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五十八章 高二
    男子说话让人听着很是不舒服,但是到我们这次是到了他家,又不能不理人家,说着我简单的将事情的经过跟他说了一遍,我还纳闷呢,为什么这高家的人的没事,貌似这全村都死了的说。【www.ka"nzww.com 看! 。,中.文.网

    男子听完我说的话之后,哈哈一笑,只不过这生音听起来像是夜枭一般,男子举着灯笼,一瘸一拐的向着我们这边走来,他的腿好像是不大好,楚恒这时候不在跟那个老太太争论了,只是盯着这来的男子看着,眼光闪烁不知道在想什么。

    师傅终于是将门口的封印画好,见到那男子过来,冲着男子微微欠了一下身,道:“打扰了。”男子并没有理会师傅,脚底下反而是加快了几步,只不过看着他东倒西歪的样子,很是好笑。

    男子终于走到了我们面前,嘴中喃喃自语道:“有鬼?有他娘的什么鬼?我高二活到现在从没见过鬼是什么样呢!”就在他往门口赶的时候,那老太太终于是不骂兔子和楚恒了,她手中的拐杖没了,只能颤颤巍巍的朝着自己的房间摸索而去,不知道是不是老太太眼神不好的缘故,老太太从来没有看这个高二一眼。

    高二这时候已经走到了门口,状若疯癫的就要去扯开大门,我们哪里敢让他拉开大门,外面可是有这么多恶鬼凶物,虽然现在不知道为什么进不来,但要真的是进来,我们这些人就真的不用活了。

    我拉住高二,谁知道这高二居然身上有把力气,我一拉之下竟然然没有把他拉住,高二冲着我们歇斯底里的喊道:“让开!”说着挥动着那只没有那灯笼的手朝着门闩拉去,这是他的家,我们不好过度阻挠,只好暗叹一声,强行戒备。

    门吱呀一声,开了,忽的一声,从门外面灌进来一阵怪风,吹得高二的灯笼东倒西歪,眼看着就要灭掉,高二连忙用手扶住,探出那灯笼,朝着外面望去。

    在那昏黄的小灯笼光芒下,外面灰雾茫茫,可见度不到五米,丝毫看不见别的东西,那些鬼物却也是不见了踪影,似乎都是退到了那浓浓的灰雾当中,高二看着外面空荡荡的环境,冲着我们喊道:“哪里有鬼,哪里有!”

    我摸了摸自己身上的伤口,发现这尸体抓挠的地方还在,这显然不是幻觉,但是那些鬼魅去哪了?

    门外的风好大,卷起了那浓浓的灰雾冲到了院子当中,我问道这风中有些浓郁的腐尸味道,我们众人心知肚明,不在和高二争辩,高二终于是忍受不住那风,啪的一下将门给关起来,重新插上,然后一瘸一拐的冲着我们走来。

    高二浑身瘦削,脸上成一种不正常的灰白之色,眼睛朝着外面高高的鼓起,就像是鱼的眼睛一般,楚恒这时候道:“大叔你好,我是高博的小舅子……”楚恒的话还没有说完,高二就不耐烦的道:“高博,那个不孝子,不是早就死了吗?还提他干什么?”

    高二说的这话让我们吃惊不已,楚恒想要辩解,但是被师傅拉住,这高家处处透着诡异,多说不益。

    我们在这里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就只有一个老太太和高二两个人出来,这个偌大的院子当中,黑咕隆咚的,每个房间中都没有亮起灯来,这事情很不对劲,高二得知我们要在这留宿一晚上之时,没有推辞,那双鼓起来的眼睛盯着我们看着,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高博将我们几个人安排在前院的一个房子当中,这房子似乎是以前高家给仆人住的地方,房子没有别的东西,就是一溜的地铺还有一张桌子,不过好在被子较多,我们在这倒也不会冻着,高二将我们带到这里之后就叮嘱我们:“晚上不要乱跑,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出来,尤其是不要去后院!”

