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四十六章 棺煞
    半夜的时候,女子感觉一直动弹的高博突然坐起了身子,女子本想着问问高博这是要干什么,但一想到两人刚吵完架,女子便赌气没有理高博。【www.kan>zww.coМ ,看.。 ,中!文"网

    高博坐起来之后,就没有说什么话,直接站起来,掀开被子走了下去,女子被高博掀开被子这么一冻,嘴中骂道死鬼,要是她知道这是最后一次见到他老公,估计打死她也不会骂他了吧。

    高博起来之后,女子模模糊糊的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的听到她仅有四岁的孩子的抽泣声,女子连忙睁开眼睛,想要去看看这是怎么回事,她睁开眼就看到自己的孩子站在床头上,一脸的泪水,女子问道:“怎么了娃?”

    高博儿子边哭边道:“爸爸呢,我刚才睡觉的时候看见爸爸浑身是血的站在我身边,我害怕。”

    女子赶紧安慰她的孩子,对他道:“那只是个梦,你爸爸……”这时候女子才意识到高博刚才起夜之后根本没有回来。

    女子这时候也是慌了,这大年初一的,再说都这么晚了,高博还能去哪,女子在各个屋中都找了一遍,没有发现高博的身影,这时候,在房门口站着的,那只有四岁的孩子对着他妈妈道:“妈,我看厕所那里站着一个人。”

    女子一听她儿子这么说,一股凉气,从脚底一直冲到了天灵盖,人家都说孩子的眼睛是最纯净的,能看到那些东西,难不成……

    女子不敢想下去了,她看着那黑咕隆咚的厕所,手心冰冷,这时候她哪里还顾着跟她高博吵架这回事,张开嘴巴,冲着院子就喊道:“高博,你这王八蛋在哪?”女子喊了两声之后,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人回答。

    倒是她的孩子,嗷的一声哭了起来,本来女子心中就害怕,被她家小孩这么一吓,顿时浑身发起抖来,女子好容易收敛起心神,拉过她家孩子,压低声音道:“娃,你哭啥?”

    那小孩边哭边道:“俺看见俺爸了,他咋长着大嘴吓唬俺呢?”女子浑身冰冷,她小心的看了一下自己这个院子中,哪里有人影,女子强忍住心中那喷薄而出的恐惧,颤抖着问道那小孩:“娃,你爸在哪呢?”

    小孩一抬头,立马大声哭喊道:“可不就在你头上的吗?你咋把俺爸爸背起来了?”小孩说完这话,女子背后立马吹起了一阵激灵灵的阴风,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女子顿时感觉自己的肩头一沉,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坐在了上面。

    女子似乎是安慰旁边的孩子,也像是安慰自己,道:“高博只是起来上厕所了,干嘛疑神疑鬼的,高博你快出来啊高博。”说道后来,女子声音中居然带起了哭腔。

    只不过这静悄悄的夜,唯有偶尔乍起的寒风来回答女子,就连虫蚁鸟鸣都是收了起来,四周静的怕人,女子将她的孩子送到屋中,拿着手电,哆哆嗦嗦的往厕所那边走去,她耳边一直回荡着她孩子的那句话:“你咋把俺爸爸背起来了?”

    等到女子拿着手电到了厕所之后,女子喊了一声:“高博,你在里面吗?别吓我,我不生你气了。”厕所中静悄悄的,没人出声。

    女子这时候的恐惧已经到了极致,她的男人起来之后能上哪去,肯定就在这个厕所中,但是为什么不说话,难道真的像她孩子所看见的那样,成了鬼?女子越想越害怕,这步子说什么也是迈不下去了,但是这大半夜的,想叫人来帮忙也不是个时候。

    女子手中的手电止不住的晃荡,恰好照到了厕所门口的一双鞋子上,这时候女子想到,难不成是高博起夜,被冻住了,昏倒在这?一定是这样。女子赶紧跑到厕所中,想要扶起高博,只不过当女子看到高博的面相时,一声凄厉的宛如鬼叫般的嘶吼从她嘴中发出,女子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女子并没有跟我们形容她到底看到了什么,只是说死相凄惨,高博死后,邻居本家的人过来帮忙,帮他入殓,大过年的,这些本家都是跟高博关系不是多密切,只是八竿子也打不着大的歪歪亲戚,忙着收拾了尸体,准备入葬,只不过高博的老婆一直闹着高博是冤死的,这才拖到了现在。

    听了女子这么说,师傅道:“高博会不会是被别人杀了?他有没有仇家?”女子哭着道:“高博平常老实巴交的,哪里有什么仇家,再说就这么一会,怎么可能被人杀了。”听见女子将那个人子说的特别重,她什么意思,不可能被人杀了,难道是被鬼给害死了?

