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五十二章 进村
    高博的老婆我们没有带着,这基本上已经确定是一场鬼怪的谋杀,高博的老婆跟着我们去没有一点好处,反而是让我们处处掣肘,有楚恒带我们回去,就能给高博的老家人一个交代,再说了,高博的老家已经跟高博闹翻了,他老婆回去之后,也收不到什么好脸色。【www.ka?.nzww。com !看,。.中:文"网

    不知道是不是天意,高博的老家居然跟我们要去的那个地方在在同一个位置,这倒是方便了很多。

    吃了中午饭之后,楚恒带着我们就离开了这个小乡镇,朝着高博的老家走去,由于这高博的老婆和高博是在相邻的村子中,楚恒又是高博的小舅子,所以楚恒回去的路上跟我们说了一些关于这高博家的事情。

    高博的家族据很早之前是当地的名门望族,但是他们跟寻常的名士不同,并不是靠着族中有人在朝中当官,而是靠着靠着他们家族的不务正业,的确,在当时看起来就是不务正业,高博家出了很多个名伶戏子,每一个几乎都是轰动朝野的名角,关键这一个个的戏子还是多才多艺,最妙的是高家人有祖传的一项绝技,木偶表演,皮影戏表演,这两项绝技那叫一个惟妙惟肖。

    凭借这高家人的压箱技艺,这高家也算是混的风生水起,但是这毕竟是借来的势,根本不可能长期保留,那惊才艳艳的戏子没落之后,高家随即就没落了,直到了现在,但是高家也成了当地茶余饭后的一桩谈事,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高家就算在没落,现在在当地也是极其大的一个家族。

    初步了解了这些之后,我心中就想到,越是这种大家族,像是高博这种事情根本不稀奇,家族内部派系争斗,通常都是凄惨至极,这高博的事情,十有**就是他们家族的人做的,只不过动机就不知道了。

    我们边走边说,不知道不觉中就到了那个村子中。这个村子坐落在山脚之下,远远的看去,村子上方居然是蒙着一层黑色的雾气,这雾气用鬼眼看到的,并且在这雾气之中,有一个地方那阴气就像是压下来的乌云一般,见到这架势,我心中嘀咕,这分明就是一个**啊!

    师傅也发现了这村子的不对,对着楚恒道:“你多久没来过这里了?”楚恒道:“多久,应该很久了吧,我这不是过年才回家的吗,一直都是在外面呆着,想想应该是五六年没有到这个村子中来了。”

    师傅点了点头道:“你命格较硬,跟着我们进去倒是也没有事情,但是有件事情你必须有个心理准备,这个村子,恐怕是出事了。”楚恒纳闷的朝着里面张望了一番,开口道:“出事了,出什么事了,哎,这田怎么荒了?”

    顺着楚恒的目光看去,果然在村头的那些天地中,布满了一层枯黄的野草,虽然是冬季,但也能看出之前的那股荒凉,在农村这田地可是农民的命根子,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将田给荒掉,我们心头蒙上了一层阴云。

    师傅对我道:“你身上的那五帝钱还有没有?”我摸索了一下,将随身携带的五帝钱拿出来递给了师傅,师傅将那东西给了楚恒,让他带好,随后师傅道:“我们进去吧,一切小心,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这个村子恐怕是没有活人了。”

    虽然我心中有所猜测,但是听见师父居然说的这么严重,我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究竟是什么样的鬼物,居然能将一个村子的人给杀干净。

    我们一步一步的往村子中走去,走过一个干草垛时,突然在那草垛之后扑棱棱的飞起了几只黑色的乌鸦,这乌鸦嘎嘎的冲着我们飞来,让人有些诧异的是,这乌鸦浑身漆黑,但是那尖尖的嘴居然是成血红之色。

    这东西突然飞来,倒是吓了我们一跳,但是看清了是乌鸦之后,倒是没有放在心上,只不过随即我发现,这乌鸦居然是冲着我们几个扑来,这乌鸦不详,谁都不想粘上晦气,况且这乌鸦还是那种血喙乌鸦,是吃死人尸长大的怪物。

    邹阳抽出砍刀,将那几只扑来的乌鸦砍死,楚恒有些吃惊的道:“这乌鸦虽说不详,但是也怕人,怎么今儿个倒像是袭击我们来了?”兔子冷冷的道:“这东西都是吃死尸长大的魔障,你还跟他们讲道理?”

