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五十五章 死循环
    这女鬼嘴巴张成那样,舌头又被自己活活拽掉,根本不可能发出声音,但是偏偏从女鬼那传来这阴森森的一句话,女子说完这话之后,身子就慢慢的往后退去,楚恒的手电还是在一直晃动着,女鬼身着丧服,在这个夜里倒是扎眼无比,看的十分清晰,女鬼越退越快,不久身子就藏在了那浓浓的灰色雾气当中,消失不见。【www.kan《zww.com 看 "。"中:文:网

    这女鬼消失之后,我身边那股彻骨的阴风就消失不少,兔子回头看了一眼,道:“都走了!”楚恒一听这个,终于是肯睁开眼睛了,他道:“哎,刚才发生了什么?”我心中鄙视了他一番,本以为他是一个真汉子,谁知道他这么会自我催眠,见到厉鬼干脆来一个眼不见心不烦,不过这招倒是挺管用,至少死的时候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了。

    我回头看了一下,空荡荡的,那些面色冷漠的听戏的鬼都是消失不见,我们几个交流了一下眼色,谁都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才是刚进了这个村子,就遇到了这么多的厉鬼,那以后该怎么办?

    楚恒拿着手电四处晃了晃,只看到一圈浓浓的黑雾,他道:“我们现在怎么办?还要继续往前走吗?”师傅道:“往前走吧,我想,就算是我们想出去,他们应该也不会让我们出去了。”

    楚恒闻言,知道师傅说得是实话,虽然他极度的不想在往前走,但是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不过他这次学精明了,拽着我一起走到了最前面。

    灰色的雾气越来越大,现在基本上已经能肯定,这个村中已经没了活人,也不用给高博的家人报丧了,现在找到我们人皮图上山的东西,直接就扯呼吧,要是方便的话,顺便查出这里的到底是发生了怎么样的惨案。

    我和楚恒并排往前走着,这一次倒是没有看见什么诡异的事情,偶尔透过浓雾,还能看到一些房舍,只不过我们还是没有找到楚恒口中那个高家大宅子,走着走着,我和楚恒不约而同的停住了脚步,因为前面又是出现黑猫,这猫喵的叫了一声之后,窜到了雾气之中,楚恒暗骂了一句:“真他娘的怪事,又看见它了。”

    我心中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这好像不是又看见它了,我们这好像是时光倒流一般,刚才那黑猫的每一个动作,都跟上一次一模一样!这个想法有些吓人,要是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黑猫走了之后,我们应该就是听到了女鬼唱戏的声音。

    真是说什么就来什么,我这个念头一下,耳边就萦绕出那忽远忽近的戏曲之音,这次就连楚恒也看出了不对,他道:“怎…怎么又听见了?”

    师傅在后面道:“恐怕不是又,你们继续往前走。”走了没几步,就看到那个草垛,还有那个泛着幽光的戏台,一样的场景,一样的鬼,这次却是比第一次看见这些东西更让我们心惊,这到底是怎么了?

    接下来,我们又看到了那草垛山的吊死鬼,这次我们没往前走,直接往后退去,身后那群泛着绿光的鬼还是跟了过来,紧接着丧服女鬼截住我们,跳舞,插眼,插耳,然后将下巴拽掉,舌头拽掉,随后又是说了一样的话,慢慢消失在雾气中。

    现在我们心中已经是拔凉拔凉的了,难不成我们现在是进了某种怪圈,死循环,怎么走都走不出去了?这次师傅走到前面,他拿着手电往前走去,可是后来,我们还是经历了这一模一样的场景。

    现在楚恒吓的已经有些腿肚子转筋了,这真的是进到了某种死循环,师傅肯定跟楚恒走的路不一样,可是后来的结果还是遇到了那只黑猫,戏台,鬼舞。

    现在我们一群人在那女鬼消失的地方站住了脚步,面色阴沉,再走,肯定还是这种结果,兔子这时候道:“这他娘的都赶上鬼打墙了,可是鬼打墙也没有见过这样生猛的啊,这可怎么办。”

    师傅道:“这应该也是鬼打墙的一种,只不过这个村子的阴气极重,鬼气也多,想要弄出这种程度的鬼打墙应该是不难,现在我们要知道的是,到底为什么把我们困在这?”

    师傅这样一说,我们才意识到事情的关键,这些鬼到底为什么把我们困在这,这样做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吓唬我们?

