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三十六章 骷髅锁魂
    邹阳说这壁画上有鬼,顿时让我有些不解,我用左眼看去,发现这上面根本找不到鬼的踪迹,我问道邹阳:“你这话什么意思。【www.ka"nzww.com 看! 。,中.文.网”

    邹阳道:“刚才我看着画的时候,就像是被鬼上身了一般,浑身不能动,并且灵魂都感觉冲出来了,隐隐约约中,我似乎是看到一个红发老头向我招手。”邹阳说的红发老头应该是这女真巫师无疑,只不过,这巫师真的还有鬼魂在这吗?

    我蹲下身来,看了看师傅,师傅现在面色安详,叫了几声,师傅并没有回答,邹阳摸了摸师傅的脉搏,眉头一皱道:“大师的样子,像是丢了魂。”我吃惊的看了他一眼,难不成师傅的魂魄就被被这画给收了去?

    我问道兔子:“你亲眼看到这画上的巫师走了出来吗?”兔子心有余悸的道:“那还有假,要不是这***老头,我和师傅还有岗吉早就跑出去了,真不知道这该死的人皮图上带我们来的是什么地方!”

    现在最关键的是怎么救出师傅,要是按照兔子这样说,事情就麻烦了,师傅很可能是被女真巫师给收了魂魄,只不过我不敢相信这巫师这么久了还能保存下鬼魂来,要是真的保存下来,必须有个阴城那样的存在,保持它的魂魄不散才对。

    正在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左眼看到岗吉从外面飘了过来,看他的样子,应该是报仇了,只不过现在成了厉鬼,要是不超度的话,岗吉是没办法投胎轮回的。岗吉进来之后,张嘴对我们说些什么。

    只不过我们都听不见他的声音,岗吉脸上露出焦急的摸样,直接走到了这个房间那壁画之前,眼睛朝着壁画看去,也就是不到两三秒钟,岗吉的鬼魂嗖的一下冲着那壁画冲了过去,最后消失不见。

    我们三个面面相觑,岗吉这是要表达什么意思,难道是告诉我们跟着它一起进到这幅图画之中吗?

    我拿手挡住自己的视线,不让自己看到这壁画上巫师的脸,然后重新看起这壁画来,当我从壁画的脖子看到他手中那的东西时,我发现了一些东西,我叫着邹阳和兔子过来看这巫师手中的骷髅头,那上面是不是装着什么东西。

    兔子眼尖,一拍大腿,冲着我们道:“这不是岗吉的模样吗,哎!这是师傅!”说着兔子指了指你骷髅头上如同蚂蚁大小的人影,在我们仔细观察之下,终于是确认了师傅和岗吉他们两个都是被困到了那里面。

    事情有些难办了,这骷髅头肯定是有这锁魂的功能,要不然师傅他们两个肯定不会在里面不出来,我问了下兔子:“师傅进去多长时间了?”兔子道:“不到半天吧,我跑的时候师傅还在跟这个巫师打斗。”

    我看了一眼邹阳,心中想着要不要和邹阳再来次灵魂出窍,杀到这里面去,将师傅给救出来,但是邹阳在一旁看出我的想法,对我道:“不行,灵魂极其脆弱,不能连续折腾。”

    我心中着急,要是兔子口中的这个巫师出现就好了,把它灭了之后,这壁画上面就应该没了那诡异的锁魂之力。就在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这个庙宇中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我们三个连忙站起身来,贴在这个屋门之后,等着这脚印主人出现。脚印似乎是进到那庙中之后,就开始踢踏踢踏的向着我们这边走来,感觉就要到了的时候,这脚步声突然停了下来,就好像根本没有出现过一般。

    我们三个人静静的等在门后面,等着这人进来,可是门口的那人似乎就是跟我们耗上了一般,丝毫没了动静,邹阳先是忍不住了,直接提着砍刀出去,我们两个紧跟其后,邹阳看到门口的那人之后,嘴中不自觉的咦了一声,我一看,发现这门口居然是站着那个躺床上的死尸!

    事情太奇怪了,它怎么跟着来了,兔子看到它之后并没有什么异常反应,我悄声问道兔子:“你没见过他吗?”兔子摇摇头道:“没啊,我怎么会见过他?”兔子那次并没有被这个东西追,至于脚印慌乱是因为那时候天要起风,他们就跑的快了些,至于那脚印,我估计应该是后来才追上来的。

    这尸体处处透着诡异,开始的时候还能说话,但是后来又像是充电了一般,亮起了巫术骷髅符号,会转头,现在居然又跟着我们来到了这里,这东西到底是不是死人,要是死人也太不老实了吧!

    我们三个看着面前站立的尸体有些无所适从,虽然知道他很可能是站在巫师那边,但是现在他只是跟着我们,毕竟没有做别的事情,也不好贸然出手。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听见我们身后的屋子之中传来一阵咳嗽之声,听这声音,居然是师傅的!

