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五十三章 鬼戏
    不久之后这个花旦就离奇失踪,是死是活谁都不知道,那些当年说风凉话的人这下开心了,但是他们开心的时间显然没有过多久。【www.kanz:ww.com 看 .。.中,文,网

    来年的七月十五那天,那天鬼门大开,众人怕是走夜路撞鬼,家家户户大门紧闭,早早的就睡觉了,前半夜的时候,大家都没有什么异样,但是到了后半夜,凌晨十二点的时候,突然在村中高家戏台那里,传来一阵依依呀呀的唱戏之声,这高家就是靠着唱戏发家,自然会有专门大的联系唱戏的场所。

    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以为是幻听,这大半夜的,谁还不睡觉去戏台子上唱戏,关键今天还是鬼节,谁敢出门,开始的时候大家还没有听出这唱的是个啥,但是后来,人们越听越不是味了,这不是那花旦还在的时候整天窝在家中唱的戏嘛!

    众村民听到是花旦在唱,部分人就骂了句神经病,蒙上头继续睡了,偏偏那些挤兑花旦的人,心中想着这花旦为何回来,还在这鬼节半夜吓唬人,有的人就是贱,心里想着你花旦走了也就走了,干嘛还回来,整这个幺蛾子吓唬谁。

    有这样想法的人还不少,当然多数都是高家那些不待见花旦的人,当然也有少数看热闹的。

    他们这一去,可就出事了,据说那天晚上下着蒙蒙细雨,大家到了那戏台子前面时候,鬼气缭绕,不时的能听见不远处传来莫名其妙的声音,但是这些人中胆大的不少,还是来到了戏台附近,到了那之后,发现戏台子上面站着一个身着戏服的女子。

    那天雨虽然不大,但是细雨蒙蒙,众人看不真切,那台上的戏服女子在远处看起来,瘆人不已,黑灯瞎火的自己一个人边唱边跳,有人拿着手中的油灯,灯笼往上一照,恰好戏台子上面的那女子扭过了脸来。

    众人一看,这不正是去年消失不见的花旦吗,他的脸怎么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呢,细心的人看出来了,那花旦肢体动作极其僵硬,脸上表情也是木然的很,最关键的是,这花旦根本就没有张嘴,哪里来的声音?

    这声音忽然变了,忽的变成了一个凄厉的女音,那女音尖叫道:“你们这些人都该死!”忽的女音消失,又成了一个男子声音道:“不,不能杀他们。”这一男一女的声音同时从花旦身子中传出来,那花旦的嘴唇还是一动未动。

    那些人这时候终于是想起来了,今天是什么日子,花旦怎么可能平白无故的在这时候回来,这明显的是,花旦已经死了,这是花旦回来索命了!

    想通这事情的真伪的人吓得腿肚子都转筋了,再看台上那美艳的花旦,哪里还能找到丝毫的美感,一个人哆嗦的喊道:“看,他,他没有影子!”果然就在那昏黄的油灯光之下,那自顾自舞的花旦,地上空荡荡的,根本就没有影子出现。

    这时候人们终于是慌了,尤其是那些当时叫的最欢的高家之人,众人想要跑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腿就像是被困在了原地一样,根本挪动不了。

    戏台子之上的花旦这时候倒是不跳了,用那无神的眼睛盯着台下,轻声细语的道:“你们跑什么,是害怕我们吗?”众人看着台上那脸色煞白如同假人一般的花旦,心中狂抽起来,他说我们,难道还有另一个?

    这花旦是用的女音说的,那花旦看到戏台子下面的那些村名,掩嘴笑了起来,他道:“高郎,你看他们真的是在怕我们呢。”一个男音又接着从花旦身体中传出:“小倩(那个王爷小妾的名字),不要吓唬他们了。”

    只不过花旦将手一甩,女态十足的道:“高郎,你就心地善良,忘了他们怎么对你的!既然他们怕,那就让他们更怕好了。”说完这话,台上的花旦居然就那么轻飘飘的从台上一跳,冲着台下的他们飘了过来。

    这些人哪里见过这种架势,平常也就是听见老人说世界上有鬼怪,哪跟今天一样,居然见到了活生生的鬼,登时就有人眼睛一闭,背了过去,那些胆气稍壮的人,冲着飘来的花旦道:“看在一家人的份上,饶了我们吧。”

    这时候花旦中男音道:“一家人,从我失去小倩之后,你们何时把我当成一家人,你们何时把我当成人?”花旦说道这里,情绪激动起来,这一激动,顿时身上就起了反应。

    原本煞白的脸上居然开始七窍流血,木然的眼睛往上翻去,只留下眼白死死的盯着台下的众人,这时候终于是有人熬不住了,怪叫了一声,口中吐出那淡绿色的液体,眼睛一闭,活活的被吓破了胆子,死了!

