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四十八章 惨死 为 那抹无力的伤痛 加更
    师傅道:“都要开棺了,怎么还不来啊?”我们四个都是一怔,谁要来?楚恒悄悄的问道我:“大师说的谁要来?”我道:“应该是你姐夫吧。【www‘kanz^ww.com 看.。:中,文,网”楚恒一听,脸色一变,道:“你可不要乱说。”

    正在我们两个从这窃窃私语的时候,楚恒买来的那个大公鸡突然打了一个长鸣,公鸡打鸣一般都是五更之后,哪里会有公鸡在这三更左右打鸣的,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在以前战乱时分,公鸡子夜打鸣可是大凶之兆啊!

    公鸡咯咯的打完长鸣之后,又开始咳咳的咳嗽起来,这声音就像是老头在咳嗽一般,这公鸡是要逆天了吗?事情有异,这时候就兔子是闲着的,我冲着兔子使了一个眼色,让兔子过去看看,兔子掏出手中的八卦镜,朝着那捆着双脚的公鸡走去。

    院子中一片寂静,当然除了那宛若老头咳嗽一般的公鸡,我抽空看了一下师傅,发现师傅这时候拿着一个小纸人还有一个用布裁剪的小人,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我手下的棺材。

    师傅没有阻止,说明师傅也想让兔子过去看看,兔子边走边低声道:“公鸡大哥,您这是吃什么噎住了,从来没有听过你也能噎住啊。”

    兔子这时候刚走到那公鸡的身边,想要伸手抓起这公鸡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但是这么一提之下,这公鸡突然像是发疯了一般,扑棱着翅膀乱飞起来,楚恒本来就在公鸡的脚上捆的绳子较松,这公鸡一直很老实,谁知道到了这关键时候居然变成了这样。

    公鸡三扑棱两扑棱之下,居然是解开了它脚上的绳子,冲着师傅飞去,嘴中那咳嗽之声更甚,要不是亲眼看到这是一个公鸡,听声音都会以为这是一个**十岁的老人。

    公鸡乱飞起来之后,径直的冲着我手底下的棺材扑来,我就算是用手指头想也知道它想干什么,我伸手就要逮住它,但是师傅对我喊道:“都不要动!”生生的止住了我的身形。

    那公鸡扑棱扑棱的在棺材板上乱动乱跳,爪子在棺材板上克嗤克嗤的划拉着,不时还用尖尖的嘴巴冲着那棺材板咚咚啄着,大半夜中,看到这公鸡在棺材上如此行为,的确是有些瘆人,楚恒这个无神论者,见到这种现象,忍不住的吞了口吐沫。

    公鸡在上面折腾了一会之后,并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样子,这时候院子中忽的又刮起了几阵旋风,将地上那纸钱吹得乱舞,院子某处的传来哗啦哗啦的声响,我以为又是来了野鬼,但是左眼看了一下,并没有发现有鬼的踪迹。

    师傅感觉到这风来之后,顿时将手中的那纸人随着风给抛了出去,说也奇怪,这纸人在风中居然是经久不掉,飘飘忽忽的就那么荡在空气中,纸人不大,也就是巴掌大小,但是就这巴掌大小的纸人凌空飞舞着,给我们强烈的视觉冲击。

    那公鸡见到纸人之后,二话不说,冲着纸人就扑来,纸人本来就靠着那一股不知名的风在空中停留,被公鸡这么一扑之下,顿时被吹得跑到了另外一边,公鸡一扑没中,嘴中的咳嗽之声大甚,刚落地之后,重新朝着那纸人扑去。

    纸人在风中就像是活了一般,任凭那公鸡如何扑,都是在空中没有被扑中,我们几个人已经被眼前这不可思议的一幕惊的有些缓不过神来。

    师傅这时候冲我们喊道:“赶紧开棺!”虽然不知道师傅为什么挑选在这个时候选择开棺,我和邹阳还是一人摸了两个钉子,时间的往上一拔。这钉子都已经被我们撬的七七八八,早就剩下了一点跟那下面棺材连着。

    话说我们两个不分前后,将那四枚镇魂钉拔了下来,这时候,整个院子中异象突起。

    那平地而起的大风将地上的纸钱还有灰尘一股脑的冲着我们扑来,这风来的一点兆头都没有,我没有注意之下,吞进了几口灰尘,顿时嘴中咯吱咯吱的都可以嚼起来。

    跟我一样的还有邹阳和兔子楚恒三人,师傅没有注意到,这风起来之后,刮的我睁不开眼睛,但是耳边突然传来那执拗执拗的声音,这声音就是在我手底下的棺材中发出,这高博难不成要诈尸?

    我心中想着,就将手压在了棺材板之上,心想着要是高博真的诈尸,我这样还能挡一会,怎么就是这么一个小丧事,也能变成这么大的排场?

