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四十三章 到手
    这些魍魉哭的可真是个惨绝人寰,惊心动魄,我心中立马警醒,魍魉没事不会这样哭喊,我们三人也不敢在停在土坯房子中,一众来到那雾气蒙蒙的房舍外。【www.feii?suzw.com :看:。"中 "文 !网

    这原本安静祥和甚至有些仙气缭绕的阴阳交汇之地,现如今成了一个死气遍布,百鬼穿行的大凶之地,而造成这个结果的最终原因就是因为在这正中,那原本消失了的门,用重新开了起来!

    在那个门中不时的传来一阵阵的鬼哭之声,有无数个青黑长毛的胳膊,从门里面伸出,朝着外面抓来,有的魍魉不小心从那里经过,就被那些胳膊给抓住,这些胳膊抓住魍魉之后,并没有将其拖进门中,反而是将魍魉生生的撕成了一片一片。

    魍魉从被抓住到成了碎片,只是短短的一瞬之间,甚至成了碎片之后,魍魉的那半脸上的眼睛还冲我们眨了一下,随后这魍魉就魂飞魄散,消失在天地间。

    雾气中的魍魉哪里见过如此事情,纷纷哀嚎着朝着边上飘去,原本躲在雾气中的她们纷纷现出了原形,朝着边上飞来,那门周围居然是没了雾气,成了一片真空之状。

    那门中的伸出的胳膊挥舞着,似乎是感觉到抓不到东西了,便一个一个的缩回到门里面,但是这门丝毫没有关掉的趋势,从里面涌出的灰色死气,已经到了肉眼可见的状态,在过多久,这阴阳交汇之地的平衡就会被打破,到时候,谁也不想出去了。

    师傅对着我道:“那巫师没死,那巫将想来是借着他的**来到这阴阳交汇处,快!”

    师傅一说让我们快,我们几个纷纷拿出自己的家伙,冲着涌出无尽灰气的门冲去,邹阳的阴阳镜,兔子的八卦镜,我拿出师傅的定鬼罗盘,冲着那门就祭出了法器。

    师傅在我们身后,拿着那把七星桃木剑,在地上找个七个地方,每个地方用桃木剑连点七下,这七个地方隐隐的呈一个北斗七星状。

    师傅站在天权星的位置,将手指咬破,用血在七星剑上画了一个血符,然后嘴中大喝道:

    “茫茫酆都中重重金刚山;

    灵宝无量光洞照炎池烦;

    九幽诸罪魂身随香云旛;

    定慧青莲花上生神永安!”

    师傅喊完这《破地狱咒》之后,手中的那沾血的桃木剑变得通体晶莹,它上面画的那符咒仿若游蛇一般,活了过来,师傅掐了一个法指,盯着那门口,不在言语。

    我不知道师傅在等着什么,后来师傅跟我说过,这《破地狱咒》只能打在恶鬼身上,那门类似于通道一样的存在,《破地狱咒》根本对其没有效果。

    我们三个拼劲全力的冲着那门祭出法器,门隐隐的有消散的趋势,只不过还不等我们来的及庆幸,门中忽的钻出了一个硕大无比的头颅,这头颅就像腐烂了好久一般,那灰黑色的腐肉勉强粘连在脸上,而它那空洞的眼眶之中,正有着手指粗细的虫子探起身子,头发一根不剩,脸上生着存在的渗人绿毛。

    我们本来打着那门,那里料想到会出来这么一个东西,不约而同的退了一步,但是们身后的师傅却是在这时候出手了,他口中道喝一句:“急急如律令!”那桃木剑上宛若游蛇一般的血符忽的飞出,钻进了那门伸出的头颅之上,见到师傅祭出的血符在我们面前飞过,我和邹阳先后挥出了手中的尖刀(砍刀)冲着那丑陋的头砍去。

    这头见到我们三个打来的攻击,嘴巴一张,露出那仅剩的半截舌头,闷闷的喊了句:“不!”然后头猛地往前一扎,带动着门后面的那身子朝着门撞来,这门就像是有着一层水波一样,这头颅连同身子撕破了这水波就要冲道我们身边。

    师傅的血符先贴到那头之上,那头中似乎是有什么爆炸了一般,随后就是我和邹阳的刀先后砍到了那头颅之上,蓬的一下,那腐烂的头颅就这样被我们两个砍的开了瓢,那头碎了之后,溅了一地的蛊虫,不由分说,我和邹阳,将那些蛊虫打杀至尽。

