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四十五章 丧事
    师傅拿出人皮图来,对着我道:“这次我们去这吧。【www‘kanz^ww.com 看.。:中,文,网”我看了一眼地图,发现上面是用小篆标注的末燕,也就是现代的河北省附近,只不过那时候的地图和现在差距太大了,要是在山中那种没经过开发的地方也就好了,但是如果有了建筑,那就不好办了,更让人有些担心的是,这这人皮图上标注的地点好像是叫做什么村,估计不好找。

    时间定下来了,等到初三这天我们就走,给兔子打了一个电话,兔子说到时候就能回来,时间一眨眼就到了初三,我跟爸妈还有左寒三人依依惜别之后,就跟师傅邹阳来到火车站,左寒本来就是个孤儿,我爸妈很疼她,让她找到久违的家的温馨,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和左寒确定了关系,现在大事重要,儿女情长还是等等再说吧,貌似师傅说得童子之身很强大的样子。

    兔子没有回我们住的地方,直接在火车站等我们,等到回来之后,兔子似笑非笑的对我道:“素素说想你了,问你什么时候去我家看看她。”我心中猛地一抽抽,这不是找事吗,我刚跟左寒有些苗头,素素这是要干嘛。

    我打了个哈哈,连忙将这件事给掀了过去。

    这次我们准备的很全,衣服都是那种厚厚的登山服,食物准备到了河北再去采购,手电,黑驴蹄子,糯米,两把刀一把桃木剑,还有一些法器之类的也一同带了去,分成四个背包,每人背着一个。至于那带回来的戈,又给了爸爸,让他保管。

    从西安做火车到河北需要12个多小时,在车上无聊,我就给兔子显摆起我这些天学的道法来了,并且鄙视兔子道:“现如今,我可是比你厉害了。”兔子听到我的话,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反对,只是默默的将头转向了窗户外面。

    我心中一动,难道是伤害到了兔子的自尊?我刚想安慰兔子的时候,兔子就冲我伸出了两根中指……

    这次地图上画的要找的这个东西像是一个娃娃,看到这个娃娃,我心中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那个巫蛊娃娃,还有婴玉,我们这次找的不会又是这种东西吧。

    火车上无聊,加上这绿皮火车中是在是太冷,我捂了捂厚厚的登山服,缩了缩头,沉沉的睡去。

    等到我醒来的时候,火车已经开始慢慢的停了下来,进站了,我们四人拿起背包下了火车,这是到了石家庄了。

    下了火车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师傅总是往我的身后看,我用左眼盯扫了扫背后,并没有发现什么脏东西,不知道师傅在看什么,我问道师傅:“师傅,你在看什么?”师傅道:“没什么,就是觉得有东西跟着我们,但一时间又看不到。”

    我笑了笑,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就算是真的有脏东西跟着,那肯定它是想要找刺激了,心中这么想着,我们几人就找到了火车站旁边的一个宾馆住下,上次刚去了甘肃,现在又来到了河北,真不知道这次能遇到什么情况。

    我和师傅拿出人皮图和现在地图认真比对了一下,终于是得出结论,我们要找的地方在河北的保定市,休息了一晚上,我们第二天天一早,坐上继续北上的汽车,终于是到了保定市。

    我们下车的时候,天还是挺早的,大越是早上十点多,今天天气不错,我们下了车之后,走到本地的超市,买了大量的压缩食物,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我们这次在汽车之上,居然是又遇到了一些来旅游的跟我差不多大的年轻人,这不禁让我想起那次在不死村中遇到的木头人一行人,只不过这些人并没有跟着我们经历接下来的历险。

    来到保定市之后,我们就拿出早就比着人皮图勾画好的地图找起来,我们先要去的地方叫做定兴县,又是开始坐车,等到我觉得自己都快被这车颠的散架之后,终于是到了那传说中的定兴县。

    其实来这里前,我就拼命的想这里在秦朝时代究竟出过什么牛逼的人物,只不过任凭我想破脑袋,都没有想到这里究竟出来过什么厉害的人物。

    到了定兴县之后,剩下的路就要靠我们自己走了,街上有两个不大的小孩,正在放着鞭炮,似乎两人都不敢放,其中一个对另一个稍微胖的人道:“风萧萧兮易水寒,小胖,你加油!”

