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后院
    我心中想着,难不成这吊死鬼不甘寂寞,也想着跟我们大干一场?这吱呀声音一起,我拿着手电就往回照去,邹阳对那个面目狰狞的高家家主,小心谨慎的应对着,我扭头照去,发现那堂屋的门是紧紧闭着,没有东西出来。【www.ka"nzww.com 看! 。,中.文.网

    反而是那旁边的房子中,门大敞四开,门口站着一个老太太,嘴巴中嘟囔着:“又怎么了?都死了还不安生吗?”见到这个老太太出来我们这一群人不由得是有些目瞪口呆,我听到高家家主在后面有动静,回头一看,发现那高家家主现在居然是变成了那正常的模样,手上动作不断,推动着轮椅朝着那老太太跑去,嘴中还道:“你怎么又出来了?”

    老太太听到这话,立即嚷嚷道:“你怎么又来了?不是那次把你赶走了吗,你快走!”高家家主没有理会老太太的话,直直的朝着她走去,嘴中道:“翠花,我是高长水啊,我是长水啊!”

    老太太道:“我知道你是长水,你不是都死了吗,还来找我干嘛!赶紧走,别在这里吓唬我!”高长水听到老太太的话,脸上那嘴巴一下子裂开,脸上又开始呈七窍流血状,恶狠狠的道:“谁告诉你我死了的,是不是他们,是不是,是不是?”

    说着高长水不听老太太解释,再次冲着我们扑来,老头成了鬼之后,似乎这腿脚还是不能动,只能靠着轮椅来运动,不过这丝毫不影响他的移动速度,呼呼的冲着我们扑来,邹阳拿着砍刀过来迎战,刚砍几下,就在老头身上砍伤了几处,这高家家主现在看起来还没有那个高二厉害。

    高长水被邹阳打伤,怪叫一声,冲着那老太太喊道:“我是长水啊,翠花!”说完这话,手上急忙催动那椅子,朝着后面退去,邹阳拦截不及,让他跑掉,邹阳冲着我道:“这不是木偶。”我想起那些木偶好像是用刀不能将其打伤,但是这高家老头用刀很容易的就能砍伤掉。

    师傅看着逃去的高长水并没有出手,反而是走到了那老太太身边,对着老太太道:“大姐,你们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师傅的声音富有磁性,对于这种中老年异性有些很强的吸引力,并且师傅为人正派,话语中多出来一股正气,更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老太太一听师傅的话,抬起那浑浊的双眼冲着师傅的方位看来,过了一会,两滴大大的泪珠子从她眼眶中流出,流过那布满褶皱的脸颊,直到了地面之上,老太太有些神经质的道:“都死了,都死了,都被阳阳杀死了……”

    我们几个一听这话,浑身一颤,阳阳,我们刚才在镜子中找到的那鬼,名字不就是叫高阳吗,难不成,还真的是这孩子杀的众人?这个念头刚生成,就听见老太太断断续续道:“木偶,好多的木偶,阳阳喜欢木偶,你们为什么害他呢?木偶怎么又杀人了呢……都死了都死了!“

    老太太似乎像是回想起什么可怕的事情来一般,开始浑身筛糠般的颤抖起来,那浑浊的眼睛中满满的都是恐惧,听到老太太这么一说,我们几个都是沉默不语,这时候师傅拿出那个玉瓶,揭开上面的塞子,然后师傅念了句法决,将里面的高阳给放了出来。

    高阳虽然是鬼魂上没有多大的戾气,但是楚恒却是能看见他,说明这个高阳不是一般的鬼,高阳一出来,开始的时候双目尽是迷茫,但是当他看到老太太的时候,那大大的眼睛中都是兴奋,嘴巴张开,冲着老太太就扑过去,嘴中喊道:“奶奶!“

    我们听到高阳的声音,都是吃了大大的一惊,这高阳身为鬼魅,居然会说话,这还真的是一个残魂?要是真的是一个完整的魂魄,那还不得逆天?这时候我对那高阳将高家人都屠戮的说法相信了一点,这高阳石实在是不一般。

    老太太听到高阳的声音,浑身一震,脸上露出了极其复杂的表情,有些怜惜,但更多是是恐惧,她不自觉的往后退去,嘴中喃喃道:“别,别过来!”高阳本来看到老太太是很高兴的,但是见到老太太这样的表现,顿时大失所望,停下了脚步,愣愣的盯着老太太,嘴中喃喃道:“奶奶,我是阳阳啊,你怎么了?”