    话说虽然我们现在见那人的头给打爆,但是这人最终还是在那门中出来了,出来之后,那原本乌烟瘴地的氛围一下就消失了,一同消失的还有他身后的那那扇门。

    看着这具无头尸首,我心中有些戚戚,虽然人不出头上的面容,但是看着他身上的衣服,还是能知道,这就是刚才冲进去的那个斗笠人,这个降神仪式居然是这么霸道,我不知道他还有没有自己的灵魂,反正他的**现在已经是完全烂了,成了一个人蛊,何为人蛊,就是用人肉饲养那些蛊虫。

    现在看来,他的降神仪式应该是失败了,虽然他在门里重新出来了,我有左眼看,并没有发现有鬼怪跟出,这次他偷鸡不成蚀把米,将自己搭了进去。

    时间不多,我想着走到那土坯房舍之中拿出戈,只是我刚想动的时候,师傅却是低声喝道:“别动!”师傅的声音压的很低,就仿佛是怕惊扰到什么一样。

    被师傅这神秘兮兮的一喊,我顿时心神一紧,又出了什么了?我前面那具无头尸体,突然是动了一下,我心中一抽,这斗笠人还没有死?我仔细看了一下,发现不是斗笠人手动了,而是斗笠人身体中的那蛊虫拱开斗笠人的皮肤,钻了出来。

    蛊虫啪叽一声掉在地上,看着这肉呼呼粉嫩嫩的虫子,我心中涌起了一股不祥的感觉,还没等着我过去将那虫子踩死,前面那具无头尸体突然抖动了起来,我心中那不祥之感越发清晰起来,我手中尖刀一抽,冲着它就捅去。

    只不过这下子可算是招惹了马蜂窝了,那颤动的尸体砰的一下子碎了,从里面钻出了数以万计的红色蛊虫。

    我有密集恐惧症,看到这些虫子一条压着一条满满当当的扑了一地,我顿时头皮发麻,往后退了几步,接下来,更让我们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这些蛊虫居然一条压着一条,迅速的爬成了一个人的形状。

    只不过这人浑身上下都是肉呼呼的虫子,没有五官,没有手指,有的只是一个轮廓,再加上虫子是粉红色的,看起来就像是被扒了皮的人一样!

    那虫子组成的人,在不知名的力量控制下,冲着我们扑来,这时候我不知道是斗笠人的冤魂作怪,还是他降神仪式成功,召来这一个怪物,看到那东西扑来,我们几个不由分说,纷纷亮起了自己的家伙,朝着它打去,只不过这由蛊虫组成的人那一条一条的虫子,就像是肌肉一般,使得这人形怪物力大无比,刀枪不入。

    我们现在不敢和他近身相接,万一这家伙身上的蛊虫在我们皮肤碰到他的时候,钻到我们身上,倒时候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回我们的命了。

    师傅的道法这时候对于这些肉虫组成的人也是没了丝毫的办法,只能靠着我和邹阳手中的刀来抵挡,只不过这条条蛊虫组合起来,就像是牛筋一般,又韧又壮,根本不可能砍断。

    我们阻挡不了这个人形怪物冲着我们走来,现在它似乎是熟悉了这个形状,举手投足间,灵动了许多,好几次我差点都被它给抓住了。

    师傅在祭出黄符未果的情况下,冲着我喊了句:“秦关,你快去拿戈,时间来不及了!”

    我将手中刀冲着师傅一抛,然后转身就要走到那土坯房之中,但不知道为何,我居然是拉到了这怪物的仇恨,他没有管将它砍断了好几条蛊虫的邹阳,反而见我转身的一刹那,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冲着我扑来。

    我背后没有张眼,但是听得那尖锐破空之声,我下意识的低头,只不过这也来不及了,我被身后的那虫子人牢牢的抱住,然后它的冲势未减少,直接是将我冲到那前面的土胚房子中。

    我发誓我还没有准备好进到这地狱火之中,但是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头朝下栽倒了那六七十厘米的地狱火里面,我的脸先碰到了那幽幽的黑火,顿时我就感觉到脸上像是被浇上了热油一般,烫的我一下子就闷哼了起来。

    随后我的身体整个都落到了地狱火中,身上的衣服没有燃烧,但是我现在感觉就像是浑身**的落到了一个油锅之中,全身的每一个细胞,每一根神经都是充斥着满满的痛感,这痛还夹杂着那烧灼之感。

