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六十一章 幕后
    师傅这么说了,我们当然没有意见,这些看起来表面上光鲜亮丽,其实内部已经腐烂到底的尸体,看起来真是瘆的慌,烧了之后也就干净。【www.kanz!ww.com 看, 。 .中?文!网

    我们在这村中找了一些柴火,然后兔子不知道在哪找来一些煤油,我们将这些尸体凑到一起之后,堆上柴火,淋上煤油,然后将火折子扔了上去,砰的一下,这火就点着了。

    天气很干燥,加上柴火好,这火很快就烧旺了起来,里面的那些尸体,也是噼噼啪啪照着了起来,不一会儿,我就闻到一股肉香从这里面飘了出来,不知道大家有没有闻过这烧尸体的味道,其实,味道挺好的,在火葬场经常能闻到。

    师傅这时候抽出桃木剑,在那火堆边上撒着一些黄符,然后口中喃喃自语,脚下踏着奇异的步伐,按照师傅的意思,这些东西需要一场**事才能超度的了,但是现在我们没有这么多的时间,也没有这么大的道场,只能这样简单的超度一下了。

    事情按部就班的往下走着,里面的尸体已经烧了个七七八八,眼看着我们就要完活了,就在这时候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阴了下来,这就是一下子阴了下来,我抬头一看,东面天空之上居然是压上来黑压压的一团乌云。

    然后我们周边就是狂风怒号,师傅洒下的那些纸符呼哧一下全部被这怪风吹走,我记得小时候看西游记上妖怪出现的时候,都是这种场景,难不成今天我们也见了妖怪!?师傅见到这股怪风还有那黑压压的乌云,嘴中念叨的声音更大了起来,并催促我们道:“快点!”

    兔子这时候将手中那剩下的煤油一股脑的都倒在了那柴火尸体之上,风助火势,那火焰一下子就窜的老高,火中的那些尸体以肉眼看见的速度快速的变焦,这时候我发现一件怪事,在这火堆之中,有一具尸体,怎么还是好好的,一点都没有烧着?

    我这一发现心中顿时吃惊不已,难不成这怪异的天象就是这东西整的?风呼呼的挂着,那火已经大的有些控制不了,烤的我们几个不敢近前,那里面的尸体都基本上烧完,但是唯独其中那一个,还是岿然不动,兔子他们这时候也已经看出那里面那具诡异的尸体了。

    从东面压来的乌云这时候也到了我们的头顶之上,古云紫气东来,讲的就是一个吉祥之兆,但现在我们这可是黑气东来,想来应该是大凶之兆,加上那火中烧不坏的尸体,我心中隐隐的觉得可能要出事。

    果不其然在其他尸体都烧成了骨灰之后,那里面完好无损的尸体,慢慢的动了一下,他这一动,顿时牵动了我们所有人的神经,师傅这时候嘴中道喝连连,但是都对于火中慢慢站起的尸体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那乌云到了我们头顶之上,风就像是不要命的一般忽忽的刮了起来,被我们堆起来的那些柴火经过这么被风一刮,立马灭掉了,那些骨灰碎骨也都随着这风消失的一干二净,原来那地方就剩下了一个站起来的尸体,呆呆的望着我们。

    天上的乌云阴沉的就像是伸手能够到一般,气氛压抑至极,我知道这次我们是遇到了硬茬子。

    前面那尸体双脚一点,跃上了舞台,手上拿捏了一个戏指,然后一停一顿的舞动起来,我们几个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上面那尸体,怎么跟我们上次看到的那女鬼差不多?

    邹阳这时候忍不住了,手中砍刀一抽,跳了上去,朝着那尸体砍去,这尸体没有丝毫的躲避,任凭邹阳一刀砍上,邹阳的砍刀径直朝着那尸体的脖子砍去,这尸体的头咔哧一声,就从身体之上被砍了下来。

    头咕噜咕噜的在戏台之上滚了好远,最后停下来,眼睛睁着朝我们看来,邹阳一招得手,那刀简直像是狂风暴雨一般,纷纷落在无头尸体之上,那原本烈火无法焚烧之掉的尸体居然就这样邹阳给分了尸!

    只不过这尸体被分之后,并没有脏器露出,等我们上去之后才发现,这哪里是一具尸体,分明就是一个惟妙惟肖的木偶!

    这时候那阴沉沉的天,慢慢的开始下起了雪,兔子叫了一声,“血!”我抬头一看,发现这地上那原本该是雪白的积雪,居然成了红色,看上去,真的像是血一般。我们心头蒙上了一层阴云,高博死的时候,黑白无常给他时间让其报仇,现在我们将这些尸体烧掉,天上居然下起了红色的雪花,这里难不成真的有天大的冤屈不成?