    老太太往后退着,嘴中道:“阳阳,奶奶知道你苦,但是你已经将他们都杀了,你还想做什么?”高阳一听这话,立马神色一变,脸上尽是吃惊,他长大嘴巴,眨巴着那双无辜的大眼睛,嘴中重复道:“我杀人?”看到高阳这表现,我们呢是谁都不相信高阳会杀人。

    我们还想着继续问老太太,可是老太太这时候已经缩到了屋子之中,紧紧的关上了门,在里面嘟嘟囔囔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我们看了一眼高阳,高阳这时候鬼魂似乎是变得凝实了一些,身上除了那空灵的气质,更是多了一种说不出的东西。

    师傅大手一挥,将那正在发呆的高阳收到手中的玉瓶之中,对着我们道:“赶紧去后院,我大概是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师傅说完这话,就催着我们往后院中走去,我带着头,拿着手灯往前面跑去,东拐西拐之间,我们一行人就到了后院的铁门之前。

    后院是用那锈迹斑斑的大锁锁上,我拿着手电往上一照,发现这后院之上黑云密布,现在看起来这些黑云隐隐的呈现出一种漩涡的状态,在那漩涡的最深处,不时的闪现出一道闪电,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开始阴了起来,这冬天打雷的场景,还真的不容易看到。

    师傅看到这景象之后,嘴中低声道:“凶兆,大凶之兆啊。”师傅对我们道:“进去之后务必要小心,秦关,你说你和古尸魂有约定,可以借他阴兵一用,到时候你发现事情不对,赶紧招出阴兵来。”

    我们不知道师傅到底发现了什么,但是看见师傅的表情就是知道事情有些不对劲。

    师傅交代完之后,对着我们道:“走吧,进去!”邹阳走到那生锈的大锁面前,提起手中的砍刀,狠狠的冲着这东西砍去,叮的一声,从那刀刃和锁交汇的地方发出一道闪亮的火花,随即那锁应声被砍开。

    邹阳提起脚冲着那紧闭的大门踹去,哐当一声,这大门应声而开,里面那黑压压的气体,像是开了闸的洪水一般,冲着我们扑来,让我们这些人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激灵。

    这后院中的环境,里面黑压压的全是雾气,跟我们在路上村中看到的那灰色的雾气不同,这里面的气体居然是黑色的,用手电照去,根本照不透里面的东西。

    师傅拿出镇魂铃,对我们道:“待会要是找不到人,跟着我的铃声前进,这铃声别的东西造不了假。”我们听到之后都是点头称是。

    师傅深吸一口气,拿着手电晃荡起镇魂铃就带着头走了进去,铃声清脆幽幽,在这夜晚中显得格外扎耳,不过这样倒是省的我们能迷路了。师傅刚走进那后院不到几步,我们在后面就看不见他的身影了。

    我们几人见到之后,连忙在后面跟了进去,刚进到这后院之中,我就感觉自己的身子就像是有什么冰凉的东西在其穿过一般,那种感觉很是奇妙,进来之后,我们基本就是被剥夺了五感六识,除了那黑压压的雾气,什么东西都是看不见,要不是那叮铃的铃声从前面传来,我们真的还得跟丢了。

    师傅这时候不知道带着我们去哪,我们只能跟着他的声音往前走,看不见东西,又加上这里面不知道会有什么东西出来,这种感觉非常难受。

    我们几人小心翼翼的走着的时候,突然兔子在后面道:“你们有没有感觉到什么?”兔子的声音飘飘忽忽不知道在哪传来,楚恒的声音立马接道:“好像,好像是有人在我们周围走来走去。”

    楚恒这么一说,兔子立即道:“我也是这么觉的,虽然看不到,但是能感觉到身边的确有东西走过,我甚至都能听到他们窃窃私语的声音。”兔子说的这话有些神乎其神,要是真的有东西走过,不外乎是鬼魅之流,我们这里出了楚恒没有通灵眼,其他人都有,要是真有东西,我们还能看不到?

    我刚想反驳兔子,但这时候我的右边胳膊似乎是被人碰了一下,我转头过去,除了黑压压的雾气,还有前面师傅那手电传来的微弱光芒,什么东西都没有,可是我刚才明明是感觉到有东西的。

    难不成兔子说的就是这东西?这时候我又从不远处的那黑雾之中听到似有似无的嬉笑之声,还有轻轻的脚步声,这些都不可能是我们这群人发出来的……我咽了口吐沫,努力恢复一下自己的心情,我以前说过,人类感觉到恐怖的,往往不是事物的本身,而是这个事物所处的环境,还有这事情的未知性。

    虽然我有鬼眼,但是我看不到这隐藏在这黑雾之中那不知名的存在,我也不知道它下一刻会对我怎么样,这种无力感,让我很惊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