    我就感觉自己像是直接被烤熟了一般,连同灵魂都被烤熟了,不过稍微让我有些庆幸的是,我身后的那虫子组成的人,进到这地狱火中之后,顿时发生了解体,地狱火号称烧尽天下一切罪恶,你这蛊虫本就是天下阴邪之物,进到这地狱火之中,还不是自讨死路。

    那些虫子一条一条从人的形状之上脱落下拉,随后就在这地狱火中翻滚扭曲,不多时,就不动了。

    我现在的处境跟这些蛊虫差不多,只不过我还好披着一张人皮,地狱火烧的只是我的灵魂,我也没有做过什么大奸大恶之事,在我感觉自己被烤熟了之后,我慢慢的可以站起身子了。

    师傅说得没错,在前面不远处,就可以看到那个戈,放到一个铁架之上,我艰难的挪动着脚步往前走去,身后兔子好像是说了什么话,但是传到我的耳朵之中,我就听得嗡隆嗡隆的,不知道他说的什么。

    终于是走到了那戈之前,我心中还想着,师傅不是说着里面有一个地狱火的精魂吗,怎么现在也没有看到,难不成看到我英明神武,不敢路面?又或者这根本就是秦始皇之前设放的一个机关?

    我想要伸手拿那个戈的时候,心中还想着找找这地狱火的精魂在哪,鬼使神差的我往后扭了一个头,这一扭头,顿时吓了我一大跳。

    在我脸前不到一寸处,一个满脸着火的人正在死死的盯着我,这不是那***地狱火精魂吗,它一直在跟着我!怪不得兔子在上面唧唧歪歪的冲我说什么呢!

    我这一扭头,地狱火的精魂就冲着我掐来,我的脑子中突然多了一个模糊的意识,烧尽前世罪恶!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阴城中当鬼的时候,他们的语言直接在我脑子中出现一般,难不成这是地狱火精魂给我传递的一个信息?

    我还没有彻底领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地狱火的精魂就掐住了我,并且我们周围那些地狱火一下子暴增起来,充斥了这整个屋子,阻断了外面那些人的视线。

    话说我被地狱火的精魂给掐住脖子之后,我顿时觉得灵魂某处有个地方开始剧烈的烧灼起来,我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那部分灵魂正在飞速的少着什么,那痛苦的感觉没法用笔墨来形容。

    偏偏这时候我还是意识清醒,寻常时候,碰到这么痛的情况早就昏厥过去了,我站立不住,身子慢慢的软了下来,而掐住我的那火人冷冷的盯着我,我的脑海中出现了一道意识:“坚持住……”

    我真想对这火人说,我坚持尼玛啊,现在我终于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我现在受得痛苦明显是秦始皇那时候犯下的罪孽,为什么让老子来承受,好在我这只是秦始皇的一道残魂,那罪孽也不是多么的沉重,就在我感觉自己的灵魂就要被烧的魂飞魄散的时候,终于那个该死的火人放开了我。

    在他放开我的时候,我第一时间将右手上的阳火激发而出,我让你烧老子,我去你大爷的,我的阳火一出现,直直的冲着那个地狱火精魂打去,出乎我意料之外的,那个火人居然是没有丝毫的抵挡,任凭我将阳火轰在它的胸口。

    我这时候发现,这个土坯房子中的那些黑色火焰都是消失不见,只剩下了我前面那个被我打中的那个火人,火人现在粘上阳火之后,也是慢慢的变得透明起来,最后这火人竟是变成了一个古代将士的形象,他有些吃惊的看着自己变成人的双手,最后冲我微微一笑,消失不见。

    我的心中莫名的涌起了一阵悲伤之意,这应该是当年忠于秦始皇的死士之一吧,为的就是沉沦千年,等着我的到来,将我身上秦始皇的罪孽烧灼干净。

    我叹了口气,拿着前面架子之上的戈,走到了师傅他们身边。

    现在时间不等人,我拿到戈之后,众人开始找那出口,现在子时已经快要过了,再不出去,我们这些人就永远的留在这了。

    正在我们里里外外都翻腾过来的时候,那雾气之中的魍魉一个个的浮现,站成了两排,似乎在列队欢迎一般,我们心中一动,顺着这两排魍魉之间的小路,迈开了脚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