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四十二章 斗笠亡
    我挑选的时候,正是那斗笠人无暇顾及的时间,其实我心中一直认为,这斗笠人应该是感觉到了我和兔子,毕竟我们两个消失这么久了,他不可能一点都没有察觉到,但是就算是他知道我们两个在后面,我就干脆来个阳谋,就挑这一个你无法分身的时间!

    两米的距离,加上我的手臂和尖刀的长度也就是我跨一步的事情,在斗笠人身子颤动的时候,我拿着尖刀,终于是动了起来,尖刀刀身很窄,不适合劈砍,但是挺适合刺,要不是它只有单刃,我真的是觉得这是把剑。【www.kanzww.com 看 ?。 ?中?文? 网

    我猛地跨出那步,手中的尖刀笔直的冲着斗笠人背后心脏部位刺去,对于杀了这个斗笠人,我心中是没有一点罪恶感的,是他教唆刘毅把自己的孩子给炼制成了小鬼,是他让岗吉两兄弟送命,眼看着我的刀剑就要冲到那斗笠人的背后,我全身的神经都崩了起来,眼中只有刘毅背后心脏部位。

    只不过这时候,背后的兔子却是突然间尖叫了起来:“小心!”而正和斗笠人那条灰龙斗法的师傅和邹阳二人也是脸色大变,眼睛睁得大大的,朝着我看来。

    看到他们的反应,我明知道中计了,但是手中的尖刀还是没有停顿朝着斗笠人的背后插去,刀尖碰到斗笠人的背后,就像是扎到了豆腐上一般,直接破体而入,我亲眼看到斗笠人的血液从他背后喷涌而出,死了?

    可是还没有等我想清楚,斗笠人到底是不是死了,师傅他们到底是在惊慌什么,而我左边的灰雾之中,就传来一种异样的波动,一阵彻骨的寒气还有令人作呕的血腥之气就扑到我的身边,我的身子就像是冻住了一般,一下子就停在了那里。

    斗笠人虽然身子被我刺中,涌出了一堆鲜血,但是那只剩下一条血脉的灰龙,在得到这些鲜血补充之后,就像是进了大补之物一般,猛的又吸取灰气,变成了比刚才还长的灰龙,这龙比起刚才那条来犹有过之。

    师傅和邹阳两个立马被这条灰龙给缠住,而兔子这边,见到我身边发生的事情,想要过来帮我,却是被斗笠人随手洒出的一堆粉末粘出的魍魉给挡住。

    话说我这边直到我被冻住,我都一直没有明白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刚才不是进展的很好吗?我将尖刀插进了斗笠人的身体之中,他不死也是重伤了,师傅他们到底是看到了什么,难道,难道这斗笠人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吸引我过来偷袭他?

    他竟然是用自己的身体来当诱饵,我心中打了一个寒战,斗笠人不但是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似乎是在响应我心中所想一般,斗笠人冲我诡异一笑,将他的斗笠一扔,露出了他的真实面容,我的眼珠子不能动,但是恰好跟其面对面,这斗笠人脸上怎么没有那个巨大的血瘤?

    他到底是不是斗笠人?斗笠人嘴角的鲜血还是直流,加上他苍白的面容,阴毒的眼神显得无比的狰狞,斗笠人摸了一把嘴上的鲜血,双膝一曲,居然是朝着跪了下来,嘴中发出吟诵之声,他先是用匈奴语叽里咕噜的说了一阵,边说边跪拜,之后又改用汉语开始打声的喊道:“用您后人的鲜血,用你敌人的身体,以女真古庙的灵力,召唤您的归来,出来吧,巫将大人!”

    斗笠人说完这话,慢慢跪着朝我爬来,到了我身边之后,他朝着背后一摸,然后用沾满鲜血的手朝着我摸来,我冷冷的看着他,想要看看这王八蛋到底搞什么鬼。他将手伸过来之后,并没有冲着我抓来,而是朝着我旁边,那个让我感到寒意和血腥之气的地方伸出手,这里是,那个门!

    斗笠人的用沾满血的手碰到那扇门之后,我们所在的空间中居然是出现了一阵钟鸣,之后就是天地间响彻出一声佛号,这佛号邪气凌然,丝毫不像是我们寻常听的那庄严的佛声,并且佛声中伴随着嘶嘶的如同蛇叫一般的声音。

    异象消失之后,我突然听到身边那扇门中传来一阵强有力的心脏跳动之声,这声音就像是在我耳边炸开一般,伴随着这声音,一种强烈的生死危机浮现在我的心头,这种感觉来的如此汹涌,又是那么的真实,从没有一刻,让我产生如此的生死焦虑之感。

    师傅这时候见到我的处境,邹阳和兔子或许没有看出,但是师傅慧眼如炬,早就看出而来不对,这斗笠人一直设局,一直勾引着我,让我一步一步的陷入他设好的局之中,为的就是这一刻,让我当那个巫将的肉身!

