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死因
    高阳听着那咯吱咯吱的声音就像是来自他的身后,这时候,他终于是忍受不住了,嗷呜的一声叫了起来,小孩胆小,高阳被身后这不知名的东西一吓,哭了起来,他心中实在害怕,这哭声中在这狭小的空间之中,变得无比的嘶哑恐怖,居然是被吓得转了音。【www.kanz:ww.com 看 .。.中,文,网

    高阳边哭着边在门口摸索,但是越着急越慌乱,他这时候根本就找不到那出口了,就在这时候,高阳突然听到背后的那咯吱咯吱的声音消失不见,高阳心中微微一怔,心中稍微安定下来。

    就在高阳准备松口气的时候,在他耳朵后面突然传来一个嘶哑的声音:“高阳……”这声音说不出的阴森恐怖,还闷声闷气,嗡嗡作响,高阳一听这声音在自己的耳朵边炸响,还是这样诡异的声音,哪里还能把持住,尖叫一声,眼前一黑,晕死过去。

    紧着着,画面一转,高阳稍微长大了一点,高阳还是穿着那个布满补丁的衣服,乍一看,跟之前的样子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仔细看来,高阳那眉宇之间居然是有了一股阴冷之气,双目眼圈之上隐隐黑气萦绕,要是照我们看来,高阳这时候应该是招惹了什么脏东西。

    这画面是高家众在戏台之下听戏的场景,虽然这时候戏曲已经是没落了,但是做为高家的祖传之技,高家人倒也是上心,为了防止自己的儿孙忘本,高家人对于那后代子孙每年都会进行一次传统文化的熏陶。

    这先是让高家老人在戏台上表演唱戏,后来再是那些小孩上去穿上戏服,表演一翻,高阳在下面看着一个又一个的小孩表演完,而他在戏台不起眼的角落之中,将手中的那木偶攥的紧紧的,手指关节因为用力太大,而成了一种不自然的白色。

    很快,戏台上小孩表演就快结束了,而高阳还是死死的盯着戏台之上,看来这次表演应该是没有高阳的份了,就在高阳身子不自然的颤抖时候,突然高阳的肩膀被一双大手给搭住,一个温和的声音道:“阳阳,你怎么不准备一下表演?”

    高阳转头一看,发现身后站着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太太,正在慈祥的看着高阳,高阳见到老太太,嘴巴一撇,泪珠委屈的在自己的眼眶中大转,高阳抽噎道:“奶奶,他们不让阳阳上去表演。”

    这个老太太看样子跟我们在高家看到的那老太太是同一人,只不过是年轻了一些,老太太听了高阳哭诉之后,手上的拐杖一顿,骂道:“胡闹!这群王八蛋,阳阳别哭,来跟着我走。”说着从这个角落中将高阳带到了戏台最里面。

    老太太走到戏台最里面冲着高家家主高熠就是一顿骂,高家家主在轮椅上一顿赔不是,答应了给高阳一个机会,看出来这高家家主对自己的老伴还是很疼爱的。

    高阳得到了机会,终于得到了一个在戏台上表演的机会,他欣喜异常,飞快的跑回家,将自己的道具放到一个箱子之中,拖到了戏台之上。

    本来戏台之下看戏的人都想着回去,但是奈何不能驳了高家老太太的面子,所以众人只好在椅子上看着戏台之上之上在激动忙碌着的高阳。

    高阳没有像是其它孩子一样穿上戏服,而是从他的箱子之中掏出了一个真人大小的木偶,放在自己的身边,当高阳将这个木偶掏出之后,戏台子之下的那些人再也坐不住了,下面就像是炸开锅一般,嗡嗡的开始了争论,高家家主这时候脸色煞白,跟旁边的一个高家之人交头接耳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高阳没有理会下面的那些人,他知道自己细化木偶高家人对这事情很不高兴,但是今天他要像高家人证明,他用木偶,同样可以达到一个不可思议的效果,他要把这木偶变成活的!

