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夜探
    师傅将黄符贴到了那鬼身上,兔子身上的那鬼就浑身颤抖的从兔子身上被捉了下来,说也,兔子那涨红的脸也是慢慢的恢复了过来,兔子这时候那火大啊,拿出八卦镜朝着那鬼打去,本来这鬼被师傅的黄符定住之后,就是颤颤巍巍的,一副想要魂飞魄散的样子。【www.kanz:ww.com 看 .。.中,文,网

    兔子八卦镜打过去之后,那鬼登时就变的有些透明了,眼看着就要魂飞魄散,这时候师傅对着兔子道:“不可!”兔子这才收住了自己的八卦镜,狠狠的冲着那鬼呸了一下,然后解开戏服上的扣子,这次兔子倒是能轻松的将扣子给解了开。

    楚恒像是看戏法一般看着兔子和师傅的表演,在他眼中是看不到那鬼魅的,只能看到那黄符凌空贴着,还有面红耳赤的兔子。

    师傅对着那将近透明的鬼道:“你是谁?怎么在这?”现在能看清了这鬼的面貌,长的是眉清目秀,比起兔子来还要英俊三分,那鬼张开嘴巴一张一合的说着什么,但是我们听不到他说的话。

    师傅眉头一皱,冲着楚恒一指,将那黄符从鬼身上揭了下来,这鬼知道他现在没有办法逃离,之后回头丧气的钻到了楚恒身上,这鬼还没扑到楚恒身上,就被楚恒那脖子上带着的东西发出的光芒给挡了回来。

    那鬼有些委屈的看着师傅,意思是我上不去啊,师傅没办法,看了看兔子,又看了看我,兔子横眉竖眼的,对这个鬼极其不爽,得了,还是让我来吧。

    这个鬼轻飘飘的到了我身上,我双眼一翻就被鬼上了身。

    师傅对着‘我’道:“你是谁?外面的那些人是不是你杀的?”‘我’拼命的摇头,道:“不是,不是,我是高熠,也就是这个村子传说中的那个花旦。”听到这‘我’这么说,众人听了之后都是大惊,原来那个传说还是真的!

    师傅道:“你怎么在这?”‘我’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道:“我也不想啊,小倩都不见了,我还是被困在这。”听了‘我’这么说众人都是不理解的看着‘我’。

    ‘我’缓缓的将事情到来,当年发生鬼魂索命的事件,其实那是小倩和高熠的鬼魂一同回来索命,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因为小倩知道高熠死的冤屈,你也知道,女人心眼小,成了鬼之后比男鬼更是难缠的多,小倩带着高熠在鬼节时候回来之后,直接就是勒令高熠彪了一曲成名的戏,将那些别有心术的人统统吓死。

    将这些人吓死之后,小倩和高熠就想着离去,但谁知道高家表面上找了术士来捉鬼未遂,其实暗地中早就找来道法高深的人来将高熠给困住,小倩直接被那高人给带走,高熠却是直接被困在了这里,困在他生前最美的一套戏服之中。

    高家人将他困住之后,倒是也没有为难,毕竟这事情只有少部分知道,这些人知道高熠的价值,他们将高熠困住之后,日夜供奉,以求得高熠庇护,其实也就是想求得高熠身上的那气运庇佑,当年高熠可是最红的一个戏子,他的天分,气运都是所有戏子梦寐以求的,高家人又是靠唱戏发家,有这种想法倒是极其正常。

    就这样,悲催的高熠就被困在这里百年,期间见证了高家戏台一天不如一天的没落下来。知道这事情之后,兔子道:“这些事情跟我们都没有关系,我们想知道,外面这些人是怎么死的,还有,村子中那些人怎么死的,还有高家大院里的人是怎么回事?”

    ‘我’听见兔子这么一说,脸上露出恐惧的神态,嘴中喃喃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说完这话,我的头慢慢的扭过来朝着镜子看去,只不过我想是看到了极其恐怖的事情一样,那原本上翻的眼睛,一下子转了过来。

    我这居然是清醒了过来,而我身上的你高熠的鬼魂则是飘飘忽忽的从我身体中钻了出来,本来他被师傅的黄符定了之后,就受了伤,又是被兔子连连打了几下,基本上到了魂飞魄散的边缘,加上我本身魂魄强大,他上了我的身之后,被我自身的神气一冲,基本上就玩完了。

    高熠有些发白的魂魄飘在空中,慢慢的变成了透明之色,最后消失不见,他居然是魂飞魄散了!

    看见唯一的线索又是断了,我们心中有些不舒服,他应该是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但是又不敢说,究竟是什么东西,让一个鬼都会感到害怕呢?还有他最后一眼看镜子,是什么意思?