    楚恒一听,哑口无言,我们现在已经从那小路上到了村子当中,现在也就是下午四点多的样子,按理说,冬至之后,天就越来越长了,但是现在我们几个到了村长之后,居然是天色变暗,眼看着就要天黑了。

    更加诡异的是,如果我们回头看的话,我们来的路上开始雾气蒙蒙,再也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开始的时候,楚恒还能认清道路,但是后来,天黑了下来,楚恒想要看清楚道路,显然已经是不可能了,他已经好久年没有到这个村子中来了,这村子变化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以前只要是进到这个村子就能找到那个深宅大院,但是现在雾气正浓,天色又黑,想要轻易找到高家显然是不能了。

    我从背后的背包中摸索出一个手电,递给楚恒,道:“你拿着手电走在最前面,慢点没事,不要走错。”楚恒接过之后,点头成是,嘴中念道:“这真是奇怪了,以前来这里很容易看到那大房子的,怎么今天还找不到了。”

    我看了四周这弥漫的灰色阴气,心中暗道:“若是不遇上鬼打墙就不错了,还想这么轻易的找到这地?”走着走着,前面的那楚恒猛地站住了,我往前望去,发现前方不远处,居然是蹲着一个黑猫,这猫浑身缎子般的毛发,眼中在手电灯光之下幽幽反射着绿光,乍一看就像是黑暗中两站明亮的小灯。

    那只黑猫倒是不怕人,见到我们过来,张嘴对我们喵了一声,然后扭着屁股消失在灯光下,黑猫这东西就像是乌鸦一般,自古一来哪里出现这东西,基本上都是会出现血光之灾,其实这倒是误会这些东西了,黑猫白猫都是通灵的东西,它们出现只是为了警醒人们,这里又血光之灾了。

    所以一看到这黑猫的时候,我们这队人中除了楚恒之外,都是将神经给绷直了,看来,是有脏东西来了。在这中鬼气森森的地方,什么鬼眼天眼阴阳眼统统不管用,除非是那些鬼怪突然从这浓雾中冲出到了我们身边。

    师傅这次直接是将那桃木剑拿了出来,将镇魂铃递给我,邹阳和兔子也是将自己的法器亮出,楚恒看到前面的黑猫走掉,自言自语道:“真晦气,居然是碰到了一只黑猫。”说着抬起脚慢慢的往前面走去。

    身边的那雾越来越浓,这雾气不是那种纯白色的,而是灰不拉几的,吸到鼻子之中还是有种异味,细细闻来,就像是腐烂的尸体一般,我问过师傅这是不是尸瘴,师傅摇头说不是,只是阴气太过浓重的表现。

    走着走着,我突然是听到一阵依依呀呀的声音传来,这声音忽远忽近,飘飘忽忽的从那雾气中传了出来,这声音显然不是我自己听见了,前面带路的楚恒身子一抖,转过头来,对着我们道:“你们听见什么了吗?”

    师傅点点头,道:“是有些声音,你听见什么了?”楚恒咽了口吐沫,喃喃道:“传说难道是真的?”楚恒胆气惊人,就算是昨天遇到那等奇异之事,也能恢复平常之心,想不到现在听到这一声音居然变成了这样。

    楚恒脸色有些苍白的给我们说了一个故事,一个关于高家没落的故事。

    传言说高家的没落是跟一个男子有关,这个男子据说是当清朝那时候有名的一代名角,男子貌比潘安,换上戏装,更是一个惊艳群男的一代花旦,当时又没有电视机,所有的人都是看唱戏的,这个花旦就成了最红的明星。

    人一旦是红了,总会有些绯闻,就是传言这个男子跟某个王爷有染,搞基这事情不是现在才有的,这个花旦为了迎合王爷,只能将自己献了出去,当时高家借助这个花旦,名气是到了近代的一个顶峰。

    不过都说是戏子无情,这个花旦毕竟是个男子,他居然是喜欢上了王爷的小妾,通奸的时候被抓,王爷大怒,本想着要杀了这花旦,但是奈何心中实在喜欢他,加上花旦名气颇大,王爷只好将那小妾杀了泄怒。

    谁知道这个花旦是个痴情之人,见到心爱的女人死后,再也无心唱戏,慢慢的就没落了,时代总是容易遗忘的,慢慢的人们就将这个花旦给忘了。

    花旦不唱戏了之后,就回到自己的家乡,日夜坐在屋子中,唱着小妾最喜欢的戏曲,整天以泪洗面,精神慢慢的就失常了。

    高家有的人就看不下去了,说这个花旦疯疯癫癫,不能住在高家正房之中,不久之后,这呼声越来越高,更有甚者,说这花旦是被狐狸精迷了魂魄,不详,应该逐出家门,只是他们忘记了花旦红极一时的时候,他们巴结的嘴脸,人总是有仇视那些比自己优秀人的习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