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五十七章 逃出生天
    我们这些人玩了命的朝着那高家的老宅子跑去,路上那些慢慢爬起的尸体,伸着双手过来想要抓我们,这也难怪,这些起尸体的东西,见到阳气就扑,我们这一跑,阳气浮动,自然勾引着这些尸体扑来。【www.kan《zww.com 看 "。"中:文:网

    只不过他们刚刚‘活’过来,身体不灵便,自然追不上我们,终于是我们追上了楚恒,一同来来到了高家的大门之下,我抬头看了一下那两个诡异的灯笼,一红一绿,上面那鲜红的死字沉甸甸的压在我心头之上,这两个灯笼似乎就像是两个眼睛一般,正在冷冰冰的看着我们在下面做着一些无谓的挣扎。

    高家的大门紧闭着,楚恒双手用力的推着那门,但是门似乎是被从里面插上了一般,纹丝不动,这高家的大门如此厚重,上面镶嵌的门钉就有好几十个,朱红色的大门看起来牢固的紧,要是真的从里面插上了门闩,我们就进不去了。

    那被扒皮的血尸被邹阳抽走之后,几个起落,就落到了我们身边,我和邹阳站了出来,冲着那追来的尸体打去,师傅用手摸了摸大门,然后轻轻扣了几下,然后叹了口气道:“真的从里面锁上了,这可怎么办?”

    那个被扒了皮的血尸很是厉害,刚才邹阳取巧将它打飞,现在在跟它打的时候,就感觉出压力来了,这些尸体浑身腐烂,打斗之间就会有腐肉血液滴落下来,要是不慎粘到皮肤之上,肯定就是个中毒。

    那血尸更是霸道,它死的时候怨气最大,现在身上的那些血也毒性也大,关键这东西还四处挥洒着它的血液,让我和邹阳无比的尴尬。

    兔子知道这门关了之后,看见我们身边围着越来越多的尸体,心中焦急万分,使劲的踹了几下大门,咚咚咚,这声音极响,尤其是在这种夜晚,传的更远。

    我们现在是在高家大门口打斗着,有上面两口诡异的灯笼照着,倒是能看清东西,我和邹阳背靠着背,看着这些砍到了又爬起,像是打不死的小强一般的东西,心中实在是犯愁,突然我听见楚恒嘟囔道:“这些人怎么都没有见过啊!”

    我挥刀将前面扑来的尸体砍翻,你他娘的都几年没来了,还想每一个人都见过?

    兔子踢门之后,又开始大声的嚷嚷起来:“有人吗,有人吗?”兔子这么一瞎叫唤,我们头顶上的那两盏灯笼却是晃荡了起来,似乎是有风吹动他们一般,我在这战团之中,丝毫没有感觉出风的痕迹。

    师傅冲着兔子喊道:“住嘴!有东西来了!”兔子见到头顶上那无风自动的两个诡异的灯笼,心中早就开始嘀咕了,又听到师傅这么一说有东西来了,立马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师傅拿着桃木剑,谨慎的盯着那高家紧闭的大门,似乎他口中的那东西就是来自这大门之中,楚恒受不了这压抑的气氛,紧紧的缩在师傅的身后,不时的伸出脑袋往大门中看一看。

    我和邹阳这时候遇到了困境,开始的时候,我们两个还能凭借着手中的刀剑将其逼开,但是现在随着这些尸体的越来越多,我们两个已经是招架不住了,这尸体还不能用手碰触,接触到手之后,手上就粘上了尸毒。

    正在我感觉有些无力反抗的时候,天空中突然响起了一阵嘎嘎之音,乌鸦的叫声,真不吉利,我还没有感慨完,师傅却是将手中的玉瓶掏出一个,迟疑不定,似乎是想要打开,但是又不敢打。

    邹阳将那血尸逼走之后,朝着天上一看,身子不由的颤抖了一下,我立马抬头一看,在这红绿灯笼之上,居然是黑压压的来了一层乌云,本来这天就是黑的,但这乌云就像是活了一般,居然压过灯笼直勾勾的向着我们冲过来,难道这是一团阴气?

    就在这时候,我突然听见这高家传来那咚咚的声响,这声音我倒是熟悉,兔子听见这声音之后也是面色古怪,因为这声音像极了他奶奶拄着拐杖的声音,难不成,这高家院子中有人拄着拐杖有人来给我们开门了?

    要是开门的话,这恐怕也不是人,估计是个鬼!

    再说我们头顶上压来的那团乌云,等这些东西过了那两个灯笼之后,我才发现,这哪里是哪里是什么狗屁乌云,阴气,分明就算是一堆血喙乌鸦,这应该是那些被我们砍死的乌鸦来报仇了,就是知道这狗东西记仇,这下可玩了,这些尸体我们已经打不赢了,现在又来这些血喙乌鸦,还让我们活吗?

