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六十五章 溺死
    老太太骂的火起,手中的盆子也开始晃动,那原本就不多的水被她这一撒更是不剩多少,我们三个听得老太太话中另有玄机,感情这高家人的死亡还是跟一个小孩有关?看她现在这反应,应该也是见过不少的鬼魅之流,但不知道为何,这些鬼魅居然都没有伤她。【www.kanz!ww.com 看, 。 .中?文!网

    老太太终于是将这水泼到了火上,她扭头晃晃悠悠的走了进去,想要在端水去,我让对兔子使了个眼色,让兔子去老太太空中套话,在者也拦着老太太点,我们这点火也不容易,万一被她一盆一盆的泼灭了,估计这些吊死的尸体也估计会气的活了吧。

    兔子撵上老太太,拉住她的手,套起了话,我笑了笑,这事兔子肯定在行,邹阳这时候却是对我道:“看。”

    我扭头一看,这烧着的尸体中,那被泼水的尸体,居然是有了异样的表现,我心中一想,知道事情有变,看来这老太太的水有问题,估计就是粘上了阳气,让这些尸体,诈尸了!

    我最不想看见的事情终于是发生了,这些诈尸的尸体不是粽子,不是插上枣核就能搞定的,得把这些尸体给大卸八块,可是这样的话,对于死者是很不尊敬的表现。

    火中那吊死的尸体已经慢慢的坐了起来,现在她烧的浑身黢黑,身上的衣服已经烧没,看着就跟那我们之前动手的那个木偶一般摸样,嘴边耷拉的那条舌头已经是被烧熟,红彤彤的随着那尸体的站起来而晃动。

    我无奈的看着前面诈尸的这吊死之人,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啊,虽然对死者不尊敬,但这既然人家找上了门,我们两个自然不能坐以待毙,邹阳抽出刀来,等着那个尸体过来。

    吊死的人诈尸之后,最厉害的就是它的那舌头还有它脖子上挂的那条绳,那绳子阻断了阴阳,聚集着吊死之人的所有怨气,一旦是不小心碰到,那就会走不少时间的霉运,要是真的被勒住,那估计就是完蛋了。

    这吊死的人诈尸之后,浑身焦黑的跟邹阳斗在一起,但它那是邹阳的对手,邹阳小心的躲开它手中的那绳子,还有舌头,不时的给它一刀,几个回合下来,邹阳已经将这吊死的尸体给肢解了。

    吊死的尸体虽然被肢解,但是胸口的那怨气不消,依然瞪着那泛白的双眼死死的盯着我们,邹阳将其踢进火堆之中,继续用大火烧灼,最后终于是成为那一坨飞灰,再大的怨气,也都随着风消散而掉。

    毕竟这只是一具尸体,不是真的吊死鬼回来,要是真的吊死鬼出现,少不了一顿恶斗。

    我和邹阳将剩下的那些尸体放到火堆中,烧了个精光,这时候兔子也是走了出来,兔子垂头丧气的道:“这个老太太又聋又瞎,我怎么说话都问不出个好歹来,不过我看出来了,这老太太之所以能生活在这,肯定是有人照顾着,要不凭着老太太的这状态,早就归西了。”

    兔子没打听出什么东西,这倒也在意料之内,不过现在算算时间,应该是快到了子时,将这些尸体解下来,火化掉,可不是轻松的活计,这高家所有的秘密都在那后院之中,等看看戏台子那边的线索之后,我们和师傅一同来这就行了。

    既然这样,我们将院子中的火给灭掉,然后三人快速的从高家正门中出去,我们这么折腾,后院中的那东西居然是没来收拾我们,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走到今天我想要打水的井附近时候,我感觉一阵刺骨的寒意从这里面透了出来,难不成高二说的这井水不干净是说的这里面还有那种脏东西?

    我耐不住心中的好奇之意,拿着手电往里面照去,我这样可是真的犯了忌讳,这老井最忌讳的就是半夜往里面探头看,那井中溺死的恶鬼,要是一旦逮着这样的人,就会将其拖下去,当做自己的替死鬼。

    我光想着好奇了,倒是把这事给忘了,我探头往里望去的时候,还没有看清里面的东西,一下子感觉到浑身冰凉,就像是掉进了冰窟窿之中,不确切的说是掉进了冰凉的水中,并且有些恐怖的事情是,我居然是没办法呼吸了,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真的溺水一般,这张感觉一出现,我就觉得自己的脸被一双滑腻腻冰凉的手给拽住了,狠命的往下拖着我。

    这比鬼压床都来劲,兔子和邹阳两人走在我前面,根本看不见,难不成,今天居然是阴沟之中翻船?我忍住心中的悸动,想要咬下自己的舌尖,这里神经末梢丰富,一痛肯定能将我在这种状态中唤醒过来!