    虽然我们这时候看不出高阳的内心真实想法,但是从他的面部露出那有些病态的红光就知道他等这个时间,等了太久了。

    这个木偶拿出来之后,高阳先是冲着下面那熙熙攘攘的人群鞠了一躬道:“谢谢大家,接下来由我为大家带来一段木偶戏表演。”

    别看高阳年纪小小,这话说起话来条理清晰,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居然没有一丝的慌张,只是下面那些观众看到高阳的准备表演的木偶,都是表情极其不自然,仿佛这些木偶是什么大凶之物一般。

    虽然在中国很多农村,都把这木偶当成一个不祥之物,但也至于像是他们这般反应啊。

    高阳没有理会下面的人,扶起那个木偶,不见高阳张嘴说话,就听见一个有些尖锐的声音从高阳还有木偶身上传出来,“大家好,希望大家喜欢我的表演。”

    这是典型的腹语表演,但是这农村之中哪里见过这种东西,只看到那木偶的嘴巴一开一合,真的就像是那木偶在说话一般,原来看见这惟妙惟肖的木偶,下面的众人就是心中嘀咕,现在又见到这东西居然是张嘴说话,众人哪里还能坐的住?

    虽然现在是大天白日的,但是众人背后都是升起了一凉意,那些鸡皮疙瘩齐刷刷的冒了出来,高阳在台子之上,带着那跟真人一样的木偶表演的越发逼真,下面的人就越是害怕,终于有人忍不住了,喊了一声:“鬼啊!”说着就要带头逃窜。

    但是人群中不光光是有这种人,他们认为高阳是怪物,手中的那木偶更是鬼物,这种人和物,已经损害到了他们的利益,不,应该是威胁到了他们的安危,这些人想到这里之后,立即大喊道:“抓住他!杀了他!”

    这声音开始的时候还是很稀疏,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听到这声音之后,附和起来,杀了他,杀了他!恐惧是会传染的,这些人害怕高阳,害怕高阳手中的那个木偶,所以这些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决定要把高阳杀了!

    高阳怔怔的看着下面的那些人,他那原本激动兴奋的心情全部消失了,那脸上的红晕也是消除了下去,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会这样,为什么要杀了他?他从下面那些人的眼中看到恐惧,这恐惧来自哪呢?难道是自己的木偶表演的不够逼真吗?

    有太多的事情还没有来的及想清楚,高阳就被下面涌上来的人群给抓住,高阳看着周围的人群,有村中的人,也有高家的人,他们脸上除了恐惧之外,还有这一种变态的欣喜,人都是有毁坏**的。

    高阳被抓住之后,送到了高家祠堂之中,在这里,高家人,连同村中的那些所谓德高望重的人,来一同审判这样一个孩子,现在想想,这是多么可笑的一件事情,居然大家联合起来审判这一个孩子。

    高家家主主持这个仪式,最后的结果,绝大部分人都是同意将高阳给杀死,高阳这时候还是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没人跟自己玩,自己找木偶玩大家也不允许,为什么自己表演的木偶惟妙惟肖,没人喜欢,看了之后,居然要把他杀死,这样一件事情对于这个布满十五岁的孩子来说,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就在绝大多数人想着要将这无辜的孩子烧死的时候,高家的那个老奶奶出来,坚决反对,甚至最后都是以死相逼,来保住这个高阳。

    由于这个祠堂之中大部分的人都是高家之人,被高家的老太太这么一逼,高阳的命终于是保住了,人们将高阳的木偶烧掉,逼迫高阳说出自己木偶的秘密,高阳只好说自己的木偶根本不会说话,只是自己给它配的音。

    这时候一个高家的人道:“既然他说是给这个木偶配的音,我们干脆将他的舌头割掉,这样一来,就算是他以后再有木偶,这鬼东西也不会说话了。”另一个高家的人道:“你还相信这是他配的音吗,这木偶就是鬼物,你忘了……”这人似乎是想要说什么,但是被高家家主一瞪,立马闭嘴。

    但是众人听了那人提议之后感觉不错,死罪能免,但是将你的舌头割掉,你以后就是再也不能作妖了吧,这次高家老太太也保不住高阳了,众人残忍的将高阳的舌头割掉。

    高阳这时候已经完全麻木了,等他舌头被割掉的那一刻,他口中不住的流着鲜血,他含糊不清的喊道:“你们会后悔的,会后悔的!”

    周围这些人看到高阳怨毒的眼神都是心中害怕,高家老太太见不得那血腥的场景,人们想要割掉高阳舌头的时候,她已经离开了那祠堂,众人被高阳怨毒的眼神盯得发毛,虽说现在高阳只是一个孩子,但是村中人民都认为他不祥,要不也不会有“高阳不详,克死爹娘”这个顺口溜了,众人想着商量着要不要真的将高阳杀了的时候,高阳挣开抓着他的双手,冲着那祠堂之上的祭台狠狠撞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