    这样心中想着,高家那院子中的咚咚之声越来越紧密,我们头顶之上的那乌鸦已经是到了头顶之上,这群乌鸦简直就是遮天蔽日,严严实实的将那两个灯笼的灯光给遮住了,这时候我和邹阳眼前可是一抹黑啊。

    这次我直接是将手中的尖刀无差别的乱舞起来,但也是架不住这些东西的追赶,就这么一小会,我就感觉自己的身上被抓挠了好几下,这些尸体和乌鸦的爪子都是很尖,虽然穿的是很厚的棉装,但是没有记下,就被抓的出了羽绒,然后那些爪子就到了皮肉之上。

    被这些东西抓的伤口又酥又麻,虽然看不见,但知道肯定是中了尸毒。

    这时候,那一只紧闭的大门吱呀一响,从里面传来天籁一般的声音:“是谁啊,黑灯瞎火的吵吵什么呢!”

    稍微敞开的大门中,站着一个颤颤巍巍手中提着小灯笼的老太太,老太太似乎是眼神不好,并没有看见面前如此多的东西,兔子楚恒一前一后,架住这个老太太,冲进了门中,老太太惊呼一声,手中的拐杖和灯笼一同落在了地上。师傅这时候蒋玉瓶收起,也是侧身进了大门之中,冲着我们喊道:“赶紧进来!”

    那灯笼是纸质的灯笼,摔倒地上之后,很快就着了火,我们两个见到地上的火,也看到了那微微张开的大门,那里还能忍得住,赶紧捂住头,没命的冲着门口跑去,感觉这几步路,就像是一百米这么长,邹阳跑的比我快,侧身进去。

    我这正想着进去的时候,突然耳边传来一句女子声响:“风萧萧兮;易水寒……”我猛地一扭头,看见身后的那众多尸体中间,突然多出来一个身着丧服,嘴巴怒张的女鬼,这女鬼一出现之后,我身子激灵灵的一冷。

    身子这次不光是一冷,看道这个女鬼来的诡异,我赶紧拔腿想走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身子居然是不能动了,我拼命的想要祭出极阳符,可是右手空挡的,和极阳符之间的联系就像是切断了一般,根本就没有办法唤醒。

    身后追我的那些尸体,乌鸦连同那女鬼,统统冲着我追来,女鬼一马当先,下一秒就和我面对面对视在了一起,女鬼没有眼珠子,用空荡荡的眼眶盯着我。

    和她对视之后,我身子就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控制了,我的嘴巴,居然是慢慢的开始张开,并且这女鬼那空荡荡的眼眶之中,居然是伸出了两根尖尖的白骨手指,冲着我的眼睛插来,感情这女鬼是想要让我和她死的一样,这是找替死鬼吗?

    难道高博还有这个村子中的人都是这个女鬼所杀?

    我嘴巴现在已经张开的生疼,那女鬼眼眶中伸出的白骨手指也到了我的眼睛处,我的眉头之处发毛,心中极度想要召唤出极阳火。可是我现在就像是普通人一般,丝毫感觉不到它。

    就在这千钧一发至极,我身后的们口中传来一阵喝语:“退散!”紧接着几张黄符就飘到了那女鬼身上,无火自燃。我的胳膊之处,被人拉住,然后身子一轻,被拽到了那门之中,早在门口等待的人啪的一声,将门死死的顶住。

    直到这时候,我才感觉出一阵后怕,差一点,就差一点我就死在那了,这究竟是些什么鬼怪,我身子能动了之后,我将阳符祭出,这次倒是能轻松召唤出,刚才那是怎么回事?

    刚才将我拉进来的是邹阳,师傅现在正拿着桃木剑凌空对着那木头门画着符咒,我抬头看了一眼,发现我们进来之后,那些血喙乌鸦并没有跟着飞进来,这倒是一桩奇事。

    兔子和楚恒这时候正跟那老太太道着歉,只不过老太太眼神不好,耳朵也是不好,不管他们两个怎么道歉,都是撇着嘴巴,一个劲的骂着两个人。

    我正想国过去给老太太解释一下的时候,这个院子中的某个屋子当中,吱呀一声开了门,一个比较尖锐的男音传来:“娘,这么晚你砸还不睡?哎!你们是谁!”这声音听起来很是别扭,就像是听见了两个木头在摩擦一般,让人浑身不自在。

    我朝着声音的来源看去,发现在东面的一个屋子门口,站着一个手持白色灯笼,披着棉衣极其削瘦的男子,正朝着我们这喊来。

    师傅正在画符,没有功夫搭理他,我冲着那男子鞠了一躬道:“我们是过往的行人,在你们村子中遇到了一些怪事,想进来找个避难所。”男子听了之后,口气一松道:“哦,这样啊,怪事,遇到了什么怪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