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悲惨回忆
    这个身穿白衣服的小孩虽是身上衣服整齐干净,但是身上补丁遍布,让人看起来略有心酸,这小孩正是高阳了,他现在正慌乱的躲着身边不住砸来的石头,眼睛中布满了惊惧之意,嘴中也是尖叫着。【www.feii?suzw.com :看:。"中 "文 !网

    只不过那些孩子见到高阳仓皇逃窜的样子,更是开心,嘴中怪叫着那句“高阳不详,克死爹娘”的话语,手中的石块就像是下雨一般冲着高阳砸去,高阳只是一个小孩子,哪里见过这种架势,只能委曲求全,慌乱的逃跑掉。

    高阳慌乱的逃跑,身后的那群小孩就像是起哄一般,纷纷追着高阳跑去,这里面有一个人高马大的,看这眉宇居然像是高博,这人追上高阳之后,二话没说,扯住高阳的衣服,嘴中骂道:“高阳不详,克死爹娘,你这个怪物!”

    高阳身上的衣服本来就是那种很旧补了很多的补丁,哪里禁得起这人撕扯,三下两下之间,高阳身上的衣服,居然是被这人给扯破了,高阳虽然生性文弱,但是看到自己的衣服被扯破,顿时也是红了眼,跟身后那个酷似高博的人打了起来。

    只是这个张的像是高博的人,人高马大,跟高阳比起来,高出一个多头,几下就把高阳给揍趴下了,高阳想要爬起来,但是被身后追来的那些小孩又是一顿打,可怜的高阳就被打得浑身青肿,那布满补丁的衣服,也是好几处都露出了高阳的皮肉。

    这时候从远处赶来一个大人,见到有小孩争吵,赶忙走了过来,一看到是高阳,便是眼中厌恶之色一浮,对着身边的孩子道:“打他也不怕脏了你们的手吗?你们这群小兔崽子。”

    这大人语气之中竟然没有怪罪这打高阳的孩子之意,反而也是一起厌恶着高阳,高阳就像是一条受伤了的流浪狗,哆哆嗦嗦的蜷缩在地上之上,那大大的眼睛之中无神的看着远方,这时候随着高阳的抖动,从他怀中居然是掉出来一个不大的木偶。

    高阳身边那大人原本想着就要离开,但是看到高阳怀中掉落出来的木偶,顿时就像是见了鬼一般,眼睛睁得大大的,嘴中结巴道:“你……你又玩木偶!”说着冲着高阳快步走去,狠狠的冲着高阳手中的木偶踢去。

    高阳似乎是很喜欢这个木偶,下意识的将木偶搂抱在怀中,但是那个大人的脚已经踢来,见到高阳将这个木偶抱在怀中,也是没有丝毫停顿的狠狠的冲着那木偶踢去,木偶就在高阳的怀中,下巴之下,这大人狠狠的一脚不但是踢到了高阳的木偶上,也同样踢到了高阳的下巴之上,高阳是个多大的孩子,哪里经得起这么一叫,咔哧一声,高阳的下巴居然是被这个大人给踢的裂开。

    鲜血不要命的从高阳的下巴流出来,这大人非但是没有停手,反而是弯下身去,变本加厉的打起高阳来,嘴中神经的喊道:“我让你在玩木偶,我让你在玩木偶!”啪啪的巴掌一下下落在高阳身上,高阳这时候眼睛中那迷茫消失,怨毒的盯着那个打他的大人,不见高阳嘴巴开合,就听见高阳身上传来他的声音:“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这人听到高阳的这话,更是心中怒火中烧,恶狠狠的冲着高阳的头踹去,这哪里像是对待一个人,就算是对牲口都没有这般做法,旁边的那些小孩早就吓得纷纷逃窜,只有酷似高博的那人还站在那里,嘴中恶狠狠的道:“打死他,打死他!"

    高阳被这大人一顿残暴的殴打,顿时双眼一翻,昏倒了过去,身上头上鲜血直流,我看到这场景之后,虽然知道这是虚像,但是我还是不由的血气上涌,这个畜生,怎么还配称之为人!

    不知道是不是被我的血气影响,脑海中的图像变淡了,最后消失不见,我大声的喊道:“畜生,这个畜生!”众木偶见到我清醒过来,都是转头冲着我道:“你说,这人该不该杀。”我恶狠狠得道:“该杀,当然该杀!要把他千刀万剐!”

    高阳现在蹲坐在地面之上,似乎是想起了以前的事情,抱着膝盖,小小的缩成了一团,不住的抽泣,那些木偶听到我的回答,手指不约而同的指向其中的一个木偶,道:“倒是没有千刀万剐,我将他变成了这样。”

    顺着这些木偶的手指头看去,我们发现在这木偶群中有一个奇怪的站立不稳的木偶,等我看清之后,发现这木偶居然是左右胳膊和左右腿从关节出互换了位置,并且这胳膊之处软趴趴的抬不起来,应该是被敲断了骨头,那木偶的手骨头基本上都是靠一条线相联着,看来手上也是一个粉碎性骨折.

