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六十四章 吊死
    现在想想,那些高家的其它人,应该都跟高二差不多的情况,现在我就不知道高家老祖究竟是不是也同样被控制了,也只是一张披着人皮的木偶,这一切的幕后之人,究竟是谁,花旦刘熠肯定知道这事情,可是被我们打的魂飞魄散了。【www.kanz!ww.com 看, 。 .中?文!网

    我们三个跟着前面的黑影继续往前跑着,虽然没有手灯,但是前面的那诡异的黑影能在夜晚看的一清二楚,倒也不至于追丢。

    终于是在七拐八扭之中,那黑影到了那紧锁后院之中,我们被拦到了外面,我们这外面虽然也有灰色的雾气,但是那紧紧关闭的后院之中,灰色的雾气已经浓郁到了不可想象的地步,即使现在没有开手灯,也能看到其中冒出来那森森鬼气。

    我们追踪的那个影子倒是没有丝毫犹豫的钻了进去,我们在这里可是发了愁,我已经看出来了,这高家后院就是当时我们进村之前看到阴气最重的地方,加上这些诡异的黑影,我真不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最后我们三个商量了一会,决定还是退回去,不先去这里面,师傅那边应该是快到时间召鬼了,到时候多少应该是能知道这后院里面的情况,我们这样贸然进去,遇到个厉害点的鬼怪,我们真不一定能对付的了。

    再说,前院中,我们也有很多地方没有查到,这后院,还是等等。

    我们几个商量到这,干脆开起手电,在这个院子中大摇大摆的走了起来,反正知道了这里面的主人都是些木偶鬼物,我们也没必要客气了,我们先是去了早上吃饭的地方,看看那里面的人到底还有没有。

    进去之后,发现桌子上面的食物还都是好好的一丝没动,但是那些高家之人早就是没了踪影,看到这些食物,我们就能推测出来,那些高家之人,肯定不是活人了。

    本来我们想着出去别的地方找找看,这时候我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这餐桌正北面的那家主位置,没了座位,难不成这高家家主还有特别的嗜好,走到哪里都要随身携带着自己的凳子?不过这个可能性不大,他们不已经是那些木头了吗。

    想不通这里,我们就走了出去,去其它房间找寻,我们接下来去的地方就是高家的堂屋正房,门是紧闭着的,推开门之后,一股浓郁的腐臭之味冲来,我赶紧捂住自己的鼻子,手中的手电朝着屋子里面照去。

    手电能照多大的地方,打到房子之中也就是一米方圆的面积,只能照到对着我们的一张八仙桌还有左右的两张太师椅,中堂之上挂着一幅画,这幅画似乎是很久远了,看上去之有些泛黄,不少地方都是缺了脚。

    这画是用玻璃还是什么遮住,要是这这层防护膜,估计这画撑不了多久就会碎了,画上画的是一个长发男子,坐着正在弹琴的摸样,男子倒是洒脱,但是看起来隐隐的泛着一股邪气。

    兔子这时候又开始嘟囔:“高家的宝贝不少啊,那戏服还有这张画都是名贵的东西,赶明回去的时候,我们顺走就行了,反正也没人要了!”我小声的对着兔子道:“小心这里面再有一个鬼,这次将你给吃掉!”

    兔子听见我说这话之后,缩了缩脖子,但是贼心不死的看着那中堂之上的那幅画,我摇了摇头,知道兔子的心思是放到这画之上了。

    待到这屋子里面的那股恶臭出来的差不多了,我们三个先后迈开了脚步,往房间里面走去,进来之后,那恶臭更是加重了几分,这恶臭似乎是来自左边的空中,我抬着手电往左边的上面一照,却是在距离自己脸面不到半米的地方看到了一双挂在空中的绣花鞋。

    我记得小时后妈妈就给我讲过这一双绣花鞋的鬼故事,现在看到这绣花鞋之后,我心中顿时蒙上了一层阴影,脚下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几步。

    这几步一下子就推到了房间右边去了,我顿时觉得有什么东西碰到了我的头皮,我这还没有从刚才看到那绣花鞋的震惊中清醒过来,乍一下又是头上碰到了东西,这时候,门外面有突然刮起了风,嗷呜的风声一起,哐的一下将我们打开的房门给关上了。

