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六十章 被逐
    看到这神出鬼没高二,我心中起了万千的疑虑,他应该不是人吧,但是不是人的话,为什么看不出他是鬼的痕迹?难道她既不是人也不是鬼?那是什么东西?

    跟着师傅回去之后,师傅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简单的将事情说了一遍,师傅听了之后也是啧啧称奇,不一会儿,房中睡觉的众人都醒了过来,兔子埋怨我没有叫起他来,看看这么神奇的一件事情。【www:kanzw.com 看.。!中!文?网

    现在应该到了五更天,由于现在是大冬天,五更天天还是黑的,昨天晚上其实我们睡的很早,现在都已经睡醒了,众人醒来之后,七嘴八舌的讨论着昨天晚上的事情,只不过他们没见过那东西,也不知道到底是些什么。

    就在我们说着话的当口,村中的公鸡打鸣了,天也开始蒙蒙亮了起来,由于昨天一天没有喝水,现在口渴的要命,我和兔子商量着去哪里找些水喝,顺便在会会那个高二。

    推门出去,院子中的雾气已经消散干净,在东方露出些许的晨曦,看见这即将升起来的太阳,我心中一阵唏嘘,昨天不是在做梦吧!

    昨天晚上来的时候没有注意,现在才发现,这个宅子中落叶遍布,荒草杂生,怎么看起来都不像是有人居住的样子,这院子是很古老的那种,占地较大,院子中间还有一个小凉亭,凉亭建在一个人工湖上,只不过这人工湖现在已经干了,在这小凉亭后面,就是传说中的后院了。

    后院的门紧紧的关着,被一把大锁锁住,锁上都起了锈,不知道多久没有开了,怎么看都觉得这像是没人住的荒院子。

    我和兔子在院子中随意行走,好像是现代化的春风还没有吹到这里一般,院子中根本没有自来水管,我们两个也没有奢求找到高二,让他给弄些热水,只想着弄些凉水凑合一下就完了。

    终于是在院子的东南角,靠近大门的地方找到了一口水井,我探头往下瞧去,发现这水井中还有水,井上有轱辘,旁边有水筲,我招呼着兔子过来打水,然后我到大门口,扒开门闩,推开大门,朝外面看去。

    现在在村中已经看不到那些雾气,但是诡异的是,昨天晚上看到的那些尸体已经不见了踪影,村中还是一片寂静,没有一个人的影子,虽然房舍都还健全,但是现在看去,就仿若是一个死村一般。

    兔子见我不和他一起打水,在后面骂骂咧咧的埋怨我,我听着好笑,刚想转过头去说兔子,这时候背后又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你们在干吗?”兔子这时候已经把水给提到了井口,突然间听见背后传来这阴仄仄的声音,水筲一下子就滑了下去,砰的一声掉到了水井之中。

    我们两个扭头之后,发现高二正在我们身后,直勾勾的看着我们,兔子小声骂了句:“吓死人了。”我道:“口渴了,打些水喝。”高二道:“做好饭了,你们一起过来吃饭吧,对了,老爷子听说你们了,想要见见你们。”

    说完,高二就冲着左边的一个房舍走去,边走边道:“叫你们的同伴一起来吧,不要喝井水了,不干净。”

    见到高二进到那个屋子之后,我和兔子回到昨晚住的地方,告诉师傅高家家主要见我们。

    楚恒一马当先道:“我见过高家家主,他一定认识我,我要问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等我们走到那高二进去的屋子之中,我们不约而同的吃了一惊,昨天根本不知道,这高家居然还有这么多的人,正对着我们坐着的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左右两边,坐满了男男女女,不下十人,高二也正在其中,看了一圈,并没有昨天看到的那个老太太。

    楚恒冲着正对着我们的老头道:“高爷爷,您还记得我吗?”那老头似乎是脾气挺好,张嘴笑道:“你是哪家的小娃娃啊,不晓得了,年纪大了。”楚恒一听,立马道:“我是高博的妹夫,楚恒啊,前几年还来过你们家。”

    老头一听这个,那笑眯眯的神态立马收起,眼中寒光一闪,道:“高博的妹夫,你来干嘛?”楚恒被这老头的表现吓了一跳,但是硬着头皮道:“我姐夫前几天死了,特地来报丧的……”没等楚恒把话说完,高老头道:“高博已经离开高家了,是死是活跟我们没有一点关系了,从他离开高家的那天起,我就当他已经死了。”

    老头越说越激动,声音有些发颤,不知道这高博究竟是做了什么,会让他这么激动,老头这一激动,说话的语调就有些变化,听起来很熟悉。

    高二一见老头生气,连忙对着我们道:“这事不要再提了,高博的事情我们不管,你们要是饿了,吃些饭食就离开吧。”听见主家吓了逐客令,我们几人对视了一眼,这高家人都不在乎高博的死因了,我们留在这,也没意思了。

    我们几个转身离去,楚恒似有不甘,但是又没办法,只好叹了口气,跟着我们一同出来,出来的路上,恰好遇到昨天的那个老太太,老太太像是没有看见我们一般,自言自语道:“都死了,都死了啊!”

