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六十三章 扒皮
    这时候我心中嘀咕起来,难不成这里面的东西知道我们想要看里面的场景,就这么贴心的开了灯,让我们看看清楚?我心中颇感怪异的看了兔子和邹阳一眼,我小声道:“我们,看吗?”

    邹阳和兔子看了我一眼,在这里也是稍微犯了难,这里面的主看来是知道我们的到来,特地给我们开灯呢!

    既然这样,我们只好心一横,看看又死不了,谁怕谁,就算你是鬼,老子什么样的鬼没见过!想到这里,我们三个先后趴到门上,窗户上,向着里面望去。【www.ka?.nzww。com !看,。.中:文"网

    屋子里面亮着一盏昏暗的小油灯,油灯光芒呈青色,将这个屋子照的有些鬼气森森,有个人影背对着我们,这人站在床头之上,不知道在捣鼓着什么,他往前走了一步,脚下一踮,居然是个瘸子看到这里,我们就知道这是高二!

    高二在床上翻腾着什么,把床上的被子都掀了起来,不久就挪动了一下身子,到了橱子那里,打开了橱子门嘴中还嘟囔道:“不是说就放在这吗,怎么找不到?”

    随后高二有转过身子朝着我们走来,我们心中一惊,这时候可不能让他看到我们的影子,我们赶紧低下头,朝着旁边跑去,刚跑两步,就听见高二自言自语的道:“原来是在这!”说完高二的脚步之声在里面就消失不见,从屋子里面穿来悉悉索索的,类似于穿衣服的声音。

    本来想跑的我们,听到这声音又是停下了脚步,对于这高二换衣服,我是没有兴趣的,但是兔子悄悄的又将眼睛凑了上去,我就说兔子是那种人,对于男人也有兴趣,你看,男人换衣服他也有兴趣。

    只不过兔子刚将眼睛贴上,浑身就颤抖起来,我心中鄙视他,不就是看见个男的吗,就算是你看到个裸男,也不必这么激动吧,我现在严重对兔子的性取向有着疑问,兔子就看了一眼,猛地蹲坐在地上,借着屋子灯光,我看到兔子脸色煞白,嘴唇不自觉的抖动着,不是吧,你居然是受不了?

    兔子显然不知道我的脑子中想的是什么,他哆嗦的抬起手指了指窗户里面的场景,让我们看,我又不是兔子,对裸男没有兴趣,邹阳倒是看见兔子这样表现实在是诡异,连忙将身子趴了上去,只不过邹阳一看,也是虎躯一震,立马拿开了眼睛。

    看到邹阳这样的表现我心中还惊奇邹阳什么时候对男的也有兴趣了,邹阳猛地将我头按到了窗户之上,让我看里面的景象,我实在是不好这口,但是见到这两人表现太异常了,顺势瞧去。

    我这一看,也是身子一颤,你道里面是什么东西,里面的高二浑身**,居然是用双手扒着自己的后脑勺,拼命的撕扯着自己的皮肉,这时候他已经将自己的皮肉从后脑勺那里一直裂开道腰部,那人皮之下是些黑乎乎又黏糊糊的**,**和皮肉之间还连着一些黑色浑浊的粘丝,那黑色的皮肉之上可以清楚的看到其中的纹理还有神经末梢,就算是我见到鬼怪不下千百,但是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拔下自己皮的鬼怪!

    我终于是明白兔子和邹阳为什么这种反应了,好在我们现在心里素质过硬,见到这事情之后,倒是没有过度失态,我想起来那次在高家门口见到的那具被扒了皮的尸体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屋子里面那嗤啦嗤啦加上悉悉索索的声音一直在持续着,不过我们三个都是没了兴趣继续关注,那场景太恶心了,不知道这高二将皮拔下来之后还会干什么,我们三个只能静静的从外面等着。

    过了一会,屋子中的灯忽的一下就灭了,我们三个绕到一旁,刚等我们藏好,门吱呀一声就开了,然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冲着另一个地方而去,我们三个估摸着这时候跟上,前面的高二应该是听不见了,三人才才从屋子旁边走了出来,溜到那高二刚刚进去的屋子之中。

    进来之后,我们小心的关上门,高二刚走,应该不会立马回来,在这里应该不会被发现,我打开手电,朝着屋子里面照去,可是这一照,顿时发现在我们前面站着一个人,看这面貌,不正是刚才走了的高二吗!

    这***还给我们来个声东击西,我们看到这个高二,丝毫没有含糊,这东西都能将自己的皮扒开肯定不是什么人,应该是那鬼魅之流,我们三个纷纷拿出法器,一股脑的冲着前面那高二的影子打去。

    我想象中的那高二反抗的场景并没有出现,他依然静静的站在那里,任凭我们将法术打在其身上,我定睛一看,这哪里是什么高二,分明就是高二撕下来的皮!