    听到这小孩的话,我们都是哑然失笑,这两个孩子也就是三四岁的样子,居然还会说这么文绉绉的话,不过被他这么一说,我又是想起了那美人冢中的荆轲来。

    定兴这里并么有下雪,我们四个认准地图上的方位开始迈开脚步走,只不过绕过了几条街,忽然听见有唢呐的声音,大过年的难道是有人结婚?不过听这声音不喜庆啊,倒像是哀乐!

    本来我们四个不想多事,但是那唢呐声过后,突然在那不远处的院子中爆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这哭声中夹杂着一个凄厉的女音道:“你死的冤啊!死的冤啊!”

    从来不知道人的哭声可以这么具有穿透力,我们四个听到这哭声,说什么也迈不开步子,师傅心地善良,听到那女子哭声凄厉,就叹了口气,带着我们走到了那传来的哀乐声院子中。

    院子中停放这一口将近两米的巨大棺材,棺材旁边跪着一个三十左右的女子,还有一个小小的孩童,这孩子也就是四五岁的样子,穿着孝衣头戴着孝帽,跪在那里瑟瑟发抖,小小的身子在这冰天雪地中,看的是那么惹人心疼。

    女子更别提了,现在她哭的梨花带雨的,美艳的脸庞上面又是鼻涕又是眼泪的,好不凄惨。除了这两个人之外,倒是好有一些穿着白丧服的人,但都是没有跪下,神色悲切的看着跪着的那娘俩。

    这院子中除了这些人之外,还有一些吹鼓手,正拿着笙竽,鼓着腮帮子吹得起劲,对于院子中悲伤的景象视若罔闻,这种场面他们早就习以为常了。

    见到我们四个进来,这时候一个英武的小伙走了过来,对我们道:“你们是谁?来这里干嘛?没看到这是什么时候吗?”

    这也不怪这个小伙说我们,人家这是办丧事的,我们四个贸然进来,却是不大合时宜,师傅冲着小伙子道:“我们是过往的行人,听见刚才这里有人喊冤,过来看一看。”

    小伙子听到师傅这么一说,道:“哪里有什么冤枉,赶紧走吧,凑什么热闹,也不怕晦气。”说着这个小伙子居然是用手推我们四个,想要把我们赶出家门。

    邹阳什么脾气,被这小伙一推,登时就要发飙,我赶紧拉住他,这小伙子也是穿着孝衣的人,肯定是死人的本家,既然人家不想让我们多管,我们也没有必要管这些事情了,我正想拉着邹阳走的时候,师傅突然说了句:“棺中之人是不是前日凌晨三点暴毙而亡?”

    师傅这话说的声音不大不小,不过恰好能让院子中的大部分人听到,那女子听到师傅说的话之后,立马从地上站起,那头上戴的孝帽被带掉,她披头散发宛若厉鬼鬼一般的扑到师傅身边,抓住师傅的衣服,狰狞的道:“你怎么知道,是不是你害的他?”

    我眉头一皱,将那女子的手给拽了下来,对着师傅道:“师傅,我们走吧,不要多管闲事了。”兔子也是一脸的不耐烦,倒不是我们没有同情心,但是我们好心要帮他们,但是这女子竟是诬陷师傅。

    师傅对着女子道:“人不是我害的,我还知道,你们如果把他这么葬下去,这院子中的所有人,就别想着安生了。”

    师傅说完这话,那吹鼓手也是将嘴中的活计放下,惊讶的看着师傅,他们这些人,跟死人打交道打了好多年,自然见过一些奇怪的事,听见师傅这么一说,一个吹鼓手道:“大师何处此言?”

    师傅道:“这人暴毙而亡,心中怨气太深,你们若是就这么将他葬了,他怨气不出,找不到发泄之处,自然会一一寻到你们身上。”

    众人听到师傅这么一说,立马惊慌起来,这幽冥之事,谁也不清楚,他们将这尸体入殓的时候,就遇到了许多怪事,现在听师傅这么一说,众人皆是信了七八分。

    尤其是那个女子,听到师傅这么说之后,立马冲着师傅跪下,边哭边喊道:“师傅,我家男人死的冤啊!”师傅将女子扶起,让她将事情的经过说一遍。

    死的男子姓高,叫高博,的确是前日凌晨突然暴毙的,据这个女子说,高博平常根本就没有什么病,不可能突然暴毙而亡。当然要只是这么些事情,女子也不会说高博是冤死的。

    女子说高博死前的前一天,突然没由来的对着女子道:“我觉得这些天一直有人在外面盯着我,你最好不要出去。”女子当时还以为高博神经质,没有放在心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