    我们三个连忙转过头去,朝着那小屋走去,只不过那静止不动的尸体,在这一刻突然动了起来,听闻背后的风声,邹阳二话没说,反腿一个飞踢,将这扑过来的那无名尸体给踹去老远。

    我和兔子则是跑到了那屋子之中,两个人避开上面的壁画,异口同声的喊道:“师傅!”师傅这时候猛地睁开了眼睛,只不过师傅的眼睛是那种渗人的白色,我和兔子现在几乎是趴到了师傅的身上,看到这诡异的眼神,两个人立马知道不妙,连忙避开。

    师傅张嘴对我们喊道:“走……”只不过师傅的声音较粗,没了以前那种温厚的感觉,我心中咯噔一下,师傅这不是被鬼上身了吧!师傅抓了一辈的鬼,现在居然是被鬼上身了!但是为什么被鬼上身之后师傅还有意识?这应该是师傅的魂魄和那个巫师的鬼魂同时进了他的身体!

    顾不得想这么多,我和兔子齐齐退开,而师傅身子却是剧烈的颤抖起来,眼睛一会变成煞白之色,一会又恢复成黑色,看起来诡异无比,师傅这时候忽的一下子站了起来,五指成爪,向着我和兔子抓来,只不过这手还没有伸出,就被另一只手给抓住,看起来就像自己控制不住自己一般。

    师傅面红耳赤,脸上青筋暴露,嘴中艰难的冲着我们说出一句走,这时候要是走了,那我活着在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我瞥见师傅的百宝囊,那里面应该有不少的法器,拿出来之后定能帮助师傅克制那巫师。

    想到这里,我猛地冲着师傅扑去,将他身上的百宝囊摘下,师傅见我扑来,那只想要攻击我的胳膊一下子卡在了我的脖子之上,我下意识的将手掰住师傅额那只胳膊,感觉师傅下一秒都要把我的脖子掐断,这时候我突然看到自己手,暗骂自己笨,手上极阳符一闪,拍在师傅的脑门之上。

    师傅口中传来一阵尖锐的叫声,随即退后了几步,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赶紧从百宝囊中摸出那镇魂铃,叮铃铃的摇起来,退后几步的师傅脸上表情一松,眼睛成了黑色,然后掐了一个发指盘膝坐下,我一看这架势知道这镇魂铃起作用了。

    只不过师傅刚盘坐起来,师傅嘴巴未张,但是从他的腹部居然叽里咕噜的说出了一阵诡异的语言,那语言就像是从阴城中听到斗笠人的声音一般,而外面和邹阳打斗的那具尸体,听了师傅的话之后,长啸一声,嘴中喊道:“死!”

    这东西又说话了!伴随着那具尸体的死,邹阳闷哼了一声,我将手中的镇魂铃递给兔子,然后冲了出去,发现原本只有那具尸体还有邹阳的庙宇,这一刻竟是多了这么多的石头雕像!这些雕像一动之下,浑身掉着石头碎屑,张牙舞爪的冲着邹阳扑去。

    我将尖刀在手上划破,冲着那几个雕像砍去,粘了血液的尖刀捅这石头就像是捅豆腐一般,噗噗的将那些雕刻纷纷打碎,邹阳手中砍刀急舞,砍碎了几个雕像,然后冲着那尸体砍去。

    这尸体现在头上已经出现了那发亮的骷髅图形,现在的战斗力直逼黑粽子,邹阳堪堪能和他打成平手,只不过我发现邹阳虽然将其砍伤之后,那尸体皮肉蠕动一番,伤口迅速的合好。

    那皮肉之下,隐隐的可以看见如同蛆虫一般的蛊虫,想来着就是这尸体能够复原伤口的原因。

    我将那剩下的那些雕像砍碎,然后和邹阳左右朝着那个尸体夹击而去,尸体怪啸一声,伸出双手,冲着我们抓来,我左眼清楚的看到这尸体之中有一个黑色的鬼魂在操控,我连忙将右手中的尖刀换到左手,佯装插去。

    那尸体果然中计,伸手来格挡,尖刀粘上了我的血液,又加上它自身的破煞作用,直接将尸体的伸来的手给扎透了,而我真正的杀招却是在右手之上,我左手撒开,欺身向前,右手极阳火一出,狠狠的拍在这尸体的脑门之上。

    尸体中的那鬼魂被极阳火一烤,顿时窜了出来,而失去鬼魂控制的尸体,被邹阳一刀砍掉了脑袋。之后邹阳不解气,直接将这尸体分尸。

    那鬼魂被极阳火逼出之后,想要逃窜,只不过已经来不及,我的右手直接抓到那鬼魂之上,扑哧一声,将其烤成了灰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