    这种程度的惊吓,见了几次之后,也就视觉疲劳了,虽然有些惊悚,但也绝不会把人吓死,想要害我们?可是要害我他们大可不必这么周折,众多的鬼一同涌上,我们就算是再厉害,肯定也交代在这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邹阳道:“我们来的目的。”开始的时候,我没有明白邹阳这话什么意思,可是后来一想,对啊,我们来这是想要找到高家老宅,给高家家主报丧的,这些鬼一遍遍的将我们阻拦在这,不为别的,就是为了拖延我们去到高家老宅的时间!

    邹阳的话是一语惊醒梦中人,这些鬼拼命阻拦我们,就是为了不让我们接近高家,或者晚一些接近高家,高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或者说,现在高家正在发生着什么事情?

    师傅想要掐指算算,但是高家的人和我们无亲无故,根本无法推演,再说这里鬼气森森,怎么可能推演出天机,师傅道:“这鬼打墙是众多鬼弄成的,凭我一己之力很难将其给破掉,我们回到那个戏台附近,我觉得问题应该就是出现在那。”

    师傅一说,我们立马转头想要退回去找到那戏台子,可是没走几步,结果又是遇到了那只黑猫,看来我们现在不论是朝着那个方向走去,都会回到这个循环之上。

    走到那草垛之附近,师傅带头冲到了那戏台之上,可是没冲几步,我们眼前景色一变化,又是到了女鬼开始跳舞的那个场景,师傅这次对我们道:“打他们!”我可是忍了好久了,顾不得再次怜惜那个女鬼,手中的阳火直接就是轰到了女鬼身上。

    心中惋惜道:“下辈子投胎做过好人。”心中想着那女鬼粘上阳火之后就会魂飞魄散的景象并没有出现,我手中的阳火直接穿过那女鬼的丧服,到了一边,我心中狂惊,嘴中喊道:“这不可能!”

    师傅他们对着身后的那些木然的鬼打开杀戒,可是任凭我阳火耀眼,任凭师傅木剑挥舞,打在那些鬼魅之上,都是透体而过,根本就没有伤到它们,身后那些脸色木然的鬼魂冷冰冰的看着我们,似乎是在嘲笑一般。

    女鬼将自己舌头拔下来之后,说完那话,重新消失在天地间,留下气喘吁吁,面面相觑的我们,这些鬼要逆天吗?

    兔子这时候道:“这东西居然杀不死,打不烂,这可怎么办?难不成,我们一辈子都要困在这里?”楚恒道:“不会吧,天一亮,我们不就能出去了。”

    话虽然是这样说,可是这些鬼拖延我们的时间肯定是有目的,要是我们在这呆坐在这里静等天亮,先不说这会遇到什么危险,那高家正在发生的事情,肯定已经完成了。

    我们还在这里喘着气,我们眼前的景色就开始慢慢的变化起来,那种感觉就像是我们坐着观光电缆一般,身边的景色嗖嗖的变化着,猫叫,戏台,鬼舞,这感情我们不动的话,这些事情也还是会发生!

    事情难办起来,师傅这时候也是眉头紧皱一筹莫展,身边的景象这时候又回到了那草垛之上,我抬头看了一眼那个吊死鬼,心中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但是又抓不住,场景继续变换,那些脸色木然的鬼怪,舞动的女鬼,等等,这吊死鬼为什么没有跟来?

    难道我们进到的不是鬼打墙,而是一种幻阵?很有可能,这吊死鬼肯定就是其中的关键,我记得当时兔子拿着八卦镜是将这个吊死鬼给打的冒烟了,后来兔子的八卦镜再打其它的鬼的时候,根本就没了作用,也就是说,这里面其实只有那个吊死鬼是真的!

    我脑中急转,将这事情想了个七七八八,这时候我忽的暴起,手中的阳火一下子暴增起来,迅速的将那红眼长舌的吊死鬼给吞掉,他们吃惊的看着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这样做,在他们印象中,打这些鬼都是没用的,可是他们却忘了兔子第一次用八卦镜,是将这个吊死鬼给打的冒烟了。

    在我奇希冀的目光中,那吊死鬼浑身冒起了火花,在阳火中根本就没支撑一分钟,然后就被烧的魂飞魄散。

    这吊死鬼一消失,我们眼前那自己动的景象一下子也就消失了,我抢过楚恒手中的手电往四处照了照,发现浓雾后面那一排排的房子,这场景,不再是那个死循环中的场景了,我们出来了!

    兔子见到我们出来,有些崇拜的道:“行啊,秦关,居然这么厉害。”我脸红一下,将这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兔子一拍脑袋道:“我他娘的怎么就么有想到,你这是剽窃我的成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