    在我耳朵之中听着那杵杵的心脏跳动之声时候,我的心脏就像是受到了某种召唤一般,也是随着那心脏一下一下的跳起来,可是那心脏居然是越跳越快,我的心脏也是越跳越快,我就觉得自己的心脏下一刻就要随着那声音跳爆了!

    师傅见到我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知道不能再拖了,他将桃木剑递到左手之中,右手掐了一个道指,捏出一张符咒,右手将那符咒朝着自己的眉心一贴,然后左手挥动着桃木剑凌空画起了符,斗笠人见状,忙时冲着那门咚咚的磕了几个响头,我耳中听的那心脏跳动,更是加快了几分。

    师傅凌空画好符咒之后,嘴中喝了一句疾,然后右手将眉心的那符咒一挥,连同那凌空画出的符咒一同朝着我这边那个门打来。斗笠人哪里会让师傅破坏了他的这降神仪式,但是现在他也到了山穷水尽之地,见到师傅打出了双符,一咬牙,想用自己的身体挡住那飞来的符咒。

    这时候我身上慢慢的开始出现又麻又痒的感觉,就像是有千万条虫子在我身上爬的那种感觉,我知道要是自己在不自救恐怕我真的就成了他人嫁衣,成了那巫将的身体,我决定做最后一搏,实在不行,我还有最后的杀手锏。

    我拼劲全身的力量,猛地将自己舌头塞进那微微张开的牙齿之中,然后狠狠的咬了下来,舌尖是人身体最为敏感的地方之一,借着这一股锥心蚀骨的痛楚,我身子猛然能动了起来,我啪的将右手贴到了眉心之上,嘴中发出困兽一般的怒吼:“我去你大爷的!”

    随着我这声怒吼,我的眉心之处亮起了那耀眼的兵符符号,你大爷的,我管你有地狱火,我管你是什么巫将!在老子眼中你们都给我玩去,玩勺子把去!那璀璨的如同恒星一般的兵符符号被我狠狠地打在那个凝实的灰色门之上。

    我清楚的看到那门口之处伸出一只布满长毛的青色巨手,这是用左眼看到的,鬼居然还能长毛?还没有想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兵符就打在了那手之上,而我的极阳符出来的时候,我不小心带出了一些极阳之火,那土坯房间中的地狱火就像是一条黑色闪电一般冲到极阳火之上,可是这极阳火已经落到了那青手之上,两团火顿时在是那手之上炸开,那绿色的巨手在这爆炸之中,顿时缩了回去。

    斗笠人拦住了师傅的那张有形符咒,但是师傅凌空画的符咒还是打到了灰色的门之上,这次不但是那青手失去了踪影,就连那门也开始晃荡起来,眼看着就要消失在天地间。

    那斗笠人就像是发疯了一般,冲着那门大吼了一句:“不!”然后身子冲着那即将消失的门扑去,嘴中嘟囔着谁也不知道的语言。

    看到斗笠人宛若厉鬼一般的神情,我神色一怔,没有拦住他,看着他从我身边扑过冲到那就要消失的门之中。斗笠人居然是冲进了那门之中。

    而那跟邹阳斗法的灰龙在没了斗笠人支撑之下,顿时化成了一团灰气,消散不见。那门消失不见,连同冲进去的斗笠人,他死了吗?

    没人回答我心中的疑问,只不过看着师傅手指急掐,脸色急转,看来这斗笠人的去向还是变数。

    兔子被那两个魍魉折磨的有些苦不堪言,他用自己手中的八卦镜只能面前支撑,要是他不受斗笠人的反噬,倒不会这么凄惨,我心想着将那魍魉给杀掉,但是师傅拦住我,掏出几张符咒,然后拿出那许久不见的虎牙,冲着那那两个魍魉打去。

    虎牙本来对于这个巫术有着极强的克制作用,加上魍魉身上只是沾了一些骨粉虫卵,被师傅符咒家虎牙一碰,顿时身上的巫煞顿消,又变成了那貌美的女子形状,这两个魍魉冲着师傅盈盈一拜,然后消失在雾气之中。

    我看了那变得极其淡薄的灰气,心中暗叹了一声,这斗笠人是我见过心计最深的斗笠人,我有些不敢相信他居然会这样死掉。

    时间所剩不多,我赶紧走到了土胚房子中,想要进去找那个戈的下落,可是就在我们三个走到了土胚房子中,外面那些魍魉极其凄厉的哭喊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