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五十章 舌头
    那坐起来的高博站起来之后,师傅示意我们稍安勿躁,既然黑白无常都对我们下令要不准阻挠了,我们要是在出手的话,那就是老寿星吃砒霜——嫌命长了。【www.feii?suzw.com :看:。"中 "文 !网

    高博坐起身子来之后,没有丝毫的停顿,立马从棺材中跳了出来,无巧不成书,那高博的老婆恰好这时候醒了过啦,看到从棺材中直直跳起的那高博的尸体,两腿一蹬,又是晕了过去。兔子叹了口气,将那女的送到了屋子之中。

    高博这从棺材中跳起来之后,先是从棺材中摸索一段时间,他现在眼睛瞎了,耳朵貌似也是聋了,现在虽然还了阳,五感全失,还不如当鬼来的自在,不过看这样子,就算是当鬼的话,他说不定也是失去了五感。

    高博从棺材中摸啊摸终于是摸到了一个东西,他摸到这个东西之后,直接提了出来,他似乎是想着张开嘴巴大声喊什么东西,但是他嘴巴下颌被卸开,面对着我的时候我才发现,他居然是没有舌头了!

    看到这高博,我心中涌起了一阵悲哀之意,这孩子究竟是得罪了什么东西,居然变成了这样,这时候我的眼神从高博的脸上移开,我终于是看清楚了他手上的东西,他手上是大约有半米多长的人偶,细看之下,那人偶眉目清晰,看起来惟妙惟肖。

    只不过这人偶居然现在脸上的表情居然是跟高博的脸上表情一模一样,或者应该是这样说,高博脸上的表情,是根据这人偶上的表情来刻录的,我看到这一大一小,相互对视的两个东西,整个身子就像是堕入到冰窟窿一样冰冷。

    那高博抬头无声的嘶吼了几下,但是嗓子中只是赫赫发出几声声响,最后归于沉寂,在那微弱的灯光之下,我看到高博那眼珠子被捅了两个洞的眼眶中,居然是留下了两行艳红的血泪。

    这时候,我们几个都是心中戚戚,这高博实在是太可怜人了。

    我走过去,想要拍拍高博,但是手抬起了之后,居然没有力气放下,我怎么安慰他,他现在已经死了,我这活人说什么,高博听起来都像是幸灾乐祸,再说高博也不一定能听出什么东西。

    邹阳这时候对着我们道:“人偶是不是人皮图上的那个?”邹阳这么一说,我和师傅才是注意到,除了这面目表情太多狰狞惨烈之外,这人偶的眉目望去,真倒是跟人皮图上的那画一样。我们要找的,难道是这个鬼东西?

    这时候悲愤的高博狠狠的将那人偶在地上一扔,那人偶在地上嗤嗤滚起来,身子执拗执拗的滚动了几下,然后脸面朝着我们,那怒张的大嘴,还有那被空洞的双眼,盯得我们脊背发凉。这人偶居然是木偶!

    高博泄愤一般的将那木偶仍在地上,然后身子就像是木偶一般,一停一顿的往那木偶走去,只不过走了不到一半,高博似乎是想起什么来一般,连忙冲着厕所跑去,我们三个连忙跟着过去,高博家的茅房是那农村经常见到的茅房,前面是茅坑,后面是粪坑,那粪坑中堆满了人的排泄物。

    高博走到茅房处没有丝毫的停顿,居然是腿也不屈,一下子跳到了粪坑之中,他这一跳之下,顿时将粪坑之中的那屎尿之物溅到了四处,伴随着这些四溅的屎尿,还有一股子恶臭传来,我们几个见到这种场景恶心的不行,连忙用手捂住鼻子往后退开。

    这粪坑很深,高博跳进去之后居然是到了高博的腰部,高博现在已经是死人,自然不会在乎这些,他在茅坑中弯下腰去,疯狂的摸索起来,他这一弯腰之下,顿时脸面就栽倒了粪坑液体面之下,不一会,他居然是将自己的整个头埋到了那粪坑之中。

    我强忍住自己想要吐的**,一眨不眨的看着高博的动作,他肯定是有什么东西在这粪坑之中,说不定就跟高博的死因有关,还有那个木偶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是高博的老婆放进去的吗?

    高博这一下去之后,估计摸了有半个小时,这时候三更已经快完了,四更黑白无常就会将其带走,他到底在找什么?

