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四十七章 开棺
    我想起是只有他们两人给高博守的灵,我道:“高博死的离奇,你们守灵的时候,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高博的老婆看了一眼楚恒,道:“楚恒,你遇到什么事情了吗?”我听着女的意思,难不成守灵的那天只有楚恒自己?

    在我询问之下,果然是之后楚恒自己守的灵,我都有些哭笑不得了,是说楚恒胆子很大,还是说这个高博的老婆太不懂事了?守灵时候至亲不在跟前,反而找一个外人来。【www.feii?suzw.com :看:。"中 "文 !网

    楚恒听了之后,道:“遇到什么事情?”说到这里,楚恒脸上露出了一些尴尬的神情,他道:“那天晚上我不小心睡着了,倒是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

    听到楚恒这么说,我心中一阵感慨,这人不是神经大条,就是胆大包天,一个人守灵居然能睡着了,不过楚恒话音一转道:“不过你们这么一问,我倒是想起来,好像是那天晚上我听见有一种奇怪的声音,那声音就像是木头的摩擦声一样,但是声音极小,就响了几下,我困得是在厉害,就没有理会。”

    木头的摩擦声,这是什么意思?我和师傅交流了一下眼神,师傅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天越来越黑了,高博老婆给我们做了一些饭食吃了,之后师傅就差高博老婆准备一些待会用的东西。

    香和纸钱就不用说了,师傅还让高博的老婆找来高博生前的衣物,师傅用木棍将那衣服支撑起来,然后带上一顶帽子,远远的望去,倒是真像人一般,这东西放到了高博棺材之后。之后师傅又让高博老婆找来一些火纸,然后问道她:“你会不会裁剪纸人?”

    高博的老婆听了之后,摇摇头道:“不会,没学过。”师傅道:“那道没事,你在这火纸上裁剪出一个小纸人的形状,然后在你家找块大布,也裁剪成人形。只要是有那个形状就好,记住,这小纸人还有布人裁剪只能用一刀,多了就得重新裁剪。”

    虽然他们两个不知道师傅在做什么,但是看见师傅似乎是有些真本事的样子,高博家老婆立马行动起来,至于楚恒,师傅让他去灶底下弄了些许的锅灰,放到小碗中。

    师傅等到楚恒弄完,师傅又差他去找了一只大公鸡,等到一切准备停当之后,师傅让我和兔子两人搬出这人家的八仙桌,放到棺材正前,然后在八仙桌正中放上了香炉。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着,慢慢的时间已经快到了子时,这时候很明显的感觉到天气越来越冷了,这阴冷不光是天气上的冷气,还是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寒战。

    算算时间,高博这是死了的第三天,农村中有句俗话叫三天入土,众亲不哭,三天不入,众亲受苦。说的就是人死了三天之内,必须将他入土为安,那样的话,这死了的人就一般不会找亲属的叉子。

    但若是三天没有将其埋起来,那么这个死了的人,就会惦记着自己的尸体,迟迟不肯堕入轮回,最终也是成为那种游荡在天地间的孤魂野鬼,到那时候这死的人就没有了意识,哪管你还是不是亲戚,只要是碰上了你,就跟着你走了。

    话扯的有点远,这子时将到,这个城镇上原本还有些鸡鸣犬吠,随着子时的到来,所有的声音都停了下来,我们这群人站在那八仙桌前面,后面就是那口棺材,白天看也许不觉得有什么,但是到了晚上这阴气最重的时候,再看这棺材,我心中也是有些毛毛的,倒不是怕这里面的人或者鬼,怕的是这个环境,令人恐惧的往往不是事物本身,而是这个事物所处的环境。

    话说我心中有些不舒服的时候,那高博的老婆就更别提了,要不是楚恒在旁边扶着她,估计早就站不住了,她家的孩子在天一和黑,就被我们送到屋子中睡觉去了,师傅掐算了一下时间,觉得差不多了,拿出两张黄符,递给楚恒和高博老婆,让他们贴身带好。

    在这里没有打更的人,但是高博家有一口坐地大钟,磅磅的敲了十一下,子时来了。

    子时一来,师傅将那八仙桌上的香抓起一把,然后放在眉心祷告了几句将香探到桌外,接着拿起桌上的火柴,想要点着火,师傅想要点火的时候,不知道哪里刮来的一股风,那风突然出来,将师傅刚刚划着的火柴一下子给吹灭了。

    我有些吃惊的瞪起左眼想要看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作怪,但是我看了几眼之后,并么有发现什么其它的东西,难道真的是自然天气?