    女子肯定还有好多事情没说,师傅掐算了一下道:“你若是信得过我,就先将这些人遣散了,高博的棺材不能入土,过了今天再说,恐怕今天晚上有事情发生。”

    女子一听这话,立马跟那个英武的小伙子商量起来,过了一会,她道:“这是我娘家弟弟,楚恒,有什么事情,你跟他商量就行,我先将这些人散掉。”说着高博的老婆,边哭着,边把高博本家的人给送了回去。

    高博在这没有关系很硬的亲戚,这就导致了高博死后,晚上守灵的时候还是楚恒跟着他姐姐两人守,女子见到高博暴毙时候的面容,虽然心中知道高博就算是死了也不会害她,但是忍不住的心中发毛。

    其实女子一直想要跟高博伸冤,也为的是以后心中能够安稳一些,现在只要是她一合上眼睛,满脑子中尽是高博死前的那股摸样,女子心中的惧意其实比她心中的悲伤更为甚。

    待到这些吹鼓手,还有穿着孝衣的高博本家都离开,院子中只剩下了那口巨大的棺材,还有我们几个,高博的孩子高玉,这时候被她妈从地上拉起,抱在怀中。

    师傅对着高博的老婆道:“高博遇难的时候,你说你孩子看到了高博?”女子面色有些苍白,但还是点了点头,道:“不都是说小孩眼睛干净吗,我觉得可能玉玉真的看见了他爸爸的鬼魂。”

    楚恒在一旁道:“姐,你就别说了,这世界上哪有什么鬼神之说,我看这些人就是一些神棍,来骗你钱的!”

    兔子道:“你说什么,骗钱?我们什么时候说过要钱了?你这人这是不分青红皂白……”他们两个还要继续吵下去,被师傅挥手止住。

    师傅围着棺材转了一圈,然后掐指算了算,然后又走到厕所之中,问道高博的老婆:“那时候你看见高博的尸体是在这吗?”

    高博的老婆显然不想回忆起那件事情,但是还是强忍着点了点头,师傅叹了口气道:“也该你家有这么一劫,你们家院子加上房子从上面看的话就头宽尾窄,就像是一口棺材样,风水极其不好,偏偏在你们家院子里东南角又有一处茅房,这东南是生门的方向,你们在那弄了一个茅房,自己把自己的生路给堵死了,开始的时候,也许你们会感觉不出什么,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们家就形成了一种棺煞。”

    女子听到师傅说的头头是道,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就算是把房子重新盖起来,把茅房拔了也不能将高博给救回来啊。

    师傅掐指算了算道:“如果这是这棺煞,倒也不至于暴毙在生门之处,我必须要开棺看看这里面的高博,才知道你们到底是招惹了什么东西。”

    本来这棺材钉了封棺镇魂钉之后,就不能在开棺材,但是由于这事情太特殊,师傅不得不亲自看看高博的死相,至于同不同意,那是高博老婆和楚恒要商量的事情。

    我看着院中停放着的那口大棺材,心中暗道:这时候不是都兴火葬吗?这怎么还有要土葬的?我想着就把心中的想法问了出来,楚恒解释道:“我姐夫是暴毙而亡,加上现在是年初,火葬不吉利,我们这里对于土葬火葬管的松,就让姐夫死后不遭罪,将他土葬了。”

    我听了之后,心中骂了句糊涂,就是这种暴毙而亡的尸体才最应该火葬掉,你若是将它埋了,没有道行高深的入殓师或者道士,这暴毙而亡的尸体肯定会起尸,还好被我们遇到了。

    过了一会,高博老婆和楚恒商量好了,答应开棺,高博的老婆几乎是跪在师傅的面前道:“大师,您一定行行好,替高博把冤伸了。”师傅点头答应,将高博的老婆扶起。

    开棺材必须定个时辰,不是现在,师傅选择了阴气最重的晚上子时,按照师傅推算,这次我们开棺,高博应该会回来,到时候问问他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行。

    假使高博真的不是被仇家所杀,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被冤鬼所杀,但是就算这房子的风水犯煞,也不可能招来一个将房主直接杀掉的恶鬼,这肯定有隐情。

    好在现在是冬天,死尸不会发出气味,我们这些人都是跟死人打了好久交道的人了,在院中看到这棺材,倒是没有什么,但是高博的老婆还有楚恒两个人,随着天色慢慢的晚了下来,渐渐脸上就显出了一些不安的情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