    就在我心中疑虑重重的时候,高博终于是站直了身子,头也是抬了起来,高博的脸是正对着我们,当我看到高博现在的形象,一个没忍住,呕的一声干呕了一下。

    高博的嘴巴大大的张着,他又将整个头埋到了那粪池之中,等他站直了身子之后,嘴中自然会装着一些黄色的粪便,实在是太恶心了。

    高博在粪坑站起来之后没有丝毫的停留,忽的跳起,落在我们身前,我们三个赶紧退后,生怕他身上的东西沾到我们身上。

    这时候我看到高博手上居然提着一个匣子,这个匣子有三十公分,长方体由于是粘上了那些粪便看不清究竟是什么东西。只是这个匣子上面确实传出了骇人的怨气,这股怨气之大,是我生平仅见。

    高博找到这东西之后,拔腿就开始往门口跑,只不过还不等高博跑到那门口,黑白无常忽的出现,黑无常丧棒一打,就将高博的鬼魂从高博的尸体中打了出来,黑无常面无表情的道:“丝间到了。”

    高博的鬼魂被打出来之后,踉踉跄跄的往前面跑了几步,高博心有不甘,想要回到那尸体之中,但是黑无常的舌头一卷,将高博拉到身边,我们四周又是出现了那似有似无的哀乐,一扇鬼门没有丝毫征兆的从黑白无常身前出现,两人同时带着高博迈进了鬼门。

    高博这次是真的走了,不过看他这架势,黑白无常亲自来带路,肯定不会做个孤魂野鬼了,说不定,下一辈子还能投个好胎。

    师傅见到高博被黑白无常带走之后,叹了口气,道:“我们帮帮他吧。”师傅的心肠善良,见到高博如此凄惨,自然动了恻隐之心,更让我们有些心中悲切的是,高博的尸体,不知道是不是有意,在高博灵魂离体之后,居然是冲着我们跪了下来。

    别说这木偶跟我们找的那东西有些联系,就算是没联系,我们这次也要帮高博了。

    我们正在看着高博那跪着的尸体发呆的时候,却是突然听到兔子在房间中传来一阵狼嚎:“师傅,快来啊,那东西又来了!”

    师傅一听这话,这次脸上含煞,摸到百宝囊中镇魂钉一枚,飞快的冲着那屋子中跑去,我和邹阳不知道兔子口中的那东西到底是什么,我们两个先后快步跟着进到了那屋子之中。

    我们到了屋子之中发现兔子拿着阴阳镜跟一个东西打的正酣,而楚恒却是抱着他姐姐缩到了屋中的角落之中。

    这个东西到底该怎么形容呢?这东西就像是凌空飞舞的蛇一般,艳红艳红的,宽约二指,长的似乎是没有尽头,这东西看的熟悉,当我看到这东西的头部之后,我顿时醒悟,这不就是一条舌头吗,怎么会这么长?

    这东西在空中飞舞着想要缠住兔子,只不过兔子身子滑溜,并且手中有八卦镜,这舌头一时间并不能将其缠住。

    师傅冷哼了一声,将手中的那镇魂钉朝着空中飞舞的舌头打去,这舌头吃痛,忽的穿过墙壁,不等我们有所反应,就消失不见。

    楚恒看不到这舌头,但是他感觉出屋子中的那阵阵阴风,当他看到我们都站着不动了时候,道:“走了?”我点了点头,道:“你姐夫到底是招惹了什么东西?”楚恒一怔,道:“我姐夫就是一个老实人,哪里能招惹什么?”

    我还想问什么,师傅突然道:“你和邹阳怎么都进来了?”说着师傅就冲了出去,我知道事情坏了,可是当我们出去的时候,发现院子中的地上的木偶居然是不见了。不过师傅显然是没有在乎这个木偶,直接跑到高博的尸体处,当他看到高博手中还拿着那匣子之时,才是松了一口气。

    那木偶到哪里去了,这东西难不成自己跑了,还是那条舌头将它带走了?

    楚恒出了之后见到高博现在的尊荣,立即尖叫了一声,恐惧的道:“我姐夫这是怎么了?”我道:“你姐夫的鬼魂还阳了一段时间,跳到那粪坑之中,找到了这东西,然后鬼魂就走了。”黑白无常的事情没有跟楚恒说、

    楚恒一脸的不相信,但是看到那高博手中的木匣子他不得不信了,再说我们三个也没有能力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高博扔到茅坑之中在挖出来。

    我问道师傅:“师傅,刚才那条像是舌头一般的东西是什么?”师傅道:“不知道,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东西,不过想来应该也是鬼魅之流吧。先别说了,将高博清洗干净,放到棺材之中,明天让他入土为安吧。”

    高博尸身之上很脏,但是我们又不能让他这么下葬,我们几个人轮流提着水,在冰冷的天气中,一桶一桶的淋在高博身上,到了最后,虽然高博身上的粪便都被冲没了,但是他身上也是结了一层冰。

    我和邹阳将高博的尸体抬到棺材之中,高博死了已经有了三天,身体早就僵硬了,刚才还阳的时候那是有鬼魂操控,自然能简单的弯腰,现在我们想要将他身子捋直,却是难了。

    师傅见到躺在棺材中的高博尸体道:“先入土吧,不要让我们为难,我们帮你伸冤。”说也奇怪,高博的那曲起的腿,居然慢慢的伸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