    师傅这时候道:“进去看看吧。”说着师傅带着我们走到那戏台幕布之后,事情越来越复杂了,我隐约觉得,这村子中似乎不是一拨东西。

    我们进了那幕后之后,发现这里面放着一些戏装,还有几个梳妆台,最惹人注目的就是那高大的换装镜了,进来之后,我们几人立马被那镜子吸引住了,镜子之上用血字写着大大的‘死’字,这字跟我那次从高家灯笼上看见的如出一辙,应该是同一个东西所为。

    师傅进来之后,掏出定鬼罗盘,似乎是在找着什么,其实我进来之后也感觉到这里面不一般,进来之后浑身凉飕飕的,那破旧的衣服呼呼的钻着刺骨的小寒风。

    兔子打了个激灵,骂道:“什么鬼地方,居然是比外面还冷,我们上这里来干嘛?”我道:“上这来找线索啊,这村子都被屠光了,不知道是谁所为,这戏台又是村中恐怖故事的源头,当然是上这来找找线索,看看是不是那个花旦所为。”

    兔子没有应声,抬起头四处打量起来。

    这后台不大,也就十几平方,堆满了戏服还有唱戏用的器具,这些东西都不知道多久不用了,上面蒙了一层灰,大多数也都是破败不堪,我找了几样东西,发现在角落中有一些木偶,现在我看到木偶就有种异样的心绪。

    这些木偶手脚之上都有缠着线,嘴巴也可以通过背后的一个开关控制,这应该是当年表演木偶戏的时候用的,只不过这木偶戏应该是不大受人们的喜欢,毕竟这木偶东西看起来灵异瘆人,人们对于这个东西应该是没有好感。

    兔子这时候对于一个戏服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其余的戏服都是随便一放,上面蒙了一层灰,但是这个戏服却是放在了正中间,上面蒙了一层油布遮挡灰尘,下面还有小香炉供奉。

    兔子好奇拿下这戏服,翻来覆去的看着,楚恒年龄不大,见到这花花绿绿的戏服也是来了兴趣,凑到了跟前,跟着兔子一同看起那戏服来。我看着戏服的料子款式,至少应该是清朝的东西,这么贵重的东西怎么不拿回家中呢?

    我将这疑问提了出来,师傅此时拿着定鬼罗盘转到我身边,道:“不是他们不想,是他们不敢。”我们一怔,不知道师傅什么意思,兔子原本想着穿上这衣服试试,听见师傅这么一说,手上的动作立马停了下来,道:“师傅,你说啥?”

    师傅道:“没什么,你穿吧。”兔子听见师傅让他穿,立马屁颠屁颠的将衣服套上,你还别说,兔子本来就是一个眉清目秀的俊美男子,穿上这戏装之后,更是妩媚动人,对,就是妩媚动人!兔子穿的这是女装!

    兔子可没有这么觉悟,穿上戏装之后美美的朝着镜子那里照去,师傅和邹阳两人这时候已经将法器给掏了出来,谨慎的盯着兔子,应该是兔子身上的戏服。

    兔子在换装镜子旁边转了一下,嘴中嘟囔一句道:“我去,怎么是女装,我还以为是男装呢!”说着兔子就要换下这戏服来,可是兔子穿的时候很认真的将那扣子一个一个的都系好了,现在解开的时候却是不容易了。

    兔子低着头解扣子,我们站在兔子的背后,就看见兔子那衣服之上慢慢的起了一层灰雾,慢慢的就要凝实成人的影子,兔子对于衣服上的东西丝毫没有察觉,只是嘴中嘟囔一句:“怎么更冷了!”

    我心中想到,你这背上背着鬼呢,能不冷么!我伸出右手,想着将那鬼给拿下,师傅拉住我,对我摇摇头。那雾气凝实之后,在我们面前就出现了一个瘦削的背影,这影子出现之后,双手慢慢的往前伸去,之后纠缠住了兔子的脖子。

    兔子这时候感觉出来了,他咳嗽了一声,道:“怎么喘不过气来了?”说着兔子下意识的抬起头,他正对着那换装镜,抬头之后,在镜中就看见自己脖子上攀着一个面若敷粉,披头散发的鬼影。

    兔子哪里想到会看见这东西,嘴中啊的叫了一声,然后就要去掏八卦镜,可是他身后的那鬼影,死死的掐住了兔子的脖子,一会兔子就面红耳赤了。

    师傅这次终于是动了,大喝了一声道:“畜生!还不住手!”说着手中拿出一张黄符就贴到了那鬼的身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