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四十九章 黑白无常
    看道高博这种卖相的遗容,我顿时知道事情坏了,这感情害死高博的还不是一般的鬼,师傅口中说的不是一个,会不会说今天脸害死高博的那东西也来了?我心中一想到这里,立马不舒服起来,这鬼魅之事,少碰到一些就是一些,人本来就是阴阳中恒的一个东西,你碰到的阴气多了之后,自然会影响道阳间的气运,到了晚年之后,指不定会弄出什么乱子来。【www.feii?suzw.com :看:。"中 "文 !网

    话说我看到高博的面容之后,心中感慨,这时候,院子中又是刮起了那种阴凉的小风,抬头一看,这明明是是一个大晴天,哪里会来的这邪风,要是说有鬼的话,偏偏我左眼还看不到鬼。

    就在我迟疑的想看清这风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动静,这声音就像是穿衣服一般,而邹阳看到我身后的景象,对我喊了一句:“小心!”

    我连忙扭头一看,事情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师傅让人找来高博的衣服,现在居然是自己动了起来,这衣服扣子正在一个一个的解开,然后伸直了一个袖子,又伸直了一个袖子,到了最后,这两个袖子连同衣服中间都是鼓鼓囊囊的,就如同被人穿起来了一样。

    但是关键是我现在左眼都看不到这衣服中间有什么东西,难不成又是一种我看不到的鬼,这时候我心中那对这些东西重视了起来,事情有些不大对啊。

    看到面前那鼓鼓囊囊的衣服,我轻声问了一下邹阳:“咱们怎么办?打吗?”邹阳摇了摇头道:“这不是鬼。”

    听见邹阳这么一说,我顿时有些傻了眼,这还不是鬼?

    那鼓鼓囊囊的衣服穿上了上衣之后,又穿上了裤子,就这样,一个人形的衣物就出现在我们两个面前,这东西穿好之后,一条腿迈开,冲着我们两个走来。

    这东西背对着灯光,等它迈动着脚步向我们走来的时候,我突然注意到地上的影子,这东西在灯光照射之下居然是没有影子,也不能这么说,应该说是影子不是黑色的,而是一个鬼影,这鬼影上居然能看出五官面容,并且这面容居然是惨死的高博形象!

    我终于知道邹阳为什么说这不是鬼了,感情这鬼在影子中!高博的鬼魂居然是来到了这里!高博的鬼魂的脚和衣服的裤腿紧紧相连,地面高博鬼魂一抬腿,那地上的衣服也跟着一抬腿,高博的鬼魂似乎看到了我在看他,冲着我微微一笑。

    只不过你想他的下巴都几乎被卸掉了,这咧嘴一笑,差点没把我惊呆,你这还给我卖萌?我心想着不能让他靠近那口棺材,谁知道这鬼魂钻到尸体中会出现什么情况,但是我的阳火又不能用,阳火杀伤力太大,出手这鬼魂肯定就魂飞魄散了。

    我冲着邹阳道:“拿出阴阳镜,小心的逼他。”邹阳的阴阳镜力度容易控制,这鬼魂倒没那么容易被打碎。

    邹阳闻言掏出阴阳镜,冲着那地上的鬼魂就打去,阴阳镜在灯光之下泛出幽幽青光,打在那鬼魂之上,顿时使得地上的鬼影颤动起来,地上的衣物也是晃荡着,眼看着就要倒地。

    就在这时候,师傅他们也是出来了,那高博家的孩子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看见师傅这次居然是把他连同高博的老婆一起带了出来,那屋子里面,肯定是也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们出来之后,就远远的看到地面上那没有人穿,但是却有直立抖动着的衣物,高博老婆哪里见过这种架势,双眼一翻,这次终于是晕了过去,倒是楚恒好歹是个男的,拼命捂住了那高博儿子的眼睛,不让他看见。

    兔子扶住高博的老婆,冲着我们道:“这是什么东西?”我道:“这是高博的鬼魂吧。”楚恒一听是高博的鬼魂,双腿也止不住的颤抖起来,倒是那高博的孩子一听到这个,张嘴叫了一声:“爸爸。”

    这鬼魂就是人的魂魄死了之后的一股执念,大多数都没有意识,人一死三魂七魄都会消散,鬼魂的厉害程度一是靠着临死前那口怨气的大小,二是靠着死后能将这消散的魂魄聚集多少,只不过后来这聚集起魂魄的多了,智商就高一些。

    地面上化作影子的高博鬼魂听到他孩子的叫声之后,颤动的影子立马不动了,伸出胳膊慢慢的朝着他孩子的方向伸来,空中出现了一种古怪的声音,似乎是有人说话,但是我们却听不清楚。

    高博的孩子听到这声音之后,有些欢快的道:“爸爸,真的是你吗?他们都说你死了,死是什么东西啊?爸爸你在哪?”听到这孩子的声音,地上的那高博鬼魂立马颤动起来,师傅这时候对着邹阳道:“放开他吧,他们家这棺煞风水,倒是将它的魂魄凝聚了起来,有意识,不会胡乱害人。”

    邹阳听了这话之后,本想着收回阴阳镜,但就在这时,我们突然听到院子中传来一阵古怪的声响,这声音开始的时候有些模糊不清,但是下一刻又仿佛突然炸开在耳边,这声音像极了那农村出殡时候放的哀乐!