    这时候不光是我这个心里有阴影的人感觉到心中有些毛毛的,他们两个也感觉到了不舒服,兔子冲我喊道:“秦关,赶紧照照上面是些什么东西!”看来他们也是被碰到了。

    我拿着手电回过头来,看看碰到我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心中也是提防着前面那个挂在半空中的绣花鞋,我这一照,顿时又看到了一双黑布鞋,这次我照的往上了一些,顿时看到这绣花鞋的主人,绣花鞋之上就是两条荡在空中的腿,再往上就穿着粗布衣服的人,只不过这人的头隐藏在黑暗中,看不真切。

    不过照到到这,我们也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了,我拿着手电转了一圈,看见凌空悬挂着的大约有十几人,就像是晾衣服一般,挂在这堂屋的房梁之上,这时候就算是在淡定的邹阳,身上也是微微的发起颤来。

    我手上中的灯光继续往上照了一下,顿时这人的面部就呈现在我们的面前,就看了一眼,我立马把灯光挪开,不再去看这人,这些人都是被吊死在这的,还都是清一色的女性,刚才看的那些人面色酱紫,头比寻常之人大一半,想来是积血淤积在头部,涨成了那样。

    由于血液过度淤积,这死尸七窍流血,眼睛不自然的往上翻着白眼,更恐怖的事情是,这人口中伸出一条长长的血红舌头……

    院子中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了风,风将门吹得开开合合,灌倒屋子里来之后,吹动着梁上的那些吊死的尸体一动一动,在这一刻,就像是活了一般。饶是我们三个胆气过人,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还是受不了,走出了这个屋子。

    对付再恶心的粽子,我现在已经是精神麻木了,但是对于这些近代的,很贴近生活的那些尸体,我还是心中有些异样的感觉。出来之后,被这冷风一吹,我胸中的那口浊气就吐了出来,我对着邹阳道:“要不帮帮她们吧。”

    邹阳还没有说话,兔子答道:“我看行,这些人死了之后还挂在上面,也是可怜,关键是万一以后谁来到这里,见到这些尸体,还不吓死了!”

    邹阳也是点了点头,只是眉宇之间略有忧色,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我和邹阳踩着太师椅,开始解这些缠在梁山的绳子,吊死之人不能直接将其在那绳套之中直接弄出来,具体原因不知道,好像是如果直接将他们抱出来的话,就极其容易招这些尸体起尸,我们本想着做好事,要是把这些尸体都弄得起了尸,那可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兔子在下面给我们照着,我和邹阳找到那绳结,一一将那绳结解开,然后这挂着的尸体轰隆一声,从半空中直接摔倒了地面之上,兔子脸色灰白的躲开,嘴中不知道在祷告着什么。

    解绳子这东西是个精细活,我和邹阳折腾了半天之后,终于是将这所有的尸体从梁上放了下来,地上像是烂泥一般瘫躺着一群脸色青紫,舌头伸在外面的吊死之人。

    将这些人解开之后,我们三个拖着这些尸体到了院子中,然后在找到柴房,准备找些柴火来将这些尸体火化掉,这些人都不算是善终,很多人可都是嗓子头中憋着一股子恶气,要是万一处理不当,可就又是为祸一方的祸害啊。

    我们三个找到柴火房之后,抱起一堆干柴火,堆到院子之中,来回几次,在院子中已经堆了满满的一堆柴火,之后的事情就是将这些尸体放到柴火之上,一下子肯定烧不了这么多的尸体,只能分几次进行。

    开始几次都是挺顺利的,那些尸体很快在大火中烧成了碎骨和灰,到了第三波的时候,我们三个正烧的时候,突然听见哪里的门吱呀一声响了起来,院中的大火已经将这院子照的一个灯火通明,我们清楚的看见在堂屋左边的一个房子中一个房门打开,走出了一个颤颤巍巍的老太太。

    这个老太太我们认识,就是上一次跟我们开门的那个老人,见到这老人在火中照出的影子,我和邹阳对视了一眼,这老太太是人!

    老太太见到这院子中的大火还有那些尸体,顿时大叫起来:“哎呀呀,走水了走水了!这人都死了我可砸救火啊!”我们三个走到那老太太的身边,兔子喊道:“老奶奶!不用救火!”

    老太太眼神不好,似乎是根本没有看见我们过来,突然听见兔子的声音,倒是没有害怕,只是喊道:“又来吓唬我,跟你说,我啥东西没见过,我不害怕!”说着摸着房门径直想要走进房子中去。

    不消一会,老太太手中端着一个小盆,盆中有些许的水,她边走边抖道:“这些挨千刀的,我就说不要对一个小娃娃这样,你看看你们,一个个的都死了吧,死了活该!你们没有一个好东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