    现在高二的皮挂在衣服架子之上,放在房间之中,乍一看,可不就像是高二一般吗,邹阳问我要来手电,凑上前去,看起那高二脱下来的皮,过了一会,邹阳道:“这皮是死人皮。”听了邹阳这么说,我们不解的看着他。

    邹阳继续道:“这高二是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这张皮。”我们继续看着邹阳,以为他还有什么见地,只不过邹阳说完这话,就开始往外走去,我还没有理解邹阳这是什么意思呢,门吱呀一声就开了。

    我和兔子这时候还是脸朝着那张人皮,突然听见门开之后,邹阳喊了声:“小心!”我和兔子连忙转头过来,借着邹阳手中的手电灯光,我看到门口站着一个浑身黢黑,神经末梢外冒的东西。可不就是那个去而后返的高二吗!

    高二见到我们识得他的秘密之后,不在对着我们废话,冲着我们就扑来,邹阳背后抽出刀,将手电冲着我们一扔,然后跟高二斗在一起,这全身露黑肉的高二动作异常迅速,三下两下之后就把邹阳逼到了角落之中,我没想到邹阳一上来就落败,赶紧抽刀跳进了战团,跟这个东西对上手之后,我才是明白为什么邹阳一上来就露出了落败之像。

    我们的刀虽然是能砍道这高二的身体之上,但是它浑身就像是铁打的一般,不论是我们两个伤害多大,打在他身上,连皮肉都根本打不下来。

    我心中暗惊,这东西难道不吃物理攻击?可是我们这两个的刀都是有着破煞的作用,怎么还砍不动它,它这样子也不像是粽子之流啊,我手上极阳符一现,冲着那高二就打去,高二不知道我这东西的厉害,任凭我的手打中他的身体。

    我的手打中他之后,虎口反震的生疼,手接触它的皮肉根本感觉不出柔软,那感觉就像是打在了石头之上,就是以前打粽子的时候也没有这种感觉,这东西根本就不是人!

    极阳符贴到他的身上之后,丝毫没有作用,这东西也不怕法器的攻击?借着我打中高二的当口邹阳一个扫荡腿,打中高二,将其摔倒在地,高二摔倒之后,顿时发出砰的巨响,兔子这时候冲我们叫道:“这东西是木偶!”

    兔子这么一说,我脑海中立马浮现出高博死的时候出现的那个木偶,我就说吗,人怎么可能这样!既然知道这东西的身份是木偶,我和邹阳也就不用法器攻击,拿着手中的刀拼命的朝着那浑身黑乎乎的‘高二’砍去。

    邹阳咬牙之下,用刀在自己手上划了一道,粘上自己的血液,这时候终于是能砍动这木头了,打了几下,我对着邹阳使了个眼色,然后冲着木偶卖了一个破绽,木偶不识,冲着我扑来,邹阳拿捏好时机,狠劲的冲着那木偶的胳膊砍去。

    咔哧一声,邹阳硬生生的将这黑乎乎的木偶胳膊生生的给砍了下来,这‘高二’嗷嚎的叫了一声,然后浑身颤抖起来,这颤抖完之后,‘高二’啪的一下摔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在这‘高二’的头部之上,慢慢的渗出一种黑色的影子,这影子我见过,就是上一次在黑暗中我跟踪的东西,这次居然又是见到了!

    对于这种东西,我可谓是束手无策,不知道该怎么对待,那影子慢慢的拉出来,在地上形成一个人影状,然后迅速的从地上动了起来,兔子和邹阳虽然听我说过这东西,但是第一次看见,见到这东西,两人也是目瞪口呆,邹阳尝试着用阴阳镜定住它,但是它好像是丝毫不受影响,哧溜一下子就从门缝中溜了出去。

    这时候我们已经看清,这木偶之所以会动,就是因为地上这不知名的黑影,我们三人赶紧追了出去,出去之后,兔子拿着手电四处一晃,但是找不到那影子的去向,我让兔子关上手灯,然后上墙上瞧去,果然在前面不到五米之处,有一个乌黑的影子,在墙上迅速的跑动着。

    我们三个赶紧撒腿跟了上去,我记得上一次这东西是朝着后院跑去,这次应该是时候看看这后院之中到底是些什么东西了,想起那次看到那些高家之人,应该都是这种木偶穿上了人皮之后,又被这黑色的东西控制的吧!

    只不过不知道那高家家主是不是也是这种情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