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四十章 顾忌
    虽然我极其的不情愿,但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自己的左手持刀,狠狠的冲着我的右手砍来,眼看着就要砍到我的右手之上,这时候斗笠人那酷似孩童一般的声音确是戛然而止了,而我身上的那怪力也是一下子就消失不见。【www:kanzw.com 看.。!中!文?网

    我慌忙抽回右手,左手的刀收势不及,狠狠的丢在了地上。等我捡起刀来之后,就听见不远处的浓雾中传来打斗之声,我喊了一声:“邹阳?”

    兔子却是在一边喊道:“邹阳在你那里!”我心中了然,这显然是邹阳将我在鬼门关给拉了回来,我认准打斗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点一点的冲着那边移动,不多时,我就看到邹阳和斗笠人在前面缠斗。

    要说斗笠人的身手真是厉害,举手投足之间尽显高手风范,但是遇到了邹阳,他的这种优势荡然无存,现在斗笠人一直被邹阳打压着,出不了多久,斗笠人一定就会落败。

    以前的斗笠人都是会控制着一头粽子,但是现在我们进的这个地方特殊,斗笠人不可能将自己的粽子带进来,那他的优势只有会巫术这一点,现在短兵相接,斗笠人是用自己的短处和邹阳的长处砰,脑子是进水了。

    斗笠人打了一会,被邹阳一刀逼开,斗笠人扭过头来,嘴巴一张,又是开口道:“秦关啊,给我右手吧!秦关啊,你右手杀了我啊!”随着斗笠人口中的吟诵,我身上那种奇异的感觉又开始出现了。

    我突然意识到,这可能是跟我刚才将那巫蛊娃娃给杀了有关系,斗笠人早就知道那个巫蛊娃娃不是我的对手,他也没期望巫蛊娃娃给我带来什么伤害,他想做的就是让我亲手把巫蛊娃娃给杀掉,然后建立起冥冥中的一种因果关系,借此来害我,这应该是巫术中的一种!

    想不到不知不觉中,居然又是着了这***巫师的道,不过好在邹阳袭来,打断了斗笠人的话,我身上的那感觉才消失了,我见状,连忙抽刀扑进战团,这斗笠人处处透着诡异,必须快点将他杀了,不然又不知道在哪会着了他的道!

    邹阳一个人就能把斗笠人逼得险象环生,加上我之后,斗笠人更是岌岌可危了,只不过斗笠人口中偶尔发出的孩童之声,让我心中惶惶,身子不受控制。

    斗笠人刚刚闪过邹阳的攻击,我趁着当口一刀刺去,我心中暗喜,以为终于要结束了,但是刀伸到一半,斗笠人突然扭过头来,他刷的一下抬起头来,透过斗笠帽檐,我看到他那双亮的怕人的眼睛,我心中一惊,知道事情坏了!

    在我盯住他眼睛的时候,我大脑中轰的一下变成了一片空白,身子完全不受控制的挥舞着手中的刀冲着邹阳砍去。邹阳哪里想到我会出手伤他,见到我冲他攻击连忙挥刀格挡,也就是邹阳身手太好,才能一瞬间反应过来,我手中尖刀连劈三下,将邹阳逼到一旁,等到了第四刀的时候,我身子又是恢复了知觉,只不过这时候我们两个已经是离开斗笠人几步距离。

    等我再回头的时候,发现斗笠人居然是手中拿着一个骷髅头,晃晃悠悠的跳起来舞蹈,只不过斗笠人的舞蹈难看之极,丝毫没有美感,在这个似真似幻的阴阳交汇之处,极其的煞风景。

    斗笠人扭动着他的身子,像是机器人一般,一顿一顿的在继续着他诡异的舞蹈,我们两个虽然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但是任凭他这样下去,肯定不是什么好兆头,这次我学乖了,不想去盯着那斗笠人的眼睛,直接冲着斗笠人扑去。

    斗笠人突然大叫一声,凌空伸手一抓,似乎是抓到了什么,然后冲着我们一挥手,我们两个以为是暗器,赶紧闪开,只不过我们两个面前只是多了一些雾气,并没有有暗器袭击,这斗笠人实在是够无聊的,居然玩起了这种把戏。

    就在我以为斗笠人佯装攻击的时候,我们面前的雾气之中突然出现了两个魍魉,这魍魉一出来,我就看出不对了,魍魉多是那种极美的女子形象,为何这两个魍魉是青面獠牙,目光凶狠的恶鬼形象?

    还没想过来这是怎么回事,我们面前的两个魍魉就是冲着我和邹阳扑来,这东西本是无形,刀剑难伤,除非是用法器,可是我担心一旦是动用了法器,会不会将这里所有的魍魉给激怒,倒时候,我们这些人一个也别想着出去了,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更别说这魍魉还是精怪!