    这木偶下巴从鼻梁往上全部消失,只剩下下半部分的脑袋,看起来恐怖至极,众木偶同时道:“他当初那样打我,踢我,我便将他手脚骨头统统敲碎,他骂我,我便将他舌头割下,他的脑子不好使,我便将他的天灵盖揭掉,扣掉脑子,你说我这处置好不好。”

    听见高阳阴冷平淡的话语,我心中那股怒火已经消了大半,我道:“这个人就算是罪有应得,但是你也不该将全村的人都屠杀掉啊,再不济,你将欺负过你的人杀了也就完了,为什么还要屠村?”

    这些木偶还没有说话,倒是地上坐着的高阳道:“他们都要杀阳阳,他们害怕阳阳。”

    我不知道高阳在说什么,只好看着那些木偶,道:“将你们所有的事情都给我们看吧,我们想要知道,这村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又是怎么死的?”

    这一干木偶听了之后,嘿嘿一笑道:“你们若想知道,那好,本来不该给你们说这么多的,但是为了恢复他的记忆,嘿嘿……”后来的话众木偶没有说下去,这些木偶说完这话之后,身子都是剧烈的晃动起来,不消一会,从这木偶之中涌出了一个一个的黑色雾气,这些黑色雾气之中,还能看到其他的人脸。

    最终这些雾气终于是汇集到了一起,在那些雾气之中看到的人脸消失不见,反而在那房顶之上,出现了另外一张酷似高阳脸庞,只是眼部漆黑的脸,这张脸嘴巴一张,对我们道:“你们仔细看好了,看看这个村子的人,是怎么对待我们的。”

    这张人脸慢慢的消失,在它原来的地方,就像是放电影一般,出现了其它的景象。

    这幅景象是高阳正在跟一个木偶玩耍,高阳手中提着线,自言自语道:“小木偶啊,小木偶没人跟阳阳玩,你就陪阳阳玩好不好?”高阳说完这话,手中的丝线一提,那手中的木偶就像是活过来一般,开始点头,嘴巴也是一开一合,道:“好啊,好啊,阳阳最好了,木偶喜欢跟阳阳一起玩。”

    当然这是高阳给那个木偶配的音,在没有朋友的时候,高阳见到这木偶就像是找到了最好的朋友一般,慢慢的高阳的木偶表演越发的成熟,在给木偶配音的时候,已经看不出嘴巴的张合,只靠着嗓子和腹语就能将这木偶的声音说出来。

    画面一转,高阳在跑着,身后一群小孩跟着,在后面拿着石头打高阳,高阳三拐两拐之下,居然是进到了一个祠堂之中,那些小孩还是穷追不舍,高阳没有办法,慌乱中只好转到祠堂那供奉族中牌位的地方。

    那些小孩追到祠堂之后,不肯善罢甘休,继续翻找着祠堂中的东西,高阳在那放着牌位的桌子之下,透过那遮挡着的布,看见来来回回的腿脚,他知道自己这要要迟早被抓住的!

    高阳想到这里之后异常慌乱,在那桌子底下胡乱的摸索起来,不知道是不是上天可怜高阳,居然在那供桌底下摸出一道暗门,高阳大喜,不管这暗门是通向哪里,连忙钻了进去,等他钻了进去之后,刚刚将那暗门关好,身后就传来掀起供桌上面那布的声音,差一点高阳就又被抓住了。

    高阳躲在这暗门之中,不知道外面的那些孩子有没有出去,只能一个人缩到这暗门之中,开始的时候,高阳还没有感觉出什么来,但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高阳才想起自己这是在什么地方,这是高家祠堂,供奉死人的地方。

    想到这里高阳艰难的咽了口吐沫,嘴中低声念叨:“老祖宗莫怪,老祖宗莫怪……”高阳不敢这时候出去,在他心中宁愿是带着这祠堂不知名的暗门之中,和死人为伍,也不想出去挨那些人的揍。

    不知道是不是高阳祷告的声音起了作用,这原本寂静的暗道之后居然是开始发出了一些奇怪的动静,高阳只是一个小孩子,一听到这祠堂之中发出动静,身上立马开始发起了颤,一想得到自己这可真是在死人旁边,那心中的恐惧一下子被放大了无数倍。

    高阳想着推开那暗门出去,但是黑暗中他居然是找不到了那个暗门,就在高阳心中慌乱至极的时候,他身后的那咯吱之声越发的密集起来,听着,就像来到了他的身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