    我这个念头还没有落下,耳边那执拗之声就被一阵赫赫之声给遮盖了过去,这声音怎么形容呢,就像是你被掐住脖子之后,想要说话但是说不上来而发出的那种声响。

    这声音倒不是从棺材中发出,而是从院子中某处发来,我拼了命的想要挣开眼睛,但是无奈这风实在是太大,根本不能睁开眼。

    这阴风阵阵吹刮在我身上,让我很是不爽,要不是忌讳你们会给我带来霉运,我真想一把阳火将你们给烧掉,就在我想要祭出阳火的时候,师傅终于是张开嘴,喝道:“尘归尘,土归土,有冤抱冤,有仇寻仇!”

    师傅喝完这话之后,我顿时就感觉到院子中那奇怪的阴风这时候慢慢的消散掉了,就在我认为这事已经完了之后,那公鸡突然发出一阵哀鸣,只不过那哀鸣之声有些怪异,那声音就像是卡在公鸡的脖子之中一样,怎么也发不出声来。

    现在没了风,已经能看到这院中的情况,这时候我发现在师傅那八仙桌之上,躺着一个两脚朝天的公鸡,那公鸡一直追的小纸人也是静静的飘落在公鸡的身边。

    这公鸡是怎么了?我往前凑过去,想要看看这公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不过等我过去之后,看到公鸡现在的模样,我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公鸡到底是遇到了什么?!

    公鸡在前一刻还是活蹦乱跳的,虽然发出的声音像是老头咳嗽,但是好歹也是是个活物,但现在躺在八仙桌上的那个公鸡居然是在没人动它的情况下莫名其妙的死掉了,并且死状极其凄惨,那公鸡的双眼居然是被生生的刺瞎掉流着鲜血,嘴巴下颌活活的被拽开,耷拉在下巴处,(貌似公鸡没有下巴)。

    公鸡头上还有两个白点那是它的耳朵,现在看到就连那白点之处也是破了两个指头粗的大洞,大洞那里有些白色固状物混合着鲜红的血液,看起来恶心不已。

    等我们几个看清楚了这个公鸡死后的卖相之后,我心中突然升起一个奇异的感觉,棺材中的那高博,不会也是这种死状吧!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可就有些吓人了,这种死了的人,一定会化成厉鬼的,虽然到现在一直没有见到高博的鬼魂,但是从现在种种迹象表明,这高博的鬼魂,一般人根本惹不起。

    师傅看了这公鸡一眼,皱了皱眉头,道:“不是一个?”我还想着问什么,但是师傅冲我道:“拔下钉子来了吗?”我点了点头,师傅道:“那就开棺,等什么呢?”

    我心中一阵嘀咕,我倒是也想啊,刚才那种情况之下怎么开棺?我和邹阳一前一后,联合抬起那厚重的棺材板,然后将其放到了地上。

    还不等我们将那棺材板放到地上,就听见这个房子中发出了一阵响亮的孩子哭声,这声音把我们吓了一跳,小鬼难缠,这高博的凶魂还没有找到,又出来一个小的?这个念头还没有落下,屋子中的那高博的老婆哭着冲着我们喊道:“是玉玉,使我儿子!”

    师傅喊了句“不好”拿起八仙桌上的那布小人,冲着传来孩子哭声的房间冲进去,兔子和楚恒也是跟着师傅而去,我和邹阳没有动,这高博丧事上处处透着诡异,我可不敢在这时候离开。

    算算时间,应该到了凌晨十二点了,过了十二点,高博死了可就是三天了,他也不能入土为安了,这次要是处理不好,遭殃的可不是我们这些人了。

    师傅他们还没有冲到屋子之中,我伸头借着院子中的灯光朝着棺材中看去,我站的是棺材的尾处,所以敢这么放心大胆的看,要是邹阳就不行,万一面对面让棺材中的尸体诈尸可就不好玩了。

    院中的灯光很亮,但是奈何这棺材板较高,棺材中大部分的都是阴影,根本看不出来,但是棺材中那高博是枕着枕头的,就将那头高高的垫起来,我这猛一看之下,棺材之中只有一个头一般,但是当我看到这个头的时候,我忍不住的轻声啊了一下。

    棺材之中那头,是在是恐怖,刚才我看到那公鸡死后的惨状就心中想着棺材里面的人会不会也是这种情况,现在看来,是棺材中的人死的更加凄惨一些。

    高博的眼睛是睁开的,但是那睁开的眼珠子硬生生的被插了两个小手指大小的空洞,那眼睛中的晶状体伴随着血液从眼角流下,一直淌到高博的耳朵处,高博原来的耳朵处已经没了耳朵,只剩下了光秃秃的两个空洞,并且那孔洞之处,还往外流着一些黑色的淤血。

    这都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这高博的嘴巴大大的被分开,下巴脱臼,嘴中鲜血横流,这可真的是名符其实的血盆大口,我甚至都有种错觉,他现在张开的大嘴,几乎能将我的头给吞进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