    我们满口应承下来,这时候有个地方住就不错了,谁还敢跟他争论,高二见状,一瘸一拐的走了出去,不久之后,他的脚步声便消失不见。

    这个村子不知道什么来历,到现在还没有电灯,我们只能靠桌上那点微弱的煤油灯灯光来照明,我和邹阳身上的衣服都被抓破了,身上也有不少的伤口,开始的时候还感觉不出什么,现在一停顿,就是觉得伤口又酥又麻,像是有蚂蚁在那啃食一般。

    师傅让我和邹阳将衣服脱了,钻到被窝之中,这被子不知道多久没用了,一股子霉味,被子还很潮,钻到里面之后,我接连打了几个喷嚏,师傅从百宝囊中拿出一把糯米,用布包住,放在我伤口之上,兔子学着,也帮邹阳拔毒。

    这尸毒虽然霸道,但是一物克一物,在两个时辰之中,要是将糯米放到中了尸毒的地方,就算是再厉害的尸毒,也能拔的一干二净,相反,要是出了两个时辰,别管是用什么灵丹妙药,都无法将这尸毒清除干净。

    楚恒进来之后就有些失魂落魄,兔子见到楚恒如此表现,边张嘴道:“楚恒,你怎么了,丢魂了?要不要帮你叫叫?”

    楚恒没有理兔子,还是怔怔的盯着那煤油灯芯不说话,兔子嗷的叫了一声,吓了我们一跳,楚恒这时候也回过神来了,道:“怎么了?”

    兔子道:“来到这里之后,你怎么就不说话了?”

    楚恒道:“我在想这个高二是谁,我以前怎么没有见过他,还有刚才他说我姐夫早就死了这是什么意思?”

    兔子接口道:“你不认识高二,难道认识那个老太太?”兔子这本是一句玩笑话,熟料楚恒认真的点了点头道:“当然认识那个老太太,她是我姐夫的奶奶,高家家主夫人,这我怎么能不认识呢,上次来的时候,我还和她一起吃的饭呢。”

    我道:“这高家家大业大,说不定是哪个儿子出去之后这几年才回来,你没见过也正常。”楚恒一听,也对,便不再纠结这事情。

    师傅正帮我拔着毒的时候,我突然感觉背后那种被盯着的感觉又出现了,上一次有这种感觉是见到了那个吊死鬼,这次难道又有什么东西?我对着众人嘘了一声,然后悄悄的从被窝中翻过身来,朝着背后望去。

    我们这群人恰好都是朝着屋里面坐着,背面朝着门口,当我们不约而同扭过头去的时候,不由的大吃一惊,那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门口外面站着一个黑影,手中燃烧着一团跳动的火焰。

    见到这个东西,兔子抽出手中的八卦镜就要冲过去,但是门口外面的黑影却是动了起来,嘴中道:“怕你们冷了,给你们团炭火。”说着这黑影从外面的阴影处走到了屋子中的煤油灯的光亮中,我们这才看见,这黑影居然是刚刚离开的高二,他手中端着的是一团炭火。

    高二一瘸一拐的将炭火放下,对我们道:“乡下吃饭早,过了饭食,你们若是不嫌弃,我去厨房给你们拿些剩菜冷饭吃。”看着那煤油灯光之下忽明忽暗的高二的脸,我心中竟然涌起了一股没有来的恐惧,连忙道:“不用了,我们有些吃食,谢谢了。”

    高二听了这话,点了点头道:“那就这样吧,你们早些休息,记住,晚上院子中有什么动静都不要出来,还有千万不要去后院。”说完,高二冲我们诡异的一笑,只不过他那瘦削灰白的脸这么一笑,显得无比的僵硬。

    高二一瘸一拐的脚步声慢慢消失在我们耳边,他一走之后,屋门外面就嗷的一声刮进来一股大风,将桌上的煤油灯刮灭,而地上的炭火却是被刮的一下子旺了起来,窜起了两三寸碧绿油油的火苗。

    冰冷的寒风加上这突然暴起碧绿的火焰,让我们所在的这个小屋子中显得鬼气森森,我对着兔子起身关上门,问道师傅:“师傅,你没有听见这人的脚步声吗?”

    师傅道:“没有,这人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脚步声,就像是突然出现在这里一般。”师傅修炼养生气功,耳目灵敏异于常人,这高二本是残疾,不可能避开师傅的耳目,也就是说,这高二很可能……是鬼。

    想想这个村中诡异的处境,这高二还真有可能就是那脏东西,楚恒将油灯凑到炭火之上,想要点着油灯,可是刚一凑近,那绿油油的炭火猛地钻出一个鬼脸张开嘴巴就要咬到楚恒的手,事情来得太突然,我们想要救援已经;来不及。

    这时候从楚恒身上发出一阵淡淡的光芒,挡住了那着火的鬼脸,这么一撞之下,楚恒手中的煤油灯倒是被点燃了,只不过楚恒吓得是面色苍白,我估计他现在都要麻木了,点个灯还能碰到鬼。

    这时候我们没有去看那火盆中出现的鬼脸,而是怔怔的看着脸色不好的楚恒,刚才那道光芒是什么,怎么看起来有些熟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