    可是任凭我怎么动,浑身就是提不起一丝的力气,而抓住我脸的那双湿滑的手,力道加大,眼看着我就要一头栽进去。

    就在这时候我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张人脸,一张被浸泡的发白的脸,那两个被泡的鼓鼓囊囊的死鱼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我,那被泡烂的嘴唇一张一合,似乎在对我说着什么,脸蛋之上那肉被泡烂之后,掉了很大的一块,露出了森森的白骨,其它部位还粘了一些青色的海苔。我这是第一次见到溺死的鬼,居然是这么丑,本来就有些把持不住的我,见到这张瘆人的鬼脸之后,我再也坚持不住,头一张,朝着里面钻了进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的胳膊一下子被拉住,身子被这大力拉着往后退去,我眼睛中看的那惨白的人脸离我越来越远,越来越远,唯一不变的是,那它泡的发胀的死鱼眼,一直死死的盯着我。

    等我身子拉的离开那井口之后,我顿时感觉到这空气中的新鲜空气一股脑的往鼻孔中钻来,我大口大口的贪婪着吸着这空气,看见邹阳和兔子站在我的面前,我只能看见兔子嘴巴一张一合,但是我就像是看无声电影一般,只能看见兔子的动作,但是耳朵中却是听不见他们的声音。

    并且我的身子越来越冷,虽然能呼吸了,但是整个身子却像是真的掉进了冰窟窿之中,忍不住的发起了颤,兔子他们眼中看到我的形象就是睁着两个茫然的眼睛,像是傻瓜一般看着他们,身子不时的发抖,嘴唇一会儿就变成了青紫之色。

    这时候他们两人知道事情坏了,邹阳当下口中念念有词,兔子脸色一沉,开始读我的心,过了一会,两人齐齐变色,兔子张嘴对着邹阳说了些什么,邹阳将手中的阴阳镜冲着我怀中一塞,然后弯腰直接将我抗在了肩膀之上,踢开大门,快步的往外面走去。

    我是头超后被邹阳扛着,我虽然这次耳朵听不见,但是眼睛中能看到东西,我不得不说这两个人是王八蛋,他们为什么不看看身后这是什么东西呢!现在道路上的灰色雾气已经很是严重,能见度很低,但就在雾气之中,不时的闪现出一些绿色的拳头大小的光芒。

    这些光芒看的很是眼熟,邹阳他们两个走的很快,带动着这空气流速变快,这些拳头大小的光芒就跟在我们身后,这些东西就是传说中的鬼火,虽然知道这些东西没有害处,但是一想到这东西都是从死人身上钻出来的,我心中就是膈应的慌。

    我身上越来越冷,我都感觉自己的血液中都起了冰碴子,眼睛中能看到的景象也是慢慢的变得有些模糊,就在这时,我看到那灰雾气之中,慢慢的有什么东西在靠近,虽然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是什么,但是我隐隐约约中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我想着提起力气将极阳符祭出来,可是这时候只是我的一股奢望,根本不可能将极阳符给祭出来,极阳符不出来,招呼古尸之魂也是奢望,那雾气之中的东西离得我越来越近,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心中想着这是什么东西?

    下一刻那东西从浓雾之中一下子冲了出来,下一秒直接出现在我的脸前,几乎是撞到了我的鼻尖,我这时候要是能说话,我绝对会嗷的一下叫了出来,但是现在我嘴巴不能张开,我的脸前一张泡的烂白的死人脸正和我面面相对着,它的鼻子和我的鼻子就差一公分就顶上了,而它的那两个死鱼之眼还是冷冰冰的盯着我。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这个淹死的鬼和我面对着面之后,居然是勾动了一下嘴角,露出一个讳莫如深的微笑,只不过它这一笑,顿时牵动了那松垮涨胖的脸,在我眼中,显得更是狰狞无比。

    这淹死鬼贴在我脸之上,并不做任何的动作,对我诡异的笑了一下之后,边是不紧不慢的紧紧跟着我,不论是邹阳走快走慢,它都距离我不到一公分之处,我想要闭上眼睛,但是这时候,居然发现闭上眼睛也成了一种奢望!

    不知道邹阳扛着我走了多久,反正除了开始的时候,看见了一些鬼火,后来这淹死鬼一直跟着我,直到了邹阳迈上了戏台,那淹死鬼才是慢慢的停在那里不动了,我们两个距离拉远,最后灰色的雾气终于是遮盖住了这发白的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