    师傅将手中熄灭的火柴棍扔在地上,然后又抽出一根火柴,嗤啦一声划响,那有些泛红的火焰攒动着,这次是划着了,可是还不等师傅将那火柴靠到那香上,这次火柴无缘无故的又是熄灭掉了。

    这样连续了好几次,就算是楚恒和高博的老婆在神经大条也看出不对了,楚恒咽了口吐沫道:“好大的风啊。”听了他说这话,我心中有想笑的冲动,你这可真是睁眼说瞎话,哪里有风。

    不过我现在用鬼眼也是看不到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作祟,事情有些难办了,再次尝试一次,师傅手中的火柴再一次熄灭掉,这次师傅将手中的火柴棒一扔,指着我破口大骂起来:“秦关,你要是再吹,我就跟你急了!”

    我被师傅骂了个怔,我没有吹啊,我想要反驳师傅的时候,却是看到师傅冲我挤眉弄眼,似乎是在告诉我什么,我明智的闭上了嘴巴,说也奇怪,师傅这一骂后,火柴居然是点着了,将那一把香也是点着。

    师傅拿着香,口中念念有词,从百宝囊中拿出招魂铃,开始围着那院子中停的棺材转起来,师傅正着转了三圈,又反着转了三圈,脚底下踩的是七星天罡步。

    楚恒还有高博老婆见到师傅宛若农村跳大神的一样围着棺材转了几圈,心中对师傅的信服顿时多了一些。

    师傅转完之后,将香插到了香炉之中,对着香炉拜了三拜,然后将那插着香的香炉放到了那口棺材之上。我不知道师傅为什么这次弄这么一个繁重的仪式,以前我们在盗墓的时候,见到装粽子的东西直接就是开了,谁不服打谁,怎么到这了,却是开始这么麻烦起来。

    其实这就是我的不懂了,在古墓中见到的多是一些煞气附体的尸粽,那东西都是些有形之物,杀了也就一了百了,但是对于这种鬼魅幽冥之事,冥冥中牵扯着气数气运,我们或许能将这个鬼给超度或者是消灭掉,但是冥冥中的那定数,我们是逃不过的,所以世上有很多算命的或者是道士,最后都没有善终。

    就是一句话,欠的总归要还的,师傅这酷似跳大神的仪式就是为了躲避那冥冥中的定数因果,把最后的报应降到最小。

    师傅将香炉放到棺材之上,抓起一把纸钱,朝着四周一撒,嘴中念叨着,四方亡灵行方便,阴阳两隔不相扰。随着师傅撒这一把纸钱,我清楚的看到这院子中平地生出了好几个鬼,这些鬼争抢着师傅撒落的纸钱,落到楚恒他们眼中,就成了这平地中突然刮起了一阵旋风,将那落地的纸钱给吹了起来。

    待到这些孤魂野鬼争抢干净,师傅对着我和邹阳道:“你们两个帮我开棺吧,千万不要掉以轻心。”我知道师傅这是在告诫我,他怕我心骄气傲,阴沟里翻船。

    棺材已经被钉死,想要打开这棺材,需要用羊角锤勾住那个钉帽,然后撬上来,但是这封棺的大钉子每一个都有十几厘米长,就算是用羊角锤,也极其不容易撬开。

    就在我们两个从这撬棺材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一阵木头的摩擦之声,那声音执拗执拗的,仿佛就是从我手下的棺材中传出来,楚恒一听这声音,脸色立马变白了,他道:“就是这个声音,居然……居然是从棺材里传来的!”

    恐惧是会传染的,我们四个还没有感觉到什么,毕竟这种事情见多了,但是高博的老婆一见到这架势,眼皮一翻,眼看着又要晕过去,兔子赶紧扶住她,道:“没事,别害怕。”这时候手中拿着那个小纸人对着兔子道:“将她扶到屋子中去吧,这里没她什么事了。”

    高博的老婆听到师傅这么说,那简直就像是如闻大赦,不用兔子扶着,就自己钻到了堂屋之中,透过门上的窗户,朝着院子中看来。

    师傅对着我们两人道:“别停,快点开棺!”

    我们两个见到棺材中的那木头摩擦之声消失不见,手中的动作又继续起来,虽然这东西难撬开,但是我和邹阳一点一点的把那钉子往上拔,现在也拔了一个七七八八。

    棺材钉现在四个都在上面,我们没有一个一个的拔下,这四枚钉子需要在同一时间拔下,至于为什么,我不知道,反正师傅是这么吩咐的。

    师傅自言自语道:“都要开棺了,怎么还不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