由于岗吉现在怨气太大,在加上干尸刚刚夺得岗吉的身体不长时间,扑哧一声,岗吉居然是将干尸的头给砍了下来,我心中暗叹了一声,藏人果然是凶悍,那可是自己的尸体啊!

    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停留的了,我下不去手灭掉这长着岗吉面貌的干尸,但是岗吉的冤魂却是下的去手,我转身离开,去找师傅。

    出去之后,我听见从中间那个屋子中传来兔子的声音,赶紧冲着那里面跑去,刚进到这里,我就闻到一种奇异的香味,我冲进去之后,发现师傅正躺在地上,兔子在一旁搂着他,而邹阳正在死死的盯着墙上的一副画一动不动。

    我问了一下兔子:“师傅怎么了?你们就遇见刚才那个雕像,怎么还能逃不掉?”兔子脸色一变道:“当时可不是就一个雕像,并且这里面似乎有着一种奇异的声音,我们进来之后居然是浑身提不起劲来,这上面那个人也出来了,我们这才没有跑掉。”

    我抬头看去,瞧着墙上那个兔子口中出来的人,这人就是邹阳死死盯着的那画,壁画中的人是个老者,一头鲜红的头发,左手持着一个骷髅头,右手拿着一个长长的木头法杖,这人似乎就是我们从那酷似瓮的大坑中看到的那个女真巫师,它出来了,这话怎么说?

    这巫师脸上画满了一道一道的条纹,这些条纹乍看没有什么规律,但是我仔细盯了一会发现头有些晕,而眼中巫师脸上的条文似乎是活了过来,像是一个个魔咒一般在我眼前旋转起来,我知道事情不对劲,但是想要挪开眼睛却是已经不可能。

    我拼命的想闭上眼睛,但是现在就像是被鬼上身一般,全身根本不受我的操控,隐隐的,我居然有种灵魂要离开身体的那种感觉。这时候,兔子一把抓住了我,将我拽开,直到我的眼睛离开了那巫师的脸,我才长长的喘了口气,身子也恢复了直觉,这巫术,实在是太可怕了!

    兔子见我这样,道:“你怎么了,你快看邹阳。”邹阳还在看着那墙上的壁画,我赶紧拉住邹阳,背对着那副图画,挡住邹阳的视线,我和邹阳对视一眼,发现邹阳现在的眼睛居然成了诡异的纯白之色,这绝不是翻了白眼珠,而是那连瞳孔也成了白色。

    邹阳被我挡住之后,嘴巴张合了一下,过了许久才是长长的吸了一口气,那眼睛也是慢慢的恢复了黑色,只不过邹阳现在的眼神有些呆滞,失去了许多灵气。

    兔子冲我叫道:“那是什么!”我定睛一看,发现在邹阳头顶居然冒出了一缕白气体,冲着墙上的那画像飘去,我心中大惊,这白气体可是邹阳的生魂啊!我说这画像看起来为什么会有灵魂出窍的感觉,感情这东西就是一个勾魂的巫术!

    好在现在邹阳没有看那画像,生魂出来之后,冲了一半之后,便不再继续往画像冲去,而是晃晃悠悠的在空中飘着,我将邹阳牵到兔子那边,对着兔子道:“兔子,你傻了吗,那是邹阳的生魂,快点将它弄回去。”

    兔子也是在这庙中被吓傻了,听我这一说,立马醒悟过来,放下师傅,然后掏出八卦镜,反面朝着邹阳生魂,嘴中像是唱戏一般喊道:“邹阳,邹阳,魂兮归来!”这生魂刚出身体不久,稍微被道士一引,就能回到那身体之中,果然空气中的那道白雾听到兔子喊叫,飘飘悠悠的冲着兔子的八卦镜飘来。

    兔子将手中八卦镜往邹阳身上一贴,那道白气随即钻到邹阳的身体之中,邹阳浑身打了一个颤,然后眼中又有了神采。

    只不过邹阳一醒来,脸上一变,冲着我们道:“这壁画上有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