    邹阳原本想放开高博的手,一下子有定住了,就在这时,我突然看到那站立的衣服后面,多出来两个人影,确切的说是,两个鬼影!

    这多出来的鬼影一个白脸一个黑脸,再一看,这哪里是一个白脸一个黑脸,分明就是一个白衣一个黑衣,两个影子上都是带着一个高高的帽子,黑色这个鬼影,凶神恶煞,不怒自威,仅仅看一眼,都觉得自己的心神狂震,头顶带着那个高帽子上面写着‘正在捉你’,那将近一尺长的猩红长蛇耷拉在下巴之上,无风自动。

    白色鬼影却正好相反,面容慈善,当然这个慈善是和那个黑色鬼影相比起来,头顶那白色高帽上面写着‘你也来了’,嘴上也是伸出一尺长的猩红长舌,虽然面容慈善,但是看起来还是瘆人无比。

    这两个黑白鬼影身披麻衣,手中持着一米多长的黑白丧棒,一下子就出现在我们面前。

    看到这东西,不光是我,就算是邹阳和师傅,我们所有能看到的人都是愣了一下,不为别的,就为这两个鬼的名声,这不就是传说中的黑白无常嘛!

    这两个无常出现之后,冷冷的盯着我们,就来那个面色慈善的白无常,我现在看起来也是冷笑的对我们,楚恒没有阴阳眼,看不到黑白无常,但是能感觉到身边的冷气暴增,他不由的捂了捂自己的衣服。

    师傅见到这两个无常出现,硬着头皮的对着那两个无常作了一个揖道:“不知道两位鬼差到此,有何贵干?”

    黑无常那长舌头一卷,道:“撒人。”听见这黑无常能说话,我们倒是不吃惊,但是它口中的‘撒人’是什么玩意?那白无常立马纠正道:“似撒鬼了!”

    我们四个怔怔的看着那黑白无常,倒是地上的那高博的影子,似乎是看到了黑白无常的到来,拼命的在地上扭动起来,邹阳这时候不敢困它,赶紧松开阴阳镜。

    黑无常见到那高博鬼影一脱困,嘴中的猩红长舌一吐,忽的一下子变长,卷到了高博地上的那鬼影的脖子之上,然后勾到了身前。黑无常见到高博鬼影的卖相,眉头一皱,对着白无常道:“油冤情。”

    白无常脸上喜笑颜开道:“给它时间报冤。”高博似乎能知道黑白无常在说什么话,冲着黑白无常跪下,磕头如捣蒜。白无常冲着我们一笑,张嘴道:“不准阻挠,不然带你们走。”一听这话,我们哪敢不从,拼命点头不已。

    随后这白无常对着地面上的高博道:“四更再来带你走。”说着和白无常化成黑雾消失不见。从这黑白无常出现到消失,用了不到一分钟,但是我身上都被汗水给浸湿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黑白无常是阎王的使者,有道是,阎王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他们手中可是掌握着我们的生杀大权的。

    我现在想明白过来了,这黑白无常应该是舌头太长,说话有些大舌头,那‘撒人’‘撒鬼’应该是‘杀人’‘杀鬼’无疑。

    这高博看来冤情不小,不然也不会黑白无常给它留下时间伸冤。这下我们几个不敢阻拦高博的鬼魂了,但是现在子时已经过了大半,三更眼看着就完了,估计这高博报不了仇了。

    高博的鬼魂起来之后,飞快的冲着他的棺材跑去,我们四个跟在他身后,看他到底干什么,高博扑到它的尸体之上,那尸体立马动了一动,这应该不算是诈尸,毕竟是自己的魂魄回到了自己的尸体当中,算是返阳了吧,只不过这时间,仅仅有半个钟头。

    高博忽的一下子从棺材中坐起,就连我们几个都是下了一跳,更别提身后的楚恒了,他见到自己的姐夫居然从棺材中坐了起来,还不等他看清他姐夫长的什么样,连忙扭着头,抱起他的小外甥,三步两步窜到屋子中。

    我不得不佩服楚恒的胆量,要是平常人看到这种情形,早就吓死了,他居然还没有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