    师傅这时候手中急掐,手中定鬼罗盘徐徐的转动,终于是这定鬼罗盘指针动了一下,然后直勾勾的指着我们前面的那镜子,这镜子中有鬼!

    看高熠的表现,这里面的鬼应该是挺厉害的,说不定,村子里面的所有事情都它弄成的!

    它窝在里面不出来,那我们在这镜子面前就等着来一个翁中捉鳖!师傅将《五鬼符》拿了出来,递给我,我上一次控制过这东西,这次倒是轻车熟路,能够轻易驾驭,邹阳和兔子拿出法器来,师傅拿着桃木剑,镇魂铃,在镜子前面喃喃自语,过了半响,师傅将桃木剑放下,一脸不自然。

    兔子道:“怎么了师傅?”邹阳这时候却是抢答道:“鬼不出来!”师傅点了点头道:“这鬼道行很深,不,确切的说是它怨气很深,躲在镜子中不肯出来。”兔子道:“直接砸开镜子不就行了吗。”

    我们几个转过来看这他,不要这么不专业好不好,就算打烂了镜子,这鬼还是会存在镜子的某一块之中。

    到了最后实在是没办法,师傅只能想出一折,晚上的时候,召鬼!

    我们从那些房舍找出一些白色蜡烛,风铃,麻绳还有乱七八糟的东西,有用的没有用的统统搬来放到戏台幕后,弄完了这些事情,天色已经不早了,我们一行人在某个院子中烧了些水,就着自带的东西,吃了一些。

    这个村子的夜晚来的总是那么快,到了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天就开始慢慢的黑了下来,村子中慢慢的又是起了灰雾,至于那些红色的雪花,下了一些之后,便停了,地上一点积雪都没有留下。

    召鬼只能是在阴气盛的时候进行才行,也就是说我们要在子时才能进行这个召鬼仪式,但是从现在道子时还有四个时辰,我们要是不利用,那就有些浪费了,再说了这个村子晚上邪异的很,很多事情,都没有调查清楚。

    我们决定兵分两路,师傅楚恒两人留在幕布后面,可是监视着镜子中的鬼到底出没出来,二来这鬼出来之后,恐怕还真的就只有师傅自己能把他治了,我和兔子,邹阳三人一路,去查看这个村子中的下落,其实我想清楚了,真不行的话,我把古尸之魂给唤来,到时候一干兵魂杀你们这群鬼还不就像是杀狗一般。

    我们去调查的地方直接就是高家,我总觉的这高家之人神神秘秘,不像是正常人,很可能他们跟这鬼沆瀣一气,才弄出了一个屠村的惨事。

    高家院子很大,我们这次肯定是不能在正门进去,好在这有的地方院墙不高,倒是方便翻进去,路过那高家大门之后,发现那两盏灯笼还是高高的挂在上面,发出惨白的光芒,这次我们三个带着仅剩的那一个手电悄悄的围着高家转了起来,想找到一个地方翻进去。

    我们只敢将手电灯光压住,不敢打到院子之中去,这时候的雾气还不是多重,我们三个也没有遇到什么特别诡异的事情。

    这时候兔子小声的道:“你们看那边的墙是不是很低?”我们顺着兔子的目光望去,果然在那边有一处比较低矮的围墙,稍微一攀就能上去,这还等什么,我们三个悄悄的溜到那里,依次爬到墙头之上,这时候我们已经将手电给关了。

    下面黑灯瞎火的看不清,谁也不知道是什么,邹阳身后最好,他在墙头上轻轻一点,然后飘然而下,站在了地面之上,随后兔子也是跳了下去,只不过听见兔子在下面暗骂了一声,我也是跟着跳了下去。

    跳下去之后我就闻到一股恶臭,这他娘的不是厕所的臭味吗,感情我们这是跳到厕所中来了,我说兔子怎么还骂呢。

    我们三个掩着鼻子赶紧走出了这个地方,兔子一边走一边小声嘟囔着晦气。我们进来之后,整个院子中根本没有一丝光亮,难道这些人又开始睡觉了?应该没有这么早吧?我记得当时高二不让我们去后院,想来这秘密应该是在后院。

    只不过我们现在也不知道我们现在的位置,只能胡乱的摸着往前走,走着走着,我们就听到一真奇怪的声音,那声音就像是木头转动的吱呀之声,这声音就是从我们身边那个房间之中传出来的。

    我们有心想着想要看看这里面是什么东西,但是奈何这里面是在是黑,根本就看不到东西,我在想着要不要打开手电看的时候,屋子中没有来的忽然亮起了微弱的灯光,这光亮来的没有丝毫征兆,吓了我们一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