    我这迟疑之间,这两个魍魉则是到了我们两个的近前,我和邹阳不约而同的往后退了一步,倒不是怕了她们两个,只是担心她们背后的那数以千计的魍魉大军,只不过前面那两个魍魉如影随形,牢牢的冲着我们两个追来。

    我暗叹一声,对着邹阳道:“杀吧,没别的办法!”

    邹阳点头,翻出阴阳镜,冲着前面扑来的魍魉就照去,这两个魍魉被邹阳阴阳镜一照,顿时身形被打散,化成了一缕烟雾消失不见,我心想着这魍魉怎么这么不经打,而斗笠人那该死的声音又是传出来:“你用阴阳镜杀了我,那就见阴阳镜给我,将阴阳镜给我!”这次斗笠人的声音居然成了双重的女音。

    该死,我们又着了斗笠人的道,邹阳被斗笠人这么一念叨,手中的阴阳镜就像是烧红了的铁块一般,邹阳再也把持不出,一下子将其给摔倒在地。而邹阳的阴阳镜掉落之后,那两个魍魉则又是从雾气中现身,飘飘忽忽的冲着我们过来。

    这东西打也不是,杀也不是,除非是彻底将其打的魂飞魄散,否则还能在云雾之中诞生,但是刚刚仅仅是将其身形打散一次,邹阳的阴阳镜就被缴械掉了,我们哪里还敢妄动。

    斗笠人见到我们两个只是拼命躲避魍魉的攻击,再也没有心思顾忌其它,嘴中又开始念叨起来:“秦关,秦关,你将右手给我!”我的身子又是不能动了,左手作势要砍右手,我现在心中大怒,嘴中喊了句:“我还你妈啊!滚!”

    自从秦始皇的灵魂苏醒之后,我的魂魄比其他人强大了一些,秦始皇以前身居高位,自然灵魂之中就有着一股傲意,被我这么一吼,斗笠人居然是闷哼了一声,而我身上奇怪的力量顿时消失,我似乎是明白这巫蛊之术,其实就是作用于你的灵魂,你的灵魂越强大,巫术对于你的伤害就越小。

    想道这里,我心中那不属于我的傲气顿时出现,万千魍魉如何,也就是一些阴祟之物,任你幻化万千,我自心如磐石,看你怎么迷惑于我,大丈夫生于世,何苦畏手畏脚。

    心中豪气一生,我对着邹阳道:“你别动,让我来!”说着我祭出兵符朝着那两个死死追着的魍魉打去。魍魉虽然被斗笠人控制着朝我扑杀来,但是自身的灵智还在,见到我手中的极阳符,她们知道这次要是碰到了,可不是身形破碎这么简单了,她们垦地就是魂飞魄散了!

    两个情面魍魉脸上立即露出了惊恐的表情,挣扎着想要逃到一边,但是斗笠人手中掏出一些白粉一般的东西,冲着两个魍魉撒来,这白粉不知道是什么物事,魍魉沾到这东西之后,那原本虚无缥缈的身子,居然是慢慢凝实了,也不再漂浮在空中,两个白皙的玉足一点,站在了地上。

    现在魍魉正在发生着蜕变,如果说之前看到的魍魉是如梦似幻仙女一般的存在,而现在的魍魉不单单是青面獠牙,那原本看着滑腻的肌肤正在飞速的起了一层皱纹,不消一会,魍魉就从二八年华的少女,变成了一个身上褶皱丛生,佝偻干枯的老太太,偏偏这魍魉穿着极少,现在看起来让人恶心不已。

    只不过这白粉似乎威力极大,变苍老之后的魍魉,看样子就是厉害了很多,她们伸出三寸多长的指甲,冲着我扑杀而来,邹阳想要出手,但是我害怕万一杀了这两个魍魉之后,斗笠人又会弄一些乱七八糟的巫术来害我们,我有始皇之魂不怕这些,但是邹阳容易出危险,我阻止了邹阳出手,独自对上这两个魍魉。

    由于经过阴城中那场战争洗礼,我临敌经验多了很多,动作虽然不雅观,倒是实用的紧,两个魍魉一前一后跑来,我手臂一挥,极阳火破体而出,打在那魍魉的必经之路上,但是魍魉还没有撞到极阳火上,身子一下子消失不见,我的鬼眼也找不到她的存在,而另一个魍魉忽的一分为二,二分为四,眨眼的功夫,我身边就围满了长相一模一样的魍魉之魂。

    这中间只有一个是真的,其它的都是假的魍魉最擅长的就是幻化和隐藏,在这雾气之中,更是如鱼得水,我穷尽鬼眼也是没有办法发现真的魍魉在哪,最让我担心的是,还有一个魍魉隐藏在暗处,我这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去办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