    我们想问问这老太太什么都死了,但是抬头一看,高家所有的人除了高家家主,站在那门口之处,冷冰冰的看着我们。

    我们几个识趣,果断闭嘴走人,其实我发现这些人虽然表面看起来很是正常,但是现在想想,他们好像都是脸上没有表情,就像是假人一般。

    出了高家之后,那种压抑的氛围总算是消失不见,看见楚恒还是闷闷不乐的样子,兔子道:“怎么了,楚恒,被打击了?”楚恒道:“我就是有些奇怪,我记得上次来的时候,见到高家的老祖宗,也是这般摸样,怎么现在还是这样?”

    事情有些蹊跷,但是这高家蹊跷的事情岂止这一件,现在被赶了出来,想要回去白天是不行了,等晚上再说吧。

    我和师傅背着楚恒,拿出人皮图看了看,看了看那人皮图上记载的东西到底在哪,人皮图上记载不甚详细,大概标注的位置就在这一带,现在不能调查高博这件事情,就先去找人皮图上记载的东西。

    现在天已经大亮了,按理说这时候农村中的人早该是起床下地干活了,可是这村子中一个人影都没有,不过想想也是,昨天看到这么多的鬼物,这个村子十有**真的是被屠了,要么高家就是有保命的东西,要么就是高家人做的这场屠杀。

    我们推开一个家门,院子中荒凉废弃,不知道多久没有人住了,屋门大开,进去之后,一股霉气扑鼻而来,倒是不见了那些尸体,只是留的一处空荡荡的宅院。接连看了好几家,都是这样情况,看来这除了高家之外,这个村子真的就是没了一个活人。

    不知不觉中,我们居然是到了高家的戏台子附近,昨天晚上就是在这看到那个女鬼的,现在天虽然亮了,来到这里,心中还是有些毛毛的,不远处就是见到那个吊死鬼的草垛。

    戏台也是年久失修,木制的戏台上面破了不少的洞,戏台后面挂着一个大大的幕布,后面就是供那些戏子换衣服的地方,站在戏台之上,邹阳吸了吸鼻子,对我们道:“有股味。”师傅此时也道:“的确,这里应该埋着什么东西,挖开看看。”

    我们几个绕回到村民家中,找了几把铁锹和锄头,照着地面就挖开,我们脚底下的那些土堆较松,轻易的就能下土,还没挖几下,楚恒手中的锄头就扑哧一声凿到了什么东西,等他提起来之后,发现那锄头之上居然是沾满了血迹,他这一下慌了,将手中的锄头一扔,道:“这是什么东西!”

    我们几个心中有数,看来这跟我们猜的差不多,又小心的挖了几下,一个坐着的尸体出现在我们的面前,这尸体没有腐烂,看起来就像是睡着了一般,我们几个接着挖,在戏台之前,居然是挖出了将近几十个这样盘坐着,脸朝着戏台子的尸体,这尸体身上发出难闻的气味,只不过表面上并没有什么异样,就像是睡着了一般。

    兔子看着这些盘坐着的尸体,惊奇的道:“哎,你们看,这些人像不像是昨天晚上追我们的那些发光的鬼,看起来他们一个个的好面熟啊!”兔子这么一说,我们才发现,还真的有这么一回事,要是这么算来,难不成,这戏台子底下,还得埋着一个丧服的女尸?

    一想到这白衣女鬼那阴森森的恐怖摸样,我心中就有些打鼓,这东西就像是狗皮膏药一般,哪里都跟着,真是烦人。

    挖出这些尸体之后,师傅脸色不好,对我们道:“这人死了之后,入土未安,何为安,尘归尘土归土就是安,这尸体不腐,有悖常理,这些尸体生前是惨死,现在死了之后还怨气冲天,想要为祸一方,咱们既然遇到了,就将这些尸体火化掉,省的他们再害人,末了我在做场法事超度一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