    花旦见到这场景似乎是很高兴,咯咯的笑了起来,只不过这笑声中夹杂着那股怨毒之意,听到这些人耳朵之中,让他们从心底中最深处盛开出最恐惧的花朵,那花旦飘在众人面前,戏服之下没有脚露出。

    花旦将手放到头上,咯咯笑着对众人道:“你们看这里。”说完这话,花旦右手狠劲提起自己的头,居然硬生生的将自己的头给提了起来,那头之下哗哗的流着鲜血,将花旦的整个戏服都给浸成了血红之色。

    花旦手中的头被提在手中,七窍流血的脸庞,冲着台下的人诡异的一笑,从始至终,这花旦的嘴巴都没有张开一次。

    台下的那些人从花旦将自己的头给提起之后,绝大多数都是肝胆俱裂,活活的被吓死了,那些去看戏台的人,除了第一个吓晕之后第二天好好的醒来,其它的都是被吓死或者吓疯,人们第二天去戏台发现了这些吓死吓疯的人,身边还有着一个将头提在手中的浑身是血的纸人,只不过这纸人嘴角微翘,露出一个诡异至极的微笑。这件事情很快在当地疯传,那唯一一个还有健全意识的人,第三天也是没由来的疯了!

    高家人专门请了道行高深的人来超度,但是这些高人来了之后,见到那诡异的沾血纸人,都是摇头称道行不够,不敢接这个法事,有个和尚自恃法力高强,接了,只不过第二天还没做完法事,头就被东西摘了下来,临死前脸上来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

    这件事情从此无人再敢问津,高家人斥巨资给花旦弄了一个比祖宗祠堂还大的祠堂,将那纸人葬到祠堂之中,这才将这件事给压了下去,只不过那些曾经排挤过花旦的人,都无一例外的离奇死亡,那时候高家真是个人心惶惶,不过好在事情终于过去了,这件事情,从此也就成了高家的一个污点。

    听了楚恒这么一说,我们几个心中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照这样算来,这个唱戏的鬼可是两百年钱的厉鬼了,这不好办啊。

    那唱戏的依依呀呀声音,并没有照顾我们的想法,还是一个劲的往我耳朵中钻,难道这个村子中的人都是被这个鬼给杀掉了?这应该不是,他为什么早不杀晚不杀,偏偏这时候杀呢?

    师傅对着前面的楚恒道:“别去想你耳朵中听到的声音,我教你道家静心咒,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急急如律令。”

    楚恒聪慧,教了几遍心中就记下了,边是默念着咒语,一边认准方向,带着我们往前走去。

    不知道是不是楚恒念咒念的太过认真了,我们耳边的那依依呀呀的戏音没有丝毫的变弱,反而是更加的清晰起来,兔子这时候骂了一句:“那他娘的是什么?”

    透过空气中那灰色的雾气,我们清楚的看到了在不远处有一个高台,高台上面露出莹莹绿光,这应该就是楚恒口中那个灵异事件的发生地点,戏台吧。

    见到这戏台,邹阳伸手拉住前面的楚恒,将手电给关了,我们一行人藏到了一个草垛后面,远远望去这戏台之上有一个身着素装的女子,正在一顿一顿的如同木偶一般的在拿捏着各种动作,依依呀呀的唱着戏曲。

    这戏台之上没有灯光,但是我们又能清楚的看到那女子的影子,这说明什么,这女子是个鬼,还有,这戏台之下,居然是满满当当的坐着一群人,姑且称之为人,这些人,全部静悄悄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一声不发,估计有几十人的广场,除了台上的戏子之外,再无任何声音,场面实在是诡异,我仔细听了听,那台上的女子来来回回就唱着那几句,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楚恒刚刚念那静心咒平静了下来,现在透过草垛,悄悄的看到前面那诡异的一幕,那心脏立马又狂跳起来,想来我们今天是中奖了,看来这是一场鬼戏,唱给鬼听的!只是不知道戏台之上的那个女鬼,是不是就那个楚恒口中的花旦,距离实在是太远,我看不清楚这女鬼的面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